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490章 “牺牲”色相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叶凌月已经被鸿蒙天的事弄得焦头烂额,哪知道荆长老会突然来这么一出。

    她此时也意识到,自己在房阿县里,锋芒太露了些。

    早前在宣武城时,她一味高调,结果被打压分配到了房阿县。

    可如今稍微一高调,又得罪了荆长老。

    叶凌月深感,在这九洲盟里,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

    若是能够摆脱九洲盟就好了。

    叶凌月生出了个念头来,但这念头也只是稍纵即逝。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除非她实力大增,找到九州鼎,否则如今的她还必须仰仗九洲盟的势力。

    为今之计,还是得想法子得到调令。

    叶凌月满腹心事,走出了县衙。

    哪知黄泉代表队的众人早已经等候在外面。

    “老大,是不是又好消息了?”

    “我们啥时候可以离开这里。”

    “我拳头都痒了,恨不得找几头妖兽练练拳头。”

    众队员你一句我一句,都等待着叶凌月宣布离开的具体时间。

    “调令还没有下来,大伙儿暂时不用心急。一有消息,我就会通知大家。”

    叶凌月勉强笑了笑。

    她的异常,被光子留意到了。

    众人一听,很是失望,但他们也看得出,叶凌月已经尽力。

    “老大,你别放在心上,我们也只是随便问问。”

    “房阿县其实也挺好的,空气好,百姓淳朴,适合过日子。”

    “澜风、小川,我们几个比划比划去。”

    听着大伙儿很明显的安慰的话语,叶凌月脸上才有了笑容。

    等到人群都散去后,光子瞅瞅叶凌月,见她眼底有很明显的青影,怕是没睡好。

    “凌月,出了什么事?是不是里面那个老鬼为难你?”

    “为难倒算不上,我只是拒绝了他的邀请,不愿意加入他的阵营。我的回绝,把他给得罪了,离开房阿县怕是有些困难。”

    面对光子,叶凌月也不想隐瞒。

    “原来如此,这件事你不用担心,包在我身上,那调令我会搞定。”

    光子一听,在叶凌月耳边一阵耳语。

    叶凌月听罢,冲着光子比了比手指,然后又递给了光子一样东西,这才放心的离开了。

    不就是九洲盟的一个长老嘛,只要他光子出马,保证手到擒来。

    送走了叶凌月之后,光子挺了挺胸,就要往县衙走去。

    哪知这时候一只手忽然伸了出来,将他拦了下来。

    “光子,你打算干什么,你和六弟妹的话,我都听到了。”

    秦小川跟个黑脸关公似的,站在了光子的面前。

    “听到了还拦着我,我当然是想法子拿调令去。”

    光子没好气着。

    阿姐有麻烦,他这个做弟弟的当然要两肋插刀。

    他之所以到了人界后,就一直保持着女儿打扮,可不是因为他有异装癖。

    而是他在很早以前就发现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优势。

    譬如说,前世的阿姐擅长谋略,而他擅长医术,阿日擅长打架。

    他们三个人在一起时,是神界小有名气的“无敌铁三角。”

    阿姐以前就教过他,对付不同的人要对症下药。

    他早就暗中观察过了,那荆长老即便是到房阿县“救火”,也带着两名美妾,可见这人必定不是什么好货色。

    “你,你居然自甘堕落到了如此地步。”

    秦小川一听,火冒三丈。

    他早前就觉得,光子和凌月都看上去有些不对头,就长了个心眼,半路折了回来,哪知道,光子为了帮助凌月,居然要……

    “自甘堕落?你说我自甘堕落?傻大个,我这还不是为了大伙,否则我们都得困在这里。”

    光子瞪了瞪眼,推了一把秦小川。

    “你不准去。要去也是我去。”

    秦小川红着眼,撩起了袖子就往里冲,那模样,一看就是要和荆长老拼命。

    “哎,回来!”

    光子见秦小川还往里面冲,一恼火,手往了他的后背一拍,一记医魄神针刺入了秦小川的要穴。

    秦小川只觉得身子一麻,人就不能动弹了。

    刚要再开口,哪知光子的手在了他的咽喉间一抹,他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就你这熊样,也能去?你给我在这里好好带等着。”

    光子翻了个白眼,直奔县衙去了。

    看着光子消失的身影,秦小川又急又气,可奈何他的身子一动也不能动。

    “光子……你千万不要有事。”

    秦小川记得眼眶都红了,他的体内,被医魄神针封住的元力没有半点反应。

    秦小川的脑海中,一幕幕不堪的画面闪过。

    他的喉结不停地滚动着。

    这时,他的身上,皮肤上一阵金光闪动,忽的,丹田内一阵山洪海啸般的可怕元力,汹涌而来。

    只听得轰的一声,体内的医魄神针之力,竟是一下子被冲开了。

    “光子!”

    秦小川长腿一跨,人就如流星般往了县衙内冲去。

    哪知刚冲上前,就听得“哎哟”一声,和人撞在了一起,不是光子又是什么人?

    “光……”秦小川哑然。

    “光你个大头鬼啊。傻大个,我让你好好待着……不对,你怎么能动了?你明明中了我的……”光子也跟见了鬼似的,猛瞅着秦小川。

    他明明用医魄神针封了秦小川的穴道,虽然他担心伤到了秦小川,没有用全力,但要解开那神针之力,最少也要半个时辰。

    这小子居然那么快就能动了,这太不科学了。

    “光子,你没事吧,荆长老那老头没占你便宜?”

    秦小川压根就没听到光子在嘀咕什么。

    “占我便宜?好啊,秦小川,你以为我是出卖色相,去勾引那老头换取调令?你心目中,我就是这种人。”

    光子一听,这才明白秦小川方才为什么死要拦着他。

    “难道你没有……可是你……你手上的是调令?你,你没有勾引荆长老,那这玩意怎么来的?”

    秦小川一看光子手上拿着的不正是九洲盟颁布的调配令。

    “蠢,难道我就不能暗中收买了荆长老的那两名妾氏让她们把调令偷出来?”

    光子所谓的“牺牲”不过是用了自己神医之手,教给了荆长老两名美妾驻颜美容的一些神方。

    不用吹灰之力,就达到了目的。

    “原来如此,光子,你实在是太聪明了。”

    秦小川汗颜不止。

    “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还不去通知大伙儿,趁着被发现之前,快点离开这里。”

    光子说着,催着秦小川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