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三百四十章 进攻战与防御战(四)

    “冲!”亲临一线的常开胜猛地挥下了手里的军刀,寒着脸说道。

    随着他的命令,一群克兰迪人、高乔人便纠结无比的冲出了阵地,然后扛着沙袋朝前方不远处的一道壕沟冲了过去。在他们身后,两千多名火枪手早就列好了阵势,就等这些克兰迪人填平了西班牙人挖的这道壕沟后杀过去。

    经过连续一个多星期的奋战,常开胜支队数千人马克服了天气、疾病等不利因素,到昨天的时候他们终于扫清了西班牙人布设在亚松森城外的工事,打死打伤西班牙军队一千多人(包括瓜拉尼人),目前剩余的约三千西班牙军队(包括两千名瓜拉尼人)已经退守亚松森城内,准备做最后的抵抗。

    与此同时,他们还下令亚松森城内每个成年男子都要参加战斗,并大肆宣传东岸军队的魔鬼行径(屠杀、抢劫、强奸什么的)显然说的大部分都是事实。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亚松森城内西班牙人的抵抗力度陡然加强,昨天常开胜派了部分克兰迪人炮灰对亚松森展开了试探性攻击时,便很干脆地被西班牙人打了出来,“克兰迪义勇军”死伤百余人,可谓悲惨至极。

    常开胜本人对于克兰迪人无能的进攻非常愤怒,因此今天(5月28日)早上他决定将昨天溃退下来的克兰迪人再度派上阵,若是他们仍旧不堪一击的话,那么他不介意命令督战的波兰、鞑靼雇佣军执行战场纪律。

    已经减少到20门火炮的炮兵难得地打了一次齐射,地动山摇的火力让西班牙人龟缩在工事内不敢露头。这令冲锋的克兰迪人感到了一丝安慰。这次扛着沙袋冲锋的克兰迪人足足有三百多人。他们很快就冲到了壕沟前。然后奋力将手里的沙袋投进了壕沟内。壕沟不深,是西班牙人战前临时挖的,因此要填平并不是很难,前提是没有敌人的骚扰。

    敌人当然会进行骚扰!这不,克兰迪人刚刚冲到壕沟边没多久,最初投完沙袋的一拨人才刚刚往回跑出了没多远,数百名瓜拉尼人就从工事内钻了出来,然后使用杂七杂八的武器。如:火绳枪、弓箭、投矛,对这些手无寸铁的克兰迪人发起了攻击。南美大陆上的两个印第安部族,就以这样一种场面各为其主地展开了厮杀。

    瓜拉尼人一露头,炮兵指挥官杨旭少校立刻便将军刀指向了那边,随着几发校正弹发射完毕,早就做好准备的4门榴弹炮立刻将爆炸弹送到了这帮瓜拉尼人的头上。虽然爆炸弹的发火率与可靠性都不高,但连续发射几轮后,仍然有大量炮弹在瓜拉尼人附近爆炸,然后将炽热的破片送进了瓜拉尼人温热的躯体内。更有甚者,两枚打得不准的炮弹在壕沟上方凌空爆炸。将附近的十余名瓜拉尼人以及几名克兰迪人一齐炸倒在地。

    4门榴弹炮的持续轰炸是可怕的,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内。超过五十发炮弹被送到了瓜拉尼人丛中,四下纷飞的弹片足足杀伤了一百多人,剩下的瓜拉尼人顿时士气崩溃,此时教士们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这些崩溃的瓜拉尼人撞开阻止他们撤退的西班牙人,然后夺路逃到了后方。

    觑到有便宜可占的常开胜立刻下令将第二波炮灰放了出去。三百名克兰迪人扛着沙袋,怒吼着冲向了壕沟,出发前带队的东岸军官所进行的动员成功地激发起了他们对西班牙人的仇恨,因此这次他们很快便冲到了壕沟前,将沙袋扔进去后也不停止,而是捡起瓜拉尼人遗落在地上的武器,大吼着追击了过去。直到他们遇到西班牙人的火枪齐射,这才再度狼狈地逃窜了回来。

    在连续两波克兰迪人付出了近百人的伤亡后,进攻部队终于上场了。上千名波兰、鞑靼雇佣兵拿着燧发枪、弓箭伴随着炮兵开始缓缓向前进发,依托炮兵为核心进行攻城战,这又进入了东岸人熟悉的战斗节奏。除了几门重炮外,足足12门轻型野战炮被两个连的炮兵弟兄们推着向前。每遇到敌人据点时便集火进行炮轰,几乎无坚不摧,而那些雇佣兵们则手持火枪警惕地盯着西班牙人,不时将他们组织的一些反冲击打回去。而每当这个时候,炮兵弟兄们也会将炮弹换成葡萄弹甚至散弹,对冲击过来的敌人进行近距离炮击,与步兵配合得天衣无缝。

    在正面取得突破并将敌人兵力吸引过来后,常开胜果断加大了筹码,镇海县民兵大队四个中队中的两个被他投入了战场。这两个中队约500人携带着从前线撤下来的两门野战炮、两门重炮,以及配合他们的三百名克兰迪人,分批乘坐几艘小汽船和炮艇在亚松森侧翼登陆,并一举击溃了守御在那里的一百多名瓜拉尼人,然后迅速稳固了阵地。

    得知侧翼被攻占的西班牙人顿时有些惊慌。30日下午,负责指挥整个战局的安东尼奥.卡洛斯少校忍痛从前线抽调了两百名火枪手,同时又将城内强征起来的三百多个白人男子配备上了火绳枪,然后便驱赶着他们朝城西的东岸阵地发起攻击,不过以失败告终。而等到30日入夜后,东岸人已经彻底稳固了城西登陆场的局面,巡弋在巴拉圭河面上的几艘炮艇甚至还击沉了两艘潜越过来的印第安独木舟,四十多名瓜拉尼人葬身鱼腹。

    战局发展到这个时候,西班牙人的颓势已经很明显了。东岸人对亚松森城区正式发起总攻不过才三天时间,就已经杀伤了六百多名瓜拉尼人以及大约两百名利马军团的火枪手,宝贵的火炮也被摧毁了两门,这仗简直没法继续打下去了。市政议员、贵族、检察官、大商人们惶惶不安,他们的脑海中充斥着逃跑的念头。

    这些人在巴拉圭的乡下还有大片的种植园或庄园,他们不想留在城内送死,他们甚至想单独与东岸人进行媾和。但卡洛斯少校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因为如果这些人一逃的话,正在前线苦苦支撑的军人们的士气必定也会受到影响,到时候说不定整个防线就此崩溃也说不定。因此,在他的好说歹说之下,这些人勉强决定继续留在城内。

    常开胜当然也看到了西班牙人阵线的动摇,因此他毫不犹豫地继续投入重兵,镇海县民兵大队剩余的两个中队、东方县民兵大队全部总计1500人,在三百名克兰迪人的配合下,携带着四门火炮顺着波兰雇佣军打出的缺口,在击溃了三百多名西班牙火枪手的阻截后,顺利向城东方向进行扩展,不但占领了一些街区,还顺带俘获了一门完整的西班牙青铜火炮,整个战局的天平再次向东岸人这边狠狠倾斜了一下。

    在投入这波兵力后,常开胜将自己的指挥部挪到了靠近城区的外围地带,此时他手头仍然握着精锐的三个步兵连、一个骑兵连,这些人是他的总预备队,用于防备意外情况的出现。亚松森城内如今一片混乱,很难说会不会出什么突发事件。

    6月1日夜,在又坚持了两天后,看到战况愈发不利的城内西班牙上层人物立刻决定转进。七名市镇议员、一名检察官、一名督办、两名教士以及十多名知名商人与农场主,带着大批的随从和马车从尚未交战的城东快速撤离。安东尼奥.卡洛斯少校极力劝阻,但仍未能阻止这些人的出逃。

    老爷们出逃后,城内的居民的抵抗意志顿时大为沮丧,抵抗意志也为之一松,来自西班牙本土的白人居民纷纷跑回家中,然后带着家人出逃,逃不掉的干脆也回到了家中听天由命。当然更多的士兵则扔到了武器,然后跑进了教堂中,在德高望重的胡安神父的安慰下惶惶不安地等待着新征服者的到来。

    6月2日上午,在又击溃了两百多名顽抗的利马军团火枪手的抵抗、并正式攻占督办府邸后,西班牙军队总指挥安东尼奥.卡洛斯少校率领残存的拉普拉塔步兵团士兵向东撤离了亚松森,正式宣告了亚松森城内有组织抵抗的结束。闻知这个情况后,常开胜立刻派了三个骑兵连的骑兵出动进行了追击,同时派出海军炮艇封锁附近河面,严防任何非东岸船只进出,然后才率领预备队进入了亚松森城内。

    6月2日夜晚的西班牙人是在极度不安中渡过的,各种传言在人群中飞快传播。尤其是城内尚存的三千多名白人居民,他们更害怕凶名昭著的东岸军队会做出什么不人道的事情。在此时的欧洲,各**队打来打去,他们往往就地获得给养,每攻破一地便大肆烧杀抢掠,比如瑞典军队、奥地利军队、法**队和奥斯曼军队,都是著名的蝗虫军队。他们担心东岸人在城内干同样的事情,因为他们有过前科。

    不过在6月3日的第一缕阳光从东方地平线上升起的时候,他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因为东岸军队除了禁止亚松森的居民们随意走动外,并没有在城内进行任何屠杀行为。不过屠杀免了,有组织的抢劫却似乎很难避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