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5186章 血的召唤

    那是?

    在帝莘摸索胸膛前时,啵啵和冥日也同时注意到了他的动作。

    早前帝莘衣襟凌乱,两人又急着救帝莘,都没有留意到,帝莘身前的那个太阴神印。

    这一看,两人的眸光都是一变。

    太阴神印。

    啵啵和冥日极快对视了一眼,彼此的眼底都有着凝重之色。

    太阴神印,显然是用来封印什么。

    帝莘体内,有什么值得封印的。

    太阴神印,本是完好的。

    很可能是奚九夜方才那一掌,击碎了帝莘的胸膛的同时,也将太阴神印毁了。

    眼前的帝莘,行事风格和说话语气,都和以前他们认识的帝莘判若两人。

    他不是帝莘。

    他既然不是帝莘,那真正的帝莘去了哪里?

    “不想死,就快点离开,我没功夫和你们搀和。”

    帝莘脚下退了几步。

    这时,一阵阴风从西赤武桥下的深渊吹了上来。

    帝莘只觉得背脊一寒,他回头一看,眉头拧紧。

    好浓厚的奸邪之气。

    这一带,有很多的邪魔怪物!

    帝莘警铃大作,他几乎是为了除魔卫道而生。

    从醒来到现在,还未遇到过这么浓厚的邪魔之气。

    这气息,甚至比当初,昆仑天脉刚崩塌时,群魔乱舞还要严重得多。

    “不想死的,就快点离开这里。”

    虽然不喜欢眼前这对男女,可是对方早前,的确是帮了他。

    被太阴神印封印住,帝莘几乎是没有意识。

    可帝莘还是看得出,眼前这对男女早前帮过他。

    “帝莘,这一带很危险,你身上还有伤,你得跟我们走。”

    啵啵迟疑了下,不管对方是不是帝莘,至少从外形上看,他是帝莘。

    冲着这一点,她也得带走帝莘。

    这一带,啵啵和冥日也查探的很清楚了,如果不是有特殊之法,譬如啵啵那样的拥有特殊的开辟结界的法子,是没法子轻易离开的。

    “不需要。”

    帝莘一口就拒绝了啵啵的建议。

    他看看四周,发现深渊地下,那股邪魔之气,是最重的。

    可以肯定,深渊地下,一定就是邪魔歪道的大本营。

    他必须下去,将其铲除。

    帝莘凝聚天力,一把剑意重剑,瞬时凝聚。

    他单手驻剑,审视着深渊底部,似乎在考虑怎么下去。

    “你不会还是想要跳下去吧?”

    啵啵花容失色!

    “正有此意。”

    道门冰心生来就是为了除魔卫道,西赤武桥下的这股奸邪之气,非比寻常,他既然遇到了,自然不会放过。

    “冥日!快拦住他!他想害得我家小月月守寡!”

    啵啵大呼小叫着。

    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才把这小子救下来了,他居然自己要去送死!

    冥日也不多说,直接上前。

    “滚开,你们再靠过来,别怪我剑下无情!”

    帝莘的眼底,弥漫起一股杀气。

    拦他者,只有死路一条。

    虽然受了伤,可帝莘的剑意,依旧非常强烈。

    冥日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两人一语不合,几乎是同时,身形一动。

    却见一道剑意凌云。

    剑意滚滚,席卷而出。

    好家伙,百年时间,帝莘的剑意,更加惊人。

    冥日目光一沉,不敢情敌。

    却见他衣衫猎猎,周身,一阵怒咆声。

    却见天地间,死亡气息滚滚而来。

    他的周身,死亡气息如潮涌现。

    大量的鬼兵,骤然成形。

    帝莘黑眸变幻。

    好小子,这家伙的实力不容小觑。

    早前,帝莘已经和秦小川简单交过手。

    算起来,眼前这个冷酷男子的修炼之力,和秦小川有些相似。

    都是与死亡有关的力量。

    只是眼前的男子,似乎比秦小川更高一层。

    他能催动周围,死亡的气息。

    包括那些被异变的天植击杀的冤魂们。

    那些力量,一瞬之间,就为其所用。

    最是难得的是,男人虽然催动了这些力量,可是那力量,却并无邪恶之意,和西赤武桥底下的那股力量,有着本质的不同。

    男人让人的感觉,就如同死亡的君主。

    “死亡仙君?你是死之域的仙皇?”

    帝莘眼眸一松,似是猜透了来人的身份。

    冥日周身,冤魂环绕。

    他的眼底,一片肃杀之意,自有一股威仪,让人不禁肃然起敬。

    三十三天之中,有一特殊天域,位于中天域,名为死之域。

    那是亡者的故土,没有任何生机而言。

    它和其他天域,几乎是感觉的。

    关于死亡仙君,知道的人并不多。

    甚至于其他天域的仙皇,也从未见过他。

    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冥日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剑魔帝莘,名不虚传,看样子,这百年来,你我都发生了不少的变化。”

    冥日与帝莘,曾经都是神界的神帝。

    只是两人,从未真正交过手。

    对于帝莘的天赋,冥日也只是听说过罢了。

    今日交手,两人对彼此的实力都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两人眼底,都闪过了一抹好战之意,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

    转瞬之间,两人已经过了数十招,彼此难分胜负。

    “冥日,有一大批异变的天植正朝着这边逼近,应该是发现了你们战斗的气息。”

    啵啵满脸的焦急。

    冥日和帝莘斗得兴起,可怜她一个人在下面急得很。

    “我敬你是个对手,今日,我有事在身,改日,我们再战三百回合。”

    帝莘体内,天力消耗不少。

    再这么拖延下去,他就算是找到了深渊下的那怪物,也很那将其斩杀。

    他必须保存实力,下去一战。

    “你不能下去,那下面的怪物,是昆仑遗脉,连我都没把握直接击杀,它吞噬了大量的血肉生魂,实力不容小觑。你若是下去,未必能活着回来。”

    冥日叹了一声。

    想要拦下帝莘,并不容易。

    “我道门冰心,岂是贪生怕死之辈,下面的家伙,吞噬了不少我道门子弟,我要替他们报仇。”

    帝莘冷笑道。

    这时,帝莘的胸膛处,忽是突突一疼。

    他眼眸一变,诧异着,看了眼胸膛。

    却见胸膛前的太阴之血,迅速剥落。

    已然干涸多时的太阴血,竟是诡异的重新化血,那血,极快冲向了西赤武桥下的那一处深渊。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