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5645章 无头佛像

    一旁的帝阳青峰听了,胸膛一挺,满脸傲意。手机端

    “百花废城和北宜废城都是我带人拿下的,怕了吧。快把我表姐放了。”

    他话音方落,一旁的苏玉瞪了他一眼。

    叶凌月也很是无奈,翻了个白眼。

    帝阳青峰这家伙,还是老样子,说话做事不用脑子。

    想来那个帝阳青露也是一样的脾气,否则也不会打破了妙法天尊的雕像。

    沉香子冷哼一声,眼中杀机再现。

    帝阳青峰一个激灵,嘀咕道。

    “大不了,我们赔你们一些符骨。”

    帝阳青峰很是肉疼,眼看藏山月集就要开放了,符骨还是很重要的,可是帝阳青露也得救,总不能见死不救。

    说着他摸出了身上全部的符骨。

    帝阳青峰身上的符骨,也有十几块左右。

    哪知道,沉香子嗤了一声。

    “你以为,几块符骨,就能抵得上妙法天尊的雕像?”

    他身旁,那些妙法天域的念师们也个个怒声道。

    “说得不错,冒犯了妙法天尊,天尊若是降下了灾难,我们整个妙法天域都会受连累。把你们的符骨拿回去,我们不需要。”

    “你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一座破雕像……”

    帝阳青峰还未说完,叶凌月使了个眼色,陈日忙上前。

    陈日边拉回帝阳青峰,边嘴上赔笑说道。

    “大伙都稍安勿躁,方才沉香子说,妙法天尊的雕像被打破了,这样吧,我们帮忙修复下那雕像,若是能够修复,青露小姐的事就算了?”

    陈日也是个八面玲珑的,他也看出了,沉香子等人非常信奉妙法天尊。

    问题的关键所在就是那尊妙法天尊的雕像,若是能够修复,那一切都好说,可若是修复不了,说再多也没用。

    “你们还能修复天尊神像?”

    沉香子怀疑道。

    “我们可以试试。”

    叶凌月只能附和道。

    她压根不懂得什么修复,不过陈日倒是会一些。

    他在昆仑旧址摸爬滚打久了,什么把式都会一些,就是不知道,妙法天尊雕像破损程度如何。

    沉香子和一干念师们嘀咕了几句。

    叶凌月只听到了什么“试试头像天尊动怒”,过了片刻,沉香子才点点头,走了过来。

    “跟我们进去看看,你们最好不要打其他主意,否则,我定让你们有去无回。”

    叶凌月等人稍松了口气,跟着一起进了灵虚废城。

    灵虚废城很大,由于保存的比较完好的缘故,能不时看到一些昆仑民居。

    当时的民居,大多是木制结构,一楼一底的楼房样式。

    虽然有一些火烧过的痕迹,可是灵虚废城里的民居保存完好的就大概有百来座,让叶凌月大概看到了昆仑时期的一些民俗民风。

    苏玉走在期间,眼底眸光闪烁,一脸的感慨。

    “这座灵虚废城,还真是幸运,竟能保存得如此完好。”

    苏玉感慨道。

    “保存的再好有什么用,还不是一个活人都没有,成了废城。”

    帝阳青峰撇嘴。

    苏玉怒瞪他一眼。

    “我是说,活着就好。至少你还活着。”

    帝阳青峰连忙赔笑脸。

    他和苏玉相处了几日,最初对她很是畏惧,到了现在,也算是共患难,所以对苏玉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至少已经将她当成了伙伴。

    “活着?谁又能知道,我能活多久。”

    苏玉不无感慨道。

    她是借着女念师苏玉的躯壳活过来的,眼下看着是好好的,可是一旦叶凌月等人离开了昆仑旧址后,她又该去哪里?

    她不是陈日那样的守护神,她该何去何从?

    帝阳青峰被问得一愣。

    他迟疑了下,小声问了陈日一句。

    “你们难道就没想过离开昆仑旧址?我总觉得,这地方有些鬼里鬼气的。”

    “离开?谈何容易。还不如在这里苟且偷生。”

    陈日耸耸肩。

    他们又何尝不想离开。

    可是从未有人顺利离开过。

    他们本就不是外头的人,若是离开了,还不知道会面临怎样的下场。

    叶凌月走在前头,听着身后几人的话语,若有所思了起来。

    走了一刻钟左右,他们停靠在了一座寺庙前。

    “妙法天庙。”

    叶凌月等人抬头一看,就见了这座寺庙门匾上挂着四个字。

    那四个字,金钩铁骨,写得虬劲有力。

    寺庙显然是后来修葺而成的,算是整座灵虚废城里最豪华的建筑了。

    一进寺庙,就见了一口香鼎和一座香案。

    香案旁,挂着黑色的幔布,上面供着一尊佛像。

    佛像不大不小,大概半人多高,只是有身无头,四肢和身躯倒是完好的。

    “这就是妙法天尊?”

    帝阳青峰看着眼前的雕像,和一般佛相身披袈裟,或是腆着肚不同,这座无头佛像却是身披一身黑袍,怎么看,怎么有点诡异,不像是正路的佛像。

    “佛头被帝阳青露打碎了。”

    沉香子声音低沉,一脸的怒容。

    “你们可曾尝试过修复?”

    叶凌月轻咳了几声。

    这帝阳青露也是的,打破人家信仰的脑袋,这种事,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只怕都会要与她拼命。

    “修复?你以为修复那么容易?妙法天尊的佛像,都是天尊降临,到了信仰之力后,才可以人溶石化石,重新雕琢而成。一般的泥土泥胚,根本没法子塑形成妙法天尊。就算是接上了,也会立刻碎裂。”

    沉香子冷嗤一声,指了指佛堂的角落里。

    果然,角落里有不少破碎的石头和泥胎。

    “有那么麻烦?不如我来试试?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我一定能够给你们在整出一个完整的佛像来。”

    帝阳青峰可不信邪。

    叶凌月和陈日面面相觑。

    “也罢,让他姑且试试。”

    叶凌月有些无奈,摆摆手,让帝阳青峰先去试试。

    帝阳青峰说干就干,当晚就住在了天庙里。

    叶凌月等人则是在城中被安置妥当,休息了一晚。

    到了第二天一早,叶凌月等人就再度来到了妙法天尊的天庙。

    一进门,就听到帝阳青峰大笑道。

    “我就说了,没有什么事是小爷办不成的,别说是一个头像,就是十个也给你们整治得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