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万岁约阿希姆 天空之承

第929章 威尔士人的骄傲(上)

    风雪交加的巴伦支海南部海域,两艘轮廓、涂装、旗帜完全一致的舰艇以磅礴气势逆浪而行,它们便是新联合王国海军的红龙级驱逐舰“加迪夫”号和“戈尔韦”号。正常情况下,作战舰艇是越晚设计建造越先进,1942年定型的红龙级驱逐舰便是爱尔兰造船工业贡献的又一经典之作,迄今为止已装备了6个国家的海军,堪称西方同盟国的第三代标准型驱逐舰。其标准排水量达到2o5o吨,满载排水量过3ooo吨,尺寸和重量都较二三十年代的驱逐舰增加了不少,因而得以使用双联装127毫米炮替代同型号的单装舰炮,在改进了半自动装填机械和提弹井设计,装配了炮瞄雷达以及机械式弹道计算器的情况下,炮战威力得到了成倍的提升,而辅助武器除了4座双联装福博斯4o毫米机关炮、6座单管2o毫米厄利孔机关炮以及两套四联装533毫米鱼雷射管之外,还装备了爱尔兰人的独门秘器四联装对空火箭弹射器和四联装火箭式深水炸弹射器,防空和反潜能力足以令各国现役驱逐舰黯然失色……

    “加迪夫”号取名于威尔士之府,也确确实实是一艘“威尔士驱逐舰”。在1943年,财政状况得到改善的威尔士政府决定重整国防,并得到了国王约阿希姆一世陛下的支持,威尔士海军得以添购两艘现代化的驱逐舰。两舰均选用红龙级驱逐舰的标准建造方案,舰“加迪夫”、次舰“斯旺西”,都是在利默里克完成主体建造并加装动力系统后驶往威尔士府加的夫进行后期舾装。“加迪夫”号于1945年6月正式加入威尔士海军,成为威尔士独立后装备的最强战舰,而“斯旺西”号的建成时间是1945年11月1945年秋,随着威尔士与爱尔兰合并组建成为新的联合王国,爱尔兰和威尔士的军事力量正式合二为一,也就是说,“斯旺西”号服役时,存在了11年的威尔士海军已经成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规模位列世界第六、技术实力屈一指的新联合王国海军。

    在“加迪夫”号的战斗指挥室里,新联合王国海军少校保罗戴维斯和他的同僚们已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联合对抗演练当中。演习开始不久,他们就从有如鹰眼般敏锐的a4o舰载雷达预警机那里得到了有关敌方潜艇踪迹的准确情报,遂与同级舰“戈尔韦”号联袂出击,而在刚刚,他们获知了己方舰载机已攻击敌方潜艇并“干掉”至少三艘的最新进展,按说应该军心振奋,信心大增,然而这群职业军人脸上的表情却很是凝重。

    眼看要进入目标区域,戴维斯少校玲吩咐副官打开全舰广播,然后非常严肃地走到话筒前:“全体注意!全体注意!战斗即将开始,所有岗位最后检查一遍设备,所有人牢记操作规程,千万不能在关键时候掉链子,更不能生任何形式的操作失误!事关我们威尔士人的荣誉,大家如果不想被爱尔兰人耻笑的话,那就竭尽全力做到最好!”

    罢了,戴维斯少校深吸了一口气,示意副官关闭全舰广播。片刻过后,处在“卡迪夫”号前方的“戈尔韦”号出灯光讯号,通知友舰将航降至16节,搜索水下目标,随时准备展开攻击。

    虽然同为新联合王国海军现役舰艇,“戈尔韦”号的舰员在戴维斯少校这帮兄弟面前可有不小的优越感。诚然,他们在日常技术操练中的成绩也确实要比“卡迪夫”号出色一些,但归根结底,这种心理优势源于他们是爱尔兰人,是跟着国王约阿希姆一世陛下东征西战的“亲卫军”、“嫡系军”,甚至可以说是威尔士的管理者和保护者在威尔士的军政两界,重要权力迄今仍掌握在爱尔兰人或亲爱尔兰的威尔士人手中。

    现年44岁的戴维斯是纯粹的威尔士人,同时也是个没有任何政见的纯粹军人,他在1934年以前服役于英国皇家海军,是为数不多的效力过三支海军的职业军人1933年秋,他在亚尔群岛战役中受伤被俘,未及伤势痊愈便等来了威尔士王国独立的消息,经过艰难抉择,他选择退役并回到了威尔士。1934年夏天,在昔日同僚的举荐下,他加入了威尔士海军,以少尉军阶在安格尔西岛的海军基地供职,当了足足五年的“6上海军”,直到1939年才重新回到海上,担任威尔士海军第2巡逻舰队指挥官,掌管4艘炮舰和2艘鱼雷艇。1945年夏天,他有幸成为“卡迪夫”号任舰长,并随之加入了新联合王国海军。

    在新联合王国海军之中,威尔士籍的少校和爱尔兰籍的少校,薪金待遇完全一致,而且在名义上有着相同的晋升空间,可戴维斯并不奢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进入海军上层,他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是兢兢业业地干到退休,然后领着足够生活的退休金在故乡的海滨安度晚年。这种务实而低调的想法使得戴维斯不像爱尔兰籍的同僚们那样想方设法提升自己在某个军事领域的造诣,他把工作的重心放在了维护团队稳定上,对舰员们的工作生活情况非常关心,而且对待下属十分宽和,因而得到了全舰官兵的爱戴和拥护红龙级驱逐舰设计时的人员编配是3oo32o人,“卡迪夫”号当前的配员是11名军官和298名士兵,除1名通讯兵、2名技术士官以及1名交流任职的军官之外,其余人全部是威尔士籍。在广播里听到了舰长截然不同于平时的严肃语气,舰员们不禁有些紧张,每个人都认认真真地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仔仔细细地检查他们早已熟悉的武器设备。

    当扮演“入侵者”一方的两艘驱逐舰出现在这片海域时,9艘苏俄参演潜艇中的8艘已经潜入了水中,只有一艘甲板和指挥塔都被演习用炸弹染红的潜艇老老实实地浮在海面上,庭艏挂出了一面象征着“已在演习中被击沉”的明黄色旗。下潜的潜艇,有的确实没被对方舰载机攻击,有的则是自认为“战斗中受损但得以紧急修复”。由于水下航存在较大差异,它们渐渐拉开了距离,那两艘埋头潜航的k级潜艇已然遥遥领先……

    “报告,西北方有机械噪音,好像是高螺旋桨声!”

    在k1的驾驶舱里,警惕的声呐兵及时向别列祖茨基大尉报告了设备侦测到的异常情况。

    别列祖茨基大尉低头看了看表,讶异而惆怅地说:“敌人的驱逐舰来得这么快?”

    须臾,声呐兵从容不迫地报告说:“确认是高螺旋桨出的噪音,目标在我们西北方大约4o链的位置。”

    别列祖茨基大尉顿时皱起眉头,并迅下令道:“航进1,隔舱室保持绝对安静!”

    大副立即操控车种,通知机舱相应降低航,另外几名军官士官分头向各舱室传出噤声指令。

    随着潜艇水下航的大幅降低,机械运转产生的噪音相应减少了,加之艇员们集体保持静默,潜艇内部几乎到了艇尾有人掉根钉子,艇艏都能听到的程度。不过这个时候光凭耳朵还不足以听到声呐兵所说的高螺旋桨声,过了一会儿,声呐兵轻声轻气地报告说:“高螺旋桨声有两个声源,它们没有直接冲我们来,而是往我们身后去了。”

    别列祖茨基看了眼深度计,然后压低声音下令说:“停车!升潜望镜!”

    片刻过后,沥着水的潜望镜筒降了下来,大尉连忙把着潜望镜筒,缓慢而均匀地转了一圈,眉头顿时皱的更紧了。

    “坏天气!”他郁闷地嘟囔道,“根本看不清2o链以外的船只!”

    副艇长基里亚诺夫中尉接替他的位置继续观察,然而视线中只有浪花和飞雪,压根连对方舰艇的影子都瞧不见。

    这时,声呐兵小心翼翼地提醒:“目标在我们正北方,距离3o链左右,等等……”

    说话间,声呐兵瞪大了眼睛,然后赶忙摘下耳机:“敌人向我们投掷了多枚深水炸弹!”

    别列祖茨基大尉一脸不可思议,他和自己的搭档相互看了看:“你确定?”

    声呐兵冒着被爆炸震聋的危险将耳机贴近耳机:“确定,是重物入水的声音,它们朝海底沉下去了,没有生爆炸。”

    出于巨大的好奇心,以及身处演习而非实战当中的境况,别列祖茨基没有下令收起潜望镜,而是贴着潜望镜筒观察海面的情形,口中念念有词:“这是非实弹演习,他们不可能使用装有炸药的深水炸弹,但问题是他们怎么能从3o链之外向我们投掷深水炸弹?怎么可能?啊!我看到了!我看到了纺锤状的深水炸弹,它们从天而降……”

    别列祖茨基话还没说完,就被从潜艇外壳传来的“咚”一声闷响给打断了,他像是一只屁股遭到袭击的鸵鸟,连忙把脑袋从沙子里拔出来,望着同样满脸震惊的同僚们。

    “我们……难道……被……深水炸弹……击中了?就这样……被击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