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四百十七章 艰难的谈判(一)

    阿莱桑德罗.多利亚摘下了罩在身上的兜帽和斗篷,将佩剑交给了一名仆人,然后耸了耸肩,两手一摊朝坐在他对面的西班牙王国西印度事务院书记官巴尔博亚先生说道:“很抱歉让您久等了。本轻小说由但我真的得特别小心,您知道的,现在外面关注这件事情的人很多,我还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在做什么,因为这会给我和我的家族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忍受着阿莱桑德罗喋喋不休说完一大段废话后,巴尔博亚书记官抬了抬眼皮,平静地问道:“那个东岸人怎么说?”

    “莫三特使说,他们国家现在已经没有主和派了……”说完这句话,两个人同时陷入了无言的沉默之中。

    巴尔博亚书记官最近比较烦躁。原本因为东岸人不肯赔款而导致破裂的和平谈判,在一艘西班牙海军的快速联络船抵达加的斯港后又掀起了巨大的波澜:西班牙王国秘鲁舰队主力覆灭,目前只剩下了一艘遭到重创的双桅战舰,多艘满载物资和金钱的运输船被东岸人击沉或俘获,无论是商人还是贵族都损失惨重。

    得知这个消息的腓力四世陛下久久震惊无语,在多方思考和权衡之后,特别是在近臣们指出了如今西班牙军队在南尼德兰、加泰罗尼亚及意大利战场上屡战屡败的颓势下,腓力四世陛下恐惧于本土可能陷入的灭顶之灾,因此还是扭扭捏捏地指示巴尔博亚书记官尽速与东岸人的外交特使取得联系,然后私下里重开谈判。

    陛下一再强调,这场谈判必须秘密进行,不得让外界知晓,所有谈判记录均不留任何存档,巴尔博亚书记官定期向陛下本人做口头汇报。西班牙的大敌始终是法兰西人。在过去多年的战争中,南尼德兰的大片领土被法国佬占据,此外如今正在割据闹独立的加泰罗尼亚人甚至也投靠了法王路易。几乎让西班牙陷入了亡国的危险之中。

    在这个时候,西班牙人实在不想受到来自新大陆的任何干扰。以免他们在与法兰西的生死搏斗中败下阵来。败于法兰西的后果是灾难性的,不但南尼德兰可能不保,加泰罗尼亚很可能也会被法国人夺走,最后那不勒斯说不定也会独立,那样西班牙将彻底沦为一个任人宰割的小国,这是腓力四世陛下所无法容忍的。

    因此,在得知自己的大财源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腓力四世陛下在与近臣们慎重思考了两天对策后。最终还是授意巴尔博亚书记官通过多利亚家族居中调停,与东岸人展开了正式的秘密外交谈判,以尽快结束这场令人心悸的战争,好让西班牙能够集中精力对付法国佬。至于说与法国佬媾和然后调头对付东岸人,对不起,西班牙人还没这实力,他们如今海军甚至都凑不出50艘舰船来,真打起来估计会死得很惨。

    “法国佬占据着富庶的南尼德兰(如今法国东北部部分地区)数十个城镇,卑鄙的加泰罗尼亚人也倒向了他们,如今陛下想要集中精力挽回与法国人之间的战事。因此我们需要结束一场战争特别是当我们在新大陆的力量严重不足的时候。”巴尔博亚并不想向阿莱桑德罗隐瞒任何事实,因为这些热那亚商人的消息实在很灵通,西班牙的官场和贵族圈子对他们来说简直就像是透明的。

    “那么他们提出的和平条件呢?是不是很苛刻?”巴尔博亚继续问道。

    “据我和莫三先生交谈后得到的印象看来。他们的信念很坚定,除了西班牙王国对关于两国边界的问题做出实质性让步以外,没有任何别的东西能让他们的政府满意。”阿莱桑德罗回忆着说道,“莫三先生强调,战争进入到了第三个年头,他们政府内部已经不存在任何主和派,除非西班牙王国做出让步,否则战争便很难停止下来。”

    “在此,我不得不提醒书记官阁下。根据我方最近收集到的消息表明,东岸人已经做好了继续进行战争的准备。他们在去年6月份从荷兰人手里进口了大量巴西苏木。这很可能被用来制造大型主力战舰;他们在政府官员在去年8月份的时候向外界透露消息:1648年初他们可能会将加勒比海部分海域划为战区,并限制外国船只进入这些特定的区域。莫三先生对西班牙王国始终拒绝将乌拉圭河以东地区的归属问题纳入谈判议题表示遗憾。他认为这样的谈判没有必要再来参加。如果西班牙王国再不正视现实、拖延解决问题的时机的话,对两国来说都将极为不利。”

    阿莱桑德罗转述的莫三的回话其实已经相当不客气了,其话语中隐含的威胁意味没人听不出来。而也正因为西班牙人的“傲娇”始终拒绝讨论领土问题,莫三认为西班牙人缺乏谈判的基本诚意,因此拒绝与巴尔博亚书记官进行进一步的商谈。目前莫三正在阿莱桑德罗位于巴拉多利德的庄园内度假,似乎完全忘记了谈判这回事。

    巴尔博亚书记官虽然明白对方的姿态不过是一种小小的谈判伎俩,但严峻的局势使得他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一场比拼双方耐力的谈判。后天又是陛下例行垂询谈判进程的时间了,巴尔博亚觉得他最好在这两天时间内搞出一些成果来。

    “这是东岸人的战争讹诈……”巴尔博学清了清嗓子,说道:“没人喜欢战争,即便是疯狂的东岸军人也不会无限制地进行也许将葬送他们多年建设成果的残酷战争。我们都迫切地希望战争早日结束,让遭受战争创伤的地区尽快平静下来。若是东岸人同意将战争赔款的事情纳入考虑范围的话,那么,关于乌拉圭河以东地区的地位问题也许也不是那么不容置喙,一切都可以商谈……”

    巴尔博亚的这句话算是阿莱桑德罗今天最大的收获了。是的,巴尔博亚是西印度事务院的书记官,是国王的近臣,因此他的意思便代表着国王的意思。既然腓力四世陛下没有拒绝讨论领土方面的问题,那么一切就又有了可能。

    “明智的决定。”阿莱桑德罗赞叹着说道,“也许你还不知道,一月初于热那亚金融市场上交易的东岸共和国十年期战争债券的收益率下降了0.7%,目前只有6.8%了,这表明金融市场上的银行家们普遍不看好贵国能打赢这场战争。东岸人最关注的问题其实就是领土问题了,但你们先前拒绝讨论,这使得谈判的基础荡然无存。东岸人打了这么久的仗,他们总是要得到点什么的,那里对你们来说也不是什么紧要地方,你们甚至在那里还没有任何一个上规模的定居点。为了这块不毛之地关上谈判的大门显然是不明智的,因为这很显然会对贵国的财政问题造成巨大的困扰。”

    西班牙王国如今正是债台高筑的时候,每年从美洲运回的金银中有超过一半需要拿来支付贷款利息,政府因为连年战争而入不敷出,国内税收来源也急剧减少,这一切都使得西班牙王国再次走到了财政破产的边缘。而现在的西班牙王国,显然经不起财政破产的风波影响,因为这会使得他们今后借款更加困难,借款成本也将急剧上升,这对战争已进入到紧要关头的西班牙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我站在局外人的份上说句公道话,我认为贵国至今仍然没有对拉普拉塔地区有一个清晰的定位。”阿莱桑德罗继续说道,“贵国首先应该明白你们到底想要在那里干什么?你们没有充分开发那里,但也不允许别人来进行开发,那里至今仍然很荒凉。我认为为了这片荒凉到没边的地盘去与疯狂嗜血的东岸人进行惨烈的近身搏杀,显然是极为不明智的特别是在贵国根本无法有效地向那里输送兵员和补给的时候,你们的军事行动无疑被严重妨害了,而这造成了你们在战场上的屈辱。”

    “我无意谈论我国的政策得失,况且现在谈论这些也没有意义了,战争已经爆发了很长一段时间,双方的损失都很大。如果我们愿意,我们当然可以升级战争,可以向新大陆派遣数以千计的战士,但这没有意义了,付出远大于收获,没人会干这么蠢的事情。”在沉默了半晌后,巴尔博亚书记官终于开口说话了,只听他说道:“请转告莫三特使,如果他愿意的话,明天我还将在这里与他进行一场正式的外交谈判。参与谈判的人员要尽量少,内容要严格控制在少量知情人中间,我不想听到外面有关于谈判细节的任何风言风语。”

    “我会转告莫三特使的,我认为他也会欣然接受你的谈判邀请,毕竟这对双方都有利。”阿莱桑德罗点了点头,说道:“东岸人也同样不喜欢这场冗长的战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