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一百七十六章 运输线、生命线(一)

    约翰.希尔搭乘着他的座船“云雀”号狼狈逃进了雅各布港。..

    守卫在港口外炮台上的库尔兰士兵们紧张万分地看着外海洋面上游弋着的几艘荷兰武装商船,心里不住地哀叹连连:刚才一不小心让这艘英国船冲进了港内,如今看来竟然是个极大的麻烦,万一这几艘荷兰船只不顾一切地闯进来,仅靠炮台上那几门老旧青铜火炮怕是挡不住这些入侵者。

    不过他们的运气看起来不错,外海的几艘荷兰船只明显犹豫了好久,然后才调整帆桁,继续南下了他们是东印度公司前往巴达维亚的武装商船,追袭“云雀”号看来只是顺手而为之。此刻看到“云雀”号躲进了雅各布港,知道已无机会的他们便果断闪人了,还是做生意要紧。

    当然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怕了这个建立未久的雅各布港,炮台上那老掉牙的小口径青铜火炮还拦不住他们,他们真正所顾忌的,应该是此刻正在港口靠泊的数艘大型三桅帆船悬挂着华夏东岸共和国旗帜的三桅帆船,其中一艘还是装备了24门火炮的风帆护卫炮舰。为了避免引起误会节外生枝,荷兰人决定放过这艘幸运的英国商船,转而向开普敦驶去了。

    身穿天蓝色短袖海军服、头戴筒形军帽的麦金莱躺在码头上一颗阴凉的大树下,用戏谑的目光看着正狼狈走下甲板的希尔船长,笑着说道:“真是好运,英国人!你差点就掉海里喂鱼了。”

    周围人发出了一阵善意的哄笑声,他们大多是东岸的水手,此刻正在港口内休整。几名来自库尔兰的拉脱维亚酒馆女招待不明所以地看着傻笑的众人,将手里的啤酒重重地放在木桌上,然后扭着屁股离开了。

    “确实很幸运。”希尔船长用不是很标准的汉语嘟囔了句,然后说道:“先生们,说真的,我能和你们的船队一起行动吗?放心。我知道规矩的,我将拿出我船上十分之一的货物作为跟随你们行动的报酬,怎么样?”

    “看来你很缺乏安全感。”略微沉默了一会后,麦金莱这个爱尔兰裔东岸军官站起身。用骄傲的目光看着有些惊慌失措的希尔,道:“仁慈的东岸海军将允许你跟随我们一起行动,大副,去他船上登记所载的货物,把价值十分之一的物资现在就转移到我们船上去。然后统一到里加去发卖,所得款项按比例分配给大伙。”

    希尔船长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他刚刚参加东岸的贸易博览会结束回家,此刻船上装运了四千余匹高档染色布、印花布,同时还有一些钢条、五金工具、金属农具和纯碱(无论是英国传统的呢绒业还是新兴的玻璃制造业,都需要大量的纯碱),总价值超过了2.2万英镑。对于东岸海军官兵们来说,每个人总能分个几十块的,也不无小补了。

    “我们的船队两天后出发,你们可以抓紧时间在雅各布港内休整休整,然后采购一些物资。”麦金莱善意地提醒了一下他面前的英格兰商人。然后话锋陡然一转,问道:“我听说你们的海军已经和荷兰人干起来了?现在通过多佛尔海峡安全吗?我们的船只会不会被截停?货物会被没收吗?”

    “不,还没正式宣战。”喝了一口拉脱维亚女招待送来的啤酒(西湖啤酒,进口自东岸),希尔船长略略定下了神,只听他用汉语夹杂着英语说道:“我去年年底从布里斯托尔出发的时候,我们的海军还仅仅只是在各地拦截不遵守法律的荷兰商船,然后没收他们的船只以做处罚。而荷兰人后来也组织军舰和武装商船进行护航,双方的斗争很激烈,但还没有彻底撕破脸皮正面开战。”

    “真是贪婪的荷兰人。明知道英国人颁布了《航海条例》,竟然还有那么多商人跑去做生意,真是不知死活。如今船只被扣留,货物被没收。哭都来不及哭了吧,哈哈。”在东岸渡过了整个青年时代的麦金莱毫不留情地贬损了一通四处钻营的荷兰商人,然后又疑惑地问道:“不过,这些被没收的荷兰商船里有相当部分货物其实是你们英格兰商人所拥有的吧?如今也让没收了?”

    “没收了!”希尔船长点了点头,说道:“《航海条例》说得很清楚,从欧洲运往英国销售的商品。只能由英国船只或货物生产国船只运输;从欧洲以外地区运往英国销售的货物,则只能由英国船只运输。被没收的货物,将和王党分子的财产一起于伦敦市场上公开拍卖,所得款项用于海军军费。”

    麦金莱闻言默然不语。这《航海条例》虽然明显针对的是充当着货物分销者的荷兰商人,但也同样地把东岸人给扫进去了,因为东岸生产的商品要想卖到英国及其殖民地内,就必须由英国船只运输,这等于是生生少去了一块利润。虽然东岸在英国也没什么生意可言除了荷兰西印度公司代售至英属北美殖民地的商品外但英国人这种蛮横霸道的作风总是让人有些看不惯。

    “呵呵,荷兰人估计恨死你们了!以前朗格多克的葡萄酒生意几乎全被他们垄断了,他们的船只不断进出地中海,然后将那里的葡萄酒、白兰地以及意大利的橄榄油、奶酪出口至英格兰、爱尔兰,现在大概只能让法国人或意大利人自己用船运了吧?”麦金莱笑着打趣了声,“伦敦市场上现在肯定一片哀鸿,商品奇缺、物价飞涨,市民们一定很后悔挑起了与荷兰人的这场商业争端。”

    “不,事实上没那么严重。”希尔船长连忙解释道,“其实伦敦的码头上还是有很多闲置的运输船的,有他们在,地中海的商品进入英格兰并不困难。以前因为荷兰人的运费极其低廉(荷兰商船运输吨位是此时英国的三倍,历史上差距最大时是十倍),我们的船只只能整日停泊在港口内无所事事。但《航海条例》颁布后,这些闲置的运力瞬间就被释放了出来,很多船长在伦敦市场上借了笔款子,然后便直奔马赛、里窝那和墨西拿而去,英格兰的民间航运业顿时发展了起来……”

    与《航海条例》一起颁布的,还有两个分别于1615年、1622年通过的法令这次被英国人一并重申了起来那就是“只能由英国船只将地中海的商品运进英国”和“只能由英国船只将波罗的海的商品运进英国”。这两个操蛋的法令被重新严格执行后,波罗的海、地中海的各类商品原产地的商人们即便想自己用船运商品去英国,也基本没有了可能,而这两个法令毫无疑问也从侧面大大刺激了英国造船业和航运业的发展,其影响绝对不可低估。

    “真正物价飞涨的不是伦敦,也不是布里斯托尔或朴茨茅斯,而是弗吉尼亚和新英格兰!”在这两地都有投资的希尔船长用一种很复杂的语气说道,“原本以为赶跑了垄断棉花、烟叶和谷物贸易的荷兰黑心商人后日子会好一点,但新来的伦敦商人更不是东西!他们将烟叶的收购价格打得很低,而卖过来得旧大陆商品又贵得离谱,真是太过分了!”

    希尔船长说的这事麦金莱其实也有所耳闻,内战期间英国议会为了防止殖民地向王党靠拢,因此极力拉拢他们,不但给予很多便利,同时也对他们与外国商人勾勾搭搭的行为很是纵容,如此多番手段之下,终于换得了各殖民地支持议会政府。可如今内战尘埃落定,查理一世也被砍了头,议会政府似已无必要再惯着各海外殖民地,因此现在如希尔船长之流的殖民地居民顿时都傻逼了好日子到头了啊!

    “真是不幸。”麦金莱同情地看了一眼希尔船长,感谢道:“好吧,我大概了解到一些情况了,感谢你的直率。在雅各布港好好休息两天吧,虽然这座城市在我看来就是个狗屎,但总归是个城市,你可以喝到美酒、吃到新鲜的食物,同时也可以花一点点钱就可以与可爱的拉脱维亚姑娘们共度一个美好的夜晚。享受这里吧,两天后我们再出发。”

    希尔船长点了点头,然后茫然地看了一眼这座布局略显凌乱的城市。雅各布港以种植烟草、砍伐优质木材(两者均向东岸出口)为主,同时兼营奴隶贸易他们经常将通过各种渠道弄到的刚果黑人奴隶以一个令人吃惊的低价出售给东岸人,这大力支援了东岸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同时也给他们自己赚得了大量金钱。

    雅各布港如今大概有两千余人,其中约有一千二百名库尔兰殖民者(主要是拉脱维亚人)、两百名德意志雇佣军,以及六百名黑人仆从。他们的经济几乎全部依附着东岸生存,比如他们大量从南非进口谷物和咸鱼,从东岸本土进口武器、豆饼、农具、建筑材料、马车、布匹、药品等一切商品,而出口的大宗物资则主要是烟草、木材和奴隶,目前看来这个殖民地经营得还马马虎虎,完全能够维持下去。

    众人在雅各布港休整了两天,6月12日,以麦金莱的护卫舰打头,四艘东岸笛型船与希尔船长的“云雀”号紧随其后,顺着强劲的本格拉寒流,向北驶去。(未完待续。)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