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辰一十一

第七章千辛万苦求灵涎,忘恩负义出极品

    这蓑羽鹤本是异人所圈养,颇通人性,教养的极好,所以陈昂降临之前虽然只是**凡胎,甚至于灵智有缺,却也没被这只异种灵禽所伤,只是和赤练蛇莫愁天性冲突,每日以争斗为乐,到是让过去那个小道士饱受欺负。

    陈昂用灵鹤涎水点拨李宁,也有替过去的自己狠狠整治一番这扁毛畜生的意思。

    岂料李宁带来的那少年的教养,还不如一只扁毛畜生,他家富贵出生,平日里父母多有骄纵,出门在外有王常洛这个大盐商叔父撑腰,就连齐鲁三英也要刮目相看,便凭空生出一股子傲气,又遭陈昂一番恐吓,非但未曾治愈那一身莫名其妙的毛病,反而吓出了几分痴傻。

    看到两个人那么高的鸟儿,长的两只铜拔大的眼睛,铁喙铜爪开山裂石,一看就极不好惹的灵禽,上去就是一袖箭,只把旁边带着他的李宁骇的魂飞魄散,这发蠢的少年不知轻重,李宁还不知道吗?

    江湖中有异人前辈豢养的异兽,本身的本领就相当于一位绝顶高手,一个个还懂得一些天生的神通,最要命的是后台硬朗,你欺负人家养的鸟儿,早晚惹得人家的后台找上门来,那些孤寡的高人,一贯把陪伴他们的异兽灵禽看做眼珠子一般,又多半脾气古怪,遇上些怪癖凶厉的,恐怕丢了性命。

    幸好这鸟儿教养还好,下手也没有取他们性命的意思,李宁号称通臂神猿,但是真来一只通臂神猿面对这种异派剑仙调教好的仙鹤灵禽,也讨不到好处,一只铁喙就像开合自如的两把宝剑,上下挑飞,颇有几分猿公的风采。

    李宁也是江湖中剑法数得着的名家,遇上这样力大无穷,剑法通神的异鹤,饶是吃了许多苦头,狼狈不堪,等到那鹤忽然性起,脚嘴同施,连抓带啄,就彻底的败下阵来。

    被收拾的满脸桃花,衣衫褴褛,若非那异种灵禽嘴下留情,状况还要凄惨十倍。

    陈昂在旁边看的直摇头,指望这些人为他出一口气,还不如自己出手呢!虽然欺负一个畜生有些难堪,但也好过他们在这边丢人现眼。

    也是借着这个机会,陈昂才察觉,此世仙凡之别竟如天壤,李宁剑法纯熟,暗器功夫通神,以陈昂的眼界来说武功不在他手下慕容博、萧远山、段延庆等人之下,而面对一只异派剑仙的坐骑,便左支右挡,竟不能敌。

    那只灵禽铁喙啄勾,自有法度,连本身的神通都没拿出来,就逼得李宁不能自保。

    其中的差距,岂是一句两句能够说清楚的,总而言之不过是仙凡之别罢了!

    想到这里原本考教的心思已经淡了八分,但看到那灵鹤顽劣心起,在那里啄那少年的屁股,几次差点刁中他胯下的那只小虫,吓得他哇哇大叫,李宁也苦着脸不敢上前,顿时一股邪火从心底烧了起来。

    想到这只恶劣的大鸟过去的几件顽劣之事,便呵呵一笑,从窗子飞身而出。

    岂料那只鸟看到他,竟然舍下身边的玩物,朝他刁来,性情十分恶劣,陈昂现在哪里还怕它,一声清喝,就劈手一道法力,凝滞了它周身百骸,这一手在俗世有个名头唤作‘定身法’,到是和江湖中点穴的上层法门有几分相似。

    此时这只白鹤只有眼珠子能动,它性情通灵,知道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道理,眼神中表现出许多乖顺来,一反以前的恶劣,做出一番温顺纯良的鸟儿的样子。

    陈昂哪里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它,冷笑数声,先去给李宁解了围,准备待会慢慢炮制,不把它掰扯出百十个花样,他就枉为天魔头天启的分神。

    掰开它的长喙,滴出几滴纯白带着异香的鹤涎,陈昂把它舌头都扯了出来,灌满了四个小瓷瓶,将其中一个半满的递给李宁道:“这畜生灵涎火候十足,你每日子午往他嘴里递上一滴,连续三天,便可解去此毒。”

    “剩下的鹤涎是解毒圣药,凡俗的毒物,没有几种是它无法化解的,要是有名医以它为药引与珍贵药材相合,能练出纯化内力、增进修为的珍贵丹药,幼年服下,能助长根基,算下来也不亏你这番辛苦了。”

    李宁接过鹤涎,心里倒是没有什么不满,要是有,也多半是针对身边这位蠢逼少年。

    他现在觉得浑身疲惫,只想找王常洛卸下身上的担子,再不敢当这蠢逼的‘叔父’了。至于之前那种看在故人面子上,手下他为徒弟的想法,更是有多远,滚多远,只当他是一坨臭狗屎,绝不敢再让他沾身。

    李宁向陈昂告了声罪,就要回去收拾自家疲惫的身心,但看到王铭溜溜转的眼睛,便知他又要闹起了幺蛾子,刚升起把他捆起来的心思,王铭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拜倒在陈昂脚下,叫嚷道:“小子王铭,愿拜在仙人门下学习法术,望仙人陈全。”

    这番话说的,旁边的李宁和陈昂具都升起一样的心思:“这小子果真是极品本色,前倨后恭,翻脸翻得那么快,真当仙人都是金鱼,记忆只有六秒不成?即使是求人,语气中还带着一副小爷拜你是给你面子,还不快惶恐答应的样子……”

    李宁顿时觉得右手痒痒,只想抽他。

    偏偏这时候那少年忽然想起了李宁还在这里,便转头过去,面色严肃的说:“李叔,我叔父让我拜你为师,只是我心慕仙道,不愿再往人间俗世厮混,你便不要为难我了罢!”

    李宁几乎被他气笑了,挥手就想走人,但是他毕竟厚道,思量到手里还有那少年所要的灵药,若是一走了之,免不得还要被他找上门来恶心,便强自按捺住自己,冷眼旁观起来。

    那少年越说越坚定,居然接着道:“我父母老迈,还请李叔和我叔父说一声,说我与仙人求道去了,不再理会凡世俗务,还请他帮我照顾父母,王铭此后必有后报。”他用眼光瞥了陈昂一眼,径直说下去道:“我求道之心,坚如铁石,父母亲人也不能掣肘。”

    说完还重重回过头去,大声道:“我心意已定,李叔不要再劝我了!”

    旁边的陈昂生生掐断了灵鹤身上的一根翎毛,看着那少年扑扇的小翅膀和纯真的眼神,心里莫然:“他……是在表决心给我看不成?”

    李宁也只想呵呵!

    他只觉得有心里无数吐槽,虽然他未必知道吐槽是什么意思,但是感受总是一样的,如果是一般拗直的少年,他看在朋友所托的份上,也能教育一二,但是面对这位蠢逼少年,他实在是吐槽无力,心里有无数话在翻滚,莫约是:“你自己的父母要我们照顾,多大脸!”

    “天下无不孝的神仙,你是哪根筋搭错了认定人家会收你?”

    “连父母都不顾了,我们图你哪门子的后报!”

    “说好家里九房就你父亲一个独子,孝义被你吃下去了吗?”

    ……

    最终千言万语化为两个字:“呵呵!”无师自通了后世的‘呵呵’内涵**。

    陈昂心里瞬间翻滚过许多念头:“要是在其他世界遇见这等‘良才美质’,一定送他一份‘盖世机缘’,好叫他知道‘梅花香自苦寒来,天上没有掉下来的午餐’这个道理。老子囊中有一千二百份极端生化实验方案,本本精彩,份份出奇,管保让他死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但是老子在这个世界,扮演的是正道修士,到是不好再玩这个调调,不然来一份飞天夜叉旱魃魑魅魍魉盘古族红眼僵尸套餐,也算是全了咱两这份‘缘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