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走进修仙 吾道长不孤

第一百五十一章 四方震动

    在地球,人们对“物理学”的印象多半是偏向粒子物理、高能物理的。这无疑是媒体的锅。

    毕竟,粒子物理多有逼格,高能物理多有逼格!

    再者,高能物理的一个重要分支核物理,乃是和一般大众的知识最为贴近的领域,更是人类能源的重要发展方向。

    还有,恐怕高能物理学的那些“大玩具”对撞机不菲的经费,也是一个巨大的更有“新闻价值”的话题。光是为了“造不造对撞机”的问题,那些对物理学没啥认识的网民就不知道能够撕多久。

    可实际上,据某不准确数据,地球上的凝聚态物理学家,大约占了物理学家总数的百分之七十。

    在一定程度上,“凝聚态”才是地球科学家研究的主要方向。

    当然,这并不是说,凝聚态之外的粒子物理不重要。粒子物理依旧是人类攻克世界奥秘的重要方向。但是在现阶段,对于人类来说,粒子物理很难走下去,而凝聚态物理反而更有助于解决现阶段的现实问题。

    至于弦论,王崎都怀疑,地球上研究弦论的学者是否超过了一千人。而除了威腾这种在数学上也有独到建树的人之外,那些学者全部都改行,地球的科学界大约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有一段时间,在物理系,你说你搞弦论,说出去是要被人笑话的。

    这也在一个侧面说明了凝聚态的巨大潜能。

    可以这么说,量子力学研究的是微观世界,相对论研究的是宏观世界。而凝聚态物理,或许就是攻破“如何从微观过度到宏观”的重要方向。

    和粒子物理相比,这个领域确实没有那么神乎其神,不怎么吸引人。但是,它有希望弥和量子力学和相对论之间的巨大鸿沟。

    “有希望”这三个字,就值得一个研究者去拼一拼、赌一赌了。

    当然,在电子局域化概念刚刚提出的现在,凝聚态还没有正式诞生的条件。但是,现在就足够焚金谷欢腾了。

    焚金谷几乎忘掉了“过年”的大事,整个门派,只要研究领域和“固态物性”有一丝交集,就在讨论王崎的三篇论文。

    对于“电子局域化”这个理论,他们叹为观止;对于第二部分的对称性讨论,他们心生敬服;对于第三部分的泛晶体理论,他们几乎喜极而泣。

    而几乎每一个焚金谷弟子,都在对王崎表示感激的同时,也按下了一丝愤懑。

    “为什么……为什么那些混账万法门弟子就这么喜欢让人头疼的东西呢?”

    “啊,我果然还是更喜欢第一部分一些群论什么的,不是万法门,真的有人研究吗?”

    或许是因为谷内“群情激奋”吧,就在大年初一这一天,焚金谷的外务部门立刻将市面上能够找到的、王崎名下或者算君名下的代数拓扑、几何拓扑算经都找来了。至少在明面上,这个行为并没有受到什么阻碍仙盟对王崎的“处理办法”,也只有“限制万象卦文和乾坤卦文的传播”与“系统学习算器理论这需得接受审核”这两项。王崎的其他理论,至少不会遭受到公开的反对。

    一夜之间,原本除了万法门本门专研某一领域的人之外,根本无人问津只能用来填仓库的大部头书籍,变成了抢手货。各地的公共书楼与守藏室内,相关的书籍也供不应求。就连原本渐渐沉寂下去的歌庭派,也接着这个机会重新进入世人眼球原本算主道心崩溃之后,他们越来越艰难,也鲜有人希望能够到他们名下求学了。而现在,借着王崎的东风,整个焚金谷都开始关注代数拓扑这个领域的事情。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拓扑学”乃至于“群论”,以后定会成为焚金谷的必修课。在王崎之后,焚金谷再也不是手巧【会做实证】脸好【能够发现特定现象】就能玩得转的学科了。

    可以说,王崎推动了焚金谷的变革。

    或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焚金谷弟子提起“王崎”这个名字就会咬牙切齿吧。和更加理论化的缥缈之道不同,“凝聚态”这个领域,显得繁琐而恐怖,需要不厌其烦的计算电导,计算电极化,需要计算电子的种种输运性质。若是缺乏耐心,很容易就溺弊在计算的汪洋之中。

    但是,对于这个改变,焚金谷将甘之如饴。

    另外,某些万法门的弟子也显得很开心。

    比如说苏君宇。

    因为身在南溟的关系,所以苏君宇很少对外联络瓜田李下,自当避嫌。这也是为了少惹麻烦。

    不过,如果有人主动联系他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不是。

    只要他不透露南溟的事情,仙盟暗部就不会找上他。

    而就这短短七八天的时间,项琪和他通讯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十个时辰。每天,项琪都会专门抽出空,进入某个聊天室来让苏君宇指点他算学。

    只不过,每一次大约学了半个时辰,她就会忍不住用额头撞桌子:“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这么难?为什么这么恐怖……”

    关于群论的知识,她在仙院时期就有所接触。原本她还觉得,每天花上一两个时辰,很快就能够理解王崎处理泛晶体时所使用的算学工具。可万万没想到,事情根本就不是她想得那个样子。

    苏君宇无奈:“所以我也说了嘛,一般人用的算学和万法门用的算学,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苏君宇说得也不假。高中数学,基本上就包括了部分微积分的知识比如说导数、定积分、极值,甚至还包括数列的极限。但是,这些东西和真正的微积分相比,难度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入门”与“精通”,从来就不在一个世界。

    “唔,唔,呜呜呜!”项琪下巴顶在桌子上,眼睛向上看着苏君宇,“太难了。当初统考,明明你第一,我第二的,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咳咳,明明我是榜首,而你只是单个仙院的第二啊。”苏君宇咳了咳,又忍不住露出笑意,显然也回想起了过去的时光:“再者,术业有专攻。我是万法门弟子,不精通这些没天理了。你是焚金谷弟子,钻研的是物性之道,若是比我还懂群论,那我还修什么道,练什么功?”

    “王师弟他也不是万法门的吗……物性之道比多少焚金谷弟子都强啊。”

    项琪叹息。

    “算了,我看看你还有哪些问题……”苏君宇伸手抽走项琪下巴压住的算经与笔记本,看了两眼:“这部分啊。说实话,王崎对这部分的理解更深这基本都是他最近半年做的理论了。而且论讲道,他也比我强了很多倍。你直接去问他更合适。”

    项琪倒是也听说过王崎在讲课上独树一帜,征服了许多弟子。但是,她沉沉一叹:“最近几年,都不大好意思找他啦总觉得他这种人物,忙得很,自己耽误他一分钟就是对整个仙盟犯罪一样。”

    讲到这儿,项琪显得有些消沉了:“啊……有十年吗?我当初捡到他的时候。想想那会儿,我就这么一提……”她还比划了一个动作“就将那小子从他自己家的院子里提起来啦。那个时候他都还没长开,还没我高呢。要是现在的我能回到那个时候,定然会感叹一番‘哟,我手里拎着的,可是个未来的逍遥修士啊!我看看,啧,这逍遥也没什么了不起嘛’。”

    苏君宇哈哈大笑:“说起来,师弟他也谈过这事。他说他当时没见识,见你踩把小剑飞进去,惊为天人,还以为这种傻到不行的手段是修家常有的……”

    今法修士筑基期就可以浮空飞行。不过,对于一些平衡感不大好的修士,这种飞行有些难度,需要一个相当于“平衡仪”的法器辅助他们飞行。

    项琪有些脸红:“喂!”

    脚踩飞剑,其实和地球人骑自行车带辅助轮一样,属于不行的表现通常只有童车才带辅助轮的。

    笑过一会儿之后,苏君宇道:“别和那种天之骄子比速度,平心静气。只不过,如果是我教你的话,差不多得大半年你才能学精吧。”

    “好哇好哇,那接下来麻烦你了。”项琪眼睛眯起。

    对于苏君宇来说,这简直就是最好的答案了。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也别让师弟甩太远当初可是你我手把手教他怎么练功的!”项琪突然生出一股豪情:“你也在谋划元神的道路了吧?”

    苏君宇摇摇头:“并没有。我现在正在跟着王崎那小子搞一个大项目,说不定能够改变整个万法门的格局。我想等王崎走出那一步之后再谋划元神。”

    “唔,真的假的。”项琪再次倒在桌子上:“现在焚金谷的格局已经被他改变啦!”

    苏君宇错愕,旋即摇头:“也是啊。这种家伙,简直就是为了改变世界而生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