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一百七十二章 会盟(五)

    郝尚久擦了一把汗,大声宣布今日的操练结束。校场上的士兵们顿时如蒙大赦,有些人甚至当场欢呼了起来,这让郝尚久的脸色有些僵硬:都是一帮不堪操练的兔崽子啊!安逸日子过多了,这吃苦的能力也远不如当年。

    想当年,闯王刚到河南的时候,郝尚久和一干老兄弟们纷纷投奔,那时候的闯军,心气高、战力也强,闲暇下来操练也狠。后来闯王在襄阳创立官制和五营军制,各个营头的训练渐趋正规化,郝尚久犹记得当时那些从投奔而来的陕甘边军真是把他们这样的土匪、山贼和泥腿子给折腾得够呛,那时候的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可操练得狠了,这效果也是没说得。特别是那些补给充足的闯王老营,那精气神完全不是他们这样的三流杂牌可比的。只是……俱往矣,自从高总兵被许定国火拼了以后,他们这支部队就陷入了四分五裂之中,这训练自然也是不能保障了,后来跟着恩主李成栋投降大清,转战江南、闽粤,整日里不是杀人就是抢劫,醉生梦死过一天算一天。

    到了后来李成栋反正复归大明,他们在与陈泰、赵国祚等清军将领的交锋中屡战屡败,士气低落已极。再加上军中以陕甘、河南、江北籍为主的士兵客居南粤多年,水土不服,军中疫病横行,很多老兄弟病殁,这使得众人的士气进一步降低。

    可以说,这两三年来,当年从江北一路打穿整个南中国的七八万虎狼之师早就已经堕落到了不堪一击的地步了。若不是众人心里还抱着点念想,若不是李成栋还有点手腕,若不是他们还能鱼肉广东普通百姓发泄怨气,恐怕这尚存的五六万人早就散伙了。

    只是如今他们离散伙却也不远了,南明大臣一个个对他们指手画脚,广东普通百姓视他们如寇仇,而清军也对他们穷追猛打,这里外不是人的日子实在是太难过了。相信此刻若是某满清大臣突然许诺李成栋手下这帮人能带着财物返家的话。估计能动摇大部分李军官兵的战意,这可绝对不是开玩笑。

    郝尚久犹记得,前阵子自己被恩主点名带潮州驻军两千五百人乘东朝楼船北上,当时不知道羡煞了多少人。而他手下这两千五百个官兵的名额当时也都经过了一番激烈的争夺。除部分自己的亲兵外,还有大量别的将佐麾下的亲信,甚至很多将领还把自己的子侄强塞了进来,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

    “手底下这两千五百人,按照东朝人的说法。可不就是子弟兵么。唔,老张的小儿子、齐独眼的侄子、王千总的二儿子,还有孙把总的弟弟,这平日里分驻各处的人倒是聚齐了。也幸好是俺老郝带兵,换个人搞不好还镇不住这帮兔崽子呢!”郝尚久颇为自得地意淫了会,然后突然听到码头外一阵汽笛声鸣起,已经知道这是东朝楼船巨舟所发之声的郝尚久立刻扭头朝外望去。

    只见一艘甲板巨舰缓缓放下了锚链碇泊于湾内,然后一大群来来回回的水手便开始在码头力工的帮助下,使用一种精巧的滑轮将一箱箱沉重的物资运了下来。有些物资甚至都没包装,仅仅是用绳子简单地扎捆在一起。比如那每五十根一捆的长矛,比如那一捆捆箭矢,比如一具具用铁丝穿着的弓手皮甲……

    “新泰侯愣在这里做什么,快来领补给!”郝尚久正在看“西洋景”呢,冷不防身前一个人向他招手:“每个营头都有的,按人计量,一次领半个月的,你们五营共2518人,先领个25桶回去再说,不足的再找后勤孙参谋单独领取。”

    “啊。刘军门从广州回来了!”郝尚久闻言一惊,下意识地想要下跪,但幸好他很快反应了过来还不是刘海洋的下属,因此便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掩饰着说道:“俺这就找人去搬东西!陈二狗,快带人去抢吃的,快点!”

    刘海洋在一帮警卫的簇拥下走近了郝尚久,看他操练地一头虚汗,笑着说道:“新泰侯的身子骨怕是荒废好几年了,再有一个多月就要出征了。也该好好练一练,别到时候连骑个马都大喘气,这可会让鞑子笑话的。”

    “是,是,卑职……俺一定好好练练、练练!”郝尚久又擦了把汗,有些结巴地说道。

    “这次从南粤归来,于广州湾内面见了一次惠国公(李成栋)。”刘海洋拉起郝尚久的手,温言说道:“时惠国公偶染风寒,却仍抱病出行,与我泛舟海上,谈古论今,令我颇为感动……哦,对了,惠国公对新泰侯亦是多有挂念,临行前还让我代捎书信一封,喏,就是这封了,拿好。”

    郝尚久恭恭敬敬地从刘海洋手里接过一封封好口的书信,然后塞进衣服内兜,继续陪着刘海洋扯淡。

    刘海洋这次去广州其实只是顺带,他的主要目的还是去福建说服郑成功来宁波参加他的会盟。只不过事情显然不是很顺利,郑成功只敷衍性地派了数千老弱驾着一些破旧的渔船北上,说是帮大家转运物资,这让刘海洋气得不行,回到船上就破口大骂郑成功是个土鳖,眼珠子只盯着福建老家这一亩三分地,将来注定成不了气候。

    一气之下辞别郑氏后,刘海洋乘坐在远东洋面上能亮瞎人狗眼的“加的斯岩石”号重型护卫舰(40门火炮)抵达了广州湾,经多番联络后终于与李成栋接上了头。李成栋这个无节操的军阀对上次从东岸人这里弄来的军械赞不绝口,因此旧事重提表示将再购买一批军械补充部队,至于军械所需的货款嘛,当然还是老办法用人口来付了。反正他李成栋已经在广东搞得天怒人怨了,贩卖猪仔对他们来说是一点心理压力也没有。

    刘海洋对李成栋的建议给予了有限度的赞同,然后双方的随从坐到了一起,互相商议人口的价格、交货方式以及交货时间。而在谈完这一切后,刘海洋又试探着向李成栋要求广东方面全面禁止向荷兰人、葡萄牙人和英国人输出生丝、瓷器和茶叶等商品,不过这不出意料地遭到了李成栋的拒绝,一切就和刘海洋向郑成功提出这个要求时一样。由此也可以看出,两广福建这些年虽迭经战火,但海商实力仍然很盛。他们虽然已经没能力出海了,但组织货源销售给老外的渠道却还保留着,这对东岸人试图主导大明东南沿海对外贸易的努力无疑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

    两人说话间,郝尚久派出去的士兵已经开始用马车搬运木桶了。桶里装的都是咸鱼,有秋刀鱼、太平洋褶柔鱼、大马哈鱼等,按照规定,每名士兵每天可分到三到四两咸鱼,用于补充蛋白质;至于说同样需要补充的脂肪么,说实话这个比较难,毕竟这里不是东岸,像牛之类的大型牲畜不是很多,同时也是宝贵的生产资料,没法大规模宰杀,因此士兵们每天就只能喝一点煮烂了的肉汤,用于补充因频繁训练而损失的身体养分。

    话说这两三个月间,答应会盟的各家武装都陆陆续续集结到了宁波定海港,然后开始了集中整训,以熟悉协同作战的方式。张名振的万余人、郝尚久的2500兵,大顺的4000兵,以及东岸陆军的部分部队,几乎每隔几天就要集中会操一次,以训练配合作战的能力。而没有会操的日子,各支部队也在依据自身情况进行一些针对性的训练,以最大程度提高战斗力。

    两万多人集中在定海训练,这每日里的消耗也不是个小数目,得亏海军简直和少许运输船马不停蹄地往返运输物资,这才让黑水的鱼、山东的牲畜得以源源不断运往定海,供各支部队训练消耗。至于大军食用的主食,南方战区司令部亦拿出真金白银在鄞县、慈溪、奉化、象山、宁海等地采购,竭尽所能供应各部如果再有不足的话,恐怕就得从山东调运大量土豆、玉米、红薯等杂粮南下了。

    1652年4月1日,随着最后一匹上百匹混血战马(汉拿山牧场马政系统淘汰下来的混血马)被送上了岸,宁波府定海港码头上的物资已经堆积如山,数万兵马也已经整整操练了四个月之久期间还被分配到四明山、慈溪县城以及西线棱堡一带轮战以感受战场气氛无论是战斗力还是精神面貌都得到了极大的改观,可以说已经做好了出击的准备。

    4月11日,在山东简单做完维护保养的大批船只携带海量物资云集定海港。以“加的斯岩石”号为首的六艘专业战舰在这之前就已经开始出海巡航,经常将一些清军的小船击沉,清廷控制下的沿海各烽堡一时间狼烟四起,让人无所适从。

    4月13日,以六艘专业战舰为先导,8艘“阿穆尔河”级浅水炮舰护送着张名振、郑成功支援而来的千余艘小船,趁着风向转变的好天气,搭载了大量物资和夫子,朝长江口驶去。而在他们两侧,则是二三十艘东岸大型运输船,这些船只满载人员、牲畜和一些辎重,保持着与中央船团的距离,劈波斩浪向前而去。

    他们的第一个目标,便是位于长江口的崇明岛!(未完待续。)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