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官 随轻风去

第四百九十二章

    圣人话音刚落,就见祥云聚于天中,一个巨大的漩涡中有万条金光垂下,笼盖了整个燕国都城。

    天命垂降,归于燕国!从此之后,燕国便有了一统天下的天命,原本应该属于秦的历史,全都改变。

    如今的圣人口含天宪,他既然已经截取掌控天机,天命也在他一念之间。不过顺天可为,逆天不可为,若是将天命加诸于不适当的人身上,就算是圣人也得付出相当代价。

    但从如今的景象来看,燕国得天命乃是大势所趋,圣人也是顺势而为,绝无任何问题。

    叶行远谋划二十年,终于有此结果,心怀激荡,将圣人请入都城,大礼参拜。

    众弟子们懵懵懂懂,但也明白从此之后,轩辕世界有了不同。

    有了天命加持,燕国大军更是势如破竹,不过一年时间,便连破三晋,进逼秦国。秦国本有天命,积累深厚,负隅顽抗,但也不过仅仅支持了两年,便被燕军铁骑攻下了都城咸阳。

    接下来南方诸国,除了楚国稍微表现了一点骨气抵抗了一下之外,几乎是传檄而定。吴、越两国互相攻伐,早就耗尽了元气,就算燕国大军不南下,也快被楚国吞并了。

    叶行远认识的吴王、燕王都已死,原本的仇恨,也变得微不足道,叶行远仍然参照安排诸国贵族的惯例,让他们迁移到洛邑居住,同时也说服了燕昭君,迁都洛邑,被择日登基,号为“皇帝”。

    登基之日,圣人亲临天坛,召唤天命,命燕昭君承之,并传祭祀之法。从此之后,皇族血脉,承载天命,可保四方安定。

    此后,圣人又登台讲法,传读书人明天机之法,展现诸种神通。读书人听得如痴如醉,稍有见识的人都明白,从此之后,读书人的时代到来了。

    叶行远听圣人讲法,虽然这些东西他早就在史书中了解过了,但是亲临其境,眼见天花乱坠,各种异像,还是不由自主的受到震撼。

    最后,圣人离去之前,这才留言给叶行远道:“不改其志,谓之节也。你虽惶惑,但不改为百姓谋福利之志,可谓大节,不必湖边牧羊二十年,也可得钟奇之志,这件东西,就给了你吧。”

    圣人从袖中掏出一段竹杖,竹杖上节旄尽落,色泽枯黄。

    叶行远却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钟奇在湖边牧羊三十年,一直留在身边的吴国节杖。不想今日,居然从圣人手中得到。

    他与真正的钟奇情况不同,是被吴王当人质一样丢给了越国,在这个时空里,理当没有这件东西。

    叶行远握住节杖,立刻明白这就是五德之宝,最后一件五德之宝收集完毕,他只觉得耳聪目明,灵气贯穿于周身,脑中豁然开朗。

    圣人大笑道:“你所求已得,可速速离去,今后还有再见之日。此去三千年后,立下大功,可回来见我!”

    叶行远还待再问,只觉得天旋地转,世界就在面前坍塌崩碎,再睁开眼的时候,只见一片火海,枯萎的芦苇在风中摇荡!

    “大人小心!”一名小卒狠命将叶行远拉开,避开了凶猛的长刀。

    空气中弥漫着焦臭味,妖寇们在火中逃命,发出惊天的惨呼。九狮驼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站在叶行远的对面不远处。

    完了!攒了数年的本钱,在这一役中尽数葬送。谁能料到叶行远用这种绝户计,现在就是将他千刀万剐,也无法挽回他的损失。

    刚刚叶行远在九狮驼眼皮底下消失了一瞬间,但转瞬又回到原地,可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杀了他!”九狮驼发出怒吼,他身边的亲兵挥舞长刀,不顾一切的向叶行远扑来。

    叶行远右手持裴将军宝刀,左手握着钟奇节杖,头戴青云冕,脚踩蹑云靴,身着儒生袍,五德合一。只觉得浑身上下的灵力似乎用不完,陡然间福至心灵,大喝道:“寒风堡老兄弟们,还不来助我一臂之力,更待何时!”

    只听四面八方陡然响起汉子的呼喝声,“叶将军莫慌,我们来也!”

    四面的空间仿佛裂开,凭空出现上百精骑,疾驰而来,雄赳赳气昂昂的挡在叶行远面前!

    叶行远看得分明,这正是他在颜无邪死后世界的铁杆手下,收服的寒风堡老兵,人数虽少,却有万夫不当之勇!

    当初他正是凭着这一支横扫千军的队伍,直捣黄龙,一举改变了战事的结局。

    他们居然能够在现实中被召唤出来?这五德之宝聚齐之后的神通可了不得!叶行远心花怒放,有寒风堡老兵帮他挡住妖寇,正能细细参悟。

    此神通乃是五宝聚齐之后自动触发,并无名称,叶行远暂时就名之为恶俗的“召唤千军”。从五宝中遗留信息得到的体悟,这种神通可以召唤五位贤弟子死后世界中的人物,可惜如今他能力不足,仅能召唤最熟悉的寒风堡老兵。

    若是日后神通升级,能够召唤出五位贤弟子之一乃至于圣人,那岂不是一个无敌的神通?

    叶行远美滋滋瞧着寒风堡老兵施展横扫千军,逼得九狮驼这般大妖都只能连连后退,眼看就能脱困,却见一个寒风堡老兵身子一晃,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擦!叶行远这时候才发现自身的灵力急速下降,以他充沛的灵力储备,居然在这神通之下变得快要见底,由于灵力支持不住寒风堡老兵的持续交换,才会出现骑兵消失的情况。

    眼看灵力见底,那些骑兵接二连三的消失,九狮驼虽然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也缓过劲来,恶狠狠的瞪着叶行远,准备反扑。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叶行远一拍脑袋,知道不可能将九狮驼留在这儿,便拉着身边诸骑,咬牙念咒,往火海最深处冲去。

    那些骑兵本来就自忖必死,眼见叶行远冲火,只当他拼死一搏,也不犹豫都跟紧了急冲,只听呼呼风响,叶行远冲入火海,竟然立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九狮驼摆脱了寒风堡老兵的纠缠,追近一看,面色大变,咬牙道:“土遁之外,居然还会火遁!五行相克,他怎么能做到的?”

    叶行远正是用了火遁之法,脱出重围这一次进入死后世界,居然运气好到能够重逢高华君,叶行远真真觉得天无绝人之路。所以死缠烂打跟着高华君学了火遁之法,在这儿果然是立竿见影就用上了。

    土遁被九狮驼的指地成钢之法破去,但他还有火遁的底牌,九狮驼便无能为力。

    当今之世,五行相生相克,没有人能够兼修两种五行属性,九狮驼也完全料想不到。叶行远学得乃是上古四象遁法,这高华君的保命绝招神通,岂是他一个区区大妖能够理解?

    九狮驼咬牙切齿,收拾残兵,只得数百之数,其余不是逃散便是烧死、淹死,现下别说继续进攻兴州,便是想在临海肆虐抢劫都力有不逮,心中更是深恨叶行远。

    不说这大妖包羞忍辱,清点残军,撤退返回海上,虎头蛇尾的结束了这一次妖寇入侵。但说叶行远带着收下残余骑兵,借火遁逃出生天,再往回赶了数里路,方才与诸人重新会和。

    李夫人、欧阳紫玉、陆十一娘等人瞧见芦苇荡中火起,心中着实为叶行远担心,如今见他平安归来,方才大喜。

    胡九娘也不禁竖起了大拇指赞道:“叶公子为国为民,实乃一代人杰,九娘服气了。”

    她被叶行远设计擒拿,不得不与叶行远合作进行海外贸易,虽然赚得盆满钵满,但终究心中还是有些疑虑,如今发现叶行远如此血性,最后一丝芥蒂也尽去,从此全心全意相信叶行远,期待他帮忙谋划复国。

    叶行远瞥了胡九娘一眼,心道自己在死后世界又灭了青丘之国一回,当今世界上的人族,只怕再没有他叶行远对青州之国的情况与地形那么熟悉了。日后若海贸挣了大钱,真可以雇佣蛮族兵马,帮着胡九娘复国。

    就青丘国那素来孱弱的国力,叶行远觉得这也不是什么难以完成的任务。

    他收拢残兵,这次数百破三万实在是奇迹,有无数人为此而牺牲,劫后余生者一边欢喜,一边哀悼,徐徐开拔回到兴州府。

    兴州府中之前听说妖寇来袭,早乱成了一锅粥,官民都想逃跑,但一时之间,又能往什么地方跑?虽然陆同知尽力的维持秩序,但城内还是乱了一阵子。

    直到南面湖边芦苇火起,城中人才猜测是不是叶公子计谋得手了,许久不见妖寇大军压境,越来越多人开始乐观起来。

    等到叶行远带着剩下的兵马出现在兴州城门口,整个府城的百姓都沸腾了,轰然大叫,感激涕零,直把叶行远当成了天神一般。

    火烧芦苇,三万妖寇灰飞烟灭,这种只在话本中见到的故事,居然摆在了面前?不,这剧情简直比《公子平妖传》还要YY,还有一点合理性么?

    此事传开,天下震动,九狮驼带着三万妖寇入寇,如今灰溜溜只带这数百人返回海上,而且人人带伤,这可不是能够假造的战绩!

    一时之间,叶行远声名鹊起,儒将之名,固执的套在了他的脑袋上。

    这一次大捷可不同以往,叶行远之前守住琼关县,固然也立有大功,但最后解围的终究是赵老将军,他不过是得保县城不失而已。

    然而此次叶行远主动出击,歼灭九狮驼妖寇大部,全部都是独立完成,还有上万具焦尸和数千受伤的妖寇俘虏可以作证,没有人能与他争功。

    这可说是少有的大捷,本朝三百年来对海外妖寇的唯一一次大规模歼灭战。放在开国与开疆拓土与西北妖蛮的战斗中或许还不显眼,但在这个时间段,简直是超级亮眼的成绩。

    隆平帝在深宫中得到消息,龙颜大悦,对安公公道:“痛快!朕登基数十年,未尝有今日之痛快!”

    他素来被内阁束手束脚,最后干脆撒手不管,何尝有今日这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这次妖寇的动向,一开始隆平帝也未能把握,等到收到兴州府的告急文书,想要调兵遣将去救援已经来不及了。

    隆平帝大发雷霆,也为叶行远揪心。没想到不过几日功夫,天翻地覆,叶行远居然打出一场歼灭战,让数万妖寇葬身火海,残党只能逃回海中,大概几年之内都不会恢复元气。

    对于现在遍地起火的状况来说,这不啻于一剂强心针。

    “朕要重重封赏他!立此战功,调他入京总说得过去了吧?朕要给他封侯!”隆平帝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

    叶行远,状元出身,圣人弟子,居官七年,不但做到了一方实职,更封冠军侯!简在帝心,一朝迁转京城,入阁是早晚之事,无论是严家还是其他大学士,都再也压不住他。

    然而此时的叶行远,却已不再在乎这些。

    他集齐五宝,立下大功,再见圣人。圣人问他:“这一生,如梦似幻,可有滋味否?”

    在幻境中经历过无数的人生,如今回想起来,这一趟穿越的旅程,确实也有那么几分不真实。叶行远曾经想过,自己在圣人五大弟子的神通中经历过一次次的人生,反过来想,焉知这一次又不是在别人的神通里呢?

    是官?是仙?是梦蝶?

    他深吸一口气,坦然笑道:“吾心所归,便是真实,尽力而为,我道所在。便是圣人神通,也再惑我不得!”

    一朝大彻大悟,圣人神通已尽得,所谓灵骨,便在世间。一旦悟彻,便能抵达“仙官”之境,不再受凡俗境界的限制。

    圣人大笑:“妙哉!妙哉!你既已悟道,仙官之道,便在心中。此后留此俗世,还是开始一段新的旅程,都是你一念所及便可抵达。”

    高华君、钟奇、子衍、颜无邪,包括裴将军,还有圣人本身,他们虽然离开了这个世界,却也超脱了生死。

    到了仙官境界,叶行远与他们一样。生死与世界的穿梭,哪怕是时光的演化,也都在他一念之间。接下来该做什么?他拈花微笑:“我要想一想。”

    他将有无限的时间与空间可以思考。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