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食人魔的美食盒 黑籍

第六百八十七章 巨人

    根据至高魔皇达尔文陛下的研究记录记载,上古神民,旧日的主宰者,恐怕他们才是这片大陆,乃至整个刀塔世界的真正的造物主。

    至于天界诸神……他们仅仅只是这个世界最初一批领悟到位面低层法则的住客而已。

    只不过旧日主宰者“创世”的理由恐怕并不像圣诗中讴歌赞颂的那样神圣与伟大,如果魔法皇帝研究的结果没有出错的话,那么那些至高存在创造这片大陆的理由……恐怕仅仅只是因为自己实在是太闲太无聊而已……

    看吧,这就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也是最初的真相了……

    自己的家园,自己的人生轨迹,自己的奋斗与拼搏,自己的遭遇与磨难……自己就像戏台上为逗乐而存在的小丑,存在的意义就只是为了取悦某个无聊到蛋疼的糟糕造物主。

    这个事实真相恐怕能让很多人,尤其是那些高高在上自命不凡的家伙直接疯掉。这些人一直为自己能够掌握他人的人生而骄傲自豪,却没想到自己才是戏台上最可悲最搞笑的那个戏子。

    哪怕是像戈隆这样一直在大风大浪中随波逐流苦苦挣扎的小鬼食人魔,在从生命方舟那里知悉一切的瞬间,还是感到一阵惘然和不知所措,仿佛自己所做的一切,甚至是自己的存在本身,从知晓真相的那一刻起就变得毫无意义。

    冥冥中有双眼睛始终在以看戏的态度注视着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欢乐,自己的悲痛,甚至是自己失去家人的悲恸都变成勾起那个存在嘴角一抹笑意的看资和笑料。

    而更可怕的是,那个存在如果看的倦了,对这个世界不再感兴趣了,就能像伸个懒腰然后合上书本一般轻松地毁灭这个世界。简直就像顽童摧毁自己玩腻的玩具一样。而无论这个世界的住民们怎样努力怎样挣扎也改变不了这个结局。

    整个世界存在的基础竟然是如此的薄弱,如此的可笑……

    那些自以为早就掌握自己人生的大人物们,在知道真相后又怎能不发疯发狂。

    好在小食人魔并不喜欢钻牛角尖。

    这种关乎人生哲理,世界存亡的大事情在他而言实在是有些遥远。

    挣扎是毫无意义的,生命方舟在这一万年间已经演算分析过无数次,得出的最终计算结果却从未改变,如果那位突然将目光投注到这个世界的旧日主宰者,真·造物主突然间有了破坏一切毁掉所有的冲动,或者对他而言仅仅只是打扫卫生清理桌子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这个世界都将毁灭,而且不会有丝毫侥幸挽回的余地。

    既然事情已经是这样了,那还不如一切都顺其自然,反正世界毁灭和获救的概率是一半对一半,都看人家心情,而且基本不会因为自己这个小食人魔的行为产生什么改变,那么戈隆还不如做自己应该做的事,自己的人生是一场游戏也好,逗人欢笑的小品也罢,无论好坏这些都是属于他自己的东西,也只有他自己才能够掌握。

    小食人魔隐隐有种感觉,那位天界众神的神王,伟大的圣光之主,似乎也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苦苦挣扎,做着力所能及的反抗而已。

    将视线拉回到黑山战场……

    一红一白,一男一女,同样拥有碾压粉碎一切气势的两具肌肉之躯已经重重撞击在一起。

    戈隆化身的食人金刚,天界神仆降临化身的真·战争骑士,可能是这个位面象征纯粹物理力量的两个极致。没有花俏的各种属性魔法的附着,也没有千锤百炼的战技斗法加持,一男一女仅仅只是进行最纯粹,最原始的肉身碰撞,拳脚互殴。

    异世界神通“法相天地”的精髓在于直接汲取无尽浩瀚的大地之力。只要施术者双脚接触地面,最纯粹的大地力量就能通过足心神秘的“生命孔洞”被源源不绝地吸入施术者体内,赋予食人金刚理论上近乎无穷无尽的力量和永不枯竭的耐力。唯一的限制条件就是施术者的体魄究竟能够承受多少大地之力。

    恰恰好,拥有太古独眼巨人戈鲁尔血脉的食人魔一族,在纯粹体魄方面恐怕是刀塔大陆类人型生物的天花板,刚好就是法相天地之力的最佳承受者。

    戈隆在进阶六阶圣域之后还是第一次毫无保留的施展出全部的力量,他巨大地裸足在地面上尽情踩踏着,肉眼可见地赤红之力顺着食人金刚双脚涌入他的身躯,在那一身几欲爆炸的肌肉块中疯狂流转,形成一道道流光溢彩地赤红色纹路,像是快要绽裂爆炸地血管,又像是神秘深邃地魔力图腾。

    一拳,仅仅只是一拳就终结了战争骑士地毁灭冲锋。赤红色地女性肌肉巨人蹭蹭蹭的连退数步,回过神时左边肩膀已经是血肉模糊,一条沉重坚实地臂膀松松垮垮地挂在肩上,仅剩下一小片血肉相连。

    “这怎么可能!”教皇圣安德利斯口中发出惊呼,就连已经冲到小食人魔身后准备救援的魅魔女王都停下了脚步,脸上笑意盈盈地在对面几位神仆身上扫过。

    “‘战争’使者可是一位真正地‘神’啊,怎么可能被一头卑贱的污血食人魔杂种压制。”此刻的教皇大人终于撕下了最后一层虚构的从容,“旧日主宰者”的出现已经对他的信仰之心造成了无可修复的毁灭性冲击,开始质疑自己毕生侍奉的神主是否真的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而现在他唯一地心灵寄托,他日日夜夜为之祈祷的神明如果也惨败下阵的话,这种心灵连锁崩溃绝对是他无法承受的。

    “你这个卑贱的人类还没有资格为你侍奉地神王操心,或者说,你这是在质疑我们,质疑站在伟大的圣光之主身侧的天启使者吗?”让教皇圣安德烈斯从失态中恢复过来的正是他身后瘟疫骑士冰冷地声音。

    如同沼泽浮尸一般的瘟疫骑士,蠕动着他那张随时都可能溃烂掉的嘴巴,轻蔑的对圣安德烈斯说道:“那个罪孽深重的渎神者,他竟然还与异域邪神有所联系,这种力量绝对是万多年前祸乱大陆的异域邪神之力。不过就算是异域邪神直接降临在此处,在我们天启使者面前也是不值一提。”

    一直在竖着耳朵偷听的魅魔女王顿时扑哧一笑,向这边露出轻蔑鄙视的笑容。瘟疫骑士冷冷一哼,不去理会魅魔女王,继续对教皇说道:“别以为只有那渎神者可以借用异界邪神之力,你们可别忘了,这里可也算是一处战场,这里本来就是‘战争’的主场。”

    他的话音刚落,那边被食人金刚压制痛殴的战争使者终于发起了反击。正如瘟疫使者所言,这里是一处尸横遍野的战场,就如同食人金刚能够从大地中汲取神力一样,战场上的战争使者同样能够获得某种神秘力量的加持。

    耳边仿佛能够听到从虚空中传来渺渺地圣歌吟唱,四处死相凄惨的亡者忽然间站立起来,然后一个个摆弄着残缺不全的四肢,双手合十跪倒在地,竟是开始祈祷起来。

    天空中也出现异象,厚重地乌云从中裂开一道缝隙,圣洁的光柱直接挥洒在战争骑士身上,宛如神迹。

    沐浴在光芒之中,原本还是伤痕累累的女红巨人瞬间满血满状态复活,那道光就仿佛舞台上的打光灯一样,竟是始终追随着她的身形。

    战争骑士仰天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叫声,身体在瞬间又变得高大壮硕了几分。更可怕的是,在他的身后,一整支沐浴在金色圣光之中,浑身金盔重甲,背后呼扇着雪白羽翼的天使军团正从虚幻中凝聚成实体。

    对方毕竟是从天界降临的神仆,拥有完整的神格,谁知道会有什么厉害的手段。戈隆不再理会战场上的种种诡异,直接集中全力发动法相天地神通力,也不管自己的身体是否能够承受的住,浩瀚无际地大地之力通过双足涌入小食人魔的身体,苍白色的伟岸身躯如同充了气一般继续膨胀,当他的身高达到以往的体型极限时,小食人魔明显感觉到一股阻力,皮肤仿佛要被撕裂,骨骼似乎快要压断,下一秒钟自己就会爆裂爆炸一般,这是戈隆的身体在以这种方式发出拒绝与抗议。

    然而这一次小食人魔并没有理会身体的抵触,非但如此,他反而更进一步加强对大地之力的汲取速度,就仿佛是要与对手同归于尽一样。

    “死小鬼!你在干什么?这里有我们眷属恶魔帮你扛着,还用不着你去拼命!”

    就在魅魔女王打算冲上前制止小食人魔的自毁行为时,旁边伸出的一双有力臂膀却拦住了她。正是刚刚从传送门中走出的所罗门王眷属恶魔,“战魔之王”西蒙斯·贝尔蒙特。

    浑身甲胄的大恶魔死死拽住魅魔女王,如同地狱寒风一般的声音在女恶魔耳边响起。

    “那个日子就快要到了,以他现在的力量可是派不上用处的,他必须尽快让自己变得更强。”

    “可这小子要是死了怎么办?我们数万年的等待岂不是……”

    大恶魔缓缓摇头,将目光移到对面的几位神仆身上。

    “论焦急的程度,恐怕那边比我们更甚吧。”

    二十米……三十米……

    就在战争骑士身后的天使军团成为实体的同时,食人金刚也化身为身高超过一百米的恐怖巨人。

    真正的巨人。

    下一刻,只在圣经史诗中描绘的太古神战场景真实再现,成千上万扇动着圣洁羽翼,坚实重甲掩盖不住曼妙身形的天使战士,围绕着身形仿佛能够触摸到云层的恐怖巨人上下翻飞,挥舞着手中圣光凝聚成形的神圣战刃,在白色巨人的皮肤上划出一道又一道伤口,宛如要将巨人凌迟切碎一般。

    然而食人金刚的究极形态实在是太过巨大恐怖了,他的双手挥舞着,速度虽然不快,但是仿佛能直接触碰到位面规则一般,每一次挥动都能将十几只天使战士捏在手中,然后攥成银色的血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