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434章 你认识夜凌月嘛?

    那书破破烂烂,帝莘随手一捞,接个正着,再定睛一看,却是一本“炼阵诀。”

    这是本阵谱。

    “丫头,小子,老夫走了,他日有空,再来讨你们的喜酒喝。”

    付三石大笑了几声,背起了付老夫人,大踏步走开了,不过一会儿,就没了踪影,只剩下了他爽朗的笑声在宽阔无垠的官道上来回徘徊。

    “老前辈干嘛送你阵谱?”

    叶凌月瞅了眼帝莘。

    “那一天,我从九洲会馆里出来后,那老家伙来找我,问我想不想当他的徒弟。”帝莘翻了翻那本破烂书,上面记载着付三石生平所学的各种阵法。

    他听五灵城主说起来过,付三石乃是方士。

    只是和一般的方士不同,付三石不擅炼丹也不擅炼器,他是大陆上为数不多的阵师。

    可别小瞧了阵师,一个高明的阵师,阵法幻化无形,可起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效。

    对于古九洲的那些大城池乃至大的猎妖团而言,一个阵师的意义,足以让整体战斗力上升一个档次。

    阵师的作用不小,可能成为阵师的方士却是凤毛麟角。

    它要求修炼者头脑足够清晰,懂得五行八卦天命算术之道。

    付三石穷其一生,都在研究阵法。

    他已经是人到古稀,一直想找个徒弟,只可惜寻寻觅觅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选。

    直到他遇到了帝莘。

    帝莘承袭了凤莘在阵法方面的天赋,那一日在九洲会馆时,一鼓作气,将付三石的各种阵法破坏一空。

    付三石非但没有生气,事后反倒屁颠颠去找帝莘,想要诱拐帝莘当他的弟子。

    他不惜拉下老脸,跑去询问帝莘。

    这件事,叶凌月早前倒是不知道的。

    叶凌月一听,好奇了。

    “那你当时是怎么回答付老前辈的?”

    帝莘耸耸肩,他的回答干脆明了。

    没兴趣。

    这个答复,差点没让付三石暴走,可付三石仍旧没有死心,这不,临走之前,直接将生平所学的阵谱,留给了帝莘。

    “你还真是胡来,多少人求着付老前辈传授阵法都求不到,你居然一口给拒绝了。”

    叶凌月忍不住数落着帝莘,她也是听说阵法师的玄妙,不说其他,光说神通池,就是用了特殊的阵法布置而成的。

    “洗妇儿你真的想我学阵法?那我姑且就学吧,不过我有个条件,如果我学会一个阵法,洗妇儿你就要亲我一下,学两个,那就亲两下,学三个那就亲三下……”帝莘眯起了那双好看的凤眼,摸了摸下巴,他其实对阵法还是有些兴趣的,但是学习之余,能借机调戏起了自家洗妇儿,那是再好不过。

    “爱学不学,反正你不是我们代表队的。不和你这无赖理论了,我得去闭关修炼了,再过不久,九洲荒狩就要正式开始了。”

    叶凌月翻了个白眼,一溜烟跑了,身后的帝莘却是跟着自家洗妇儿后头跑,两人你追我赶,却是玩得不亦乐乎。

    待到两人走之后,一个高大的人影,从城门口踱了出来。

    奚九夜的眼底闪着幽冷的光。

    “帝莘。”

    他在心底默念着帝莘的名字。

    “奚大哥,恭喜你上了九洲地榜。”

    洪明月亦步亦趋,跟随着奚九夜。

    九洲会馆那一日后,洪明月以为自己“冒死相救”后,奚九夜会对自己更亲近些。

    可事实上,奚九夜对她依旧是若即若离。

    方才,叶凌月和帝莘在城门口公然打情骂俏时,她站在奚九夜身旁,能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冷漠的气息。

    洪明月以为自己懂得男人的心思,可这一刻,站在了奚九夜身旁,她却是毫无头绪。

    这个男人,有着俊美异常的容貌,华贵的气息,出众的实力,这些都是让女人疯狂的本钱。

    可哪怕是对身边最亲近的人,他都不会信任。

    他睡觉时,又有北境十三骑看守,她根本没法子靠近他,更不用说刺杀了。

    “你可认识一个叫做夜凌月的女子?”

    奚九夜忽然问道。

    洪明月惊了惊,差点脱口而出,那不就是也凌月的名字?

    “夜幕的夜,凌空之月。”

    奚九夜又解释了一句。

    洪明月和那地煞大君主的出现,让奚九夜对“夜凌月”是否已经重生这件事,又生出了一丝希望来。

    除了姓氏,名字也和叶凌月一样?

    洪明月心中的不安更甚。

    早前在九洲会馆时,奚九夜一反常态,帮助叶凌月,以及他每每看到叶凌月和帝莘亲昵时,身上散发出来的,足以冰冻一切的寒气,让洪明月更加胆战心惊。

    心底有个声音,在不断地提醒洪明月,绝不能让奚九夜知道,叶凌月的存在。

    洪明月深吸了一口气。

    “你说的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过,我记得我洪家的祖上,有一个叫做叶凌月的女先祖。我听家里人说,我长得和那位女先祖很相似。”

    洪明月一说完,奚九夜浑身一震,他失态地抓住了洪明月的肩膀。

    “你说什么?你是夜凌月的后人?她……她现在……”

    “先祖早已过世了,但是我听说,这位女先祖很是聪慧,自小就熟读各种兵法,只可惜先祖她身子很弱,没活到三十岁就去世了。”

    洪明月说着,神情黯淡地垂下了眼来,掩饰着眼底的惊诧。

    北境的那位女军神,居然是叫夜凌月?

    她的容貌又和叶凌月长得一模一样?

    这一切倘若是巧合,那未免太凑巧了。

    “死了。”

    奚九夜如遭重击,心一阵钝钝的疼。

    他有些失神地望着洪明月的脸,缓缓闭上了眼。

    他终究还是错过了。

    难怪,那地煞女君主和洪明月长得会和夜凌月有些相似。

    一个容貌酷似,一个眼眸相似,但她们终究不是她。

    “奚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一只滑腻的小手,握住了奚九夜的手,洪明月一脸关切地询问着。

    奚九夜凝视着她,望着那张和夜凌月有了大半相似的脸,眼神柔和了几分。

    既然确定了洪明月和那地煞女君主都是夜凌月的后人,那他早前对自己是失常,尤其是见到了那地煞女君主时的一系列反常举动,也就有了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