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辰一十一

第九十五章罗酆六天,区区棋子,逆转轮回

    “接引使者……你退下罢!”一位黑衣阴神从奈何桥的尽头飘来,缓缓落在元育他们的身前,他的脸色如古井无波,仿佛世上已经没有什么能打动他的了!他的灵魂极度的古老洪荒破碎之前,太多的神不老不死,经历了无穷的岁月。

    比起来,血屠他们就鲜活了太多。

    血屠魔君抽动鼻子,作势嗅了嗅,眉头皱起道:“一股腐朽的味道,老而不死,是为贼!这是寿魔的味.道……”

    “你这把老骨头很有魔道的潜质。”

    血屠魔君冷笑道:“我们魔道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有没有兴趣换个工作啊?”

    “冥河老祖神通广大,是与天帝,后土娘娘齐名的大神通者,魔门广大,我亦心向往之……只可惜纣某已有司职在身。”那黑衣阴神并无波动,一板一眼,冷冰冰的回复道:“今日我是代表天庭,来问几位一声……白素贞刺杀帝子,犯下了滔天大罪,罪无可恕,几位真的还要袒护于她吗?”

    元育淡淡道:“我看你不是代表天庭,而是代表天庭中的某人来的吧!”

    “对于你们来说,天庭中的大人物本身就代表着天庭。”那阴神露出一个僵硬的,仿佛很久没有动过的表情,为了他们重新动用了一次一样的生涩笑容。

    “我了解过……白素贞跟你们素昧平生,帝子牧也只是萍水相逢,几位来自未来,自然不会不知道他们早已经是冢中枯骨,根本有前途,识时务者,当明大局,随大势才对。几位何必苦苦在一颗树上吊死……帝子牧,早已经没救了!”

    “如今你们能做的,当然是为他报仇?”

    “为他报仇……那不是要搞死你背后那个人?”血屠魔君面露凶光。

    “帝君从未想过对帝子牧动手……帝君是个守规则的人,他深知破坏天庭权力的潜规则,会造成怎样的后果,所以害死帝子的人,会付出代价的。而且,杀死帝子牧的人是谁?”

    无生只说了两个字:“是妖!”

    “所以,它们得到应有的报应了!七大圣我们不会放过,白素贞也要死……”

    “但帝子牧要的不是杀妖,而是公正!”元育缓缓道。

    “何必呢?妖族需要战争,我们就给它战争……”纣绝阴微微一笑道:“而且这和你们无关,你们根本不属于这个时代……帝君想知道的是,你们要什么?”

    元育和血屠沉默了!

    是啊!他们都不属于这个时代,是为了什么原因,需要选择一个根本没有希望的立场?天庭注定要毁灭,混沌钟即将彻响,他们只需要在钟声响起之前逃离这里,什么帝子牧,白素贞都是注定要死在这个时代的人。

    都是时代的残灰……他们的生死,有何意义呢?

    天庭的乱局,与他们何干?

    他们何必选择立场,就算要选择立场,为什么不选择还留在混沌海上,更能接应他们,对他们帮助更大的紫阳真人呢?

    “这里只是历史……”纣绝阴笑道:“这里的一切,对你们有意义吗?”

    “你们帮助帝子牧,对你们有意义吗?阻止人妖之间的冲突,消弭这场劫难?这可真是慈悲心肠……你们确定是魔门嫡系,不是地藏王菩萨的卧底?人族和妖族都需要一场战争,这时候,战争早已不可避免,七大圣决心反天的时候,就注定了这场冲突不可消弭。”

    “几位何时见过,当战争成为几方利益相关的共同诉求后,还能拖延的,这场战争并不是因为帝子牧被刺杀这么简单的理由,而是因为大家需要战争,所以帝子牧就被刺杀了!就算没有帝子牧,还会有帝子伯钧,帝子仲钧……我背后的那位大人物需要战争,妖族需要战争,就连帝子牧他背后的人,那位颛顼帝也需要战争。”

    “想要阻止人妖冲突的人,白素贞,帝子牧,他们无足轻重!”

    “这就是历史……它对你们本无意义,你们来到这个时代也不是为了改变这场人妖大劫的吧!既然来自未来,就应该知道这场大劫,根本不可能改变?那么,你们还有什么理由,插手这摊浑水呢?”

    “我话就说到这里,我是纣绝阴,罗酆六天纣绝阴天宫之主,若是你们听进去了我的话,待会纣绝阴天宫、恬昭罪气天宫和宗灵七非天宫的鬼神大军到来的时候,这里就应该只有罪无可恕的孽妖白素贞和假扮帝子牧的孤魂野鬼一只。”

    “若是还有其他同党……一并诛绝!”纣绝阴冷冷一挥,手中寒芒一现,带来无尽的冰冷。

    他说罢毫不留恋的转身,没有回头,似乎并不在乎元育他们的选择,因为……他是罗酆六天之首,纣绝阴天宫之主,若非梵无劫手中出现过疑似诛仙四剑的杀戮剑气,若非元育手中有定海神珠一闪而过,他们本不会见面。

    也不必见面。

    因为大罗之下,皆为蝼蚁!

    人是不会在乎蝼蚁的意见的……

    “罗酆六天……”血屠朝天微微一叹:“紫阳真人在地府的势力真大啊!居然是罗酆六天,至少有三天宫倾向于紫阳,难怪他敢跟有银河水军支持的颛顼帝叫板!”

    元育摇头道:“如果是罗酆六天,那么他们不会是紫阳真人的手下,而是他的盟友,是他在地府的盟友。东王公改革以来,紫阳的立场并不仅仅代表他自己,而是一大批,甚至在天庭都占据极为庞大的势力的集团。东王公改革已经成为一种思潮,代表的是天庭仙神的利益。”

    “天帝立天庭,是为众生立心。”

    “如今这颗心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它已经做好了主宰三界众生的准备,它将凌驾洪荒!”

    无生教主仰天叹息道:“老祖究竟想让我们干什么?若是要反了这天庭,我操刀子上也腰杆子硬啊!而现在老祖只是推着我们经历一些阴谋,观察这万古的大局,让我们卷入这无量量劫以来未有的大变局……”

    “而我们根本不知道老祖的态度,万一……我说万一,我们豁出去和紫阳干,却并非老祖的意思。”无生教主苦笑道:“以前我在你这位阴阳魔主面前都不怂,是因为有老祖撑腰,但若是我们搞错了老祖的意思,魔道传统从不为没有用的棋子擦屁股。”

    血屠肩膀也垮了,垂头丧气对元育道:“你说帮帝子牧,我们帮了。插手天庭内斗,我们也豁出去插手了!但现在,干这些究竟是为什么?”

    悟空蹲坐在旁边,撑着腮道:“喂……你们是不是忘记俺了!”

    元育等人这才恍然发觉,这还有一个七大圣的老幺在呢!这纣绝阴在他们面前说了一通,居然从来没有把这位放在眼里吗?

    元育警惕道:“大圣,若真如纣绝阴所说,此次人妖大劫,早已注定无解,大圣意欲何为?”

    “你们是想说,俺为什么要帮你们吧!”悟空双臂缠在金箍棒上,吊在肩膀上:“你们真以为俺老孙,就是为了替这妖族无辜丧生的那些妖出头的吗?你们真认为,俺老孙见多了生生死死,洪荒众生百态,还会对洪荒无数劫数种,微不足道的一次小小冲突,上心吗?”

    “若是每一次死几只妖,老孙都要出头动手的话,俺这么写年下来,烦都烦死了!”

    “那小白蛇是见得少了!她为敬她的,拜她的,亲她的,为了她喜爱的妖灵而奋不顾生,为了恻隐之心,为了她的劫数而行。而那帝子牧,因缘巧合卷入劫中,身不由己,不得不走下去。可你我有什么理由陪他们呢?”

    “尔等来自未来,这段历史和你们早已经没关系了!”

    “无论成也好,败也好……这番劫波,也无法波及未来,你们就像洪水中站在岸上的看客,大水冲不到你们家,如今涉入洪水中,被冲的七荤八素,不知方向,是随波逐流呢?还是奋力往岸上游呢?如果要上岸,岸又是哪个方向呢?”

    元育叹息一声,这猴子句句都说到了点子上。

    他们之所以去救帝子牧,不是因为和他感情有多好,也不是因为有多意气,而是因为帝子牧是整个大局中,他们唯一抓住的线索,就像一团乱麻中偶然抓住的线头,当然是如获至宝,只有跟着帝子牧,才能略略察觉到一丝大劫的全局。

    不然洪荒这么大,在混沌钟响之前,他们怎么找得到破局的关键所在?

    “若是真的知道历史就好了!知道那些阴谋,知道紫阳和七大圣在做什么,知道太古妖庭如何回归,知道这天庭错综复杂的乱局和关键……但我们不知道,所以跌跌撞撞的,没有方向。目前只知道帝子牧是一处关键的所在……”

    元育无奈叹息。

    “愚蠢!”悟空冰冷道。

    元育神色肃然,回头看着悟空,却见悟空拄着金箍棒望着奈何桥的另一边,幽幽道:“当年老孙由着自己的性子闹过,也身不由己,受人摆布过。可谓放纵过心猿,也被人当心猿降服过,做过棋子,也打破过棋盘。”

    “你们还不知自己是棋子的身份吗?”

    悟空当头棒喝道:“小卒身不由己,最容易迷失方向,盖因所作所为都并非出自本意,身入局中,大多不由己,被人推着,推一步走一步,不推就不走,就算要走,也不知道往那个方向。”

    “于是就渐渐谨慎,即看不清大局,又妄图走几步好棋,应对局势而行。”

    “于是举步维艰,于是渐行渐远,于是步入死局,于是生死两难,于是沦为弃子!”

    “笑话,你想看清棋盘,下棋的是你吗?区区一个棋子小卒,还想主宰棋盘?”

    “尔等从来没有选择,唯有向前,向前,敲打滚闹,捅破天去……一步一步,向前去闯,闯进劫中,堵死气眼,撞上炮口,别去想那些退路,退路是棋手的,棋子哪里来的退路,那无数谜团,无数因果纠缠,你们就应该做一把刀,闯进去,把它斩的干干净净,成为棋手的一把快刀。”

    “快刀,快刀,一要快,二要利!”

    “想的太多就不快,下手不狠绝就不够利,菩萨畏因,神仙畏果,修行众人向来避劫躲清净,但你听说过应劫之人敢避劫躲清净吗?”

    “每到一处,闯入那复杂局势中,身缠无数因果,然后或胡搅蛮缠,或大杀特杀,该搅合的搅合,该清理的清理,不要怕过于折腾,过刚易折……你这把刀不够利,自然有你后面的棋手去打磨,你害怕没有人为你撑腰吗?”

    血屠,无生悚然大惊,倒吸一口冷气道:“你,你……”

    悟空哈哈大笑,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如今此劫的两个关键,白素贞和帝子牧都在尔等的手里,你要是摆开架势,你来我往的应付,能把你烦死。就是对手出招,你来应付,算计无穷无尽,早晚逃不出套路。”

    “你若裹挟此局的关键,打个天翻地覆,做出无数不可思议,难以想象的事,做一颗横冲直撞的棋子,不按规矩来。谁又能奈何的了你!你背后那个人,本来就不用按规矩下棋,他就是制定规矩的人!”

    悟空狂态肆意道:“你道俺来这里做甚?”

    “俺就是来这棋局里横冲直撞,不按规矩来的。”

    元育大笑道:“说得对,大圣,是我格局太小了!都说人妖大战无可阻挡,都说一切已经发生,都说悲剧不可挽回……我偏要挽回试一试!”

    元育突然对白素贞大喊道:“白素贞!”

    白素贞懵懵懂懂的抬头,见到元育露出一个扭曲古怪的笑容,极其阴森和狰狞,元育道:“这奈何桥上,因为你死了多少无辜,你真能看得下去吗?如今亲近天庭的妖都快被杀光了!再救帝子牧,还能挽回吗?”

    白素贞无言以对,元育放声大笑道:“它们本就不应该死!”

    “谁有不能挽回?”

    “救帝子牧一个怎么够,人妖之劫又有什么不能挽回……”元育随手一扫这奈何桥上的无数妖灵魂魄,道:“把它们都救了罢!”

    “帝子伯钧犯下滔天大罪,杀戮无数无辜,那我们就把一切都挽回,都救回来!”

    “违背生死,逆转轮回……你可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