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430章 死也不放手

    第轰轰轰!

    三声沉重的声响,从地底传来,九洲会馆上空,一阵烟尘激荡。

    九洲会馆外,光子面色激变,一双眼死死凝视着会馆的方向。

    他在心中默念着,阿姐,一定要平安无事。

    帝莘,你一定要保护好阿姐,若是阿姐这一次能平安无事,我就勉勉强强承认你这个姐夫。

    九洲会馆内,付堂主悬浮在了半空中。

    望着地底突然出现的黑洞大窟窿,窟窿深不见底,一阵阵阴寒的冷风从地底吹出。

    帝莘和奚九夜单手抓住了叶凌月的左右双肩,勉强保住了叶凌月的身子不下坠。

    再看看叶凌月,她身形纹丝不动,突如其来的变故,对她毫无影响。

    帝莘和奚九夜互看了一眼,只是一瞬,两人都决定,暂时保持现状,不松手,待到叶凌月领悟之后,再想法子救起她。

    可忽的,两人身子微微一震,身子不由往下坠了几分

    他们感觉到,周遭的空气里,多了一股庞大的力量,那力量,就如大山般压在了两人的身上。

    而且那力道,不断地加强。

    这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付堂主也欲出手帮忙,可同时也发现了这股怪力的存在。

    那怪力之强,竟是完全笼罩住了方圆一里多的范围,方士出身的付堂主,在这股怪力的作用下,体内的骨头发出了咯咯吱吱的响声,像是要散架似的。

    这在场的可都是堪比神通境的存在,肉身强度非比寻常,连他们都不好受,若是换成了普通人或者是修为差点的武者,一旦沾上了那股怪力,只怕立刻就会爆体而亡,粉身碎骨了。

    那是什么力量?

    帝莘和奚九夜很快就意识到,这股力量,是从叶凌月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两人目光一转,凝视着面无表情,依旧盘腿悬空而坐的叶凌月的脸上。

    难道说,这就是方才她在神通池里领悟到的神通技?

    十重天,乃是一种得天独厚的神通,更甚至于,它是一种特殊的阵法之力。

    它分为十重,每增加一重,作用在身上的重力就会加强一倍,而且十重天的妙用是,遇强则强,像是帝莘和奚九夜这种,自身实力就很是逆天的人,在突然对抗十重天时,也是措手不及。

    叶凌月得到了那头“小丑鱼”后,就立刻领悟了一重天之力。

    她沉浸在忘我的境界内,在不知觉的情况下,食用了一重天神通。

    她自己是戴了天地镯,还回味无穷,全身心琢磨着十重天的妙用。

    可苦了一旁的帝莘和奚九夜。

    两人凌空而立,仅凭一手要保护着叶凌月不下坠,再加上十重天的作用,都吃力的紧。

    “两小子,这丫头就拜托你们了,我老人家骨头松,就不蹚这趟子浑水了。”

    付堂主也是狡猾了,看到苗头不对,就躲得远远的,隔山观着帝老虎和奚老虎斗。

    “小子,你看够了没有,有你这么盯着别人家的女人看的?把你的脏手拿开。”

    帝莘见奚九夜时不时偷瞄着自家洗妇儿,再看看他的手紧紧握着洗妇儿的肩膀,胃里醋海翻腾,没好气着。

    奚九夜冷嗤了一声。

    光是一句“别人家的女人”,奚九夜就很是不爽了,他讥讽地勾了勾唇角。

    “你确定,没了我的帮忙,你一个人能行?”

    连奚九夜都觉得,在这股怪异的神通力的作用下,他只能勉强稳住身形,四周的环境还在不断恶化,多逗留一会儿,危险就会增加一分。

    “废话……”

    帝莘话音才落,奚九夜的眼神微微一变。

    帝莘身后,一块足有百余斤的墙石猝然砸落,狠狠砸在了帝莘的脊梁上。

    在一重天重力的作用下,墙石的重量和冲击之力都加倍,帝莘本可以躲闪,可他若是闪开了,势必就要松开手,那不长眼的石头就会砸在叶凌月的身上。

    帝莘闷哼了一声,用背脊硬是挡住了那一块墙石。

    血肉之躯,硬撼墙石,他的脏腑猛地一颤,嘴角渗出了丝血色来,可即便是如此,帝莘紧握着叶凌月肩膀的手,却是没有松动半分。

    奚九夜不由侧目。

    再看看帝莘,面上依旧是无动于衷,一双眼,只是死死盯着叶凌月神情的变化,仿佛肉体上的痛楚,对他而言,没有半分作用。

    这男人,为了一个女人,竟做到了如此地步。

    奚九夜心下震撼,不知做何感想。

    又是一阵天翻地覆,身后,一座座建筑垮塌。

    这时,一阵惊呼声传来。

    “奚大哥,你小心了。”

    奚九夜身后,洪明月忽然蹿了出来,她痛呼了一声,挡住了奚九夜身后断裂的一段柱垣。

    “你怎么回来了?”

    奚九夜见了洪明月,面色微变。

    “我担心你有危险,九洲会馆快塌了,我们快离开吧。”

    洪明月娇躯无力,靠在了奚九夜的身上,她的面色一红,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来,身子眼看就要向下坠,她的手抱住了奚九夜的一只手臂。

    眼看洪明月就要滑落到了窟窿里,奚九夜看看叶凌月,再看看洪明月,再看到那张酷似“夜凌月”的脸时,他犹豫了片刻。

    地面又是猛地一震。

    这女人,是为了救他,才受了伤。

    他已经错过了“夜凌月”,难道还要再错过一次。

    他不能看着“她”在他面前再死一次。

    奚九夜面色一沉,松开了抓着叶凌月的那只手,将洪明月揽在了怀里,身形疾闪而开。

    奚九夜一撤手,已然受伤的帝莘难以支撑叶凌月的重量,眼看叶凌月是身子就要往无底的窟窿坠下。

    “洗妇儿!”

    帝莘一看,肝胆欲裂,他体内,一股妖力骤然爆发。

    那一刻,帝莘的脑海中,什么都不剩。

    他只知道,无论如何也要救下凌月。

    哪怕是付出一切……

    他亦不再控制身形,身子随着叶凌月一起,笔直往下坠去。

    身后的惊呼声,让奚九夜一惊,他骤然转身,早已忘却了怀里的软玉温香,只见了两道人影,就如流星般,朝着窟窿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