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二章 新起点(二)

    9月1日已经是理论上的开春季节了,但东方港仍然笼罩在凛冽的寒风中。列昂尼德·费奥多罗维奇缓缓走出国家公墓,他的很多战友58名来自扎波罗热的哥萨克们长眠于此。和这些哥萨克们作伴的,还有79名来自各个国家的战士,其中甚至还有3名穿越众,他们在历次战争中为了这个国家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外面风有些大,列昂尼德扶了扶头上的海豹皮帽,正欲向前跨步而走,却突然站住了,因为他发现有个人一直在公墓门口等着他。

    “我等你很久了,乌克兰人。”约翰·斯顿海军少尉穿着一身暗色的呢绒大衣,头上戴着顶粘满河狸毛的礼帽,站在一棵小松树旁等着列昂尼德。

    列昂尼德认出了这个英国佬,当初圣克里斯多夫公司来进攻东方港的时候,貌似这个英国人就是其中一条船的船长,当时还是列昂尼德带人俘虏他的呢。列昂尼德对于认识这个手下败将没有兴趣,因此他转身就欲离开。

    “站住!乌克兰人!我想我们之间有些事情需要解决一下。”约翰·斯顿提高了声音,他把右手从大衣口袋里拿了出来,他的右手上戴着手套,手里拎着一个钱袋。

    “你最好惹我生气,英国佬。”列昂尼德用危险的眼神看着约翰·斯顿,威胁着说道。

    约翰·斯顿走到列昂尼德正前方,面对面看着这个高大的哥萨克那双桀骜不驯的眼睛,缓缓说道:“这里是100元,我几乎全部的财产。只要你把一样东西交给我,这些钱就归你了,那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

    列昂尼德隐约猜出了约翰·斯顿所要的是什么东西,但这却更令他感到愤怒。“滚开!英国佬!你已经成功地惹我生气了。你最好赶快离开,不然我拼着被纠察抓去关禁闭也要狠狠地揍你一顿!我再说一遍,我没有你想要的东西。”

    “那是一串伦敦金饰商人公会出品的红宝石项链。”约翰·斯顿毫不退缩地盯着列昂尼德凶狠的双眼,说道:“你在战场上从我手里抢走这件财物,然后你将它献给一位高贵的华夏人小姐,但据我所知那位小姐并未接受你的馈赠。快把它还给我吧,年轻人,这是我妻子凯瑟琳给我的结婚纪念礼物,对我来说很重要。把它给我,然后你拿走这袋钱,咱们两不相欠,事情就这么简单!”

    列昂尼德脸色顿时涨红了起来,只见他将双手从军服裤兜里拿了出来,然后一把抓向眼前这个令他觉得很是厌烦中年英格兰人。

    约翰·斯顿船长侧身一让,接着反手一抓,然后便反扭着列昂尼德的手关节将他压得脸朝下。“嘿,乌克兰大个子,不要试图和我动手。我当了六年船长,整治过无数个桀骜不驯的水手或者船员,从来没有人能给我造成麻烦。现在,答应我,把东西还给我,我就放开你,怎么样?也许你在马上很厉害,但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

    “嗷……”列昂尼德暴吼了一声,拼着左手受伤猛地一挣,挣脱了约翰·斯顿的控制,然后红着眼睛抡起右拳朝约翰·斯顿打去。

    两声闷响,双方几乎同时中拳。列昂尼德和约翰·斯顿互相抱着对方,扭打在一起。

    “嘘!嘘!”两声尖利的铜哨声响起,几名身穿黑色警服的内务部警察携着短木棍冲了过来。两人看到情况后,仍旧互相给了对方最后一拳,这才在内务部警察的大声呵斥下停了手。

    两人被内务部警察带回了位于石灰岩矿场的总部内。值班的警员对他们做了一番简单的笔录,当得知两人均是少尉军官时,不由得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约翰·斯顿有些尴尬,列昂尼德却浑没有当回事,反而朝小警察狠狠地瞪了回去。

    这个查鲁亚小警察没有理会这两个公然斗殴的军官,他转身将笔录交给了他的上级,然后出门离开了,离开前他特意走到列昂尼德旁边,用只有两人可以听见的声音低声说道:“嘿,你这个乌克兰蠢货,有空的话可以来找我较量一番,我一定会揍得你满地爬。我叫艾瓦尼,警察局的人都知道我,别不敢过来,蠢货。”

    列昂尼德暴怒欲起,但突然想到这里是警察局,便生生压下了自己的那股怒火。干脆转头不理这个小子,不料却又碰上了坐在墙边的约翰·斯顿嘲弄的眼神。

    ……

    正在休假的徐宇匆忙换上了自己的军服,朝城外矿场的警察局总部赶去。已经知道事情原委的他一边咒骂着列昂尼德这个不知轻重的蠢货,一边不得不好言安抚自己新交的小女朋友在农业部工作的前90后女高中生吴小丽。徐宇人长得一般,身高又只有一米六八,穿越前只是个小小的夜总会保安,可以说要啥没啥,唯一的优势可能就是会骑马了。原本在穿越众中也是属于**丝一般的存在,别说结婚了,就是找个女朋友都困难。本来他也死了心,准备花钱买个欧洲大洋马算了。

    只是没想到这回与西班牙人战争中,这家伙大放异彩。作战中勇猛无匹,亲自带队冲锋三次,受过两次伤,亲手斩杀过一名西班牙骑兵。战后获得了陆军部嘉奖,不但骑兵营代理营长前代理两字去掉了,军衔也升到了上尉,可谓风光无限,前程似锦,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这时候,找女朋友自然就不存在障碍了。

    徐宇很快便赶到了警察局呢,进门一看,哟呵,老熟人海军上尉陆铭也在。陆铭是“东岸之鹰”号的舰长,前几天刚刚跟随运盛一号一起回国。两人见面后相视一笑,然后便开始在笔录上签字,准备领人。

    “老徐,听说这次你们陆军军制又要改了?”在等内务部官员们到来的期间内,两人干脆闲聊了起来。

    “我也只是听到了些风声。按照现在最流行的说法呢,目前六个步兵哨、两个野战炮兵哨要砍掉一半,组成一个混编营。此外,骑兵营也要适当精简,我估计会缩编为两个哨。”徐宇说道,“现在初步定了步兵营编制为步兵三个哨246人、炮兵一个哨51人、一个工程兵排16人、鼓号手4人、掌旗手2人、军医2人、兽医1人、枪械修理匠2人、传令兵1人、营长、营副、作训官各1人,全营328人;骑兵保留两个哨,全营72人;陆军总兵力便是以上400人,比起现在那是直接砍掉了将近一半啊,这执委会下手也真够狠的。”

    “哈哈。不都那么回事嘛。”陆铭笑着说,“谁让咱们如今缺人呢。马上要去北边勘探、开发矿产,到处需要人啊,一句话,还是人口少了。你们陆军难,我们海军也不容易啊。超过300名炮台炮手愣是被削减到了120人;运盛一号如今也退役了,海军只保留着三艘军舰,编制也被卡的死死的,全部船员加起来才256人;这么一算整个海军编制为376人,和你们陆军是半斤八两啊。”

    “如今是真缺人啊。”两人一同叹息。

    正在两人叹息时,内务委员焦唐从里面办公室走了出来,看到两人后一笑,说道:“行了,省得你们再跑一趟,来,把这份文件签了。”

    “什么文件?”陆铭一边拿起文件,一边随口问道:“咦,调令?煤炭工作组?这名字取得,土得掉渣啊,去北边挖煤?调我去干嘛?”

    “不光你,老徐也要去。”焦唐解释道,“这次是去帕图斯湖流域开发煤矿。你们都知道煤矿对于我们国家的重要性,据说那边有些煤炭根本就是露天埋藏的,只要稍微挖一挖就能开采,甚至一些印第安人都能从山里捡一些煤炭来烧火。这次执委会下了大决心,在人员、物资极端紧缺的情况下,准备从各部门、各单位抽调一批精兵强将前往那里进行开发。煤炭工作组已经在今天正式成立了,这次是由物资委员邵树德亲自担任组长。组员来自工业、农业、建筑、军队、警察各个系统,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资源的勘探,接下来你们要负责的就是保护好一支勘探队安全前往目的地进行勘探。联合参谋本部已经达成共识了,将陆军第三哨、骑兵第二哨、海军‘加利西亚飞鱼’号、‘东岸之鹰’号暂时划拨入工作组,接受邵树德的领导。好了,签完字就回城里行政大楼去报到吧。对了,别忘了把这两个当众斗殴的家伙领走。念他们是初犯,罚薪水三个月,全营、全舰队通报批评一次。行了,别磨蹭了,赶紧走吧,我这事情一大堆呢,西班牙人整天来催我们释放俘虏,唉,头疼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