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食人魔的美食盒 黑籍

第六百七十六章 众生如蝼蚁

    沙漠王的身体似乎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远超常人数倍的身形体格矗立在那里宛如一尊女武神雕像,她那傲然的目光扫过众人,这时所有人才猛然间想起,现在圣兽帝国的铁壁守护神雷图瑟斯下落不明,这个女人就是当世无可争议的头号军神。

    即便是麾下没有千军万马,沙漠王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堵恒古不变无可撼动地血肉城墙。

    小食人魔站在女巨人的身后,看着她那即强劲有力又不失妖娆婀娜的背影,也不由得赞叹敬佩起这个女人来。

    没有人比作为沙漠王半个医生的戈隆,更加清楚这个女人身上的伤势有多么严重。她几乎是以一人之力为二人挡下了烘炉世界的红石火焰,而在这之前,她就已经被手下的亲信叛徒暗算重创,又被黄金太阳王朝皇帝派出的精锐兵团一路追杀,濒临绝境之下才会躲到那个完全未知的神秘世界。

    现在的沙漠王仅仅只是站立在那里,恐怕就要承受无数野兽撕咬身体一般的痛苦,别说是战斗了,这个女人能够站立在那里,在戈隆看来已然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可就是面对这样一个强弩之末的女人,此时已如浪潮般涌来的杀戮者们,无伦他们隶属于什么阵营,无伦他们手上已经沾染了多少的鲜血,在看到沙漠王之后都开始缓缓退缩。

    当第一个放弃战斗的士兵转身将刀剑挥向距离最近的对手之后,这种逃避态度就像传染病一样迅速蔓延开来,所有人都像是看不见近在咫尺,那地标一般伟岸,舞姬一般艳美的沙漠王一样,所有人都在潜意识当中完全无视了这个“最明显”的对手。

    看到此情此景,沙漠王脸上既无半点意外之情,也没有丝毫窃喜之色,她只是撇了撇嘴,伸出双手分别提起了小食人魔与黑暗精灵,然后随意地放在自己肩膀之上,迈开大步向着战场外走去。

    “请等一下!”

    一个声音叫住了他们。正是埃米罗千年帝国的十九战女泰芙努特。

    “请允许我和你们一起行动……我有种感觉,只要和你们在一起,就能弄清楚天上那位‘至尊’的真相。”

    这位一身漆黑的埃米罗女战士似乎已经做好了决定,做出了违背自己的皇室家族,违背长久以来信仰的决定。

    这也并不奇怪,“怀疑”这颗种子一旦被种下,就会以无可抑制的速度疯长,尤其是沙漠王苏醒后面对天上那位至高存在所表现出的态度,更是让这位战女更加坚定自己的猜测。

    戈隆微微皱眉,刚想要出言拒绝,屁股下面的沙漠王却发话了:“带上这个孩子吧,我在战场上和她交过好几次手,她是我极少数能够记住名字和长相……想要收到后宫中的极品。”

    沙漠王咧着嘴嘿嘿地“淫”笑着,也不去管其他几人看自己异样的表情,自顾自地说道:“一个人嘴上可能会胡说八道,但是用兵方式却不会,我见过这丫头的用兵,放心好了,她不是会背地给人找麻烦的类型。”

    既然有沙漠王亲自背书,戈隆也懒得继续理会,她想要跟就让她跟着好了,只要不碍事自己大可以把她当成是空气,何况自己也不用对她的安全负责。

    沙漠王虽然有伤在身,但是坐在她肩膀上的小食人魔时不时就是一个顶级的治疗波神术砸在她身上,多少起到些作用,女巨人健步如飞,顺着小食人魔所指的方向前进。

    沙漠王的威严形象足以震慑八方,尤其是隶属于黄金太阳王朝的士兵更是看到她就跑,如同见到死神一般。

    众人一路上畅通无阻,目光不时扫过街道两边,看到的情景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因为天上那位至高存在随口一句“都去杀吧”,结果这里,这座曾经大陆上最繁华的大都城瞬间沦为人间地狱,四处横七竖八四分五裂的尸骸已经和背景融为一体,衬托之下根本吸引不了众人的注意力了,可怕的是那些借着“末日来临”与“洗刷罪孽”为借口,彻底释放心底黑色邪念的狂徒们,他们的“作品”就让人叹为观止了。

    上层居住区的一条街道上,每家每户的门前都竖着一根笔直旗杆,旗杆上烤肉串一样串着一大串人类的首级,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按年龄大小排列,上层的是白发苍苍的老者,最底下的竟是嗷嗷待哺的婴孩……竟像是这里每家每户的所有居民都在这些旗杆上了。

    除此之外用新鲜人皮制成的风灯挂满整座城堡,烧焦尸体堆积而成的高塔比比皆是,还有数以千计被吊挂在广场上晾晒的人腿,被浸泡在玻璃酒缸中死不幂目的华服女人……可以想象当这些惨景正在发生的那一刻,哪怕是来自地狱的恶魔们看到,恐怕也会瑟瑟发抖,转身奔逃回地狱吧。

    “我早知道这个破位面迟早要玩完,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还弄得这么壮观。喂,我的小美人,天上那究竟是啥玩意你知道吗?”沙漠王冷哼着嘴里发出嘟囔,戈隆则回答道:“只是一位‘古老者’而已。”

    “古老者?那是什么?是古神吗?”

    “不,应该是比古神更加古老的存在。如果魔法皇帝的研究成果没有出错的话,那么天界诸神,甚至是古神在这位‘’古老者‘’面前恐怕都不敢抬头。”

    “这么厉害?圣光之理教廷不是一直宣称这个世界就是以圣光之主为首的天界诸神创造的吗,那这位古老者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沙漠王满嘴的讥讽,显然对教廷十分不感冒。

    “天界诸神……不过是这个世界第一批掌握位面底层规则的强悍生命体而已,然后就恬不知耻地寄生在位面之根之上,贪婪地截取位面养分滋养自身。”

    沙漠王古怪的目光扫向小食人魔,似乎有些意外他竟然能说出这种话:“这些事情似乎不是现在的你能接触到的吧?你都是怎么知道的?”

    到了这种时候,戈隆也没有必要再隐藏所有的秘密了:“我之前在冒险的时候,偶然得到了十二位魔法皇帝之首,达尔文陛下的一点传承。”

    正如戈隆所想,他的陈述并未引起沙漠王多大的兴趣,女王陛下显然对天上那位兴趣更浓:“那这位,嗯‘古老者’,不会又是你搞东搞西招惹出来的吧?”

    戈隆苦笑一下,面对沙漠王这半开玩笑的指控,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沙漠王似乎也猜到了戈隆的心思,她飒飒一笑,转口又问道:“既然这家伙这么厉害,那为什么不干脆毁灭这个世界,按你的说法,这对她来说应该不难做到吧。”

    这个问题似乎不大好回答,戈隆想了想,这才举了个例子出来:“如果说你养了一窝蚂蚁,然后无聊的时候会观察一下它们,撒点食物或者随便捏死几只,然后有一天你对这窝蚂蚁彻底厌倦了,你会怎么做?”

    沙漠王脸色古怪道:“转身离开?又或者……踩几脚彻底毁灭这个蚂蚁窝?”

    戈隆苦笑着点点头,说道:“没错了,这大概就是我们眼前这个‘末日’的真相了。”

    沙漠王久久不语,她长期占据刀塔大陆第二强者之名,一直是主宰他人生死的一方,可是突然间发现自己变成了他人脚下的蚂蚁,是生是死只在对方一念之间,这种落差感让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反应。

    旁边的黑湖和后面跟随的十九战女一直在默默倾听二人的谈话,黑湖眼神迷离,嘴唇轻颤,正处于失神状态,显然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讯息。而十九战女和黑暗精灵的情形也差不多,曾经的信仰似乎濒临崩溃,一直在嘴里低声呢喃:“不,不对,他在胡说,九荣神曾在神谕中预言过,这个世界的真相明明不是这样的……”

    戈隆并没有理会其他人的反应,片刻后他突然在沙漠王的肩膀上站起,目光凌厉向前方眺望。

    不远处耸立着一座城堡,正是休文家族的曼陀罗堡。而城堡的周围则是一片喊杀声震天响的修罗杀场。多国联军杀气腾腾的围住曼陀罗堡,全副武装悍不畏死的屠杀者们正红着眼睛试图冲破城堡的防御,将里面的负隅顽抗者屠宰殆尽。

    围攻者是从四面八方而来,为“执行神谕洗刷罪孽”的野兽狂徒,而被围攻的对象由于距离和混乱战场的阻隔,戈隆一时间还看不太清楚,但是偶然可以看到血肉纷飞,人类肢体头颅四处飞溅的战场上有几个高大肥壮,浑身浴血的蓝肤食人魔战士,正挥舞着巨大的狼牙棒像扫地一般将身边的敌人碾碎成渣,这一幕已经能让小食人魔清楚地分清敌我。

    “我的黑手军团,他们还活着……他们还在抵抗……其他人呢……他们还好吗……”

    就在戈隆一愣神间,一位体力耗尽的独眼食人魔战士终于被数十名四五阶的精英战士瞬间撂倒,直接从战阵中拖拽出来,下一刻数百名双目赤红状若疯癫的狂徒就扑在他的身上,竟像是饿兽一般嘴咬手撕,只是瞬息间就将这位连呻吟的力气都已耗尽的食人魔战士硬生生撕扯成了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