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439章 阴险是遗传的

    再说叶凌月和帝莘分开后,也开始整顿车马,准备启程前往任务所在地。

    对光子的容貌惊为天人的金三少,还失魂落魄地,盯着光子不放,试图和光子多攀谈几句。

    看得光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月沐白担心再生事端,好不容易才劝下了金三少。

    “光子姑娘,那我们有缘再见。”

    金三少一脸的依依不舍。

    光子在叶凌月身后嘀咕了一声,一脸的狐狸笑。

    “见阎王去吧,还有缘呢,鬼才会和你再见面呢,你就自求多福吧。”

    光子一脸邪恶的笑容,心底嘀咕着。

    吃了亲亲娘亲传给我的医魄神针的暗针,这一路上,金三少你就等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吧。

    谁让这小子敢吃他的豆腐,敢羞辱阿姐,还辱骂傻大个没爹没娘的。

    叶凌月一回头,这厮立马又变成了楚楚可怜的模样,一副被金三少惊吓到了的可怜样。

    夜凌光在神界号称“笑弥勒”,这绰号听上去不错,可真正和夜凌光接触过的人,包括奚九夜都知道,夜凌光是不好惹的,甚至是比他那个双胞胎哥哥夜凌日还要棘手。

    只因为夜凌日若是看人不顺眼,最多也就是把人咔擦一声解决了。

    可夜凌光不同啊,这厮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外带厚脸皮不要脸。

    他要看中了某样猎物,那是绝不会让对方死的干净利落的。

    他喜欢使阴的,慢慢将猎物逼到了绝境,再玩死他。

    这一点,从他处心积虑,各种暗算奚九夜就能见几分端倪。

    至于夜凌光的这种习惯,到底是怎么养成的,还得从他小时候说起。

    夜凌光小时候,因为长得粉嫩可爱,又见人就爱笑,很容易被人当成了好欺负的包子。

    他时常会被一些年长于他的小伙伴欺负。

    他打不过人家,偏夜凌光又是个极其要面子的,他不愿意叫阿姐或者阿日替他出头,有阵子就不愿意出门玩耍了。

    时间一久,就被他的娘亲医佛云笙给发现了。

    云笙问出了事情的缘由后,就将家传的医魄神针教给了他。

    她告诫儿子,被人欺负了,那就一定要凭自己的实力欺负回来,而且要十倍还回去。

    打不过,那就用脑子,明的不行,那就来阴的!

    就这样,夜凌光的价值观,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自家亲亲娘亲给扭曲了。

    叶凌月在医术方面,也确实有天赋,没多久就把家传神针学的炉火纯青了。

    学会了医魄神针后,那些欺负过夜凌光的小伙伴的苦日子就开始了。

    夜凌光很机灵,他也不用针直接扎,而是用了体内修炼出来的暗针之力,伤你个腿瘸、骨头粉碎性骨折的。

    城门口,叶凌月收回了视线。

    “大伙儿一切准备妥当,就启程了。”

    秦小川正黑着脸,一脸郁闷地杵在一旁。

    “光子,你方才为什么拦着我,难道说你喜欢金三少那家伙。”

    “你才喜欢金三少,智商捉急。”

    光子丢给了他一个大白眼,屁颠颠跑去帮叶凌月准备车辆去了。

    留了个秦小川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后还是跟着队伍,一起离开了宣武城。

    金家家大业大,奚九夜一行人出行,全程都是车马。

    奚九夜若有所思着,他总觉得那个叫做光子的看着有点眼熟。

    金三少正准备上马,脑子里还回味着刚才光子姑娘的“小手”滑溜溜的小手。

    “哎哟,我的脚。”

    忽的膝盖一阵剧疼,金三少从马背上一个踏空,摔了下来。

    众人一检查,发现金三少的手断了,脚也崴了。

    “好好的,怎么踩空了。”

    随军的方士一检查,发现金三少的手脚骨都粉碎性骨折,接骨都接不上,一路上得静养,还不能颠簸。

    如此一来,金家的代表队不得不放慢了行程,一路慢行,行程也远远落后了其他代表队。

    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巧合,更没有人把这件事和长得一脸人畜无害模样的光子联系起来。

    “真是个废物。”

    月沐白见了,不禁暗地里骂了一声。

    此次去九洲荒狩,月沐白真正的目的是太虚墓境,他生怕去迟了,让其他人先发现了太虚墓境的下落,那他的如意算盘就全都落空了。

    可偏他又不能摆脱了金三少这个拖油瓶,自己的根基尚浅,在中原那么庞大的区域内,没有金家的势力,很难找到太虚墓境的具体所在。

    还有,那个叫做奚九夜的,也让月沐白很是提心吊胆。

    他总觉得,奚九夜会是个潜在的威胁。

    金家的众人,各怀着心事,代表队龟速前行着,洪明月混迹在了车马的最后面。

    洪明月的心情也是忐忑不安着。

    按照她和夕颜妖后的约定,她本该在宣武城时就对奚九夜下手,可出于种种原因,她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而且人族如此大规模的猎妖活动,数千代表队倾巢而出,这件事,一定要想法子通知妖界,否则中原地区一旦被侵占,就好比妖界的门户沦陷了。

    洪明月趁着众人不备的时候,从口中吐出了一颗小小的虫卵。

    那虫卵裂开了,从里面飞出了一头蛾子。

    报讯的妖蛾飞向了远方,一直飞越了中原地区,朝着妖界的方向飞去。

    而在妖界的另一个方向,坐落着北狱司。

    北狱司乃是和南幽都并列的妖界两大帝国之一。

    在北狱司的都内,一条四通八达的官道呈现在小九念的眼前。

    作为一座拥有数千年历史的古城,北狱司的都城千狱城的建筑高大气派。

    来往车辆繁多,城内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小商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再看过往的行人,三三两两,虽然路人中,有不少人顶着个兽脸,身形高大,是半兽人血统,可是大部分的路人,都和普通的人族看上去没什么两样。

    “这里就是妖界的妖都,怎么和我知道的妖界完全不一样?”

    小九念站在了这座比夏都的城门大了不止五六倍的巍峨城门前,难以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直到确定了自己眼前的这些都不是幻觉后,他的小嘴还大大的张着,足以吞下一个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