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九章 新移民(二)

    公共食堂内,弥漫的蒸汽中大群新移民们正围坐在一张张桌子前狼吞虎咽着晚饭。

    徐文选和陈庭美坐在一张桌子前,相对无言。他们的妻儿坐在旁边,默不作声地看着桌上还算丰盛的饭菜。小孩子有些熬不住食物的诱惑,不停地看着桌上的牛肉咽口水,却又摄于父亲多年的积威,没有得到允许之前根本不敢下筷。

    “子贞兄,都这地步了,万事多想无益,还是先吃饭吧,侄儿都饿坏了。我看这帮蛮夷行事,似有一定法度,兄大可不必过于忧心。”坐在左边的徐文选说道。

    陈庭美默默点了点头,于是几个人便开始用起饭来。这间公共食堂面积大得很,同样能容纳千人同时就餐。从拉普拉塔进口的牛肉甜美多汁,再配上鲜美的鱼汤和咸鱼,吃起来不论是口感还是营养都相当不错。

    徐、陈两人还好,家中有些余财,这隔三差五的也能吃上几顿肉,但是其他人就很不堪了。一些乡民就连过年都很难吃上肉,此时闻着吸气扑鼻的牛肉,一个个大快朵颐,差点连舌头都咽下去。

    几名爱尔兰人不停地将大桶大桶的蒸土豆搬了进来,然后用蹩脚的汉语大吼道:“土豆管够!土豆管够!”

    许多乡民们抬起头愕然地看着他们,随即又低下头去吃饭,他们既听不懂这些夷人在说些什么,也没兴趣去弄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什么都是假的,只有自己的肚皮饱才是真的,天可怜见,这都半年多了,自己总算逮着一顿饱饭吃。就算接下来这些夷人再将自己转卖到哪里去,自己这会儿多吃些也不亏。

    “这些蛮夷行事何其奢也。”陈庭美将自己碗里最后一块牛肉夹给儿子,然后叹着气说道,“此处数百人共食,人给牛肉四两、鱼一斤,若是顿顿如此,每日便要杀牛一头、购鱼数百。实在是…甚奢!”

    徐文选此时也吃完了自己那份,摸着自己鼓鼓的肚皮,竟然还有意犹未尽的感觉。“子贞兄,你家里还算有几亩薄田,还能悠游度日,我却不行了。被兄长赶出家门后,我是一日不劳便要挨饿,这牛肉,我可是数年未食了。”

    “唉,应期你休要再提这些了。(本章节由网网友上传)”陈庭美叹了口气,略有些伤感地说道:“你也知道,我等乘这甲板巨船去国离乡,此处怕已是万里之外。些许往事,便休要再提了,徒使人增伤感耳。”

    这徐文选此时的心态倒调整得挺好,只见他微微看了看周围,然后便低声说道:“子贞兄,你我二人早就绝了这读书进仕之路。此刻我看这帮蛮夷行事颇有法度,御下也是极严,吾等且细观之,或有进身之阶。”

    “蛮夷之邦,便是做个尚书阁老又有甚滋味。”

    “子贞兄此言差矣。你们兄弟之间便不说什么暗话了,子贞兄你族里也是和海商有些瓜葛的,你当知道这弗朗机、日斯巴弥亚和红夷之甲板巨船的厉害。这些弗朗机巨船到了此地还这么老实,那此处的夷人应是有几分手段和本事的。你们初来乍到,不妨先虚以委蛇,再图将来,这样,也可让嫂夫人和侄儿不至于生活困顿。”徐文选循循善诱着。

    “应期你这番话倒也是有些道理。”陈庭美缓缓点头,“且先虚以委蛇,再作他图。唉,此次一着不慎,竟被刘香这厮掳去,实在可恨。咦,对了,此次刘香掳掠的多是我温台乡民,其中颇有些是我家昔日佃户,我是否应当联络一二,以做万一之时援应?”

    “万万不可!”徐文选的声音陡然提高,他小心地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有注意到他,这才说道:“子贞兄,万万不可如此操切鲁莽。想那夷酋并非无智之人,他焉能不防备我等私下勾连,此事干犯忌讳,须得慎行。”

    “幸亏贤弟提醒,否则愚兄定已铸下大错。”

    ……

    安达十五看着碗里满满的牛肉和咸鱼,激动地眼泪差点流了出来。多少年没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了啊,他陶醉地想着。

    出身于下级武士家庭的安达十五自从父亲病逝后,就再也没有吃过一次饱饭。这个年头不得志的武士在日本到处都是,也不多他安达十五一个。在社会上蹉跎多年后,郁郁不得志的安达十五干脆一咬牙上了卡瓦略船长的贼船,准备到“南洋”去发财。可没想到,他这次被卡瓦略船长坑得不轻,人家偷换了概念,此南洋非彼南洋,乃南大西洋是也。

    不过安达十五心态很好,在哪不是混饭吃呢。如果这里有人能天天给他饱饭吃,再时常能吃一些牛肉之类肉食的话,他就奉他为主家,即使是泰西红夷也没有关系。

    这次和他一起被卡瓦略船长骗过来的武士还有几个,不过他们都不如自己。那些落魄的家伙连一把武士刀都没有,还好意思自称是武士,安达十五有些不屑。至于剩下的几十名破产农民,安达十五更是连正眼也不会瞧一下。

    “真希望这一天赶快过去,明天能来个赏识我的家主,我一定会表现出自己应有的价值的。”安达十五一边吃着香气扑鼻的牛肉,一边美好地幻想着。

    过了半个小时,就在大家都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几名身材高大的军官走进了食堂大门。领头的是陆军预备役中尉魏艾文,他身后是六名复原老兵,全部来自瑞士,是第一批移民,属于穿越众比较能够信任的人群。

    魏艾文身穿33式机制陆军中尉军官常服,依旧是笔挺的棉布军装、雪白的帆布武装带和坚实的牛皮军靴,左手挎着军刀,右手抚着手枪皮套,一脸复杂地看着因为他们突然到来而茫然地看着他们的移民们。

    “按照执委会的最新命令,新来移民隔离期内须进行基本军事队列训练和语言学习。”魏艾文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些人的眼神依旧迷茫,不知道是听不懂还是怎么着。于是他加大声音说道:“从今天起,你们白天进行军事训练,晚上进行语言学习。一切行动听指挥,不得违抗上级命令,若有违者,一次警告、二次判劳役送北方挖煤。女人和小孩白天可以不用进行军事训练,但必须负责打扫整个隔离区的卫生。我不管你们听没听明白,现在,所有成年男性全体起立,出外列队!”

    没有反应,移民们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

    “全体起立!”魏艾文加大了声音,他身后几名老兵也用汉语喊了起来。

    “这…这位将军,学生徐文选,温州府生员。敢问这位将军可是要我等男丁起身出外?”一名移民慢慢站起身问道,他说着和穿越众似是而非的普通话,但魏艾文还是勉强听懂了。

    很好,看来这帮移民中有人能听懂自己说的话。魏艾文内心暗喜,不过他仍板着脸说道:“不错!徐文选是吧,你不错,下次说话前记得举手喊‘报告’,现在,你到前面来转述我的命令。”

    在徐文选的帮助下,这帮男性移民们拖拖拉拉地起身,开始到门外排队。整个过程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在老兵和内务部警察的木棍击打下,这帮懵懵懂懂的乡民们才勉强排成了一个4行的横队,不过那队形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刚开始也只能到这种程度了。”魏艾文暗暗想着,然后他和六名充当教官的老兵分别走到队列里面,一个个纠正这些乡民的姿势。

    “咦,你是日本人?”魏艾文看着眼前这个梳着发髻的移民,一脸惊奇地问道。这个家伙身高不足一米六,头顶中前部秃着,梳着一个发髻,看样子很像电视里面那些日本武士的形象。

    安达十五不知道这个身材高大、看着像是“大将”一流的人物为什么盯着自己说话,虽然自己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但肯定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对。因此,他只能微鞠躬,嘴里喊着“哈伊!”,祈求对方的原谅。

    “还真是日本人啊。”魏艾文有些无语,随即又怒道:“这两个葡萄牙老骗子!胆子够肥的,居然敢忽悠咱。哼哼,真以为咱是鞑坦人所以分辨不出中国人和日本人的区别么?嗯,待会儿结束后我一定要上报执委会,扣他娘的运费!妈的,一个人要400块运费呢,能从拉普拉塔那些牧场主手里以批发价买40头牛了。”

    安达十五看到魏艾文嘴里一直在嘀嘀咕咕什么,心里有些不安,不知情由的他只能不停地鞠躬“哈伊”。

    “行了行了,别鞠躬了。”魏艾文不耐烦地按住了安达十五的肩膀,不让他继续鞠躬。然后走回到队列前方,大吼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将进行为期十五天的队列训练。现在,教你们基本口令,都给我用心记住了,一会谁做错了就要罚!我教的第一个口令,‘立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