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幻想世界大穿越 辰一十一

第一百二十九章截教帝子,玄素圣体,弇兹圣母

    龙车进了南天门后,梵无劫驱龙停车,从龙车中走出来站在车架上,朝那女子所乘的凤车躬身施礼道:“小弟是骊山圣母娘娘新认下的师弟,此次借师姐的车架带朋友来天庭访友,却被拦在天门之外,还要多谢姐姐领着我们入关!”

    “你那好友就是东华帝君门下的帝子牧?”女子掩口笑道:“他倒是闹出了好大的风波,我在下界多有耳闻,堂堂一位帝子殿下,居然肯与下界小小妖灵相恋。部族中的女子听说了,都说他敢爱敢恨,是个情种呢!”

    “倒也名声不坏……可惜东华帝君门风严谨,你那好友被捉了回去,怕是没有好果子吃!”

    梵无劫连忙打蛇随棍上,顺势道:“还不知姐姐姓名来历,回去好报予师姐,来日回报姐姐今日回护之恩!”

    那女子站在凤车之上,微微打量梵无劫一番,暗道:“好一个翩翩少年!”当即心生好感,笑道:“我乃氏,名,我们两家本有旧谊,骊山圣母那儿我原先也常去……只是后来年岁渐长,忙于部族之事,这些年去的少了!”

    “却不知圣母娘娘什么时候,收了一个这么小的师弟。”

    女子眼睛一转:“可是你嘴儿甜,唬了圣母代师收徒?”

    梵无劫作势苦笑道:“都是上辈子的缘分,得圣母高看,我也不知内情。”

    这下子那女子不敢调笑了,她惊讶道:“弟弟竟然是大能转世?圣母……是了!圣母另有真身,家大业大,她教中师弟师妹极多,有因为一场大劫,陨落过许多。若弟弟真的是圣母师弟,那倒是好大的出身。”

    “也是那守门天将不知圣母另一个来历,不然绝不敢阻拦弟弟。”

    虽然面上如此说,但那女子心知截教无当圣母那一辈人数极多,许多在碧游宫中听过道的宫中客,都纷纷自称截教弟子,而通天教主门户广大,心胸宽阔,倒也认他们。截教之中三教九流,良莠不齐,大多数截教弟子与她平辈论交,她的身份也未尝担当不起。

    但绝未想到,这位梵无劫弟弟,居然是截教大师兄这么大的来历,不然她哪里敢认下这一声‘姐姐’,早就以晚辈自居了!

    多宝大师兄与石矶、吕岳、刘环、李平这些三千红尘客能比吗?

    截教弟子都是有了名的交游广阔,所以梵无劫叫她姐姐,她虽然自居骊山圣母的晚辈,却也坦然承让,就是因为截教的这种风俗。

    不然截教弟子交游五湖四海,与四海八荒的散修妖怪称兄道弟,岂不是这些人都只比通天教主低上一辈、成了许多玄门大能的长辈?

    当年元始天尊之所以对截教狠下辣手,未必没有截教这种江湖习气的原因。

    元始天尊是何等眼角,岂能看得起那些九流之辈,散修妖怪?他师弟通天教主收徒乱七八糟的,本来就已经很让元始天尊不满,什么披鳞戴角之辈,都能和广成子,赤精子这等人物称兄道弟了吗?玄门虽然广大,但法度严谨,这些截教弟子江湖习气,结交的许多并非良人,坏了玄门的风气。

    当年一场封神大战,多半是有意清理玄门门户之故。

    广成子论起道行,乃是玄门第一人,昔年和天帝平辈伦交,甚至做过一段时间天帝之师的人物。乃是玄门四位大师兄中最为杰出之辈,太易纪时,元育赶赴紫霄宫,就曾远远见过这位紫霄宫中敲钟人一面。

    冥河这等人物,自然不需要其他首尾,便能径直自入紫霄宫去。

    而元育这等大罗,就需要广成子接引,才能进入宫中,如此一来大神通者且不去说他,大神通以下,却是由广成子决定能否做一回紫霄宫中客,元育能得此机缘,说起来还是承了这位玄门大师兄的面子。元育一直说自己是玄门中人,就是因为得了广成子的默许,认可他被赵公明携入紫霄宫中,因此算起来,元育虽然和赵公明交情最好,但广成子才是他的领路人。

    元育在梵无劫耳边悄悄道:“她居然是氏神族!”

    “却也是了!你看到的她是女子之身,我却看到了‘玄’……”元育右手描绘出一个‘玄’的神文,一左一右,两个呈现s形状的弦交织在一起,构成如同双螺旋,又如葫芦形状的一个图案,这便是‘玄’的神文。”

    “一阴一阳谓之道也,阴阳弦纹谓之玄!”

    “这是人族圣体,与我等练气士不同,人族圣体只需自然成长,圣体大成就是天生的道君。圣体源自巫族,圣体大成,便是大巫。当然圣体有强有弱,强横的圣体如十二祖巫部落嫡传,大成便是一只脚踏上大罗的人物。”

    “这还只是大巫的天生之能,若是以大巫之身修行,不乏有刑天,蚩尤,后羿,夸父这般可怕的人物,他们通过后天修行,圣体再做突破,开创独属于自己的体质,于是便有刑天圣体,九黎圣体,射日圣体,逐日圣体等传下。”

    “当然那种圣体大成,便具大罗特征的可怕人物,在巫族时代也是罕见。”

    “必须是十二祖巫嫡传的血脉才行,也只有祖巫部落的首领,才有这般血统,如今巫族融入人族血脉之后,几乎不可能见到这等天生神圣了!十二祖巫的血脉,也融入人族,成就十二圣体……这般在我眼中如玄如素,龙蛇交缠的圣体,应该是十二圣体中的玄素圣体。”

    “玄素圣体,男子称玄,为太玄圣体,女子称素,为**圣体。”

    “氏神族,**圣体……我想我知道她的来历了!”

    梵无劫坐在车中,微微一怔:“那位娘娘是?”

    “氏,允氏,合称允!”元育没有直言,而是话头一转,说起氏神族的来历起来。

    “允……这是燧人氏的名讳,莫非是燧皇后裔燧皇后裔为风姓,共分为十部:一为天芎部,二为天齐部,三为天乙部,四为合雄部,五为天阳部,六为天阴部,七为候鸟部,八为候虫部,九为雷雨部,十为天皇部。”梵无劫惊讶道。

    “风姓十部,乃是我人族的血脉源头之一,太过古老。华胥氏、女娲氏、伏羲氏、太昊氏、少昊氏、赫胥氏、仇夷氏、雷泽氏、盘瓠氏、兹氏皆出自风姓。其中天皇部有伏羲氏,乃羲皇后裔,雷雨部有雷泽氏,候虫部有盘瓠氏,候鸟部有少昊氏,天阳部有华胥氏,天幽(阴)部有女娲氏,合雄部有兹氏,天齐部有燧人氏,天芎部有太氏!”

    “风姓十部,姬姓百氏,姜姓列山,为人族传承源头,三皇五帝之正统。”

    梵无劫悚然动容道:“那位娘娘莫非是娲皇圣母?是了!我师姐乃是太古原人,人祖之一,与娲皇圣母有交情自是当然……”

    元育一敲梵无劫脑壳,摇头笑道:“你想什么呢?虽然氏确实与娲皇有些关系,但我都说了这女子身具人族圣体,乃是**圣体,人巫混血,巫族虽然也是人族血脉源流之一,但女娲后裔,怎么可能具备巫族血统?”

    “许是联姻,混了血统!”梵无劫强自嘴硬道。

    “虽然人族最古老的传承部落,为了继承盘古正统,延续巫族传承,大多与巫族混血,但其他氏族可能血统混杂,唯有女娲氏不会,娲皇造人,乃是女娲氏最大的骄傲,她们怎么可能去混杂人族血统?女娲氏修炼的定然是最纯粹,也是最高深的神体传承,开启神藏,怎么也不会走圣体的大巫之路,不然女娲氏出大巫,那不成了天大的笑话了吗?”

    “巫族虽然有十二祖巫,但十二祖巫之中也是有派别的,帝江、后土、烛九阴乃是祖巫之中的三位领袖。娲皇圣母与后土娘娘关系复杂,当年造人之争的时候,巫族差一点就成为人族正统源流之一。所以人族之中,哪一位皇帝的传承都有可能有巫族混血,唯有娲皇圣母,绝不可能!”

    “风姓十部,大多为人族纯血……其中与巫族联系最深的,不是一看即知吗?”

    梵无劫低头冥思了片刻,突然抬头恍然道:“兹氏……是了!十二祖巫之中,并未有燧人氏,但翕兹却是十二祖巫之一,若是风姓有祖巫传承,必然出自翕兹氏族。燧人氏与兹氏有血缘联盟,为合雄部。”

    “风姓,,必定是合雄部的巫女。”

    “她是风姓,氏,合雄部的兹……”

    元育点头道:“兹虽为人族远古圣王,但祖巫翕兹却更加威名赫赫,因此在帝江转世入有熊,轩辕为天帝之后,为了洗去巫族的烙印,翕兹氏就以另外一半的燧皇血统为源流,更名为允氏、氏,男子为允,女子为,是为允神族!”

    “那位娘娘,不是他人,就是当年结绳记事,结玄搓索的上古圣王兹圣母。”

    “也是十二祖巫中的帝翕兹,翕兹祖巫!”

    “玄素圣体的来历,便是翕兹圣体,当年翕兹圣母搓皮为绳,其中单股为‘玄’,双股合成的为‘兹’,三股合成的被称作‘索’,又名为素。人族先贤,最早以绳索记载大道,他们将绳索打结,记录大道的玄妙,最初的修行法门。”

    “当年太上老子,之所以将自己开创的修行之道,称为玄门,就是因为玄门起源于上古先民结绳记事,探寻大道的历程。”

    元育在虚空中书写了一枚‘玄’字神文,一阴一阳两道玄纹交错打结,揭示着大道最初,最朴素的面貌……一阴一阳谓之道!

    “翕兹圣母作玄,为我玄门起源,所以在玄门之中圣母地位独特,即是人族的上古先王,三皇五帝的人族正统源流,也是我玄门之祖,被称为九!天!玄!女!”

    梵无劫身体微微一颤,继而迅速冷静了下来,他喃喃道:“所以那位娘娘,就是祖巫翕兹,人族圣王兹圣母,玄门九天玄女娘娘!”

    “师姐果然交友广阔,这等……大人物,居然也有交情!”

    九天玄女……又有名号:玄帝、王素、**、须女、帝兹,乃是当年教授天帝修行,为天帝修行启蒙的人物,也是天帝传闻中的配偶,但又与燧皇关系复杂,为十二祖巫之一,人族蒙昧时期,开创修行之道的先祖,老子亦承其遗泽。

    甚至连玄门,都是因为这为圣母娘娘作玄而得名。

    梵无劫能够想象,玄门的开创者老子在入道之初,是如何摸索着一个个打结的绳索,探寻先人记载的天地奥妙,留下了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的言语。

    九天玄女,在玄门之中的地位,是祖师。

    翕兹圣母在人族,是三皇源流,黄帝之师,燧皇之妻,远古的女圣王。

    祖巫翕兹,是巫族十二祖巫之一,盘古正统,大道源流。

    所以她留下的血脉被称为玄素圣体,是人族正统,巫族正统,盘古正统,天庭神族。这样的人物,这样的大能,休说一个小小的紫阳帝君,就是颛顼帝亲面,她不给面子,颛顼又能如何?这是祖宗啊!

    元育和梵无劫相对苦笑,对于他们来说,这也是祖宗啊!

    作为人族,人家是血脉源流,远古圣王,自己铁定是流着翕兹圣母的血统的。而作为玄门弟子,九天玄女也是玄门祖师,与三清平辈的人物。在玄门之前就探索修行大道,为玄门奠基的祖师,她可以不认玄门,但玄门必须认她。

    梵无劫这才知道,人家真的不是高攀,而是翕兹圣母对骊山圣母本就是折节下交,他苦笑道:“天庭果然卧虎藏龙,我们这点身份,还真的不够人家看的!”

    “玄素圣体亲近大道,是最适合玄门修行的体制,玄门大道本就有那一位祖师奠基,因此这门圣体,也蕴含着玄门大道最本质的根基。”元育有些眼红道:“若是我当年是玄素圣体……不,只要沾一个边,觉醒一点玄素圣体的本质,修行之路,也都不会那么坎坷。”

    “玄素圣体,能结玄作素,将天地大道结玄以记,能运转天机,结者为玄,为素,为劫!”

    “玄素圣体如何成长且不论,若是修行,便能结一根本命之玄,又称为灵根,灵索,修行之中的所有劫数,都会以绳结的形式,结在本命之玄上,参悟那结,便能弄清劫数的来龙去脉,借劫数修行,每解开一结,便能参悟许多大道妙谛,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度过玄劫,解开玄结,便能打开众妙之门,一应法力神通尽数领会,以天地大道为师,不需借助前人道统。”

    “玄素圣体,不需要任何的指引,只凭一根玄,不断作劫,不断在玄上打结,然后一一开解,度过劫数。每度过一劫,便解开一个结,了悟一分大道,从中参悟出无数道理,神通法力自成。因为修行如此便利,化劫数为修行,故而太玄圣体,**圣体又被我们玄门中人称为众妙之门。”

    “传说**圣体,若是作为双修道侣,便能借助**的那根玄,依凭生出自己的一根玄,玄成两股,是为兹。一阴一阳两根玄,妙用无穷,只需双修便能作劫成结,双修两方相互印证,一者为阳,一者为阴,乃是开启玄门,参悟无上大道捷径。”

    “**双修的法门,便是《**经》,相传为天帝所作。”

    “怎么样……心动了吗?”元育坏笑着对梵无劫挑了挑眉毛,梵无劫咽下口水,慌忙摇头道:“不敢不敢,小子岂敢妄想……”梵无劫不知为何心中有股淡淡的心悸,让他慌忙不迭的摇头否认。

    “太玄圣体是众妙之门,**圣体却是玄牡之门。”

    元育别有意味的笑道:“此乃玄门梦寐以求的双修体质,梵小子,错过你可不要后悔啊!”

    梵无劫一脸正气道:“那位姐姐与我亲善,乃是好意,若是与她两情相悦,倾心爱慕,乃是天地至理,阴阳合和,发自内心,自是人之大性。但若为图修行之利,设计构陷,生出不良的图谋,那我梵无劫成了什么人?”

    “下做小人!”

    梵无劫正气凛然:“无劫并未有求凰之意,还请慎言!”

    元育这才正色起来,点头笑道:“是我有考验之意,却是看低了老弟。玄素圣体虽然玄妙无穷,乃是最适合我玄门修行的圣体之一,但哪里比得上本心重要?若是为此动摇本心,一百个玄素生体,也度不了你成就大罗!”

    “不过你那位姐姐玄素圣体修行,竟然已经接近大成。”

    “不可小窥啊!说起来你的本事,还未必比得上人家呢!十二圣体,九大神藏,十强魔躯,上古天庭的修行之路,果然不止我们玄门一条,看这天庭之上,圣魔神体无数,神通天成,体质成年便接近先天神,与后世诸天时代,神体没落,诸多特殊体质只能成为修行助力,沦为修行途中的借力攀登的所在,而不复上古之时,通天大道的妙用。”

    元育评价在身上一窥的上古大道“朴素古拙,比起诸天时代的巧思妙用,虽然简约朴素,却更近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