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二百二十二章 新官上任(三)

    1653年的隆冬直到二月中下旬才过去,而也只是在这个时候,虾夷地钏路港的港湾内才具备了通航的条件虽然此刻港湾内依然漂浮着大量肉眼可见的浮冰,但这在经常跑这条航线的老水手们眼里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小心点就可以了。(.in.)

    “公司财务状况不佳,创纪录地连续亏损了五年,去年更是整整亏损了40万元,同样创了单一年份亏损记录。”日本公司总经理、魏博秋的学生陈硕站在钏路港外刚刚修建的灯塔上,满是惆怅地想着。

    日本公司自从五年前成立并获得殖民开发虾夷地岛的特权以来,说实话成绩还是不小的。别的不说,单就令钏路港附近约五千余名来自青州府的明人能够扎下根来,就是一件莫大的功德他们的人数虽然比不上松前藩的领民数量,但人家殖民多少年了,才有了这么点家底,东岸人五年时间能出如此成绩,已经足以自傲了。

    此外,去年秋收后,日本公司还迁移了部分原本安置在钏路港的居民(二千人),杂以近千名朝鲜、阿依努苦役犯,向东出发直抵一个被阿依努人称作“厚岸”的地方,建起了一个新的定居点按照黑水开拓队最新的指示,任何一个城镇人口一旦突破六千,就必须想办法向外分流人丁新建定居点,以减少本地人口密度,规避疾病的“惩罚”。

    两个定居点八千多人丁、一座初具模样的港口、一个产量稳步提升的煤矿、四处伐木营地、一个木材加工厂、一个海产品加工厂、一个蜂窝煤工坊、一个驯鹿养殖基地,这便是东岸日本公司如今全部的家当了听起来成绩斐然,但当你了解到这家公司已经连续亏损数年、不但花光了注册资本金且还另外背上了超过六十万元的债务后,你可能就会释然了,原来这些东西都是钱堆出来的啊。

    “虽然大部分债务都是长期债务,短期内公司的现金流尚不至于枯竭,但老是这么坐吃山空下去,总也不是个办法。”长吁短叹了一会,陈硕已经有了今后两年内经营的思路:“今明两年怕是不能再新进移民了,虽然这些移居到虾夷地的人本质上都是公司的员工。长期来看能给公司创造不菲的价值,但短期来说财政负担太大,还是先停一停吧。唉,去年向济州岛、庙街县买了那么多牲畜。然后又是组织人手种牧草,还要买新来移民的口粮、建房的建筑材料,还向黑水造船厂订购了6艘渔船、向本土订购了大批渔具;另外老师还走公司账上向本土淘来了几台蒸汽木工机床,这又花费了几万元,呸。设计那么烂、热效率那么低的老式机床,居然也好意思卖出这样的天价,真是不要脸,还有吓死人的海运费、安装调试费、人员培训费及配套零部件费用,奶奶个熊,几万块钱就这么没了……”

    “现在挣点钱怎么这么难呢?”海面上的风渐渐大了起来,陈硕裹紧了身上的海豹皮衣,走到灯塔背风处给自己点了个烟斗,一边抽一边想道:“听说新来的常委梁向俭和老师不是很对付啊,去年第一次常委会上就明确反对老师提出的介入日本局势的提案。呸。一个排名最后一位的常委也这么嚣张,现在这世道怎么了?还有,这厮还截胡了老师看中的几套老式蒸汽机和二手机床,全给他撸到黑水县用起来了,听说他们还订购了几套工业风车,唉,真是好命啊,以后公司又多了个竞争对手,日子愈发难过了啊。”

    陈硕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事实上梁向俭自去年下半年以黑水地区常委身份就任黑水县县长以来,动作颇大。不但大力整顿移民、归化山丹原住民,同时也开始更新黑水县原本略显落后的工业设备,并着重注意培养技术人才,这令日本公司上下感到了很大的压力。

    要知道。这两家的业务其实是存在着很大的竞争关系的,比如木材加工、比如煤炭行业,另外陈硕准备大力发展的近海捕鱼业(依托千岛群岛渔场)也和黑水县存在着一定的竞争关系当然了,这片海域上目前年捕鱼量最大的仍然是大泊县也许只有条件得天独厚的畜牧业,才是黑水县所无法比拟的了吧?

    每次想到这里,陈硕就感到无比烦闷。现在日本公司才刚刚起步。万事都很艰难,说难听点,要不是有着黑水开拓队大笔照顾性质的订单维持着的话,恐怕这家公司早就破产清算了实在找不到挣钱的路子啊!

    咸鱼嘛面临着激烈竞争,卖不大动;木材嘛,难道你的木材还比库页岛的高级不成;煤炭嘛,说起来黑水县更有理由闹,因为邵树德的偏袒,黑水开拓队辖区内大量充斥着钏路煤,黑水煤除船用燃煤外只能在附近地区销售,憋屈得很。这么数了一圈下来,嘿,日本公司能赚钱的地方还真是不多啊!

    其实呢,这说起来也不怪陈硕等人经营无方,这多多少少也和黑水地区的大环境有关。无他,这仍是一个军管区,又面临着严峻的外部军事压力,经济活动不甚活跃也就很正常了。再加上明人居民不爱花钱(生活必需品喜欢自己生产)的习惯,以及公司产品较为单一,这商品自然就卖不动了。现在公司每年出售的大量标准木板、咸鱼、煤炭、蜂窝煤及少量牛羊肉都是靠军队的大量订单维持着,民间销路始终未能彻底打开,不过相信随着登州、宁波等地生产的逐渐恢复,日本公司的经营状况应该会在接下来数年内逐步好转只不过好转到什么程度就只有天知道了。

    要知道,现在黑水开拓队除打仗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改造登莱、宁波等地的社会结构(黑水地区的文明本就比较原始,没有太多历史的羁绊,相当于一张白纸,因此改造起来反倒比较快),这种改造首先建立在东岸人在当地绝对的军事优势(以外来军队甚至是异族军队为基本盘,这种军队镇压起以士绅为主的明人保守势力来毫不手软)的基础上。

    其次,便是趁着大乱方歇后社会秩序大为松动、束缚农民的地主士绅力量被极度削弱的大好机会,通过加强与外界的经贸联系、推行经济统制政策,让宁波、登莱等地经济体系的殖民地特征日益显现,最后达到彻底破除当地传统的旧势力,建立新秩序的目的而新秩序不建立,经济发展就是一句空谈,那不过又是一次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的轮回罢了;同样的,黑水县、钏路港等地刚具雏形的工业萌芽就会胎死腹中,毕竟没有市场光靠政府长期投资维持显然是很不靠谱的。

    所以,陈硕等人现在是真心盼望着登莱、宁波等地的社会改造趋于成功了。不过就目前的情况看来,不是很乐观,毕竟这种沉淀了两千年的小农经济体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破除的。即便它现在已经被极度削弱了,保守势力的代表地主士绅们很多也被东岸人以里通鞑清的理由送进了黑水苦役营进行劳动改造,但当地的思想和社会风气仍然较为保守,民众们花钱的**也不是很强烈,真真是让人愁白了头发你总不能拿刀枪去逼着他们买一堆自己不想买的商品吧?西班牙人倒是干过这事,比如强行卖裤袜、眼镜给印第安人,但东岸人可拉不下脸来做这么无耻的事。

    更何况,东岸人推行的种种新思想、新政策、新举措在当地人的眼里,根本就是“倒行逆施”之举!且在有心人的暗中煽动之下,民间现在对东岸的看法越来越趋于负面尤其在宁波府整个社会就像一个高压锅一样,一旦压制他们的锅盖(强有力的军队)被撤除,那么整个社会立刻就会起大动荡。

    而也正是看到这样的情况,邵树德等人才彻底断了改造全中国的念头,那根本不是一两代人能完成的事情而一两代人后,天知道继位者被士绅给洗脑成啥样了大家还是想办法勉力维持、镇压住登莱和宁波现在的局面吧。如果干部、资金和宣传人员(大部分得靠本土支援)充足的话,再加上军队强制推行各种政策(这个时候异族军队就要比明人军队可靠多了),估计十年二十年内这两地的社会风气和思想会起一个良性的变化如果东岸人培养的新既得利益阶层的示范作用比较给力的话但在这种改造完成之前,可想而知黑水地区的工业发展将会没什么大的起色,除非你能找到另外一个市场。

    “难不成真要执行老师的那个计划,来弥补公司未来数年的财政亏空?”想来想去不得其法的陈硕,猛抽了一口烟,烦躁地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