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锋锐

第五百零九章 恶魔

    日本习惯用他们的皇纪年号来给武器装备定型,于是所有在一九三七年,也就是日本自称的皇纪二五九七年定型的武器,全都被荣耀的冠上了“九七”之名。

    三菱九七式轻轰炸机就是如此,和它同一年定型的还有九七式战斗机,九七式重轰炸机,九七式司令部侦察机,海军方面还有著名的九七式鱼雷攻击机,一堆九七式把日本人自己都搞糊涂了,所以内部人员会用生产的计划番号来加以分辨,九七式轻轰炸机的计划番号就是キ30,也就是KI-30轻型轰炸机。

    德国战斗机小队的突袭非常成功,在接近到攻击位置前,竟然没有一架暹罗轰炸机发现他们的踪迹。这实在应该归功于德国飞行员超常的运气,这三架涂装的异常显眼的战斗机根本就没有任何隐蔽性,如果当时机群内有哪一位想起往后下方望一眼的话,这场空战的进程就会完全不同,当然最终结果不会有什么改变,但是绝对不会像后面这样凄惨。

    三架BF109几乎贴近到距离机群一公里以内,才突然加速向上爬升,在一群敌军飞行员惊恐的注视下,动作凌厉的占据了机群的天顶位置。随即就像飞行表演一般,三架飞机同时做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桶滚,机身朝下反扣,接着就开始向着各自选定的目标俯冲。

    这整套动作是在短短十秒钟内完成的,轰炸机里的乘员当时全都被这个突发情况惊得目瞪口呆,甚至没人想到使用武器自卫。那些轰炸机飞行员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但是他们从军以来,从未遭遇过这种类型的高速空战,以至于德军的第一轮打击在他们眼里显得格外的迅猛暴烈。

    三架九七式轰炸机几乎当场被撕成了碎片,机身和机翼上拖着长长的浓烟和火焰,如同落叶般翻滚着下坠。

    “攒豆机,独伊兹军喏攒豆机哒。吾呆!吾呆!(战斗机!德意志军的战斗机!开火!开火!)”飞行编队指挥官田成少佐首先反应了过来,他大声的用无线电向部下命令到。

    因为是打牌子的外销机,日本人可算是下足了工本,每架飞机都配备了日本制造的无线电设备,只不过性能还是那种性能,就算有意见也没办法,因为日本人自己都在用这种垃圾。暹罗正在想办法从南美进口一批航空用的无线电,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何况那群南美人还不知道愿不愿意卖呢。

    这次空袭是暹罗空军里的部分强硬派和日本陆军情报机构合谋搞出来的,根本就没有经过暹罗指挥层的同意。暹罗人别的没从日本人那里学会,倒是先学会了下克上。不过话要说回来,暹罗军内部的【兵变文化】也算是历史悠久,所以这件事情上倒也很难说是谁学的谁。

    此时配属飞行队的暹罗飞行员还未完成全部的训练,这段时间里大大小小的训练事故都已经发生了好几起了,让他们驾驶这种轰炸机作战显然是有些勉为其难,于是日本人当仁不让的跳了出来,他们有的是驾驶九七式的优秀飞行员,为了打倒邪恶的西方殖民者,日本军人表示很乐意为了暹罗朋友而牺牲。

    这次披汶颂堪飞行大队抽调出了一整个中队,十二架九七式轻轰炸机全部由日本飞行员驾驶,经过几天精心筹备之后,在当天对诗梳风的法国航空站发起了突然袭击,作为对驻扎在这座航空站的法国侦查飞行中队屡次越境侦查行为的报复。

    计划的前半段可以说完成的堪称完美,在经验丰富的日本飞行员操纵下,九七式轻轰炸机发挥出了全部的性能,精准的俯冲轰炸几乎彻底摧毁了那个法国机场。

    出于对法属印度支那空军的蔑视,以及在支那战场培养出的自信,田成少佐毅然划掉了计划里战斗机护航的部分,因为他认为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大日本帝国陆军航空兵不需要暹罗人来保护,况且情报显示周围最近的战斗机中队都在一百公里之外,只要行动前做好保密工作,他们不可能会遭到敌军的拦截。

    所以现在,他们就要为他们的狂妄付出代价了,不知道指挥官田成少佐被击落前,是不是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

    “阿克麻,扩列哇阿克麻哒!(恶魔,这是恶魔!)”小衫上等兵手扶着后舱自卫机枪的手柄,手指死死扣住了扳机。这挺被日军赋予“4号试制单管旋回机枪二型”编号的七点七毫米机枪,对着如同闪电般斜掠过机群的白色机影,泼洒去密集的弹雨。

    “马鹿,解决子弹。小衫!冷静一点!”前座的驾驶员御手洗武雄飞行兵长大声呵斥着失去冷静的后座通讯兵。

    但是御手洗兵长的训戒,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在一阵疯狂的连射之后,载弹六十九发的弹鼓很快就被打空,枪声随之嘎然而止,通讯兵却依旧死命的扣动着扳机,空空如也的枪膛只能无奈的发着咔哒声。

    “阿克麻,奥尼!奥尼哒!(恶魔,鬼,是鬼啊!)”机枪手望着突然出现在视野里的白色战斗机哀嚎起来,此刻双方的距离是如此之近,小衫甚至能够看清那厚厚的防弹风挡后面,德国驾驶员那双散发着彻骨寒意的湖绿色眼睛。

    “奥噶桑!(妈妈)”小衫松开的机枪的枪柄,举起双手护在了脸前。

    史博茹少尉冷冷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猎物,对方的机身已经填满了瞄准光环,少校估算了一下安全距离,随即毫不留情的按下了开火扳机。机动机上方的两挺十五毫米机枪和螺旋桨轴内的二十毫米机炮同时开火,一连串曳光弹如同飞蝗一般划破空际,随后钻进了那架九七式轻轰炸机脆弱的机身里。

    史博茹根本就不去看战果如何,她猛的一摆操纵杆,飞机做了个利落的横滚,随即机头一仰开始极速爬升。白色战斗机如同一只扑入雁群的矫健白隼,肆意捕杀着肥硕笨拙的猎物。

    “红色的,小心那架红色的。”

    “德意志的战斗机都是怪物吗?””天闹黑卡板载!“

    “宫本!蓝色的在你后面!”

    “撤退!中队长阵亡啦!撤退!”混杂着噪音,日军无线电里一片凄惨的哀嚎声。

    相比史博茹少校的轻盈敏捷,尼莫少尉的风格更加粗旷暴虐,他那架涂成血红色的梅赛施密特,在日本飞行员眼里如同死神附身。

    他只是单纯的拉起,转向,寻找目标,然后笔直的冲下去,看上去似乎很容易就摸透他的行动轨迹。但是无论九七式驾驶员使出浑身解数拼命闪避,对方总能在最后一秒钟飞临它的头顶。

    日本飞行员都知道一战中红色男爵的故事,现在目睹一架同样浑身鲜红的战斗机,让他们不得不会联想到里希特霍芬的威名,特别是对方的猎杀目标是自己的情况下,怎么不让这些飞行员胆战心惊。

    “白色恶魔确实很可怕,蓝色巨星也很厉害,但是那架红色的,是最凶狠的。他就像一颗燃烧着的彗星,笔直这样对着我冲下来,我尽力蹬舵,向右边盘旋,油门都推到底了。那时就听到后座的铃木曹长大喊“不行啦”,随后就是一阵剧烈的震动,等我醒过神的时候,已经挂在降落伞下面了。问我怎么从燃烧的飞机里跳出来的,我现在完全想不起来了,那十几秒钟内的记忆就像是一片空白。”

    幸存的日本陆军航空队少尉荒木一成在战后接受朝日新闻参访时如此说到。这位少尉当时身负重伤,被法国殖民地部队发现时已经奄奄一息,法**医截去了他的一条腿,保住了他的性命,随即他就作为战俘被送进了设在西贡的战俘营,等到他回到自己的家乡已经是四六年年底了。

    此时日本已经战败,这位少尉依靠在战俘营学到的手艺,在横滨开了家法国餐馆,据说在占领军内反响不错,当时赚了不少钱。

    也就是因为对这位少尉的报道,人们终于发现了当年德军特遣大队三位王牌飞行员的外号“白色恶魔、红色彗星以及蓝色巨星”的最初出处和由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