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辰一十一

第一百六十章小丑之死与无限非概率事件

    卢瑟斜靠在椅背上,注视着这个突破了莱克斯集团集团重重防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他表现的有些不安,紫色西装上的领带被他自己揉的皱皱巴巴的,他满头大汗,在卢瑟面前坐立不安,非常忐忑的样子。

    但卢瑟可从未小瞧过眼前这个男人……就算是天才如他,精神上或许有些偏执,但他还是厌恶完全混乱的疯子……疯子是天才的克星。

    “你什么愿意离开哥谭了?”卢瑟冷笑道:“离开你们那个黑暗的巢穴,居然来到光明之下,不不不……光明之下不适合你们,你们就应该永远藏在那个阴沟里的角落……小丑!”

    小丑结结巴巴的说道:“卢瑟,我听说你和韦恩有了合作??”

    卢瑟不屑笑道:“你什么时候关心起哥谭的无冕之王了?你不应该继续和那只蝙蝠玩游戏吗?”

    “布鲁斯就是蝙蝠……”小丑笑道:“他来找你干什么……这让我很感兴趣。据我所知,蝙蝠侠正在调查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他揭示了一个秘密,那就是我们的世界都在一个神秘的组织控制之下,三个被称为先知的小丑,试图建立一个无趣的世界。”

    “他们以为世界会按照他们的心意发展,就像一段乏味的故事一样。”

    “你知道……我们的心愿都希望这个世界更加精彩,充满惊喜。”

    卢瑟的表情微微变化,他心里冷静的筹划小丑知道他是委员会的成员?卢瑟开始分析小丑,小丑出现在他面前,提起委员会的存在,说明他开始接触到委员会的秘密,但委员会为了避免小丑这样的人捣乱,特地绕开了麻烦最多的哥谭。

    布鲁斯如果是蝙蝠他早应该猜到了!

    但他的注意力太过集中于超人身上了,以至于忽略了这么明显的线索……

    如果布鲁斯是蝙蝠,那么他来商量合作想要干什么?

    第三先知背叛了!

    而第三先知就在哥谭,她想要搞清楚世界毁灭的秘密,自己也是委员之一,卢瑟当然知道世界毁灭的秘密,但他记不起来,为了防止有人窃取他们的记忆,委员们都给自己下了暗示,只有到达总部的时候,坐上委员的席位,他们才会变成那个世界安全理事会的委员。

    卢瑟自己都惊讶,为什么要维护这么一个组织,但他确认这些是出自自己真实的想法。

    第三先知不会不知道自己封印了记忆,如果是第二先知,那个危险的家伙,确实有可能撬开他们的脑子,但第三先知没有办法,所以……他们来是为了‘起源’?

    “有一只小老鼠,混进了你的企业……它想知道什么秘密?”小丑涂着油彩的脸凑到卢瑟的近前,让他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劣质油彩的味道。

    卢瑟皱了皱眉:“这和你无关,小丑!”

    “这不是你,撸瑟(loser)。”小丑故意叫错了卢瑟(Luthor)的名字,他挑衅一般的说:“你曾经是芸芸大众中一个可悲的人物,衣冠楚楚,满口仁义道德的一员,那么的令人厌恶……是超人的到来改变了你,让你变成了和我一样的怪胎。”

    “他激发了你的野心,你妒忌他……”小丑疯狂的大笑起来,他指着卢瑟道:“超人让你从一个无趣的人,变成了一个妒忌的疯子。我理解这种事情,遇上一个人……他让你的人生变得有了意义,他让你摆脱那些平庸的生活,他让你变得完整!”

    “这就是宿敌!”

    “疯狂就像地心引力,我所需要的只是轻轻一推!”

    “超人就是那轻轻一推……”

    卢瑟露出讽刺的笑容:“你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你想知道一切……那好我就告诉你一切,我记得第二先知评价过你,在判定这个世界有谁能对世界的存亡产生威胁的时候,有人提过你,他说小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的天性就是混乱,他恐怕会毁掉这个世界。”

    “而第二先知只回答:小丑没有能力毁灭世界,他只是一个小丑而已。因为混乱存在于秩序之外,极度的混乱,而小丑只是混乱的一个拙劣的模仿品,他只是一个模仿混乱的人类而已,疯狂和混乱有什么可怕的?我见得多了!”

    “小丑在混乱,也没有混乱本身混乱,因为他如果有,那他就变成了混乱本身。”

    “他看似疯狂,看似伤害一切,也仅仅是以恐惧支配人而已。就如某人所说,我们真正恐惧的是恐惧本身。”

    “他能找到你们的弱点,将你们一一击败,但那又如何?蝙蝠侠也能找到你们的弱点,小丑比蝙蝠侠强大的只是没有原则而已。相信我,我的底线比它低得多。因为小丑行事,自有其内在的逻辑……而我没有!”

    “疯狂也是一种内在逻辑,但先知做出来的事情,可以超越一切的逻辑。”

    小丑脸上露出来一个诡异的笑容,他的后脑抵上了一把枪,有人在他身后道:“第二先知让我代他向你问好……”

    卢瑟感慨道:“你的疯狂能让我们面前的虚空中突然出现一个来自娜美克星球的超级赛亚人吗?”

    小丑微微一笑:“你认为死亡能让我恐惧?”

    “死亡能让你什么都不是!”身后的人忽然放下枪,一屁股坐在了旁边:“我赶来的路上时间很紧,什么都每次,能给我来一些烤肉吗?”

    那人一把大胡子的蒙古人面孔,表情非常平静:“我叫可汗!”

    “死亡不能带来什么,造成恐惧的,永远是恐惧本身,死亡就是一个零……它能让一切都没有意义,小丑……我知道你。你总是能用各种理由让人不能杀你,大多都是,你杀了我,你就变成我的这种狗屁理由。”

    “听上去像一种模因病毒!”

    “但实际上,任何一个人死亡,都没有任何意义。人们恐惧的,因为死亡改变的事情,只存在于他们的脑子里。”

    可汗平静道:“为什么第二先知不在乎你?你可能不知道娜美克星的赛亚人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这个例子是用来举一个概念的,发生这种事情的概率是2的一亿九千万八百六十一次方,如果你面前突然出现了什么卡卡罗特,把你暴打一顿,你可以称之为无限非概率事件。”

    “第二先知的能力,就是静待一切发生……包括无限非概率事件!”

    坐在椅子上的小丑突然消失了!

    “来和卢瑟聊天的小丑突然消失……也是一个无限非概率事件,不可理解,与任何因果律无关的……偶然事件……或者说奇迹!”可汗冷静道:“第三先知远远小看了第二先知的力量,第二先知一个念头,就能让她消失,他能创造奇迹。”

    “所以……卢瑟,这就是你恐惧他的理由。你可以理解混乱,但你不能理解奇迹……或者说无限非概率事件!”

    卢瑟笑道:“是的,小丑很难缠,但我得承认先知是我见过最不可理解的事物。”

    “第二先知能让任何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但第一先知是真正的全知全能,第二先知说过第一先知是一切已知未知的集合,唯有他能让第二先知的无限非概率事件失效。但第一先知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源于他那次拯救世界的伟绩!”

    卢瑟道:“所以第三先知就找到了我,想从我这里,知道上一次拯救世界的秘密。”

    “不能让她知道这个秘密!”可汗道:“这就是组织存在的最大理由,我们共同保守这个秘密,因为秘密一旦泄露……末日就会再次到来。”

    “因为上帝死了!”卢瑟抬头道。

    可汗也点头道:“是的,上帝死了!”

    可汗离开后,卢瑟深深的看着眼前的虚空,他没有说话,但在心里他深深的叹息道:“为什么我对组织如此‘忠诚’?卢瑟不应该有忠诚这种东西,但组织存在三先知系统这种东西,这是世界的平衡所在。如果失去一位先知,整个世界都会陷入最彻底的绝望当中。”

    “就像第二先知那个怪物,如果没有第一先知,这个世界就是他手中的玩物!”

    “所以,我必须拯救第一先知!”

    “我卢瑟,为了拯救世界,决定成为英雄!”

    …………世界安全理事会总部!

    陈昂背着手俯视着总部下方,熙熙攘攘,仿佛蚂蚁一般的人群,他刚刚制造了一个无限非概率事件,让组成小丑的粒子突然往不同方向运动,分解了他的存在。众所周知,分子的运动是混乱无序的,如果有一刻,一汪湖水的所有水分子的分子运动突然朝着不同矢量分散开来,那么湖水就会发生爆炸,这种可能性极小,但存在。

    所以组成小丑的原子,分子突然发生无限,接近于不可能的概率的运动,突然出现……这是一个无限非概率事件。

    这样的未来被陈昂决定,就注定着小丑突然爆炸!

    第二先知陈昂的真正能力让任何有概率发生的奇迹发生。其中最不可思议的,超出正常概率之外的,被称为无限非概率事件。第三先知只知道陈昂能选择、乃至决定某个事件的发生,却不知道他的能力能达到怎样的地步。

    但即便是这样,第二先知依然不是无敌的。

    因为第一先知的已知能力,是全能。

    他能做到任何人类已知的事情,包括阻止第二先知决定未来。

    第三先知预知未来,第二先知决定未来……第一先知创造未来。

    卢瑟坐在办公室中,思考道:“为什么这能力相差极大的三者,拥有同样的权利,比起可怕的第二先知和第一先知,第三先知完全就是无害的小姑娘,为什么?两位先知要赋予第三先知同样的权利?第三先知根本无法克制两位先知,她的存在并不是我们所说的相互制衡,第三先知看到的未来,完全囊括在其他两位先知的感知里。”

    “为什么第一先知会说……所有的先知的能力,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只是……理解不同?”

    小蜘蛛战战兢兢的进行着他眼中已经触及人类伦理,接近邪恶的实验他要用逆转录病毒,将目标的基因片段,插入到一个基因近似的受精卵样本中,采用他父亲为他改造的同样科技,创造一只根据样本基因编制的逆转录病毒。

    但与小蜘蛛最后感受激活那些被插入的基因片段的刺激源那只转基因蜘蛛不同。

    样本细胞的生命力非常强大,也非常顽固,想要修改重组基因不但花费了小蜘蛛很大的精力,而且小蜘蛛还意外发现,样本的细胞对太阳光有特殊的反应,在阳光下它强大了无数倍。

    所以小蜘蛛不得不剥离出样本细胞的一部分基因,利用样本细胞在阳光下和隔绝阳光两种状态的区别,将隔绝阳光状态下的接近人类基因的隐形样本基因,嫁接到一个人类受精卵中,然后将对应的刺激源,发射到太阳中。

    这样,某种意义上克隆了样本基因的人类,就会在接触阳光后,激活隐藏的基因。

    这种技术,实际上就是创造小蜘蛛自己超能力技术的翻版,根本算不上彻底的克隆,而是创造一个拥有样本基因表达的人类,也就是将小蜘蛛自己超能力的受体蜘蛛,换成那个样本也就是超人。

    这实际上是半克隆!

    就算如此,感觉自己触犯了科学伦理的小蜘蛛依旧深感罪孽深重。

    比起他的父亲,理查德·帕克用自己孩子做实验的冷酷无情,比起科学上的导师陈昂的丧心病狂,为这一点点小事就开始纠结的彼得·帕克,简直就是科学家中的圣母种。

    不配作为一个邪恶科学家成为大反派!

    带领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开始做实验的小蜘蛛,被心中的负罪感折磨的要疯了。他觉得自己谋杀了一个胎儿,急需陈博士的心理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