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5849章 回春符?念医符!

    得知女族长受了伤,庞骨忙改了口说道。

    “副族长,我请来的这位客人,是一名神医,她医术不俗,一定能够治好族长,还请副族长放行。”

    本以为,这么一说,副族长一定会改口,哪知道,那女矮人一听,却是轻嗤道。

    “庞骨,你忽悠谁呢,也就是族长才会听信你的花言巧语。整个老山区能看病的,我都请过了。你身后那个,分明就是那些讨厌的异族念师,我早就听说过,这些念师们狡猾的很,他们连同类都自相残杀,又怎么会帮助我们。”

    庞骨哑然。

    他急得直挠头。

    “这位副族长,似乎对我们这些念师不大友好。你与她,有过节?”

    叶凌月从对方的语气里听出了不友善,同时,那副族长似乎对庞骨也很是排挤。

    “哎,哪能有什么过节,人家是副族长,血统高贵,哪里像是我,过街老鼠。她只是厌恶我对外通商,和外族联络,在她看来,匠矮人根本不需要和外界互通有无。”

    庞骨摇头叹息。

    副族长不让叶凌月进山,那他们就没法子进山。

    “副族长,你怕是对我们有什么误会,我是诚心来替女族长看病的。你若是不信我的医术,我这里有一张符,你且带去给族长,半刻钟,这张符就会起效。”

    叶凌月说着,从怀里摸出了一张符箓。

    那是一张回春符。

    叶凌月到了三十三天后,符箓绘制的并不多。

    可到了昆仑旧址后因为其他物资缺乏,叶凌月反倒会根据记忆,制作一些当初在九十九天使用的小符箓。

    “副族长,你好歹也要试试,毕竟事关族长的安危。她可是您的亲姐姐。眼下老山区很是混乱,如果没了族长,我们也很难置身事外。”

    庞骨哀求道。

    “哼,花言巧语,也罢,就信你们这一次。”

    叶凌月手中的回春符,嗖的一声,飞进了护山大阵。

    叶凌月和庞骨则是等候在外。

    “你那回春符,是不是真的管用?”

    庞骨担忧道。

    女族长的身体一向强健,这次卧病不起,一定是受伤很严重。

    也不知是哪些奸险小辈,居然这么暗算族长。

    “对我们念师很管用,不过对于你们这些匠矮人我就不知道了。你也会知道,每个人的体质不同,哪怕是丹药,也会效果有所不同。”

    叶凌月淡淡说道。

    这时,匠矮人部落的那名副族长将那张回春符送到了族长的屋舍里。

    屋舍里,有浓浓的汤药的味道。

    一碗碗如淤泥似的汤药,这几日接连不断送到了族长的跟前,可是族长的伤一直没有起色。

    副族长之所以那么厌恶叶凌月那样的异族念师,也是因为,这次偷袭族长的人,为首的就是一名念师。

    匠矮人的兵器很是精良,他们也擅长弓射,又有护山大阵保护,原本根本不会被偷袭。

    可那该死的歹人们,也不知从哪来打听到了族长外出的路线,埋伏其间,族长不慎就中了对方的念师的招。

    在这些该死的异族念师进入昆仑旧址之前,昆仑旧址里的土著们还算是相安无事。

    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念师攻击。

    没有念师攻击,光是靠着天力和体力,匠矮人不逊色于任何一个部族。

    可来了这些所谓的念师之后就不同了,用念力伤人,往往还无影无踪,却足以致命,这对于匠矮人部落这样的土著们而言,后果是致命的。

    “大巫,怎么样了?”

    副族长看了眼跪在族长床榻边的那名老者。

    老者的双眼失明,只能用一双手来“看”族长的病情,她也是方圆几百个山头最出色的医者了。

    连她,都对族长的伤束手无策。

    “伤势确定是在脑部,被念力所伤。这可是要命的伤,对方是要害死族长啊。那该死的庞骨,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对方对族长下这么重的手。”

    大巫老泪纵横。

    她试验了各种法子,用了各种药,甚至连符骨都用上了,可族长依旧昏迷。

    念师们能够伤人,可大部分的念师没法子救人。

    因为用念力杀人和救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情况。

    能用念力救人,那就是念医。

    哪怕是最早的天命族,举族上下,也不见得有几个念医。

    “我去杀了庞骨那小子。那小子还想忽悠我,让我用着什么破纸救族长!”

    副族长气得暴跳如雷。

    她在来时的路上,就直犯嘀咕。

    那么多名贵的药都治不好族长,一张破纸,上面乱七八糟写了几行字,就能救人了?

    “慢着,你手上的是什么?”

    大巫擦拭了下湿漉漉的老眼,她盯着副族长手上的符箓。

    “这是什么回春符,是庞骨带来的一名女念师带来的。我也是给兽粪糊了眼,才会信了他们的话。”

    副族长呸了一声。

    “快,拿过来。”

    大巫神情有些激动。

    她挺直了近乎佝偻的背,鸡爪子似的老手一把抓过了副族长手上的回春符。

    “可真像啊,这不是天命族的医符嘛。”

    大巫嘴里嘀嘀咕咕着,将回春符翻来覆去看了个遍。

    “天命族的医符?大巫你可别是老眼昏花了。天命族不早就灭亡了?”

    副族长还未说完,就被大巫瞪了一眼。

    大巫蹒跚着,想了想,将那张符虔诚无比,请到了床前。

    回春符被放在了族长受伤的头颅附近。

    符光忽的一闪,钻入了族长的头颅中。

    “!!!”

    副族长一惊。

    大巫却是连忙跪地,口中念念有词了起来……

    半个时辰又过去了。

    护山大阵外,庞骨已经急得团团转。

    “怎么还没动静,可别是出了什么事。”

    叶凌月却是一脸的从容,她和帝阳青峰讨论着一路上的见闻。

    这时,护山大阵有了动静。

    一名个头矮小,却长得五大老粗的女矮人肩上扛着一把比她个头还要高的金斧,大步流星走了过来。

    她一看到叶凌月,眼色一厉,口中怒喝道。

    “你个狡猾的异族念师!”

    那把看上去不下千斤中的金斧,嚯嚯有声,对着叶凌月的脑门劈了过去。

    神医弃女

    神医弃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