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食人魔的美食盒 黑籍

第六百七十七章 恐怖的血肉图腾

    食人魔同族在眼皮子底下被人撕成碎片,戈隆压抑许久的狂意瞬间爆炸。

    虽然丰富的阅历让小食人魔拥有远超同龄人的隐忍和老头子一般的城府,令戈隆即使是面对碾压一切“神迹”,地位实力还在天界诸神之上的古老者都能够保持绝对冷静,但是始终不能改变他的本质,在他的骨子里,还是一头凶残嗜血,并且年轻气盛的食人魔。

    随着一声怪吼,诡异莫名的黑色波动如死亡波纹般席卷大半个战场,哪怕是已经被杀意与狂热信仰彻底占据大脑的狂热士兵,都在一瞬间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寒意直透灵魂深处。

    还未等这些士兵反应过来,战场上四面八方到处堆积如山的尸骸突然间开始震动起来。

    “该死的!是哪个混蛋在施展死灵魔法!这里可是神圣的清洗渎神者的战场,快一点把那个该死的死灵法师找出来,把他拆成骨头插在这里用火烧掉!”

    一片片净化亡灵的神术泼洒在尸堆上,阻止死灵魔法的进一步影响。众人在防备那些尸骸“尸变苏醒”的同时,都在四下里搜寻那该死的“死灵法师”,尽管他们每个人都相信在“至高神”的直接注视之下,任何“污秽”都会被“正义”与“光明”彻底清洗。但同时也没有人敢去小觑一位死灵法师,毕竟亡灵天灾在任何一个刀塔大陆居民的心中都是永恒的噩梦。

    “看!快看那里!是那伙人,他们一定是死灵法师的同伴!快去,谁快去杀了他们!”

    在成千上万双眼睛扫视之下,戈隆一伙人根本就无处遁形,更何况沙漠王那魁伟高大的身形,性感妖娆的容貌,咄咄逼人的气场,无论是站在哪里都有着正午太阳一般刺目的存在感。

    尽管他们一行人中并没有哪一个看起来像是死灵法师,但是在这种所有人都杀红眼的混乱战场上,任何异端,或者说任何看起来不像是“疯子”的人,都会成为攻击目标。

    这些人中有不少人都认出了大名鼎鼎的沙漠王,甚至有不少人曾经还是沙漠王的部属。但是在这种疯狂状态,即便是沙漠王的名号与对死亡的恐惧也无法压制住他们心底的狂性。

    “恐惧也无法让你们那疯掉的脑子稍稍冷静一下,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换个花样吧……”小食人魔伸手拦住了身边准备动作的几个女人。他脸上挂着狠毒残忍的笑意,只见他伸出的手掌猛然间捏紧成拳,与此同时,战场上那些被诡异波动影响的尸体突然剧动起来,完全不受净化神术的影响,残肢与血肉逐渐融化,然后纠结压缩,汇聚成一根根暗红色的,散发出血腥气息,柱身之上遍布眼耳口鼻人类五官的血肉巨柱。这些肉柱如植物一般从地表“生长”出来,柱身上那完全不按规则生长的眼睛鼻子嘴巴更是透着无尽的扭曲与怪诞。

    “亵渎!这是在亵渎真神,这是……这是……”

    疯狂的女性神职者伸手指着身边的一根血肉图腾,嘴里发出刺耳的尖叫,可还未等她完成对小食人魔的正义指控,暗红肉柱上的一只眼睛突然间睁开,瞳仁中射出的一道血色光柱瞬间将她的上半身照射成了灰烬,地面上只留下两根孤零零竖立着的修长大腿。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一幕,对于狂热的信徒而言就只是这几天的杀戮中微不足道的一幅场景。这是在完成至高之神的神谕,就算身体被毁灭,灵魂一样能够前往真神的怀抱,在天国神域中获得永生。

    他们坚信如此。

    然而……

    下一幕发生的事情让整个战场变得鸦雀无声。

    就在那名神职者死去的地方,那仅剩下一双美腿的地方,一个透明的,却十分清晰地女性神职者虚影凭空浮现,然后竟是化作一道光影,被附近一根血肉图腾柱强行吸扯过去,那吸引力正是来自于图腾柱上的大肉鼻子,接着血肉图腾上的一张嘴巴张开,将灵魂直接呲溜一声吞到口中,接着嘴巴开始咀嚼,那灵魂的惨嚎声顿时响彻云霄……

    “那……那个渎神者正在吞噬灵魂!那,那不是恶魔才会干的事情吗!”

    对于狂信者而言,死亡一点都不可怕,然而灵魂的湮灭却代表着一切的终结,因为无论是任何一本宗教典籍当中,都不曾记载众神拥有凭空塑造,或者复活灵魂的能力。

    原本这种事情并不用太过担心,虽然发动亡灵天灾的死灵法师与燃烧军团的深渊恶魔都拥有奴役或者吞噬灵魂的能力,但是在大战场上,尤其是在发动“圣战”的大战场上,神职者多如牛毛,在各种净化祝福神术加持下,邪恶根本就不会有伤害勇士灵魂的机会。

    然而戈隆的血肉图腾却是众人前所未见的诡异能力,大家甚至都不知道这力量究竟是属于哪种体系,是魔法还是神术,自己掌握的防护魔法光明神术自然净化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这仅仅只是个开始,一道道血色光柱在战场上纵横交错,十分有效率的开始收割灵魂。一个个不久前还在高声叫嚣着“圣战”、“净化”、“清洗罪恶”的凶残嗜血的杀人者,屠夫,此刻却变成一只只待宰的羔羊。身躯被烧尽,灵魂被嚼食。

    “我的小美人,你这鬼玩意真是玩的一次比一次溜,一次比一次怪啊……等等!小心!”沙漠王突然一把推开小食人魔,黑暗精灵少女也同时扑在戈隆的身上,与此同时,一柄亮晃晃的利刃在戈隆之前站立的地方一划而过,竟是将空气切割出一道久久无法闭合的裂痕……

    “哼,死别之刃,你这个老东西竟然还活着呢。”沙漠王冷冷笑着,随手一个迟滞诅咒丢出,在她面前一团空气凭空显现出人体形状,逐渐清晰,竟是一位踏足六阶圣域的黑暗行者。这人全身都笼罩在浓不可化的黑雾当中,身上散发出来的黑烟竟是隐隐散发出一股庄严神圣的气息,与普通黑暗行者的阴冷鬼祟感觉截然不同……

    “这个问题我也想问问你,沙漠王,你为什么还活着……”又是一个声音传来,从不远处缓步走过来一位浑身金盔金甲,皮肤黝黑,身形魁伟的中年战将。他身上气息沉稳如同山峦,人虽不醒目,但是目光一旦落在他的身上就再难移开……

    这豁然又是一位六阶圣域强者。

    “凭那个混蛋想让我死还没那么容易。易卜拉欣,连你也站在那个混蛋昏君那边,要与我为敌吗?”沙漠王收起戏谑的口吻,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易卜拉欣这个名字众人如雷贯耳,那可是黄金太阳王朝的五朝元老,在沙漠王强势崛起之前一直担任着黄金沙漠的守护神,是龙骑帅雷图瑟斯也不敢小觑的传奇人物。只是他的名字在戈隆出生之前就已经响彻大陆近百年了,怎么本人看上去竟是只有四五十岁的样子。

    易卜拉欣看了看沙漠王,又抬头看了看天空上的巨脸,轻叹一声,回道:“在伟大至高的真主面前,像我这种渺小的蝼蚁站在哪一边又有什么意义呢,我现在只想完成真主的神谕,净化这个世界,获得进入神国的资格。”

    沙漠王冷哼一声,撇撇嘴懒得再去理会这个不知道是真疯还是假疯的老东西。

    就在他们对话的同时,陆陆续续又走过来几个身影,这些人种族国籍都不相同,实力却至少都是五阶巅峰,半步圣域,小食人魔的血肉图腾在大范围广域攻击模式下对这种级数的强者还造不成真正的威胁。而这些人也是第一时间判断出戈隆对于这场战争的影响力,才会准备联手围剿这小食人魔。

    切实的讲,戈隆的血肉图腾在这种大型战场上,纯粹的杀伤力未必就比法职者的禁咒或组合魔法,神职者的超大型圣歌合唱,圣域强者全力开启的杀伐型领域更强。

    然而血肉图腾那狰狞扭曲,如同地狱梦魇般的外形,再加上它可以不受限制的直接吸扯灵魂咀嚼吞噬的特性,却是眼前这些一心想要完成神谕进入神国的狂信者的噩梦。自己眼看就有机会进入神国,在幸福之地获得永生,谁会愿意就这样形神俱灭,在天国之门前功亏一篑。

    “我的小美人们,这些家伙都是我的老朋友了,一会我用大范围衰老诅咒拦住他们一会,你们先跑,什么也不要管,也不要回头……”

    可以说是被全大陆的老牌知名顶尖强者围攻,除了龙骑帅雷图瑟斯,哪怕是沙漠王恐怕最多也只有自保逃跑的把握,而那还是在身体处于巅峰状态下,此时沙漠王这么说,已经是保着战死当场的决心了。

    戈隆这回没有再像之前那样老老实实的听从沙漠王安排,他挥手扯住了想要挡在自己身前的沙漠王,也不说话,身体却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成长,转眼间已经达到了沙漠王的高度,却仍然没有停止变大。

    食人金刚……

    时隔许久,小食人魔终于再次展现出这幅愤怒化身的姿态,当那浑身肌肉臌胀欲裂,皮肤苍白干硬,发如火焰般熊熊燃烧的面具巨人出现在战场上时,似乎有什么东西突然间变得有些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