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449章 消失的水之灵

    早前邻近的一座山村里,同样因为旱情,缴纳不出粮税,那猎妖者代表队就带了人进入了村落,又打又砸。

    村里的几名七八十岁的老人,就是活活被打死了。

    这事一传出去,附近的村落都人人自危,惶恐不安,也逼得盘村村长不得不去北仓偷粮。

    听村长的描述,遇到了类似的情况的,不仅仅是盘村一个村落,周围的一些村落也陆续害了旱灾,也缴纳不出粮草来。

    另一只代表队?

    叶凌月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到房阿县来的还有另外一只代表队。

    这次参加九洲荒狩的代表队数量众多,黄泉代表队只是其中的一员,不知道对方的存在也不奇怪。

    再回想早前县令的反应,叶凌月等人才明白,她们之所以被派遣到北仓看管粮仓,一定是那只代表队动的手脚。

    对方的用意昭然若揭,就是为了抢占功勋,早点离开房阿县。

    “岂有此理,那北仓里的粮食好说也有数万担,就算是闹了天灾,放开粮仓,足以够附近三乡十八村落无数灾民使用。当官不为民办事,还当什么狗屁官,我去把那县令抓过来。”

    司徒和澜风一听,浑身的热血沸腾,摩拳擦掌就要去教训那县令。

    “站住,你们俩都冷静点。这里可不是黄泉城,房阿有自己的城主,也有县令,我们如今只是一只普通的代表队,真要和县衙对着干,就是破坏秩序,很可能会被当做贼匪。你们到底还想不想去继续参加九洲荒狩了?”

    叶凌月一通呵斥,把司徒和澜风都给骂焉巴了。

    “凌月说的没错,你们俩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觉得,这事需要从长计议,不如我们大伙分头在村里转转,看看村落里的情况是否如村长所说的那样。”

    宫琳心提议道。

    众人随声附和着,各自分头在盘村里巡查了起来。

    叶凌月和光子一组,带着小吱哟和小乌丫,一起查看了村落里的井还有村口的溪道。

    “水都已经见底了,水流很窄,已经断流了。还有村里的几口主要水井,也都干涸了,旱得厉害。”

    光子看了一圈,转了回来。

    “地里的庄稼正在结穗期,再没有水,会颗粒无收。”

    叶凌月拧紧了眉头,她越看越觉得古怪。

    她记得,资料上记载,房阿县一带,风调雨顺,而且有几条主要的河流流经,正因为如此,这一带的粮食作物一直生长的很好。

    在有县史记载的几百年间,别说是这么厉害的大旱,就连小旱情都从未遭遇过。

    一般而言,一个地区的气候是不会无端端异常的。

    “老大。”

    跟随在叶凌月身旁的小乌丫忽的开了口。

    “我觉得,这个地方有点不对头,这里缺乏水之灵。”

    小乌丫一语惊醒了梦中人。

    叶凌月立时悟了过来,难怪她觉得不对头,正如小乌丫所说,盘村里缺乏了水之灵。

    古九洲除了少数的几座城池,譬如雁门、黄泉等城灵力不足,大部分地区,五灵都还算齐全。

    五灵越是充沛,一个地方的万物才能更好的生长。

    就好像是叶凌月的鸿蒙天,那就是一个难得一见的五灵福地,所以里面的各种作物乃至灵兽都生长的极好。

    比起外界来,哪怕是五灵城,鸿蒙天的五灵也至少要充沛十倍乃至数十倍之多。

    当然,这充沛仅仅是针对普通老百姓而言的,对于特定的武者和方士而言,想要修炼轮回之力,还是得到哪些超级大城池或者是五灵城那样的宝地去。

    小乌丫是冰火凤凰的后裔,对于水、火两种属性的五行之灵,比任何人都要敏感。

    她随着叶凌月到了盘村,就觉得这地方五灵很不平衡。

    她仔细一琢磨,就发现这个村里,几乎没有水灵。

    水乃万物生命之源,没了水之灵,整个村落就如被风干了似的,其他属性的五行之灵也在迅速流失。

    树木开始枯萎,土壤也随之贫瘠,金石溃散城沙土,河水断流,成了旱情严重之地。

    “缺少水之灵啊……”

    叶凌月沉思着。

    不一会儿,其他队员也收集了情报,回来会合。

    通过和村民们的攀谈,队员们也发现,村长讲的都是实情。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得把事情告诉县令,想法子解决盘存的旱灾。村民们一直留在这里,不饿死也会渴死。”

    众人都一致这么认为。

    于是叶凌月就带着村长,一起返回了县衙,将盘村面临的困境,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县令。

    “盘村发生旱灾?这简直就是荒谬。”

    “本官被派到房阿县已经有五个年头。这五年来,风调雨顺,从未发生过任何天灾人祸。再说了,盘存附近的几个村落,都没有汇报有旱情发生,难道说区区几里路就不同天了?”

    县令一听,非但没有流露出半点同情的意思,反倒大声训斥着叶凌月和盘村村长。

    “县令,你若是不信,可以到盘村一看。”

    叶凌月见了县令蛮不讲理,走上前去,拖起了县令就要往外走。

    “放肆,居然敢挟持县令。把他们全都拿下。”

    说是迟,那是快。

    却见县衙内,一下子涌入了十几个彪形大汉。

    这些人个个身高体胖,为首的一名短须男子,正是天隼代表队的安队长。

    “你就是进驻房阿县的另一只代表队的队长?我是黄泉代表队的叶凌月,盘村发生旱情,事态很是紧急。”

    叶凌月直直望着安队长。

    哪知对方见她不过是个黑脸丫头,身形单薄,连轮回之力都没有,冷嗤了一声。

    “你算什么东西,敢和本队长相提并论。什么旱灾不旱灾,我只知道,不缴纳粮税,就是违法。你身为队长,伙同村民抗税,罪加一等。”

    叶凌月一听,黑眸一暗。忽然间,一道劲风扫过。

    只见她肩膀一耸,刹那间运起了“十重天”神通,身子加速,肩膀狠狠撞向了那名安队长。

    安队长眼带不屑,也不躲闪,就准备待叶凌月自取其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