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6612章 真巧了 3

    时间一点点推移。

    终于,对岸的人似乎憋不住了,再次有动作时,司轻舞轻咦了一声。

    “他们动了。怎么是往溪里去了?不好,他们要先动手!”

    司轻舞本就是沉不住气的性子。

    在看到对方已经顺着溪涧的山壁下溪。

    不过片刻功夫,人影已经消失在溪涧上方。

    她嚯然起身,不等阻止,她就轻喝一声。

    “动手,别让人抢走了我们的妖丹。”

    旁边的众学员也早已等的不耐烦。

    一声令下,几人就如箭驰,顺着山壁一跃而下。

    恰好此时,已经是午夜。

    平静的水面发生了变化。

    有什么东西,从水中探出了脑袋来。

    那是个三角形的脑袋,水光发亮,浑身覆盖着青黑色的鳞片,在第一个水中怪物脑袋出水的一瞬,水下,又接二连三,有几十颗三角形的脑袋探了出来。

    它们的视力似乎并不好,可嗅觉确实一流,在有陌生人靠近溪涧的一瞬,它们就做出了反应。

    嗖嗖嗖

    那三角形的脑袋张开了口,它们的口中,喷出了烟雾来。

    那烟雾,朝着已经逼近水面的一名学员喷去。

    对方意识到不对时,已闻到了一股腐臭的气味。

    那气味,让人胃和腹一阵翻滚。

    下一刻,那学员就惨叫一声。

    他来不及收回的右脚,一碰触到那烟雾,就像是雪遇到了阳光,迅速消融,眨眼之间,一条完后的腿脚,就连皮带骨,化为了肉浆。

    “毒,有毒!”

    司轻舞身子悬浮在半空,面上闪过惊骇之色,出声示警。

    “墨地蚺,一种水陆两栖的妖兽,年幼时无毒,身形庞大,修为到了大妖级别后,体型减半,却能腹下生脚,口喷毒物,靠山临水的深山老林里最难缠的妖兽之一。”

    司轻舞来之前,就已经调查了这种妖兽的基本资料。

    可真当遇上了之后,她才发现,自己低估了这种只有大妖级别的妖兽。

    还在溪涧上的只有奚玖夜一人,他脸色大变,再看向对岸。

    这是,水雾已经散开了一些。

    对岸的山壁上,有两个人影像是壁虎那样,攀爬在上面。

    在看到这边的动静时,对方好像是早就有了预感。

    两道人影,顺着山壁,一跃而上。

    上当了!

    奚玖夜皱眉,对方显然是故意装成跳水,引他们入水。

    “组长,救,救命。”

    那名中毒的学员已经是面色发青,他跌入水中,最近的一条墨地蚺很快就朝着他飞快游去。

    司轻舞一个千斤坠,身子冲入水中。

    她脚尖碰触到水面,就悬空立在了水上,鞋面滴水不沾。

    就在众人以为她要救人之时,她凝起一道灵力,化为了灵刃。

    灵刃朝着那条墨地蚺射去。

    那墨地蚺像是早有防备,水下蛇尾骤然一扫,灵刃在半空中猛地一顿,陡然就变化了方向。

    就听到嗤道一声,那墨地蚺发出刺耳的嘶鸣声。

    它的尾巴,被灵刃直接斩断,顿时血水横流。

    “好厉害的灵刃,之前司轻舞藏拙了。”

    季无忧和叶凌月在对岸隔山观虎斗。

    没想到,对面的那一组居然是司轻舞她们。

    让季无忧更加咋舌的还在后头,对方一出手就一鸣惊人。

    之前在基地时,司轻舞也是展露出过实力的,可灵刃能一刃斩断墨地蚺坚硬无比的皮肤,可见其威力。

    “不知死活的东西,有秦哥哥传授我的回魂杀刃面前,来一个我斩一个。”

    司轻舞一击得手,不禁心花怒放。

    这恶心的鳞甲爬虫,她很是不喜欢,可能够炫耀自己的灵刃,倒是一大快事。

    “司轻舞的实力,的确可怕。”

    对岸,奚玖夜看到这一击,也心中震撼。

    那一击,换成是他,怕是只能发挥二分之一的威力。

    倒不是说,自己的灵力不如司轻舞。

    而是司轻舞的灵术了得。

    大龙山基地里的教官们也会传授一些攻击灵术,可是论起威力,已经半路变化的灵活度,都远不如司轻舞的这一击。

    “还愣着干什么,把妖丹挖出来。”

    司轻舞一击得手,又是数道灵刃,已经有数条墨地蚺被斩落了尾巴甚至是脑袋。

    溪涧中,浮起了一条条残缺的躯干。

    几名学员眼看司轻舞犹如杀神转世,都觉得士气大增。

    有几人趁机挖妖丹,有两人上前,将水里受伤的同伴拽上来。

    “救他做什么?”

    司轻舞却是瞪了两人一眼。

    “他受伤了。”

    两人愕然。

    “这种事,不应该是教官们做的?再说了,救了他,你们能解开他们的毒?”

    司轻舞横了他们一眼。

    那名受伤中毒的学员顿时面无人色。

    “轻舞,是你让我去……”

    “我让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自己实力不行,留在组里也是拖累人。立刻动手,妖丹少一颗,你们就留下来陪他!”

    司轻舞神情淡漠,看也懒得看对方一眼。

    狩妖途中,没有多余的药物和精力去照顾伤员。

    运气好,就能被教官们遇上,捡回一条性命,运气不好,就等死好了。

    另外两名学员闻言,犹豫了下。

    “副组长,救我,救我啊。”

    那名中毒学员伤口疼痛难耐,可最可怕的还是他的毒,毒已经蔓延到他的腰身上,没有人拉他上水,他的身子已经控制不住往下沉。

    远处,还有十几条墨地蚺虎视眈眈盯着这边。

    它们眼看同伴被杀,也没有立刻发动二轮攻击,像是被司轻舞的攻击给震慑住了。

    它们的示弱也让司轻舞更加得意,催促几人快点挖出墨地蚺尸身上的妖丹。

    对方的哀求声一声比一声弱。

    奚九夜拧紧眉头。

    那人,曾经是他的室友。

    只是司轻舞说的对,他们没有精力去照看一名伤员。

    他收回了目光,径直看向了对岸。

    对岸的家伙,还在静观其变。

    “她们也太残忍了,竟然见死不救。凌月,我们能不能,救救他?”

    对岸隔得并不远,司轻舞等人的话,叶凌月和季无忧都听得一清二楚。

    善良的季无忧当即就变了脸色,虽然不是自己的同伴,可是她们也不能见死不救。

    身侧,叶凌月迟迟没有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