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明宇

第八十四章 奇怪情况

    几人缓步了走进了村子,这是一个不大的小村子,只有几十户人家,每一家都有一间或是两间石制的房子,房子都不是很大,第一家都会有一个石制的小院,院子的围墙有石头的,也是木头的,都不是很高,站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就可以跟邻居说话,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十分平和但是也十分贫穷的小村子.≈

    在往前走不长时间,他们就发现了村子里的一个小广场,这个小广场原本可能是用来祭祀用的,因为在广场的中间,放着一根很高的柱子,这根柱子是木制的,直径在一米左右,上面画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图案,这些图案都是一些凶猛的妖兽样子,而在这根高有十米左右的柱子顶端,却刻着一个巨大的虎头图案,这虎头威风凛凛,气势逼人。

    这原本应该是村子里的人,祭祀的地方,而现在看起来也确实是这样,村子里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全都跪在这个广场上,他们都跪的笔直,两眼看着前面的那根柱子,他们的脸上还带着一丝满足的笑容,就像是一个刚刚吃了一顿美味的人,正在回味着嘴里的味道,那种满足的笑容,显得那么自然,但是放在这些人的脸上,却显得那么的诡异。

    这些人的身上早就没有了生命的气息,甚至于他们的脸上都落了一些灰,但是他们的身体,却依然保持着完整,整整齐齐的跪在那里。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诡异。

    衲音看着广场上的这些人。脸色也不太好看。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道:“村子里所有的人都在这里吗?”

    付铜马上道:“是的大师,村子里的人全都在这里,我们已经请附近的村民确认过了,那些村民因为与这个村子里的人,有一些交集,所以他们认识村子里所有的人,村子里的人一个都不少,全都在这里。”

    衲音点了点头。转头对赵海他们道:“各位师弟,你们也看看吧,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付铜,场中那根柱子是什么?是村里人的图腾柱吗?”

    付铜点了点头道:“是的,这个村子里的人信仰的是山神,所以他们的图腾柱上是虎王,跟据村民的传说,虎王是山神的坐骑,是代表山神管理这一片山区的。当然其它村子里的人,信仰也不一样。不过一般的山村里,都会有一根这样的图腾柱。”

    衲音点了点头,对于图腾柱他也是知道一些的,图腾柱说白了,就是村民一种精神上的寄托,这些村民要是严格的说起来,也算是修士,只不过他们的天赋十分的有现,所以他们一般只能达到炼精化气一两层的样子,这一辈子可能都达不到炼精化气四层,而对于这样的人,他们就只能是最普通不过的平民了,因为在剑灵界这里修士骗地走的地方,他们的实力,实在是摆不上台面,甚至比起那些飞升之人,都大有不如。

    而这些山民他们也是有信仰的,不过他们的信仰却是千奇百怪的,并不一定是铁佛寺统治下的人,就一定全都会信佛,剑灵界这里对于信仰的控制还是十分宽松的。

    剑灵界这里的人是不会收集信仰之力的,事实上赵海也发现了,在剑灵界这里,也没有办法收集信仰之力,所以这里的人对于信仰并不是十分的重视。

    而这个时候赵海,却已经走到了那些人的中间,静静的看着那些死去的人,还用手摸了摸那些人,这一摸赵海才发现,那些死去的人,虽然还保持着人的样子,但是他们的皮肤却变得冰冷坚硬,如同石头一样。

    赵海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后他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一个小孩子,这个孩子看起来有七、八岁的样子,长的到是十分的可爱,他的脸上也带着满足的笑容,赵海伸手摸了摸他的皮肤,他的皮肤也变得如石头一样的坚硬,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造成的这种现象,不过这也许就是他们尸体不腐的原因之一。

    随后赵海又在村子里转了转,这村子里除了阴属性能量更加浓郁一些之外,到是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不过他们这里阴属性能量这么活跃,这本身就十分的特别,像这么强的阴属性能量,一般都是在暗阴的坟墓中才会有的情况,而这个山村虽然不大,还是建在山里,但是这个村子的采光却是很不错的,正午的时候,阳光十分的充足,而这阳光可是阳属性能量,在正午的时候,午属性能量最足,也是最为活跃的时候,一般在这个时候,也是地面上一些自然形成的阳属性能量最低的时候,像这个村子里的那些阴属性能量,是很有可能会被驱散的,这也是为什么一般在城里或是村子里,并不会感人感觉到那么阴冷的原因。

    可是这个村子从出事儿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天了,经过了好几个正午了,要是一般的情况下,村子里的阴属性能量,早就该消散了,但是现在这村子里的阴属性能量竟然还是那么的活跃,这本身就是十分不正常的。

    赵海又进入到了那些村民的房间里看了看,也没有发现什么,随后他又来到了广场这里,到了图腾柱那里,这根图腾柱上也不有任何特别的地方,可以说村子里除了那些死去的村民和那些阴属性的能量之外,就在也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了,甚至赵海在那些村民的房子里,还发现了他们吃剩下的饭菜,不过那些饭菜,已经全都腐烂了。

    这时衲音他们也全都看过了,随后众人又集中到了广场这里人,看着那些村民的尸体,衲音皱着眉头,他也没有什么发现,那些尸体的奇怪情况。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最后衲音沉声道:“这样吧。大家把这些村民的尸体都装到自己的空间准备里,带回到宗门里去,让宗门里的人看看是怎么回事儿,我们在去其它的村子看看,要是实在是没有什么发现的话,就回宗门吧。”

    赵海他们也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他们这一次只是来看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了解一下情况,当然,如果能发现敌人的话,那么他们也要把敌人给解决了,要是发现不了敌人的话,那就只能回宗门去了。

    把村子里那些村民的尸体全都装进了空间装备,随后赵海他们就离开了村子,跟着付铜他们前往另一个村子,这个村子的情况跟上一个村子也差不多,村子里所有的人。全都死了,他们的尸体也全都如同石头一样的坚硬。死法也是一模一样,衲音他们也一样,把尸体全都收到了空间里。

    五个村子很快就看完了,全都差不多,看完五个村子之后,衲音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因为他到现在也什么都没有发现。

    衲音看着赵海他们,沉声道:“几位师弟,你们有什么发现?”

    其它几人都摇了摇头,只有赵海沉声道:“阿弥陀佛,衲音师兄,我有一个发现,不知道是不是有用。”

    衲音连忙道:“师弟请讲,现在我们是什么发现都没有,只能回到宗门去,让宗门里的人看看那些尸体,看看能不能从那些尸体上发现什么,师弟要是你有什么发现在话,那就更好了,可以给宗门提供更多的线索。”

    赵海点了点头道:“衲音师兄,我发现整个村子里,就没有发现有一个婴儿,不只是婴儿,就连一个五岁之下的孩子都没有,这不是很奇怪吗?”

    一听赵海这么说,衲音他们都不由得一愣,他们都是僧人,没有娶妻生子,所以对于这种情况,并不是十分的敏感,但是现在赵海一这么说,他们一下就反应了过来,好像真的像赵海说的那样,他们好像真的没有在这五个村子里发现有孩子,特别是那种特别小的孩子。

    而付铜他们一听到赵海这么说,两眼寒光一闪,不过他们马上就装做十分好奇的样子看着赵海,好像只是好奇罢了,但是他们眼中的寒光,却已经被赵海看到了,他觉得付家的人一定有问题。

    但是现在他还不知道付家的人有什么问题,不过他可以肯定,这一次的事情,绝对不简单,如果衲音真的想要快一点回到铁佛寺的话,那赵海是绝对不会反对的。

    衲音低宣佛号道:“阿弥陀佛,静海师弟说的对,这几个村子里确实是没有一个孩子出生,这真的是太奇怪了,看来我们应该在好好的探查一下,要是真的有人在用婴儿来炼制什么功法或是法器的话,那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留。”

    其它三人也都低宣了一声佛号,赵海一看他们的样子到是一愣,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衲音他们本都是要走了,可是现在一听他这么说,却又留了下来,还一付要追查到底的样子,这让赵海不由得感到十分的奇怪。

    不过赵海了没有问什么,只是低宣了一声佛号,没有在说话,而且付铜他们却是摆出一副高兴的样子,但是他们的眼中,却是寒光闪闪,显然是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赵海一直在留意着他们,却没有把自己的发现告诉衲音他们,因为他怕衲音他们不相信他,要是他怀疑付铜的事情被付铜他们知道,那对他可是十分不利的,因为赵海相信,这一次能弄出这么大动静的人,一定不简单,更何况通过付铜他们的种种表现可以看得出来,付铜他们可能已经跟那个人勾结在一起了,那么他们这一次上报,让铁佛来宗,就十分的有问题了,当然,赵海担心本身付铜他们可能就是制造这一起惨案的原凶。

    虽然不知道那一种猜测才是正确的,但是这并不防碍赵海提防他们,赵海已经做好准备了,一定要看好付铜他们,要是付铜他们真的有什么动静的话,他一定第一时间把他们给拿下。

    衲音看了四周一眼,沉声道:“几位师弟,我们现在分开,到四周去看看,随时保持联系,要是有什么发现的话,马上就发信号,静海师弟,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们的身份牌里有一个防御法阵,要是遇到情况,可以马上激活防御法阵,所有炼神返虚境以下的攻击,全都没有办法攻破那个防御法阵,同时会有一个佛印飘在空中,我们就可以发现了,所以一定要把身份牌拿出来,以防万一。”

    赵海连忙点了点头道:“是,多谢衲音师兄相告。”

    衲音点了点头,随后转头看了付铜他们一眼道:“几位施主,你们要如何?是跟着我们接着探查,还是回到焚香城中?”

    付铜马上道:“大师,我们自然是跟着你了,我们虽然实力不强,但是到了必要的时候,也是可以帮上一些忙的,而且我们对于四周的情况,也有一些了解,希望能帮上忙。”

    衲音点了点头道:“好,如此就劳烦各位施主了。”说完他就要往外走,但是这时赵海却叫住了他。

    赵海之所以叫住衲音他们,是因为他发现付铜他们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同时还有一丝杀机,赵海可以肯定,付铜他们怕是要对衲音他们动手了,一想到这里,他才叫住了衲音他们,而付铜他们也看到赵海。赵海看了付铜他们一眼,沉声道:“各位施主,我有几句话要跟衲音师兄说,还请各位回避一下可好?”

    付铜他们一听赵海这么说,都是一愣,随后都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了,不过他们在转身之后,眼中都闪过一丝十分浓郁的杀机。

    等他们离开之后,赵海这才转头看着衲音他们一眼,接着嘴唇轻动,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对衲音他们道:“几位师兄,贫僧有一句话要相告,希望几位师兄相信贫僧,这一次的事情有些古怪,请几位师兄要小心付家的人。”

    一听赵海这么说,衲音他们不同得一愣,不过他们也是有江湖经验的人,他们并没有去看付铜他们,而是互望了一眼,随后衲音开口道:“师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发现付家的人有问题了?”

    赵海摇了摇头,沉声道:“不,我没有发现什么,不过我感觉付家的人有些不对劲,请几位师兄一定要小心付家的人。”

    衲音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随后沉声道:“师兄,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就去怀疑自己人,这好像不是太好吧?”

    “阿弥陀佛,我并没有让几位师兄对付家的人不利的意思,只是希望几位师兄给小心他们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