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三百零三章 流放

    随着一声刺耳的汽笛,一前一后两艘捕鲸船驶进了平静的海湾内,然后在离岸约数百米的地方下锚碇泊。△↗,.

    过了一会儿,船甲板上出现了很多穿着厚实皮衣的水手,他们在军官的命令下,手忙脚乱地把几艘小艇放到了海面上,然后又有七八个人顺着绳梯爬了下去,稳稳地站在摇晃不定的小艇船舱内,接起了大船上卸下来的一包包货物。

    货物种类很多,但大体上都是生活日用品,如:黑麦、土豆、盐、咸鱼、肉干、干蔬菜等等,甚至最后一包里面还放了少许烟草、蔗糖和烈酒毫无疑问,这三样奢侈品必将在岛上的“劳改犯”当中引起巨大的争抢。

    一艘小艇上的货物装满后,水手们便在一个领头人的指挥下,奋力划着船桨,朝岸上驶去。而此时的岸边,正有许多穿着破旧军大衣(东岸军队换装后淘汰的旧棉衣)的“劳改犯”,这些人看起来被冷风吹得够呛,此时正一边翘首以待,一边使劲跺着脚以便暖和全身几个月一次的补给运输船,绝对是岸上这些可怜人们最盼望见到的物事。

    当然了,说他们是“可怜人”也不是太准确,毕竟,他们可都是曾经犯下过无数罪孽的人呢!说他们可怜,那死在他们屠刀下的大明普通百姓可怜不?是的,没错,这些人就是清军降兵历次战斗中被东岸人俘获的清军降兵,95%以上是绿营汉军,另有极少数满人和蒙古人。在满清南下的过程中,这些人参加的战役可也不少,自然在地方上做的孽也不少了,在被东岸大军俘虏后,他们中的部分“名气较大”的军官被抽出来杀掉,然后剩下的人被打散后混编。这样一来,陕甘兵、河南兵、直隶兵、江北兵、山西兵(清江南绿营大部分由这些人组成)杂处,一个营头内兵不识将、将不知兵。就连语言都有些不太一样,着实混乱无比,但这同样大大降低了他们暴乱的可能性。

    特别是在他们被流放到一些苦寒之地后,由于生活物资几乎完全仰赖外界供应。就更是对东岸人俯首帖耳了。不过饶是如此,黑水地区对这些人仍然不是很信任,他们中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有兵器不说,就连这补给船在驶近港口时,都是远远地在近海下锚。然后用小艇来回转运物资,以防一不小心被这些劳改犯们挟持。

    当然或许他们有些过于小心了,因为岸上紧邻劳改营地的地方,还设有一个小型海产品加工厂。这家厂大概有数十名工人,除正常加工鳕鱼、蟹、鱿鱼、比目鱼等附近较常见的海产品外,还加工鲸鱼、海豹、海狗等海兽,此外还能处理这些海兽皮,端地是功能齐全。这家厂设立差不多也半年了,至今已经处理了两条鲸鱼、数百头海兽、上百吨海产品(基本都是附近海域捕获),贡献还是蛮大的。

    这次两条捕鲸船前来这里。除送一批补给外,还要抓紧时间去附近海域转一圈,看看能不能捕到一两头鲸鱼。不过考虑到十月份时坏天气就将到来,他们顶多在海上滞留个二十多天就得返航,不然这白令海上可没人能保证他们不被龙王爷收了去。

    这里是阿瓦琴湾,后世勘察加半岛的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市,附近有地热泉,周围也被一圈火山围住,只有沿海一小片有些平地。而也正因为如此,这里成了勘察加半岛这个苦寒之地上不多的相对温暖的地方(冬季平均气温甚至比辽宁大部分地区还高不少)。且这里的港口也是一个优良的不冻港(因为附近有暖流通过,但隆冬时节港湾内仍有小型流冰,木头船航行时需小心一些),渔业资源丰富、山上大木成林。对于流放地来说(一般条件都很恶劣),已经算是一个不错的所在了。

    烟台的邵大帅之所以看中这个地方,并将其定为清军降兵四大流放地之一,其气候、地理位置、物产以及封闭性,无疑是最重要的一些因素。气候温暖的黑瞎子港(因本地熊比较多而得名)能种植短生长期燕麦、黑麦、土豆和大豆,附近渔业资源极其丰富。深山老林也多,对于养活一个团(约2000人)虽然有些吃力(头几年粮食产量一般都很低),但如果再定期外运一批补给品过来的话,也不是不能熬过去。

    更何况,在邵树德的计划中,这些地方以后都要自食其力至少要承担大部分耗费。比如黑瞎子港,以后这里的清军降兵都将到伐木场、海产品加工厂、码头上做工,用劳动力换取自己生存所需的衣食。黑瞎子港外海的渔业资源还是很丰富的,尤其是黑水开拓队订购的5艘蒸汽捕鲸船已经到位并陆续开展捕鲸作业以后,以后光靠海产品加工厂里的那几十名老师傅自然是忙不过来的,捕来的鱼开膛破肚、清洗、腌渍、风干、储存、运输,海兽油脂的熬炼、皮革的鞣制、鲸鱼骨架和内脏的再利用等等,哪样不需要大量的劳动力?

    更别提还有码头设施的修建更是吞噬劳动力的无底洞了。要知道,东岸人可已是把这里当做了捕鱼船队的补给、加工基地来建设的,自然需要高标准的码头了。而前期建设肯定是苦累已极的,也必然会出现建设者大量减员的,这就只能由这些现成的清军降兵来顶缸了,谁让他们站错了队又不幸战败被俘呢?

    “原来是罗大人,又给儿郎们送吃食来了?啊呀,真是太辛苦了。”在看到几名东岸水手跳上小型木质栈桥后,一名似乎是军官模样的头头立刻快步走了过来,一脸讨好地说道。

    被唤作“罗大人”的水手闻言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举目四望整个营地。营地现在建设得也粗见模样了,木头搭建的房子比比皆是,甚至他们还设置了一个牲畜栏,里面关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十几只羊或许是以前送过来的没舍得吃养起来了?

    牲畜栏旁边是一个瞭望塔,塔顶挂着一面大旗,上书“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团”九个大字,后面是柴草场,隐隐约约有人在铡草料、劈木柴,这是为冬天做准备呢。

    “也怪可怜的,在这生活,委实不易。”水手长看着面前几个脸被海风吹得铁青的汉子,叹了口气,说道:“给你们运来了不少吃食,有酒有烟,还有八头大肥猪,你们好好养养,过年时杀来吃了。好好做,莫偷奸耍滑。我听黑水梁向俭梁大人说,当初魏副司令可是建议把你们都杀了了事,唯邵大帅心怀仁德,觉得杀俘有伤天和,故将尔等发配至各地。唔,这里苦寒,你们可有怨尤之心?”

    “不敢,不敢!”水手长的话音刚落,这些前清军将官们便跪了一地,战战兢兢地说道。

    “如此便好。都起来吧,现在新社会了,不兴跪,都起来。”水手长双手虚抬,说道:“离彻底入冬还有一个月,你们抓紧时间干活,木材、鱼干、油料(炼制的海豹油,充当机器润滑油,在黑水地区实乃战略物资)多多准备起来,马上又要大打了啊!”

    几人听水手长这么一说都有些尴尬,“大打”的意思大家都很清楚,和大清打呗!他们可不就是在长江之役“大打”的时候被俘的么?而话又说回来,他们现在处在这么一个声息不通的地方,对外界发生了什么事还真的挺好奇的,可碍于自己身份,这事他们却不能多问,真是无奈至极。

    水手长似乎对他们的心思也比较了解,在冷哼了一声后,便说道:“此事告诉你们也无妨,吴三桂、李国翰二人已率主力入川,西营的张献忠大败亏输,目前退避至东川收容亡散,恢复力量,以图再举。顺军在湖北的战事也颇有些不顺,丢了不少名城,新募的很多营头也降了清军,现在很是困难,只能背靠大江(运输方便)、凭坚城、用大炮与清军鏖战,苦苦维持。唔,另外,西营、顺营近一年来走得很近,似乎有合流之势,但张献忠不死,这事怕是难!总而言之哪,邵大帅觉得又要想办法出动下,给鞑虏朝廷放放血,让他们不得全力攻击西营、顺营。所以,你们要加紧努力,多准备些物资,如果干得好的话,明年就给你们分地,打分在前一百的还有婆娘分。虽然是朝鲜婆姨,但也不错了当然,如果谁喜欢女子挺身队里的那些官家太太小姐们,只要排名在前一百,也可以提出来,用积分换,总之不会亏待了你们的!”

    “谢大人,谢邵大帅!”水手长分地分媳妇的话说出来后,立刻让这些清军降兵们精神大振,故他们立刻真心实意地道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