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走进修仙 吾道长不孤

第一百四十九章 沸腾的焚金谷【中】

    ,。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对于骆维扬来说,就没有什么比“认可”更重要了。像算君那种并不热衷于分享自己理论的人只是少数,更多的研究者,最希望的就只是自己的研究成果得到广泛认可,能够成为更进一步理论的基石。

    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刻就等若是对他们过去的认可,也是与他们自身的共鸣。

    吾道不孤。

    这一条路上,永远都有求道者。

    骆维扬并不是一个敏感脆弱的人。但是这一刻,他真的忍不住自己的泪水。仿佛就在这时,他长久以来的坚守、长久以来的枯燥重复都获得了独一无二的意义。

    过去数十年的积累,并不是毫无意义的。

    尽管理智上早就知道这一点,但是当这一刻真的到来、他过去的努力得到回应的时候,这种激动的情感,还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骆哥?”通讯之中传出的声音有些迟疑:“你这是……哭?你也在研究相关理论,然后被抢先了?”

    骆维扬这才想起自己通讯没关。虽然眼泪涌出的声音很微弱,但是对于高阶修士的感知来说,还是很明显的。

    杨志杰所说的这种事情也不罕见了。一个研究者,花了几十年、上百年的功夫去做一个课题,然后就因为不到十天的差距,被别人抢先完成,而那个成功,偏偏就是足以获得祥瑞之典的成果。

    这种状况,简直就像是对一个研究者过去岁月的否定。

    你所做的,不过是重复研究,不过是徒劳。

    “不不……没有,没有。就算是我想做,也得有那个算学水平。”骆维扬哈哈一笑:“虽然我自诩群论精通,但是也只是勉强看懂第二篇论文和人家差距有点大。我那是高兴的。”

    “是啊,能不高兴吗?”杨志杰语气感慨:“焚金谷的新时代就要来临了啊。”

    电子局域化理论一出,固态物性论就要全面突破,遍地开花。半导体、磁性、超导体的理论就有了坚实的基础,可以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而泛晶体的出现,则是将焚金谷数百年来积累的无法解释的数据统统归纳。不用这篇论文的撰写者动手,焚金谷很快就会将这个成果提升一大截。

    或许,还会有更加深入的研究吧。

    “骆哥,我之所以让你快些看,也是想请你对最后一篇论文当中的几个算法进行验证。”杨志杰道:“你也是我焚金谷中研究泛晶体的专家,你就看一看,这个泛晶体理论有没有什么问题,有没有什么无法归纳的特殊泛晶体……”

    “没有,都没有。没有问题,暂时也没有无法归纳的特殊泛晶体。”杨志杰眼眶湿润,却一口断言道:“这是一个……一个‘通解’,一个足够强大的模型,能够容纳我所知道的所有泛晶体。”

    “这可不是正确的求道态度,骆哥……”

    “我知道。我这就会去设计新的实证方案研究、验证。”骆维扬觉得自己枯竭许久的灵感一下子就被点燃了。有许多实验就在他脑海当中飞快构建,但又模模糊糊,瞧不真切。他迫切的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梳理一下。

    杨志杰道:“嗯,那边还要天灵岭,聚晶体、璨晶体这两种泛晶体,都是生灵大分子的结晶,你对这一块也不熟悉,我得想想,焚金谷和天灵岭的合作项目里,有没有咱们的老同学?”

    “还真不一定有……”骆维扬脑子里全是实验操作,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这两个部分也是这个理论比较危险的地方,因为电子局域化理论是能带理论的更新,而在过去,能带理论是专门用来研究金属相和半导体的,生灵大分子这部分,还是纯靠推测出来的。”杨志杰絮絮叨叨。

    骆维扬含糊的应了几声:“哦,哦。”

    他现在可是急着去闭关。

    当然,在这之前……

    “那个,志杰。”骆维扬有些尴尬的问道:“对于代数拓扑和几何拓扑,你懂吗?”

    “不太懂。”杨志杰的声音也颇为尴尬。

    “这可有些麻烦了。”骆维扬喃喃:“以后研究这个领域,可不能不懂拓扑。但是,代数拓扑和几何拓扑,听说在万法门的知识体系当中,也属于极难的部分我现在要去学吗?我都不知道看什么好。”

    以地球高中的知识为例,地球高中的生物与化学,多是二战前后的内容,而物理,则多半停留在二战之前。至于数学,高中数学也就文艺复兴到十八世纪的程度。

    越是纯理论的东西,就越是容易超前,越是容易脱离实验研究者需要的范畴。

    即使这个宇宙对于基础研究者来说异常不友好。

    “这个倒是不难办。”杨志杰道:“你看看作者名字。”

    杨志杰这才注意到论文作者。

    第一作者,王崎。

    只有这一个名字。

    “王崎?”骆维扬的脑子一开始还没有转过弯来。过了几秒,他才惊到:“万法门的那个王崎?”

    第三次算学危机才过去几年,而那时万法门动荡不安、半数弟子道心不稳、三成人需要休养、整个神州仙道运转不畅的局面,还历历在目,几乎没有人能够忘掉。王崎的声名也随着算主、歌庭派的垮台而逐渐崛起。

    “嗯。”

    “我还以为是哪个焚金谷弟子,刚才还说呢,说我怎么不知道焚金谷出了这等人才,都学会这么繁复的算学了,原来人家本来就是万法门的啊。”

    骆维扬也不知是高兴还是失落。

    “王崎去年的时候在万法门组织了一个学派,一起研究算学。他们钻研的重点就包括了代数拓扑。而听那个学派的一个元神期修士说,他们似乎打算通过撰写推广型的算学与适合大众的算经,来检验自身的理论。市面上应该有一些他们做的东西。”

    “另外,还有,王崎本人也在南溟。按照他的说法,几何拓扑这一块,还是算君厉害。只可惜算君不怎么写专著、立算经,但是少黎派其他算家有写,你也可以找来读一读。”

    “对了,千万不要忘记,王崎和算君分属万法门的离宗连宗,看的时候要抛开他们对算学本质的看法,只观其用……”

    杨志杰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这个时候,骆维扬突然笑了起来。

    “怎么了,骆哥?”

    “没什么,想起一件事。”骆维扬笑道:“前些日子,好像神京那边不是出了什么事吗?据说是因为这位王崎道友的理论被谪仙偷学去了,导致有可能亡族灭种的祸事,所以上头都在考虑限制王崎道友名下的理论传播……”

    作为仙盟技术性研发的核心人员,骆维扬的权限其实是不低的实际上在这个岗位的核心人员,权限也没法低了。这近百年来,骆维扬仿制、破解、研究过的炼器法门,已经接近史料记载的古法炼器法门的总数。就算古法封闭自我,很多炼器法其实没有被载入史册你当之前仙盟的研究者就没研究过过去古法的炼器法门吗?前面一千年,今法修士从未停止过对古法炼器法门的破解手段。

    对于这些看着就不像是本星球出产的炼器法,骆维扬怎么可能不问来历就做研究?

    而正是因为较高的权限,所以他对决策层的消息也更加灵通一些。

    “还有这等事?”杨志杰很是讶异。

    “嗯,据说,这还涉及到那群‘闲人’的肮脏斗争。”骆维扬从不掩饰自己的不屑,仙盟是一个研究机构,管理者也只是行政级别高于一线研究者,但地位就未必了。像他这样的核心技术人员,完全有资格蔑视那些单纯靠管理能力提升上来的修士。

    “居然还有这事……”

    骆维扬不以为意:“据说,还有逍遥级大人物的介入离宗连宗的学术斗争在算君算主的时代就已经被扩大化了,不纯洁了。万法门的那群狂人现在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一派就是觉得,那只是一个意外,最多限制法术层面的文献流传。这已经达成共识了。但是,有些人不老实,总想将王崎彻底压下去。”

    “但是现在……”骆维扬眼中闪过一道锋芒:“谁拦我买王崎的,我就要先跟他做过一场……不,谁要拦,谁就是我焚金谷的公敌!”

    “若是王崎道友知道你这句话,定会心怀感激的。”

    “不,这话只是事实,硬要说,也是为了我自己。”骆维扬道:“涅槃之道,逍遥之路,都在这里面了。若是有人聒噪,自是不死不休。”

    杨志杰沉默了一会儿:“对了,骆哥,你不打算去缥缈宫了吧?”

    “不去了。有了这等论文,还去劳什子缥缈宫?不去了!”

    杨志杰道:“我想也是。王崎道友也说过,缥缈宫的那群家伙,搞得好像求道除了研究微观粒子,就没别的一样。”

    骆维扬点点头,仿佛看到了广阔的天地。

    是啊,这世界的规律,绝对不仅仅隐藏在基本粒子之中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