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三百二十一章 尘埃落定(六)

    1655年7月15日,小雪。⊙,

    这两年的天气真是有越来越冷的趋势了,即便是在新邓迪镇这么个应该很温暖的地方,冬天也是出奇地冷,这不,入冬后已经下了好几场雪了,今天也不例外。

    布兰科.德.索萨.阿尔梅达站在水势平缓的帕拉哈纳河岸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忠实的仆人、原本派到东岸境内保安乡边贸市场开店的席尔瓦此时正在旁边不远处,比比划划地不知道在和一帮印第安仆从们在说些什么,大概是在教他们如何分门别类地捆扎货物吧,这些土人总是很笨,做不好这些也很正常。

    货物是用骡马队运输的,大概上百匹的样子,规模还是蛮大的,商品种类也不外乎别针、鱼钩、纽扣、缆绳、制式蒙皮、木桶、刷子、锤子、烛台、剪刀、鞋垫、帽檐、磨刀石等日用小商品,基本都是出口东岸用的,且其中相当部分根本就是按着东岸人的要求来生产的。为此,这个原本隶属于葡萄牙王国管辖的定居城镇聚集了大批来自旧大陆的手工业者,他们(包括在本地新收的学徒)依靠自己勤劳灵巧的双手,制造出各种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小商品,然后出口至东岸,换取金钱或维持自己生产、生活所必需的物件。

    原本这是一个互利互惠的商业模式,但现在似乎受到了很大影响:因为东岸与葡萄牙之间达成的协议,这些原本散布在热拉尔山脉间多个城镇的葡萄牙人也受到了影响,是继续留在这里生活,还是向北搬迁至葡属巴西控制区,已经成了一个摆在这些手艺人面前的很现实的问题。热拉尔山脉,终究是被许给了东岸异教徒了啊!

    很多宗教信仰纯正的葡萄牙人打算响应巴西殖民当局的号召,返回北方内地去定居生活,在那里一样可以凭自己的手艺吃饭,虽然生活水平可能不如新邓迪镇这里,但那边每周都可以去教堂做礼拜。比起号称宗教监狱的东岸不知道好多少,毕竟灵魂的救赎和现世的安逸生活相比也同样重要。

    不过也有相当部分的手艺人并不愿意离去,比如本地为数不少的苏格兰移民本地名为“新邓迪镇”,故名思义。本地早期的移民主要来自苏格兰的邓迪。多灾多难的苏格兰人可比那些葡萄牙天主教徒们要灵活多了,多年来颠沛流离的生活使得他们的处世态度更加灵活、变通,因此准备继续留在本地定居、贸易。在他们看来,被东岸人管辖就管辖了,他们又没有彻底禁绝基督(比如对面的平安县就有一座大教堂)。那么留在熟悉的地方、依靠熟悉的方式继续生活又有什么关系呢?哼哼,东岸人在宗教政策上面,或许比某些残酷对待异端教派的国家要更宽容呢,比如英格兰人、法兰西人、西班牙人、德意志人什么的,要知道三十年战争才刚刚结束没几年呢。

    新邓迪镇如此,其余几处如里卡多上尉镇、铁匠镇、奴隶镇也差相仿佛,有人想走,也有人愿意留下来。6月初的时候,东岸宪兵队派员来到这几处,向当地的葡萄牙官员重申了“自治”、“自愿”原则。即葡萄牙人不得强硬要求本地居民干什么,一切由他们自决。因此,到得本月(7月)中旬,统计下来,四个城镇愿意留下来继续工作生活的居民共有1939名,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外来移民,且以苏格兰人、爱尔兰人和德意志人居多;迁走的居民则高达4000余人,其中约40%是葡萄牙、意大利移民,剩下一半是混血白人或瓜拉尼人,他们都知道东岸对于有印第安血统人不怎么待见。因此干脆也不做幻想,全部迁居巴西内陆地区去算了,省得将来留在东岸人控制区内受歧视。

    当然了,这些人迁走的时候。也带走了大部分便于携带的财产,至于那些不便带走的,比如简易脚踏机床、锻锤等劳动工具,房屋、农田、果园等不动产,铁匠铺、木材作坊、采石场等企业,就只能三文不值两文地在当地发卖了。倒是便宜了那些愿意留下来的人。当然东岸联合工业信贷银行也专门派人向当地这些手艺人或作坊主们发放低息贷款,鼓励他们吃下这些东西以恢复生产,将对平安、定西、夷陵、神武等县的影响降到最低当地居民大部分的生活日用品都是从热拉尔山脉这里进口的。至于当地遗留下来的果园、牧场和农田什么的,则由西北垦殖银行专门派员低价赎买了回来,准备先屯在手里,然后等中铁公司组织的移民抵达这四处后(以稀释当地的旧大陆欧洲移民),再通过按揭贷款的形式卖给他们这种开垦多年的熟地,自然不愁买家了。

    总之,在北方边界的谈判尘埃落定之后,由于担心东岸的种种政策,再加上葡属巴西殖民当局若有若无的煽动,居住在新邓迪等四个小镇的葡萄牙居民们就陷入了一种恐慌情绪之中,继而引起了一场仓促、悲惨的迁移行动。布兰科此番来到这里考察(看看自家的商铺还有无必要继续开办下去),就亲眼目睹了这场迁徙行动,而他的心中,自然也是充满了无尽的屈辱的。

    “这一批货物拉到东岸人的保安乡售完后,把当地的商店也出售了,然后买一匹农具、印花布、药品和钢条回来,以后那里的生意,已经没必要再做下去了。”布兰科看着静静流淌着的帕拉哈纳河,用低沉的语气说道。在热拉尔山脉归了东岸异教徒之后,这种边贸生意短时间内确实没有继续的可能了,东岸人吃下了新邓迪等地的大量手艺人,对日用品的需求将大大减少,双边贸易的基础已不复存在。今后更该担心的,或许是东岸人的船只将顺着锡诺斯河(即保安河)逆流而上,直接进入热拉尔山脉。热拉尔山脉多坡度极缓的丘陵,河流蜿蜒曲折之中很少有断流之处,浅滩也算太多,通航性还是可以的,东岸人能够依靠他们那种蒸汽平底船快速机动,这对于严密控制整片山区极为重要。

    可惜了啊,家族在里斯本研制的蒸汽机始终未能成功,虽然比起以前已经有了一些进步了,但离实用化还差得太远,现在家族里已经有很多人在抱怨了。当然了,花费了巨额研发资金,但却始终没有获得成功,出现这种杂音也很正常。现在,布兰科就盼望着家族能够尽快解决技术难点,将实用化的蒸汽机尽快搞出来,那样他们阿尔梅达家族将获得想象不到的巨额收益,他布兰科在家族中的地位也将更加稳固。

    “是的,先生,我会办妥这些事的。”席尔瓦立刻说道,“以后我们就和英国人进行贸易了么?听说他们的商品也很是不错,尤其是伯明翰的金属制品、机械设备和武器,虽然比起东岸人的有所不如,但也是难得的精品了。现在他们的海上运力也很强,陛下也给了他们许多贸易优惠措施,与英格兰人展开贸易,看来是大势所趋了。”

    “以后家族所需的船只也一概不从东岸人这里订购了,伦敦的船只就很不错,而且价格也不比东岸高多少(英国人工比东岸便宜、葡萄牙人也给予了他们极优惠的关税税率),这就足以令我们做出选择了。其他一些家族有不少人也和我持同样的看法,以后有些钱,没必要再让东岸人去挣,因为我们可以拿它们来结交真正的朋友,而不是东岸这种恶狼。”布兰科说到这里,话语中已经带有很明显的一丝火气了,看得出来他对东岸人的意见近些年来似乎越来越大:“我们向东岸出口的商品,除了约定配额的以外,尽量优先满足英格兰人、法兰西人甚至意大利人,既然东岸异教徒如此欺辱我们,那么我们自然也没必要再迁就着他们。过阵子我要回一样里斯本,有些事情也是有必要向主的子民们宣传一番了,新大陆是主赐予信徒的,但异教徒却在这里极为嚣张,一些邪恶堕落的异端们也和他们沆瀣一气,这简直不能容忍,必须揭穿东岸人的真正嘴脸,让广大主的子民们有个清醒的认识。哼,我就不信荷兰人全都是堕落的异端,总会有对异教徒不忿的人出现……”

    “另外,回去后就立刻安排船只,将积存在仓库里的一批货物运回里斯本。马上总督阁下要重启对荷兰的战争,搞不好巴西近海就会成为战场,到了那时候,贸易必然大受影响,所以还是预先把货发走的好。”布兰科最后又盯着道,“这场战争,新大陆这边其实不是关键,最需担心的还是本土啊,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扛得住荷兰舰队打上门的压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