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七十四章 决战:尾声(一)

    由于西班牙陆军主力被歼灭,至此陆上战事基本告一段落。(本章节由网网友上传)7月20日当晚,执委会召开了会议,各位委员们的态度基本上倒是很一致,即尽快结束这场战争。从2月底西班牙人正式宣战以来,这场绵延日久的战事已经耗尽了穿越众的家底。

    战争中各类物资急剧消耗,尤其以火药、铅弹的消耗更令人感到担忧,战前存储的火药消耗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已经经不起几场战斗的消耗了。此外,煤炭、钢铁、粮食、布匹和肉类的消耗也很多,很多物资的存量已经到了极为危险的地步。而且由于误了农时,原计划秋冬季节大面积播种的小麦也被耽误了,这对穿越众的粮食储备损害极大。

    分布在定远堡垦殖区的大量村落和工场也遭到了很大破坏,很多设施被彻底损毁。其中一部分是穿越众自己下令破坏掉以免被西班牙人利用,另外一部分则是被西班牙人破坏。这重建工作也是一项很重的负担。

    总而言之一句话,穿越众被这场战争打穷了,发展进程被打断甚至略有后退。因此,所有委员几乎一致要求立刻与西班牙人谈判,以尽快结束战争。当然了,与西班牙人谈判需要一个谈判主体,即穿越众到底是以什么身份去与西班牙人谈判。有人说继续以东岸公司的名义,有人却觉得穿越众现在有必要成立个国家了。

    “咱们这个国家就是在与西班牙人的铁与火的战争中建立起来的,这场战争就是我们的立国之战。这一仗不但要让西班牙人承认我们的存在,同样也要让他们承认我们的国家!”司法委员白斯文非常积极地说道。律师出身擅长嘴皮子功夫的他看到最近这段时间内因为连战连胜、军方人士大出风头而很是眼红,因此,他决定另辟蹊径,极力推动穿越众立国,刷刷自己的存在感,涨涨人气。

    对于这种事执委会也不好陡然做什么决定,何况白斯文也不是孤军作战,他同样求得了民政委员肖明礼和教育委员杜雯的支持。于是执委会主席马乾祖干脆把风声放了出去,决定向更多的穿越众征求意见,到时候如果真有必要的话再召开全体代表大会讨论决定。

    7月21日,倒霉的托雷斯上尉再次充当起了信使,他给处于罗洽附近的西班牙特遣舰队司令官迭戈·加西亚带去了一封执委会发出的和平谈判建议。与此同时,关于建国的事情在穿越众中间持续发酵,并获得了很多人的支持。这倒不是说白斯文等人的人气与支持率有多么高,主要还是广大穿越众们内心确实有这么个需求。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执委会众人也不能再装聋作哑,于是开始下发文件,向全体穿越众征求国名、国徽、国旗、国歌及国家体制等一系列问题的意见。

    7月25日,西班牙特遣舰队司令官迭戈·加西亚在反复核实陆军的战败情报后,终于接受了事实。他派遣了海军中尉法尔考、陆军中尉莱奥为谈判使节,前往大鱼河北岸西班牙军队旧营址,准备与穿越众的代表进行停战谈判。而此时,穿越众们的谈判代表也确定了,共4人,包括外交委员高摩、司法委员白斯文、陆军委员彭志成和海军委员王启年。

    至于前几天热炒的建国事宜,目前看来已经是大势所趋,几乎绝大部分穿越众都要求正式立国,剩下的少部分人也都是持着无可无不可的态度。国歌、国旗、国徽什么的问题一时半会儿理不清头绪,这国名倒是定了下来。执委会选择了受欢迎程度最高的一种:华夏东岸共和国。至于其他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国名,由于受欢迎程度太小,执委会并没有采纳。

    因此,在7月26日正式谈判的这一天,穿越众的4人代表团是以华夏东岸共和国的名义与西班牙人谈判的。在谈判开始之前,外交委员高摩就正式向西班牙人提出了抗议,他要求西班牙人正式称呼穿越众为华夏人或者东岸人,拒绝鞑坦人等容易产生误会的错误称法。对于这点,因为战败而略显低沉的西班牙人礼貌地表示没有问题。

    谈判开始前,西班牙人同样首先声明,战前秘鲁总督只授予了迭戈·加西亚舰队司令官阁下停战的权力,而没有授予他缔结和约的权力。因此,事实上这场停战谈判所达成的任何成果都需要远在利马的秘鲁总督批准或者签署才能生效。对于这一点,高摩等人表示理解。

    谈判正式开始后,两名西班牙谈判代表还算比较务实。穿越众之前曾带两人参观过定远堡外正在士兵看守下修理损毁房屋、工场的西班牙俘虏们,因此二人并没有提出什么不切实际或是无视战场现状的荒谬条件。他们只提出了三点提议:一、双方立刻停止任何敌对行动。罗洽港附近成为非军事区,西班牙舰队撤离到罗洽外海停泊,只在简易港口内保留一些联络人员,东岸人目前游弋在附近的骑兵不得进攻罗洽港。二、双方互不赔款,领土维持现状。西班牙人承认东岸人对于大鱼河流域两岸及延伸50英里内土地的合法统治权,至于其他领土要求,一律视作非法。三、立即释放所有战俘。历次交战被俘虏的西班牙战俘共计767人必须完全得到释放,东岸人不得以各种理由留难。此外,战俘的个人财产必须返还,武器、铠甲、战马等属于西班牙王国的财产也必须尽快归还。

    高摩等人对于第一条没有太大的疑问,因为现在交战双方正处在一个东岸无海军、西班牙人无陆军的尴尬状态下,已经处于事实上的停火,至于萧百浪的破交舰队,此刻已经被大家选择性遗忘了。

    至于第二条和第三条,高摩等人则提出了激烈的反对意见。双方互不赔款是认可的,但是华夏东岸共和国的领土不应局限在目前狭小的领土内,乌拉圭河以东、热拉尔山脉以南地区均应为华夏东岸共和国的合法领土。至于战俘问题,东岸共和国不会考虑无偿释放战俘,西班牙人需要支付一定的赎金,至于金额大小,可以具体讨论。而战俘的武器、铠甲、马匹等战利品,东岸共和国拒绝返还。

    在批驳了一番西班牙人的和平条款后,高摩等人又补充了几条:一、鉴于西班牙人和耶稣会传教士无法有效地教化东岸地区的土著人,使得他们跨入文明世界。因此,东岸共和国有对查鲁亚人和瓜拉尼人的教化、保护、监理的权利和义务,西班牙人不得粗暴干涉。二、西班牙人不得在拉普拉塔地区对东岸共和国进行贸易禁运和设置贸易壁垒,双方应友好互市。三、东岸共和国在火地岛享有特殊利益。东岸共和国可以在支付一定数额的费用后,获得开发火地岛矿产、木材、渔业、畜牧业等资源的权利,东岸共和国的船只可以在火地岛自由停泊,西班牙人不得无故设置障碍。四、东岸共和国获得麦哲伦海峡、乌拉圭河、拉普拉塔河的自由航行权。

    两名西班牙谈判代表看到穿越众的这几条补充提议后面面相觑,他们下意识觉得这里面很多内容是根本不可能获得准许的,谁要是全部同意了这些条件,恐怕国王会立刻将他吊死在宗教裁判所里,因为这个人肯定是受了魔鬼的蛊惑。

    第一次谈判就这样不欢而散。两名西班牙代表崩着脸,走出了大门,准备返回罗洽港,向迭戈·加西亚舰队司令官汇报谈判进程。就在他们离开时,谈判会场外、定远堡城下,激昂的正在奏响,陆军委员彭志成带着一帮陆军部的官员们正在检阅得胜归来的廖猛支队全体官兵。

    陆军第三哨、第五哨、第六哨、炮兵第一哨、长矛手、骑兵营一字排开,接受着陆军部大员们的检阅。刚刚获得大胜的小伙子们斗志昂扬,笔挺的军装、雪亮的军刀、高大的战马、飘扬的军旗都给两位西班牙谈判代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尤其是检阅到最后时刻,全体官兵高呼三声“万胜!向布宜诺斯艾利斯进军!”时,两名西班牙谈判代表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但“布宜诺斯艾利斯”这些字眼确是听懂了。听完后,两人脸色阴沉得仿佛能滴下水来。

    没有礼貌地说“再见”,两名西班牙谈判代表翻身上马,渡过大鱼河,向南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