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451章 鸿蒙天里的水

    盘村村里最大的那口水井,在干枯了数月之后,忽然一夜之间冒出了水来。

    而且那冒出来的水,清澈甘甜,还带着一股灵气。

    在北仓开仓赈灾的第二天,一个惊人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小村落。

    村民们听到了这个消息后,拖家带口,都到了水井旁围观。

    村民们从水井里提出了水来,水桶里的水,果然色泽通透。

    村民们喝了一口,顿时神清气爽,再用这些水来喂养牲畜,浇灌田地。

    奄奄一息的牲口全都精神抖擞,争相上前抢水喝。

    干涸了许久的天地,在浇灌上了这种神奇的井水后,立刻恢复了湿润,原本已经枯萎的作物舒展开茎叶,枝头上都挂满了沉甸甸的穗果。

    而且那井里的水也完全不受干旱的气候的影响,它们取之不竭,任凭村民们怎么用,都使用不尽。

    这些水,不用说也就是叶凌月从了鸿蒙天里用了精神力取出来的。

    鸿蒙天里,五灵充裕,那里自然有取之不尽的水资源。

    其中水流最是充沛的就是彩虹河,但是彩虹河的河水有神奇的效用,叶凌月自是不方便拿出来给村民们使用的。

    叶凌月悄然注入井里的水,是从鸿蒙天里挖掘后冒出来的地下水。

    这些水的水质虽然比不上彩虹河里的水有灵气,但是因为取自鸿蒙天,所以这些水也涵盖了丰富的水之灵,用它们浇灌后养育出来的植物,很快都恢复了生命力。

    而且叶凌月预计,作物的生长期会比原先增快至少一倍。

    也是因为有鸿蒙天的灵泉做依托,叶凌月才敢开仓赈灾。

    但是,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

    因为一旦叶凌月不往井里引水,古井还是会干枯,她也不可能在房阿县一带逗留上一辈子。

    所以这些日子,叶凌月一直在寻找房阿县一带干旱的真正原因。

    太阳高高地挂在枝头上,天空一朵赘云都没有。

    “我们都来了半个月了,这老天爷就没下过一滴雨,这也太反常了吧。”

    光子坐在了盘村外的田埂上,很是惬意地手上捧着一个刚从叶凌月那里求来的白玉瓜,啃得正欢。

    他的身后,秦小川举着一把油纸伞,给光子遮着猛烈的太阳光。

    “物极必有妖,这个季节本是多雨的季节。”

    叶凌月来到房阿县半个月,跑遍了几个村落,发现这里的村落都缺乏水之灵,单单因为干旱,可不回导致村落的水之灵集体消失。

    旱情一直没有缓解,只能是依靠着叶凌月这半个多月来,反复在各个村落里来回奔波,不断地给当地的水井引入鸿蒙天的水,才让村民们得以存活下来。

    “老大,村里的水井突然没水了。”

    就在叶凌月和光子议论着,司徒大步走了过来。

    没水了?

    叶凌月一脸的诧然,这怎么可能,她明明每日都会往各个村落的水井里注入足够多的水。

    叶凌月带着众人一起到了古井口。

    只见村民们都是一脸的担忧。

    水井很深,一眼看下去也看不到底。

    有人丢了块石头下去,隔了好阵子,只听得微弱的石头探底声,水井竟真的又没水。

    “你们弄一根绳子,放我下去看看。”

    叶凌月看了看井口,以她的眼力,竟看不到底。

    她心间微微一动,早前他们一直在找寻干旱的原因,以为是天气的缘故,难道说,问题根本不在天气,而是在井底?

    叶凌月当即决定下井看一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大,还是我们来吧,这下面黑乎乎的,也不知有什么东西。”

    司徒等人还想下去,却被叶凌月拦住了,古井的井口不大,也就只能容纳孩童或者是身形纤瘦之人才能通过。

    众人只得是找了根结实的绳子,将叶凌月绑牢了,这才放她慢慢下去。

    井口最初很狭窄,可越是往下,井内越是宽敞,叶凌月粗莫估计,大概能同时容纳两三人进入。

    叶凌月一路往下,身子下划了十几尺后,井口离她越来越远,村民和队员们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

    外头的光只能微弱地照进井里,一股冷飕飕的风,从下面往上吹。

    仿佛来自地狱的风,湿润而又阴沉,吹得叶凌月一阵头皮发麻。

    绳子又往下放了数十尺,约莫是百余尺后,叶凌月留意到身体的下方,有一片片萤火般的光芒,就如鬼火般,浮动着。

    最初,她还以为那是水光,可是直到脚底踩踏到了井地干燥的泥土,叶凌月才发现,井底早已一片干涸,哪里还有什么水光。

    至于那片萤光的真面目,叶凌月也终于看清了。

    “这是法阵?”

    叶凌月看着那些怪异的有着鸟兽、乃至各种看不懂的古老篆文组成的怪异图形,一脸的震惊。

    若是帝莘在,也许他会知道这是什么。

    心中一动,叶凌月摸出了自己身上的凤令。

    “帝莘,你能不能听到我声音?”

    这里距离中原地区还有一段距离,叶凌月也知道帝莘所在的代表队负责探查情报的重要责任,所以并没有经常联系他,两人只是说好了,只有要事才会联系。

    本以为帝莘会没有回应,她才是一问,凤令就微微一热,帝莘欣喜的声音,从凤令那一头传来。

    “洗妇儿,你想我了?”

    叶凌月不禁莞尔,可听到了帝莘温柔的声音,她心底微微一暖。

    位于井底的不安感,一下子全都散去了。

    她将凤令紧紧握在手上,就好像帝莘就在身旁般。

    “想。”

    她轻轻应了一声。

    那一边,正隐身在了一片灌木丛后,监视妖兽举动的帝莘差一点没跳起来。

    他家的洗妇儿,总算想他了。

    天知道,这半个月来,他做梦都想联系叶凌月,却又怕洗妇儿恼火。

    “帝莘,你正在出任务吧?话不多说,我遇到了一个法阵,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法阵,需要你的帮忙。”

    叶凌月连忙长话短说,将井底的法阵的大概模样,描述给了帝莘。

    帝莘自从得了付三石的那一本阵谱之后,对阵法的认识也多了许多。

    他稍一沉吟,沉声说道。

    “洗妇儿,你说的应该是水灵阵。”

    ~翻滚,还有月票推荐票么,记得投,另外今天中午十一点会有书币抢楼活动,记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