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二百六十四章 网(二)

    “如何遏制乃至扼杀满清,需要一个统筹规划!需要长期布局以及投入!”披着一件羊驼毛呢子大衣的莫茗意气风发地在烟台堡地下作战指挥室里指点江山,只见他挥舞着手里的指挥棒,在地图上指来指去,说道:“多铎的八旗主力虽然顿兵南京、扬州一带,但一些蒙古偏师裹挟着大量江北四镇降军已经轻易击破南明监国常王的部队,而这都是去年冬天时候的事情了。本书由不过随着我军在敌后的崛起,无论是北京的多尔衮,还是南京的多铎,目前都已经意识到我军的威胁,开始从前线调集主力部队回援,意欲吃掉我们。远在湖北、江西的英王阿济格,除了继续穷追已经蹿入湘鄂交界处的李自成外,也抽调了部分八旗主力东进太平府,一面收取南明州县,同时策应多铎部围剿我军的举动。”

    “总的说来,目前我军在敌后的连续行动已经极大地牵制了清军的攻势。浙东地区反清义军的兴起、湖广地区大顺势力的顽抗、南明的屡败屡战,以及始终无法彻底平复的山东局势,满清的头很大啊。”莫茗的小牛皮军靴踩在地面上“哆哆”作响,会议室里鸦雀无声,各部军官们都在聚精会神地听着莫大帅的指点江山。

    东岸人在去年下半年发起的一连串攻势着实让多尔衮大为惊讶。首先是受命收服江北各州县的固山额真准塔部两千余人,在与东岸黄衣贼五六千战兵的正面对战中竟然不能取胜。其次是沂州总镇许定国部万余人在莒州城下的大溃败,以及后来在海州地区的一连串小溃败,这些使得沂州镇事实上失去了战斗力的战败让多尔衮再也无法对黄衣贼视而不见。再搞下去,以后北方沿海还想安宁么?

    因此,清廷连连下诏,调集山西、陕西、河南军队陆续前往北直隶与山东,充实当地防务。同时,清廷也下令。已经被东岸人攻破的沿海州县就此废弃不用,居民全部内迁,以让东岸人野无所掠。

    “但这些远不能说明各部势力已经与满清形成了对峙,相反。满清仍然占据着极大的优势。这一点我想你们都很清楚,江北四镇、左梦庚部、江西明军加起来已经近四十万人了,这些人的战斗力虽然渣,但也不是南明匆忙武装起来的那些孱弱兵丁所能够抵抗的。而且他们各部之间的嫌隙也非常大,比如李自成部与南明何滕蛟可能爆发的冲突、南明各王之间可能爆发的冲突、甚至各军头之间可能爆发的冲突等等,这些都是不稳定因素,但对这些抗清势力来说眼下都是极为致命的。因此,如何不让满清速胜,还是非常费思量的,需要我们周密部署。”莫茗此时倒背着双手。将手里的指挥棒在空气中敲来敲去,继续说道。

    “儒尼奥尔少尉,你起来,向各位长官们介绍下我们的部署。”说着说着,莫茗突然拿指挥棒指了指坐在墙边的年轻军官说道。

    儒尼奥尔少尉原本是挺身队第一联队的代理联队长。临时少尉军衔。不过在本土调来的年“仅”35岁的少壮派军官张旭东上尉奉军部命令接管第一联队后,儒尼奥尔临时少尉就又回到了他参谋的职责上。不过莫茗对这位心腹部下总算也有些补偿,至少他原本军衔上的临时二字被去掉了,成了货真价实的正式陆军少尉,省了好多年的奋斗。

    此时只见他“啪”地一个立正起身,然后上身微微前倾,向各部长官们致了一下意。接着便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走到讲台中间,打开夹在自己腋下的文件夹,扫视了一眼台下的各部军头们后,用高亢有力的声音说道:“诸位长官,莫长官制定的计划很简单,就是编织一张束缚满清的大网。然后逐渐收紧,使得满清感到窒息,以给我们争取时间。网的节点有很多,在北方,主要是烟台、济州、以及阿穆尔河流域的据点。这些据点要屯驻合适数量的兵力,并在不远的将来具备全线出击的能力,持续不断地攻击、骚扰满清,掠夺物资、人口,削弱敌人的战争潜力,壮大我们自己。”

    从现在所面临的局面看来,在北方基本只能靠东岸人自己努力了,因为各路抗清武装基本已被满清扫平,剩下的小股武装大多也不成气候,很难对敌人造成威胁。在莫茗的计划中,阿穆尔河流域的据点是远期计划,而济州、烟台等地的武装才是眼下招之即能战的力量,挺身队、翟从谔等附庸武装兵力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毕竟一万多人了,而且装备、训练现在也比以前强了很多,打起绿营来至少不会落了下风,甚至菜一点的绿营还会被他们虐。因此,如何发挥他们的最大作用,以尽力牵制满清,才是此刻重点需要研究的课题。

    “同时在南方,我们要与郑家保持密切联系。郑鸿逵很可能已经回到了福建,他未必愿意降清,因此我们可以对其进行资助,向他们出售一些新式步枪与火炮,并派军官帮他们训练一支火器部队,以增强他们的实力。”儒尼奥尔少尉继续中规中矩地介绍道,“郑家的戎克船数量极多,水手也很多,具备相当的近海作战能力。我们此举相当于给他们增添了部分陆地作战能力,当能牵制相当数量的清军,延缓明军衰败的时间。值得注意的是,经过我们分析,郑家目前的领导人郑芝龙是个政治投机分子,他很可能会投降清廷,但家族中应当会有很多反对者,在交往的时候应当区别对待。”

    值此鼎革大变之际,关于郑家的站队问题,参谋部的专职参谋们已经推演了好几次,但由于缺少大量关于郑家的信息,他们始终无法对此做出一个准确的评断。他们只是认为郑芝龙本人投机心理很重,很可能会降清,而郑鸿逵就难说了。到了最后,还是莫大帅大手一挥,让参谋们按照郑家部分势力降清、部分反清的格局来做预案,最终得出了郑家需要援助,否则很可能无法长期坚持的结论。

    目前,莫茗正在考虑是主动派人上门与郑家进行联系,还是单纯地等郑氏到烟台来商谈援助。思来想去之后,他觉得还是再等等为好,现在上门人家未必会有多热情。况且目前清军刚刚击破常王政权托了东岸人的福,常王比历史上多苟延残喘了几个月,到10月底才被消灭。这个时候南方正是一片混乱的时候,莫茗依稀记得在常王政权覆灭后南明同时崛起了两个藩王政权,即鲁王和唐王。这个时空事情是如何演变的,由于缺乏在南方的消息来源,他也不甚清楚,还需要继续打探。况且郑芝龙这厮目前还未正式降清,有他在,莫茗总感觉和郑家的合作就很不踏实。

    而另一件值得注意的是,就是多尔衮在收到灭亡南明政权并收降四十万明军(阿济格部在江西收降十余万)的消息后,大为惊喜,志得意满之下于九月初下令在天下推行剃发、穿满族服装。清廷有识之士向多尔衮谏言:“今闯逆未定、海寇未平,江南更是有僭越监国之故明宗藩,天下汉民衣饰服冠当如旧……”

    不过多尔衮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已经远蹿湖南的手下败将“一只眼”(即李自成)、藏头露尾不敢正面交手的黄衣海寇、苟延残喘无可战之兵的南明小朝廷,在他看来,都不是什么大麻烦。目前清廷手里的资源越来越多,优势越来越大,统筹规划后陆续消灭这些敌人不是什么难事。因此,即便是山东、江北各地绿营惨败的消息迭次传来后,也无法动摇多尔衮的决心,誓要将剃发易服推行下去。不光如此,随着满清逐渐坐稳天下,原本滞留东北的大批老弱妇孺纷纷涌进关内,为了安置这些人,清廷又在北直隶大肆圈地,并掠人为奴,由此导致当地形势动荡不安,大量百姓拖家带口四处逃亡。

    在这些措施的推行下,清廷原本可以轻易一统天下的局面,陡然又平添了许多波折,硬是自己将自己占领全国的时间生生延后了去。而这些都是对东岸人极为有力的,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的时间又宽裕了不少,可以更从容地积蓄力量、联络各地的反清势力,尽力延缓清廷统一天下的时间,甚至有可能的话生生阻断这个过程虽然很难。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东岸人能在中国大地四处战乱的时候攫取到足够的利益那就是人口。随着东岸人在远东的力量越来越强,莫茗有信心,依托黑水基地,联络郑家以及内陆的反清势力,定能给清廷一个极为深刻的教训。

    “最后,我将重点讲一下目前已经撤退到湖广南部的大顺军队的事情。”儒尼奥尔少尉瞟了眼台下,然后飞快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