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MS芙子

第6875章 全文完

    “辛霖!”

    叶凌月心痛欲裂,她扑上前去,想要用白色鼎息给辛霖治疗。

    辛霖摇了摇头,她的唇动了动。

    “凌月,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那一次在西海岸的古神迹时,我也进入了那个古神境,我看到了那些记忆,并非是我不愿意告诉你,而是因为我还是没有战胜那个懦弱的辛霖,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我曾经的兄长们。可是直到今日看到巫扈再一次倒在我的面前,我知道了我有多么的爱他。那百世,他为了我,他不断轮回,我对不起他。如果,还能再活一世,我一定会勇敢地和他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辛霖说罢,闭上了眼。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等着我。”

    叶凌月呢喃着,她摊开手心,发现自己的手上有一颗种子。

    她和巫扈的体内,混沌碎片破体而出。

    秦王看着自己双手,上面染着巫扈的血。

    他的瞳孔不断的收缩,他的咽喉里发出了可怕的声音。

    他看着辛霖的尸体,再看看巫扈的尸体。

    “我到底干了什么,你们俩才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最好的兄弟,我最爱的人。”

    他怒吼着拿起了灵枪,对准司轻舞,开了一枪,又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开了最后一枪。

    “结束吧,这一切……彻底结束……我……终归是……错了。”

    秦蚀惨然一笑,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四块混沌碎片,和昆仑世界有关的所有混沌碎片,浮现在半空中。

    叶凌月和洪明月手中的半颗混沌珠发出了柔和的光芒,同时飞了出去。

    终于,混沌珠拼凑在一起,所有的混沌之力都被吸入辛霖的那一颗种子里。

    吸收了余下的混沌珠,种子以惊人的速度,飞快生长着。

    很快就发芽、开花。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一棵昆仑祖树就出现三人面前。

    “终于出现了,混沌珠孕育出来的祖树。”

    洪明月看到祖树,满脸惊喜。

    她围着那棵祖树,用手摸着祖树的树皮。

    “祖树,你无所不能,所以求你让我的儿子重新活过来。”

    洪明月跪在那一棵祖树前,虔诚叩拜着。

    世人都有执念,她的执念,就是她的儿子。

    她只求,她的儿子能过活过来。

    可是她磕了好几个头,祖树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你不过是被人利用罢了,祖树不可能帮你找回你的儿子。”

    叶凌月摇了摇头。

    洪明月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昆仑冰心明明告诉我,祖树无所不能。”

    “他在骗你。”

    叶凌月的话残酷的打碎了洪明月的希望,她重活一世,不过是想让自己那可怜的儿子活过来,可是叶凌月去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假的。

    “昆仑冰心,你骗我!你出来。”

    洪明月嘶吼着。

    可是没有人回答她,昆仑冰心没有再出现。

    “祖树不能帮你,但是你却可以帮我们。”

    洪明月跪在祖树前,帝莘踱到了她的身旁。

    洪明月目光茫然,看向帝莘。

    眼前的男人和昆仑冰心长得一模一样。

    “昆仑冰心,求你了。”

    洪明月还未说完,帝莘手落在了洪明月的眉心处。

    洪明月的眉心,一小片混沌碎片浮现出来。

    洪明月的身体,渐渐消失了……

    那是最后一颗混沌碎片。

    叶凌月有些意外,又似乎没那么意外。

    和那个世界有关的人,来到这个世界的人,体内都藏有混沌碎片。

    这一小片混沌碎片被昆仑祖树吸收后,昆仑祖树上,结出了一个灰色的果实。

    果实成熟后,裂开了。

    一颗晶莹剔透的混沌珠滚了出来。

    它晶莹剔透,和叶凌月曾经留在鸿蒙天的梦珠一模一样。

    “是梦珠,终于,可以回去了。”

    叶凌月如释重负,这个世界,太过沉重。

    太多的死亡,太多都别理。

    希望这颗梦珠能带他们回去。

    “凌月。”

    帝莘把梦珠交给叶凌月,伸出手,想要拉住叶凌月的手,他的眼底满是柔色。

    可他的手,却悬在了半空中,叶凌月没有伸出手来。

    她拿着梦珠,看着他的眼神,冰冷的像是在看陌生人。

    “昆仑冰心,你到底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

    帝莘脸上的笑容依旧。

    “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洪明月帮你收集混沌珠,借着手杀了巫扈辛霖和秦蚀。世上再无神,再没有人凌驾你之上,也不会再有能生出混沌珠的祖树。你就可以安安心心当帝莘。”

    “帝莘”脸上笑容的彻底消失了。

    “不错,我是昆仑冰心。从头到尾都不是,可是没有人发现过,原本我以为你也不会发现。”

    “你伪装的很好,我一度都相信你就是帝莘,毕竟言行举止各方面都是一模一样,但是我一直不能爱上你。我遇到你的时候却没有那种感觉,我以为是时间不够,后来我才发现你根本就不是他。你还记得你古神迹里得来的秘宝吗?”

    昆仑冰心拿出了他从那个箱子里找到的东西,那是一块玉石。

    “你可能不知道它是什么,我告诉你那是凤凰令。”

    “曾经我和帝莘拥有一对凤凰令,那是我们俩的定情信,可是你在看到它的时候就完全没有反应,所以你不是他。”

    昆仑冰心站在那。

    “终究还是骗不了你,你可知道我一直有个遗憾,我以为如果我比帝莘更早遇到你,你就会先爱上我,毕竟我们俩如此的相似,一样出众的容貌和才智,你没有理由不爱上我。所以我把那些人带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就把帝莘关了起来。然后我再借用帝莘的肉身来到了你的面前,我以为这一切做的天衣无缝,你会跟我相爱,然后一起收集好混沌珠,我们就可以带着你的家人朋友一起回去了。我知道你不愿意离开他们,所以我让他们全都跟你回去。可是为什么我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你却要把我的美梦打碎?”

    昆仑冰心的脸上,只剩了冰冷,他绝望地盯着叶凌月。

    他大费周章不惜重活一遍,为的就是眼前的女人能够爱上他。

    “你太过冷血,在你眼中根本就没有其他人,你也不是真正在爱我,你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比帝莘强,我不过是你的执念。”

    叶凌月摇摇头。

    “那又如何,我和你不能再一起,你和帝莘也永远都没有办法在一起,因为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帝莘被我关在什么地方。”

    永远见不到自己心爱之人,这是他对叶凌月的惩罚。

    叶凌月叹了一声,她觉得昆仑冰心真可怜。

    她再看了看眼前的那一颗昆仑树,目光变得柔和。

    “我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昆仑冰心一惊。

    叶凌月抬起手摸了摸那一棵昆仑祖树,它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它是整个昆仑世界的核心,我和帝莘就是从昆仑树上被孕育出来的。你把帝莘藏在了混沌珠里,混沌珠的力量被昆仑树吸收了,所以,帝莘就在昆仑祖树里。”

    叶凌月边说着,手拂过昆仑树上。

    几乎是同一时刻,叶凌月一把抓住了昆仑冰心。

    她眸光一冷。

    “昆仑冰心,你必须为你犯下的错,付出代价。”

    叶凌月手中的梦珠骤然炸开。

    昆仑冰心脸色一变,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内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他的魂魄强行撕扯了出来。

    他仿佛看到了帝莘,帝莘和叶凌月携手站在不远处,看着他和昆仑祖树融为一体。

    最后一刻,叶凌月用上了换魂术。

    鸿蒙天内,帝莘拉着叶凌月的手,目光里带着几分欣慰。

    “你这家伙你怎么就这么不中用,被昆仑冰心给困住了。”

    “与其说我是被他困住了,还不如说是我跟他打了个赌。必胜的赌约,我对你有信心。”

    帝莘笑了笑,轻轻点了点叶凌月的额头。

    “赌约?那赌注呢?要是你赌输了呢?”

    叶凌月生气道,噘着嘴。

    赌注?

    帝莘但笑不语。

    一颗混沌珠,就是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赌注,就是叶凌月的心结。

    那一对,为他们付出了心脏的人,这一世,终于能够牵手了。

    为了辛霖和巫扈的解脱,也为了零余额的心结,他的赌约值得了。

    “我们走吧。”

    “去哪里?”

    “当然是去外头看看我们的家人、朋友。他们一定有等急了。”

    身后,紫叶菩提轻轻摇曳着,发出沙沙的响声,犹如师父紫温柔的笑声。

    鸿蒙天外,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正含笑等着他们。

    华国,东南市某高中。

    一个矫健的身影翻过墙,正准备跳出去。

    “高三(3)班,辛霖,你又逃课!你今年就要高考了!”

    男人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他推了推金丝眼镜,长腿一跨,把还来不及逃走的辛霖拎了下来。

    “巫扈,你这个大坏蛋,又拿老师的架子压我。”

    辛霖骂骂咧咧着,可嘴角去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

    “凌月,你放心,这一世,我会好好珍惜的。”

    这个世界,没有妖,没有战乱,她作为一个普通人,会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

    她相信,有朝一日,她和凌月会再度碰面的。

    风吹过青尚高中,又吹过了华国,一路吹到了非南大陆。

    到处都是欢歌笑语,唯独那一棵昆仑祖树,成了这世上唯一孤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