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十二章 大建设(四)

    5月1日。炼钢车间。

    “点火!”马甲看着熔炼炉内一字排开的5个石墨坩埚,气定神闲地下令。

    熔炼炉刚刚建成、烘干没几天,马甲就急不可耐地进行了炼钢车间的第一次炼钢,而此时图纸上的蓄热室、管道、烟囱、鼓风机等设施还没影呢。几个移民苦力使劲推拉着木匠临时赶做出来的人力风箱,从投料口往炉内鼓风,旁边有人随时替换。

    熔炼炉内摆放了5个50#坩埚,原料为废铁、废钢和石灰,使用无烟煤(白煤)燃烧加热。随着煤炭的燃烧,炉内逐渐升温,火焰颜色开始由一开始的暗红色慢慢转为橘红色。

    “火焰转为橘红色,说明现在炉内温度已经接近1000度。”马甲趁机向身后一帮人开始传授知识,就连瑞士铁匠皮埃尔也凑在边上似懂非懂地听着,然后惊奇地看着炉内。

    此时蓄热室还没有建成使用,加热熔化的过程比较缓慢。差不多过去了一个小时,此时坩埚内的废铁、废钢已经熔化了很大一部分,熔化的铁水开始有些沸腾,且不时冒出缕缕蓝色的火焰,这是反应生成的一氧化碳在燃烧。

    “打开炉门。”又过了一会,马甲开口道。

    两名穿越众上前打开了耐火砖制成的炉门,一股几乎将人烤焦的热浪扑面而来。马甲拿了根长勺,将浮在坩埚内铁水表面的夹渣捞出。

    “这些炉渣的主要成分是磷酸钙和硫化钙,是由铁水里的磷、硫与石灰反应生成的。”马甲指了指扔在水里的炉渣,道:“铁水里的磷和硫不除掉,会极大地影响铁的质地,会使铁变脆。”

    随后他又拿起一根长钢钎在每个坩埚内使劲搅拌,搅拌完了后随即命令关上炉门,然后对着众人道:“搅拌能加快铁水的脱碳反应,使铁里面的碳更容易与氧气结合生成一氧化碳燃烧掉。”

    看看还有段时间,马甲干脆和众人讲了讲生铁、熟铁和钢的区别,又讲了讲炼钢需要注意的事项。现场教学完毕后,马甲估摸着从点火倒现在过去两个多小时了,便走到观火孔旁朝里观察,随后又打开炉门捞了回夹渣看了看,便吩咐道:“可以了,把坩埚一个个钳出来,小心点。”

    很快,10名穿越众两人一组,拿着坩埚钳将石墨坩埚小心地钳了出来,然后将钢水倒入各个早已制作好的模槽中。然后紧接着又有人往模槽中的钢水表面铺上一层石灰,石灰上又铺上一层木炭,防止钢水氧化。

    一个坩埚一次可炼钢43公斤,5个坩埚就是200多公斤,有了这些优质高碳钢水,很多困难都迎刃而解。比如生产锻锤、钻头、齿轮、刀具甚至铠甲这些大量需求优质高碳钢的产品顿时有了着落。

    彭志成、王启年听说马甲这边出钢了,带着来自瑞士的枪匠、铸炮匠外加“翻译”高摩赶了过来。几名老外看着炼钢用的坩埚,又看了看边上已经冷却下来的钢锭,一脸惊奇。此时的欧洲,还没有办法炼出液态钢水,使用石墨坩埚炼钢也是100多年后的事情了。

    “这钢能用来铸炮吗?”彭志成问,高摩随即用法语问几名枪炮匠。

    “理论上来说没问题。钢能够比铸铁承受更大的膛压,同等威力下,可以将炮身做的更轻。”炮匠弗朗索瓦仍沉浸在坩埚炼出钢水的“奇迹”中,不过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毫不犹豫的。

    “我们现在需要什么炮?”马甲问道,“这次炼的钢含碳量也没法测量,不过我估计肯定是在1%以上的。延展性虽然不如铜,但是成本也低啊。对了,一门炮要用多少钢?”

    “这个要看多重了。”王启年回答道,“小口径、短身管野战炮还好说,重型攻城炮、要塞炮、舰炮就难说了,一吨到几吨的都有。不过这是铸铁炮和铜炮的重量,钢炮我不知道。”

    “试试吧。多铸几门,多多测试。这样就有谱了。”马甲说,“只是这样一来,我炼的钢可不够你们折腾啊。”

    “呵呵,没办法。现在咱们可是有海无防啊。”王启年笑了笑,“至少得先把岸防要塞炮铸个十门八门出来安上。不然随便来个几艘炮舰,在码头外对着我们轰上几炮,我们也吃不消啊。”

    “陆军野战炮呢?”

    “这个好说,目前以我们的陆军规模来说,有几门四磅炮就够用了。当然了,你要是再给我们多造几门要塞炮的话我肯定没意见。呵呵。”彭志成开玩笑说。

    “你有炮手吗?以你们那几十号人的规模,才能伺候几门炮?”马甲也笑着说,“对了,这次不是向库艾特买了十门炮吗?都是些什么炮?”

    “四门四磅野战炮、四门八磅野战炮以及两门24磅舰炮,都是铜炮。”彭志成说,“我们可以在休息之余多练一些预备炮手,省的真有人打上门来时措手不及。”

    “这些人会铸什么炮?”马甲问道。

    “我之前问过了。他们都只铸过一些小炮,三磅、四磅、六磅的,能铸大炮的都是人才,待遇一般都很不错,不会沦落到来新大陆来碰运气的。当然了,就算他们这样的人,也是我特聘而来的专家,是自由民,每个月付薪水的。”彭志成说。

    “炮的事情先不谈。枪呢?这次买的50枝火枪到底是什么东西?火绳枪?”马甲问。

    “据说是最新式的苏尔火绳枪。”彭志成叹气道,“我试放了几枪,除了威力大了点外,精度和射速都远不如我们的狩猎弩,射程两者差不多,不过狩猎弩有连续射击的能力。总之,对我们而言,这种火绳枪只能说是聊胜于无吧。”

    “火绳枪?我记得燧发枪才是这个时代的主流吧?”马甲疑惑道。

    “现在欧洲大规模装备的还是火绳枪。燧发枪有是有了,但是还是小范围装备。不过说真的,现阶段,燧发枪这玩意儿比弓还真强不到哪去。火绳枪也好、燧发枪也罢,优点就是便宜,士兵稍加训练就可以上阵,还不消耗体力,这点是弓拍马也赶不上的。”彭志成解释说。

    “可我们现在缺的就是人手。他们可以大量训练炮灰,我们不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宝贵的啊。我虽然不懂枪,但是也知道后装线膛枪才是王道。”马甲看着彭志成说道。

    “别看我,这些17世纪的枪械我也不懂。”彭志成苦笑道,“这几个枪炮匠也只做过一些火绳枪,性能可能还不如我们买的这批呢,手艺怎么样也不清楚。”

    “练!让他们练!再多带一些徒弟,不管火绳枪多差,我们也要试着自己造。”王启年咬牙道,“大口径炮也要铸!不就是成品率低嘛,裂了炸了我们再回炉!”

    在三位委员们为了钢铁和枪炮的事在咬牙切齿发狠的时候,一群警备队的新手们也围着几门野战炮左看右看。参照最新编纂的火炮射击纲要,他们将不停地练习清膛、装药、装弹、瞄准、发射这几个步骤,以尽快掌握这个时代火炮的发射技巧。

    除此之外,火绳枪的使用也要尽快熟练掌握。虽然不要求穿越众学人家玩什么排队枪毙,他们没这勇气,也没这技术。彭志成的要求的仅仅是能放枪、会放枪,在敌人攻来时能躲在掩体里射击,就已经合格了。当然了,那帮瑞士移民里很有些曾经的雇佣军人,他们的军事技能还不错,必要时可以征召起来作战。只要许以重利,相信这些前雇佣兵们会很乐意为穿越众作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