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五十六章 齐洛埃岛

    深秋的麦哲伦海峡是狂暴的,运盛一号等三艘船只组成的编队在一帮欧洲老水手的指点下小心翼翼地行驶着。一直到6月下旬,这支小小的编队在经历了大风、急浪、浓雾、漩涡、逆流几乎你所能想象到的一切艰难险阻后,终于穿越了这条沟通整个美洲两侧海岸的唯一安全通道,历史性地首次进入到了太平洋中。

    “秘鲁寒流是哪一种海流,尤里,你来回答。”沿着秘鲁寒流往北航行了一段时间后,“东岸之鹰”号护卫炮舰上,闲来无事的陆铭干脆再次考核起他手下的学生们。

    “是补偿流,先生。”尤里·彼得洛维奇得意地回答道,“这条上升补偿流沿智利海岸一直延伸到秘鲁。我们顺着这条洋流可以轻易地到达我们想去的任何地方。”

    陆铭满意地笑了笑:“连尤里都肯花工夫在学习上了,不错。那么谁再来为我讲讲瓦尔迪维亚的历史?凯尔?尼克?强森?你们这帮兔崽子,肯定又去底舱看打牌了,根本没有好好完成我交待的学习任务。尤里,你是组长,你来回答我的问题。回答错误的话,全小组清洁甲板一星期。”

    “瓦尔迪维亚港始建于1551年,由佩德罗·德·瓦尔迪维亚建立。最初是作为维拉里卡等内陆地区金银矿采矿点的输出港而设立,后来在征服中南部地区阿劳坎人的常年战争中逐渐发展起来,目前是西班牙人圣地亚哥检审法院区中南部的最大城市。”尤里流利地回答道,显然是下了苦功。

    “尤里,你现在有点让我感到惊讶了。”陆铭夸奖道。

    在陆铭考核学生的时候,艉楼底层的军官休息室内,一帮海军军官们正围着一张桌子进行着某种娱乐活动。长时间的海上航行是枯燥的,所以军官和水手们一有时间就会进行诸如打牌、喝酒、掰手腕、斗老鼠等一切能增加乐趣的活动。

    “三万!杠!一万!哈哈,一万杠开!清一色、对对糊、独吊外加杠上开花,总共4番,给钱给钱!哈哈!”约翰·斯顿海军少尉斜坐在椅子上,一脸得意的哈哈大笑。

    “真倒霉!这一把就让你赚了一块五!今天你运气真好,一直赢。算了,你们谁来接替我,我去甲板上透透气。”牌桌上几个海军候补军官脸色铁青,连连哀叹。

    给完钱后,稀里哗啦的洗牌声继续响起。

    就在这时,一名传令兵从舷梯上走了下来,到军官休息室门口后喊道:“先生们,快到齐洛埃岛了,船长让大家停止一切娱乐,做好战斗准备。这个地方可能会有西班牙人的渔船及战舰出没。”

    一帮军官们闻言顿时都立起了身。“该死,我的武器呢!埃文,站起身来,你坐在我的军服上。妈的,辛普森,你踩着我了!”乱哄哄的场景持续了五六分钟,然后一帮穿戴整齐的军官们都来到了艉楼三层的舰桥上。

    船长陆铭正和乘坐交通艇从运盛一号上过来的吉文交谈着:“这么说,萧百浪决定在这个岛上登陆了。也好,航行了这么长时间,补给也消耗不少了,正好上岸补充下。好吧,‘东岸之鹰’号会做好警戒工作。”

    “先生们,右转舵,航向东北,进入科尔多瓦海湾。”陆铭开始下令,“所有军官回到各自岗位,密切注意海湾内有无西班牙人的船只,如有发现,立即报告!”

    “东岸之鹰”号打头,运盛一号居中,“加利西亚飞鱼”号殿后,三艘船以一字型驶入了齐洛埃岛与大陆之间的科尔多瓦海湾。经过半天的航行,三艘船只开进了齐洛埃岛东侧的卡斯特罗港。

    “快!动作快点!港口内的西班牙人正在注视着你们!”一艘艘小船从运盛一号上放下,全副武装的陆军士兵们在军官的催促下沿着船舷上的绳梯开始往下爬。由于港口内的波浪不小,船只的颠簸使得一些士兵摔进海里。这些倒霉的士兵立刻被用船上的水手们通过滑轮组连接的皮质吊袋将他们捞上了甲板,5月的海水是冰冷的,这些士兵第一时间就换上干爽的衣服,然后喝着烈酒驱寒。

    几艘动作快的小船已经靠近了海滩,负责划船的查鲁亚人跳进了冰冷刺骨的齐腰海水中,将小船推上了滩涂。没有任何人来阻挠这一场登陆行动,法比安·克林格曼双手握着32-乙型燧发步枪,带人冲进了岸边的一些小木屋内。这里曾是伐木工人居住的小木屋,看样子现在他的主人已经逃走了。

    岸上到处是成片的针叶林,其中很多树木生长的年头看得出来已经很长了。森林边缘散落着一些一些伐木斧和拉锯,证明他们的主人逃走时是有多么的慌张。

    “砰!”不远处响起了枪声,这是西班牙人姗姗来迟的抵抗行为。法比安立刻带着自己班里的弟兄们朝枪声响起处赶去,那边暂编第4排的一个班的士兵正在和一些西班牙人隔着一小片树林互射。生力军的加入使得己方这边火力大增,密集的枪弹打在树木上发出“噗噗”的声响,西班牙人那边似乎有人中弹了。

    谢汉三随着第二排的最后一批士兵一起登上了海岸。看到前方发生战斗,他立刻带着第二排47名官兵赶过去。

    “第二排,快步平上放枪法…立定…装弹…举枪…预备,放!”谢汉三狠狠地挥下了手中的指挥刀。爆豆般的枪声响起,西班牙人那边立刻响起了几声毛骨悚然的惨叫声,剩下的人在胡乱放了几枪后,开始朝后退却。

    4个排的陆军士兵此时都已经登陆完毕,谢汉三指挥他们排成稀疏的三行横队,朝西班牙人的城镇前进。小树林内躺倒着五六具西班牙人的尸体,陆军士兵看也不看,穿过小树林后继续向前。此时卡斯特罗城终于完整地显现在大家的眼前。

    严格意义上来说,卡斯特罗被称做“城”是很勉强的。因为这座一眼就能望到头的小型城镇没有任何城墙之类的防御设施,甚至连木栅栏都很少。城内杂乱无章地坐落着很多木制或砖木混合结构的房屋,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茅草搭建的充满印第安风格的住宅。总而言之,这是一座破败的小镇。

    “开步走!一二一…一二一…”随着谢汉三的口令声,他身侧的鼓号手敲起了充满节奏的鼓声,士兵们依照着鼓点的节奏开始向前缓缓前进。前方城镇内有几座瞭望塔楼,一些西班牙士兵站在上面朝这边窥视着。

    “一排,半面左转弯,全排齐射…预备,放!二排,右上前一字散开,全排齐射…预备,放!”随着军官的命令,暂编第一排和第二排的士兵们在西班牙人火绳枪的射程外朝那些瞭望塔楼一一点名,密集的弹丸将那些敢于爬上塔楼的西班牙人统统射成了血葫芦。

    战斗在二十分钟后结束了。十八名西班牙士兵和二十五名来自秘鲁的印第安仆从士兵被当场击毙,随后,陆军便接管了这座荒凉偏僻的小镇。

    小镇内居住着数百位居民,绝大多数都是印第安人。此外,还有少数西班牙军人、传教士、商人、工匠和农场主。这些人惶惑不安地躲在自己家里,默默等待着这些新征服者的审判。谢汉三征用了镇内最气派的一间建筑,那是一座木制结构的教堂,教堂内还有三名耶稣会的传教士。这些传教士用混合着害怕与惊异的眼神看着谢汉三的东方面庞,他们在这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陆军控制局面后,萧百浪带着一些海军水手们开始上岸“收集”战利品。按照事前制定的计划,卡斯特罗镇内的每个居民被要求支付至少一个比索的赎金或者等值物品。水手们带着军刀和步枪,开始挨家挨户收钱。

    谢汉三则在教堂内审问着一帮刚抓来的西班牙城镇官员,裴德罗神父在一旁充当翻译。卡斯特罗的市长和一帮市议会的委员们根本没来得及逃走,便被陆军堵了个严实。事实上他们也没地方可逃,周围是大片的原始森林,人迹罕至,逃出去多半也会冻饿而死。与其这样,还不如留在镇里碰碰运气呢。

    市长和六名委员、一名军官、一名法官、一名警长、一名司库外加三名宗教人士,被捆了个严严实实扔在地上。谢汉三面无表情地说道:“先生们,我讨厌废话。也许你们中已经有人猜到了我们的来历,那么我也就不再啰嗦介绍自己了,现在我来提问,你们回答。如果我提问的人回答不出我的问题,那么他就可以去上帝那里报道了。那么,我开始了……”

    半小时后,谢汉三得到了他想要的所有情报:卡斯特罗城周边还有三个伐木营地、一个木材加工场;北边的海湾内停泊着几艘渔船,那里还有一个皮革加工场,用于加工捕获的海獭和狐狸皮。很快,谢汉三就派出了一些陆军士兵配合着查鲁亚人前往这些地方进行清剿。

    傍晚,派出人员都回来了。这些城镇周边的据点规模都很小,往往只居住着几个人到几十个人不等,看到大批携带着步枪的陌生人冲过来,这些人第一时间就跑了不见人影。木材加工场内存放着许多阴干的木材,穿越众在挑选了一些留作自己备用后,剩下的都烧掉了,反正是不能留给西班牙人。从北边海湾回来的人带回了装满了整整一渔船的皮毛,这些都被送到了“加利西亚飞鱼”号上保存。

    穿越众在卡斯特罗港停留了一夜。第二天,任劳任怨的查鲁亚工人开始将征集到的各类物资开始往船上搬。一直到中午,整个物资搬运过程才算宣告结束。经过清点统计后,发现共征集了2头猪、5头牛、14只羊、2000斤粮食、酒20瓶、超过3000比索的各类金银币,此外还有大量名贵皮毛和若干火药、铅弹,算得上是大丰收了。

    海盗真的是一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啊。谢汉三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