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五十七章 决战:前奏

    6月28日。卡斯特罗城燃起了冲天的烟雾,城内的仓库、军营、监狱、办公场所、伐木场等等均被烧毁,西班牙人多年的殖民努力毁于一旦。运盛一号领衔的这支破袭舰队离去时,居心叵测的萧百浪还把缴获的一些火绳枪和冷兵器留给了当地的那些阿劳坎印第安人。齐洛埃岛上散居的阿劳坎人不少,平时很多都是不服西班牙人统治的主,要是这些阿劳坎人能趁此机会给西班牙人制造些什么麻烦的话,那么萧百浪大概做梦嘴都会笑歪了。

    舰队离去后,开始朝西班牙人在岛上的另外一个殖民点查考驶去。查考位于齐洛埃岛北端,与智利大陆隔查考海峡相望。这座小城比卡斯特罗城稍大,人口也略多一些。6月29日傍晚,舰队出现在了查考海峡,由于天降大雨,原本预定中的登陆作战被迫取消。全舰队升起西班牙海军旗,慢悠悠地通过了查考海峡,然后转向正北,朝瓦尔迪维亚前进。

    6月底的智利海岸风平浪静,大鱼河外海却是战云密布。迭戈·加西亚的特遣舰队在浩瀚的南大西洋上吃了一肚子冷风,也没能捕捉到萧百浪舰队的踪影。怒气冲冲的他们刚刚回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就听闻了鞑坦人舰队击沉三艘西班牙近海战舰的噩耗,此时对鞑坦人的海上封锁也已经事实上遭到瓦解。

    冷静下来后,迭戈·加西亚不得不承认,单靠海军已经无法顺利解决战斗了。既然如此,那干脆让陆军去解决战斗好了。只要攻克了鞑坦人在陆地上城堡,那么这场战争就可以宣告结束了。

    5月底的时候,两艘满载各种军用物资的运输船从利马安全抵达布宜诺斯艾利斯;6月中,从奇尔卡斯经巴拉圭陆地运送而来的大批军事物资和200名骑兵也顺利抵达。至此,西班牙人的战争准备基本完成。跟随秘鲁骑兵一起到来的安东尼奥·卡洛斯少校出任新设立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督办,全权负责一切陆军事务,但接受迭戈·加西亚舰队司令官的指挥。

    6月28日,就在萧百浪舰队火烧卡斯特罗港的时候,大批西班牙人的战舰及运输船云集大鱼河外海。王启年坐镇主炮台的水泥掩体内,密切观察着海上西班牙人的动静。这次西班牙人应该是主力尽出了,大小战舰和运输船加起来总数超过了20艘,可谓是阵容豪华。不过王启年对自己的炮台火力也有信心,主炮台24门火炮、二号炮台8门火炮、三号炮台8门火炮、新建的四号炮台6门火炮,加起来总数高达46门,其中更是有8门恐怖的32磅长管加农重炮。此外,炮台内部还装备了超过20门各类陆军轻型火炮,这是为了对付意图登陆进攻炮台的敌陆军士兵而准备,整个炮台的炮手总人数超过了300人,创历史新高。

    主炮台的指挥官李毅上尉穿越前是一所大学教足球的体育老师,穿越过后这几年他倒也花了很大一番功夫钻研炮兵知识,再加上大量的实弹射击训练,现在也算是穿越众里头的炮兵专家了。

    “注意了,西班牙人似乎有硬闯港口的企图。他们大概还以为我们只有20多门炮呢,哈哈,那就给他们个惊喜。传令兵,通知甲2-甲8炮位,不得擅自发炮,在甲1炮位发炮后跟进射击同一个目标。快去传令吧!”李毅一边举着望远镜,一边对身边的传令兵吩咐。甲1-甲8炮位安装的是8门32磅重炮,半封闭式炮台,外部做了伪装,这是穿越众的镇港利器。

    “西班牙人动了!”甲1炮位的炮长突然激动地嚷嚷道,他正踮着脚从射击孔内上方观察着港口外的情形。

    此时西班牙特遣舰队的“野牛”号炮舰在迭戈·加西亚的命令下当先驶入了大鱼河口,紧跟在后面的是“阿方索伯爵夫人”号、“阿劳坎征服者”号和“荣耀”号。四艘战舰在河口外海一字排开,降下尾锚后统一以右舷对着港内。

    迭戈·加西亚站在旗舰“加的斯岩石”号的舰桥内,举着单筒望远镜观察着港口内的情况。依据战前得到的情报,鞑坦人在港口内修筑了一定的炮台,火炮数量大约在18-24门之间,火炮口径最大的是24磅,和自己战舰上一样。从纸面上来说,鞑坦人的炮台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的。不过自己的舰队拥有超过250门火炮的庞大实力,即使战舰只有一侧火炮可以射击,那也有一百多门,足够压制甚至摧毁鞑坦人的炮台了,只要自己愿意承受一定的代价。

    安东尼奥·卡洛斯少校好整以暇地坐在舰桥内,说实话他对眼前这个他名义上的长官腻味透了。一个牧猪人的后代,为人又残暴、贪婪,和优雅沾不上任何一点边,居然也能大摇大摆地指挥自己。上帝,这一定哪里弄错了!卡洛斯少校腹诽道,让眼前这个矮小的男人狠狠丢一次脸吧。

    仿佛上帝听到了他的回应。鞑坦人一座位于河口冲积小岛上的炮台开炮了,呼啸着飞出炮膛的铁质弹丸毫不费力地击中了下锚停泊在港内的“阿方索伯爵夫人”号,并成功制造了一场小混乱。

    “运气不错!命中!”接替陆铭、陈土木二人担任三号炮台正副指挥官的丁伟和刘大发兴奋地对视道,“这帮龟孙子为了提高射击精度居然下了锚和咱们干,如此托大可就怪不得我们了。”

    不过他们的兴奋没能持续多久,西班牙人的反击很快就到来了。超过60门舰炮发射的弹丸朝三号炮台倾泻过来,其中大部分落在海里,但仍有相当一部分落在岛上。丁伟二人所站的炮位顶棚就被一枚18磅铁弹砸断,一位搬运炮弹的查鲁亚人被擦中脑袋,当场身亡。目睹这一幕的丁伟二人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妈的,老子还不信了!炮台还打不过你木头船!”丁伟也是个狠人,挽起袖子就开始搬炮弹。训练有素的炮手们第一时间完成了装填,火炮怒吼着朝海上发出了夺命的炮弹。三号炮台上8门火炮次第开火,顽强地与西班牙人对射着。

    看到4艘战舰依然无法压制鞑坦人处于最前方的一个小炮台,迭戈·加西亚命令“利马主教”号和“检审法官”号加入战团,西班牙人的战舰增加到6艘,火力大为增强。他们小心地控制着战舰与主炮台的距离,尽量让自己的锚泊位置远离对方火炮。

    “三号炮台危险了,再这样下去要被打爆。李毅,不要再等了,对方旗舰应该不会上来了。给西班牙人一个惊喜吧,他们应该会万分欣喜地接收到我们发过去的32磅铁弹。”王启年说道。

    李毅也不说话,干脆地走到甲1炮位的32磅火炮前,拿起火把朝火门上一点。“轰!”伴随着浓烈的烟雾,32磅铁球以千钧之势冲向了海面上的敌军战舰。铁球飞越了近千米的距离,越过排在最后方的“检审法官”号战舰的甲板上空,落在“利马主教”号左舷外十多米处海面上,溅起了冲天的水柱。

    甲1炮位发射后,甲2-甲8炮位也迅速开火,其中两枚32磅实心圆球击中了“利马主教”号。一枚击中了艉楼后方露天廊台上的厕所,一枚击中了右舷炮甲板,均给这艘500吨排水量的战舰造成了不小的破坏。

    “该死!他们的24磅炮开火了,呃…不!这不是24磅炮,是32磅!该死的,鞑坦人居然有32磅重型海军舰炮!”迭戈·加西亚终于动容了,自己的舰队下了尾锚停泊在人家32磅炮的炮口下,这不是找死是什么?“快,大副,乘坐交通艇去通知‘利马主教’号和‘检审法官’号撤退!”

    迭戈·加西亚举着单筒望远镜死死地盯着主炮台上32磅火炮的发射阵地。这些火炮都安装在防护良好的半封闭式炮位内,炮位外部也做了一定的伪装。而这样的火炮竟然有8门之多,真不知道这些鞑坦人哪来那么多大口径火炮的。

    32磅火炮发射完毕后,紧接着的是24磅和18磅火炮,这些火炮按照事先命令,集中轰击了已经遭受创伤的“利马主教”号炮舰,密集的炮弹如下雨般落在“利马主教”号周围,连带着紧靠着她的“检审法官”号也中了好几枚炮弹。

    “利马主教”号的舰桥中了四发炮弹,领航员和大副当场身亡。船长仍然在坚持指挥,他命令水手们拔起尾锚,准备朝外海逃窜。此时又一轮32磅炮弹袭来,这次的炮弹准头提高了很多,有4枚直接命中船身。其中更是有一枚鬼使神差般地击中了主桅,将其完全打断,桅楼里的瞭望手惨叫着摔下了甲板;后桅的三角帆被紧随而来的24磅炮发射的链弹击中,帆面大面积破损,几乎不堪使用;帆缆舱也被两枚18磅炮弹擦中,一名倒霉的水手当场死亡。

    直到这个时候,迭戈·加西亚舰队司令官才猛然发现,经过鞑坦人的两轮密集炮弹洗礼,“利马主教”号护卫舰似乎已经失去了大半行动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