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1504章 “怜香惜玉”的帝莘

    和其他第一次参加荒狩,还需要不断磨练,才能小有名气的小新人不同。

    这次的九洲荒狩中,出现了几个以火箭之势上升的新秀。

    一个是帝莘,自不用说,还有一个就是一开赛就进入了核心地区的奚九夜。

    只是帝莘因为所在的代表队的级别限制,先到了歧玉城。

    由于帝莘早前就已经在九洲地榜上,他又一路猎杀了不少妖兽,代表队的功勋值上升势头迅猛,自然就引来了城中三大代表队的注意。

    琉光代表队的“东方天仙”就是其中一人。

    只可惜帝莘一直神出鬼没,“东方天仙”也没机会见到生人。

    直到她后来打听到,帝莘除了猎妖,另外一个爱好就是每次完成一个人物后,就会在歧玉城的一个固定小酒馆里喝酒。

    “东方天仙”就慕名前往,还真让她遇到了帝莘。

    这一见,却是惊为天人。

    “东方天仙”就刻意叫了杯酒,坐到了帝莘那张桌子旁。

    哪知帝莘从头到尾,只是拿着一块玉佩把玩,“东方天仙”坐了足足半个时辰,帝莘一句话没鸟她,喝完酒就走人了。

    可“东方天仙”也不是普通物色。

    她难得等到了个看得上眼的男人,岂能轻易放弃。

    她自诩容貌出众,又是方尊修为,放眼整个古九洲,也没几个比她出色的。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东方天仙”还不死心,索性就打听到了帝莘落脚的客栈。

    “东方天仙”潜进了帝莘的房中后,就脱光了衣服,不着一丝一缕,钻到了帝莘的被窝里。

    那般的软玉温香,又是孤男寡女的。

    别说是“东方天仙”理所当然以为,那一晚两人会成其好事。

    哪知道,事情却朝着“东方天仙”以及整个歧玉城的猎妖者的意料之外发展。

    帝莘回到了房中,走到了床前,伸出了手来。

    “东方天仙”娇羞不已,还未出声,就忽然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别说发声连指头都动弹不得了。

    就见帝莘连人带被褥,卷成了一团,连眼皮子都没动下,就把“东方天仙”从客栈的楼梯上丢了下去。

    就那样,被子散开,东方天仙光溜溜地滚了下来,‘大字’躺着。一身白花花的肉,长腿啊,(酥)胸啊,还有那啥那啥啊……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都被人看光了。

    “而地形从头到尾,只说了一个字‘滚’。”

    罗千澈好不容易,才说完了整件事。

    再看看四周,除了少数人的表情还算自然,其他人的脸色,那就跟打翻了染缸似的,五颜六色精彩的很那。

    司徒和澜风那是没见过帝莘的,可这会儿听了,都忍不住暗暗抹汗。

    这帝莘,真是个狠角色啊。

    美女送上门,居然就这么糟蹋了。

    倒是薄情和光子,两人都是习以为常的很。

    换成了他们遇到这种事,做法也好不了哪里去,不过像帝莘这么“辣手摧花”的,只怕也是做不到的。

    “额,他就只说了一个‘滚’字啊,也不好好安抚下人家天仙姑娘受伤的心?”

    叶凌月啧啧起来,倒是替人家姑娘有些不值了。

    帝莘这厮,怎么就不能好好讲话呢,想着帝莘小时候还是一个挺活泼懂事的孩子,怎么越长大越歪了。

    不过这东方天仙难道是人头猪脑不成。

    帝莘那家伙,可是属狗鼻子的。

    别说是有人藏在了他的的房内,除了她之外,只要有人碰过了他用的东西。

    他都能立刻发现,而且毫不犹豫,丢掉。

    估计帝莘有没有看到东方天仙都是个问题,只是觉得那被褥脏了,所以索性就丢掉了。

    东方天仙躺在了客栈冰冷冷的上,双腿大开,前来围观的众人一个都不敢上前。

    直到琉光的人闻讯赶来,才把东方天仙给救走了。

    这件事发生之后,东方天仙羞愤难耐,还传出了轻生的消息。

    她的安歇爱慕者得知了这件事后,都对帝莘咬牙切齿,商量好了,一起对付帝莘。

    其中就有斩月的易千煜,他伙同五六十名猎妖者,据说实力都在轮回六道和小神通境上下,一起去偷袭帝莘。

    可偷袭没偷到,反倒被帝莘给狠狠地教训了一通,差点连他们的爹娘都不认识他们了。

    不仅如此,帝莘还把那群人身上的“九州卡”和储物袋也给顺手拿走了。

    自那以后,歧玉城上下,就没人敢去招惹帝莘了。

    他喝酒,那酒馆就没人敢踏进去。

    他看上的任务,就没人敢和他抢。

    五灵代表队的功勋值就嗖嗖嗖地往上涨,待到代表队的功勋值一够,包括斩月和唐城的人只差跪着求帝莘走了。

    毕竟帝莘在一天,对于东方天仙和易千煜而言,都是一种折磨。

    可帝莘人是走了,名声不坠,易千煜那帮人更是一听到帝莘的名字,就跟见了鬼似的,逃的比兔子还快。

    罗千澈也是倒了歧玉城后,才知道整个事情的始末的,事后想来,罗千澈觉得那东方天仙同是天涯沦落人,以为遇到了生命中的“真命天子”哪知道对方却是个煞星。

    只是比起东方天仙来,罗千澈还算是好运的。

    也是为此,原本功勋值已经绰绰有余的斩月代表队不得不重新积累功勋。

    这些话落到了黄泉城众人的耳里,对于有印象的没印象的都是不免感慨一番。

    知道鬼帝巫重就是帝莘的前身的薄情,只是撇撇嘴。

    鬼帝巫重的霸道,那是整个青洲大陆都知道的。

    他会这么做,一点都不奇怪。

    只有不知道帝莘的身份的其他黄泉代表队的队员听了后,都觉得,帝莘的所作所为,怎么那么熟悉咩?

    再一想想,可不是嘛,帝莘的作为,不就和自家队长如出一辙嘛。

    这两人雁过拔毛,不死都让人脱层皮的作事风格,这可真是应了一句古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居然还有这么一出插曲,帝莘那家伙不老实啊,有了我们家凌月了,还敢去招惹其他女人。”

    光子磨牙霍霍着。

    “这关帝莘什么事,错不在他。”

    叶凌月护短,见不得别人说帝莘不好,光子也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