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三百二十二章 海洋产业(一)

    又一批渔船从南方开了回来,码头上原本闲坐玩笑的一帮工人们立刻起身,准备干活了。赞帕里尼坐在一张长条椅上,抽着烟斗,含笑看着这些为生活而辛勤忙碌着的工人们他何尝又不是如此呢?

    几艘渔船结伴组成了一个船队,费了老大劲才一一停泊在罗洽港渔业专用码头内。这个时候,常年在码头上办公的渔业商人互视几眼,然后颇有默契地围了上去,朱衡朱老爷的三子朱诚东也夹杂在里面。

    这厮原本是被老朱安排在罗洽镇的,当时朱衡朱老爷甚至还给他报名分公地,可谁知这小子压根不愿意在乡下种地,自小喜欢往外跑的他拿着多年攒下的私房钱以及他老娘偷偷塞的一些现款,跑到罗洽港做起了小小的渔业商人,至今已历二年,没挣着什么大钱,但在养活自己之余也能小有积蓄,算是不错了。

    罗洽港这个码头有渔船前来出售渔获也是近几年才有的事情,随着近些年海产品消费市场的逐步扩大,东岸民间驾船出海捕鱼的人也越来越多,据南海渔业公司统计,截止去年年底,全国已有超过60艘私人捕鱼船,吨位多在40-60吨的样子,不算大,但胜在价格便宜,利于资本不多的渔民们采购。

    当然即便你资金不足,也可以向西北垦殖银行申请贷款,这种贷款一般审批较快、放款也很及时,这就是一种善政了在此时的欧洲,渔民们一般也都是较为贫穷的人,他们资金不足,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于渔业商人或私人放贷者的“恩惠”,比如购船费用、船只大修费用以及鱼加工储藏的费用等等,成本比起东岸的渔民们来说不知道要高多少倍,毕竟他们可没那种以极低利率向渔民发放贷款的大型国有银行,要知道私人放贷者的胃口一般都比较大,手段往往也很毒辣。

    由于东岸的渔场大部分在盐城港近海及以南海域(另外拉普拉塔河一带也有小型渔场)。因此这60艘私人渔船中的大部分基本都就近在盐城港出售渔获由南海渔业公司统一收购,同时该公司也代收各渔船的营业税但仍有约二十多艘船只不辞辛苦跑来罗洽港出售,因为这里的利润空间明显远超南边,渔民们也能获得更好的收入。同时也顺便修理一下船只。

    眼前这五艘渔船才刚刚靠岸,四五个渔业商人便挤了过去,他们似乎很有“规矩”,也很有默契,没争抢、没互相压价。一人选中一条船就开始谈价钱。至于五条船中吨位最大的那艘加工船(一般有200多吨),则由几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位包下来了。

    朱诚东此时正和一位满脸皱纹的拉脱维亚人说着什么,赞帕里尼估摸着,大抵是一些价格方面的争执罢了,他估计那位船长占不到上风,因为东岸大部分渔民的收入虽然不低,但在和经济实力更强的渔业商人们讨价还价时,却也很少能够占到上风的,特别是在这些渔业商人之间已经形成默契的情况下就更不可能了。

    果然,没有多久。只见那位船长生气地跺了跺脚,嘴里也在快速嘟囔着什么,或许是抱怨的话语。不过,他并没有拒绝似是给价不足的朱诚东,仍然下令麾下渔夫们把一筐筐的鱼搬过来,打算出售给眼前的这位渔业商人他们其实没太多的选择,因为即便是粗粗腌制过的鱼也无法长期保存,而鱼一旦变质其变质程度是惊人的,到时候恐怕就只有最穷的非国民才有可能购买了,船老大担不起这个风险。

    朱诚东谈妥这事后。便得意洋洋地叫来了几个帮闲,让他们租用港务局的轨道平板车将鱼运到自己设在外面的一个货栈内,他会尽快通知经常与自己合作的一些外地分销商赶来,然后将这些鱼用最快速度运到外地卖掉罗洽县这地方沾了离首都近的光。近十来年基础设施改善较大,不但通了铁路、电报,还修了一等国道(直通首都的国防道路)、二等国道、三等国道加起来七八十公里,因此运输海产品这种注重时效性的商品还是相当方便的。

    当然了,别看这些鱼在罗洽港交易时这么便宜,一旦运到外地。随着距离的延伸,这价格上涨幅度可是很大的,毕竟装桶、运输、销售这些过程都会产生费用,加起来也不便宜的尤其是运输,1640年的时候,由于加莱等地的运输价格有了一定程度的上涨,最后竟然使得到达巴黎的鱼价格上涨了38%,可谓惊人,不过这在道路网四通八达的东方县、罗洽县、梅林县等地似乎还没那么严重。

    此外,鱼的腌制也是价格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无论是盐城港出产的湖盐,还是从葡属佛得角进口的海盐,其价格都不会很便宜,故有些地方的居民喜欢购买风干的鱼,因为这是他们所能知道的最廉价的一种保存鱼的方式了。

    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像朱诚东这类中间商的过手所导致的价格上升,东岸的海产品从渔民手里到达最终消费者餐桌上的时候,一般会过两道手,即大型批发商和乡村分销商,这些人对利润也是有一定要求的,他们的利润同样也是鱼终端销售价格的重要组成部分。

    “赞帕里尼先生,如何?我早说过你该入伙和我一起干的,要是有你的投资,说不定我就能包下那些大船上的鱼了,比现在小打小闹强多了。”在看着帮闲们将鱼运到不远处货场边租用的仓库(那里有人交割)后,朱诚东走过来,看着赞帕里尼说道:“这条船上装了5拉斯特好吧,换官方说法,20吨的鱼,花了我一千四百多元钱,我本想再多买点,因为外地一堆分销商在找我供货,但这是我所能筹集的最大一笔资金了。怎么样,赞帕里尼先生,你现在也认识到我的能力了,和我一起干吧?我知道你们这些从明国回来的军官兜里很有钱,上次你拜访我小叔(赞帕里尼老战友)的时候送了那么大一罐茶叶,那在本土可是很贵的,你还不如将那些茶叶卖掉,然后和我一起做生意……”

    “你个小青年懂什么?”赞帕里尼被朱诚东气乐了,只见他“啪”地一下拍在他的后脑勺上,笑骂道:“我们战友之间的情分岂是你能理解的!不过你说的做渔业商人这些日子我也仔细考察过了,倒也不是不能做。恰好我现在回来也没啥别的事干,陆军也不要我们这些老胳膊老腿了,便投个一两千块到你这里又如何?行了,别咧嘴傻笑了,我下午带你去见见罗洽海洋局的几位老战友,以后在这里做生意,没他们的照拂可不行,现在先去吃饭吧。”

    两人随即一前一后去了码头外的一家饭馆,点了一瓶河中大曲、几样小菜、一份烤鱼,价格倒是很便宜,也只有在靠海且有大量捕鱼船的地方,居民们才有可能廉价消费鱼这种号称“穷人牛排”的食物了当然真正的牛排倒也不比鱼贵上太多。

    “这几年捕鱼船越来越多,无须鳕这种国内消费量最大的海产品价格也渐渐维持不住了,现在市场上每条的价格在4角钱左右(分销商一般会把差不多重量的鱼装在一个桶里售卖,一条鱼普通重4千克左右),呵呵,听起来不便宜,但要知道好多年前就是这个价格了,而现在大家的工资比起那时候普遍翻了一倍。”今年不过十七八岁的朱诚东喝了一口酒,张口就是鱼市行情:“不过这也能理解,毕竟现在渔业产量是大大增加了嘛,但市场的增加却没那么迅速。”

    近些年来,东岸的海产品捕获量确如朱诚东所说,虽然有些波动,但总体上确实是呈螺旋上升趋势的。比如1654年全年,南海渔业公司共捕获了鳕鱼5760吨、滑柔鱼2400吨、其他杂鱼180吨;私人捕鱼船产量比较吓人,因为其数量众多,全年共捕获了各类海产品7200吨;此外还有南铁公司捕鱼队捕获的竹荚鱼、鲑鱼等太平洋鱼类共计4000余吨;国内一些在河口及浅水区域设置固定网具的渔民还能捕获100-200吨,再加上林林总总的内河水产品(主要是红虾及少量网箱养殖鱼类),1654年华夏东岸共和国渔业产量为1.98万吨(不含鲸)。

    这个渔业产量虽然比不上旧大陆的荷兰(这个国家光鲱鱼一年出口外国的量就达5-10万拉斯特,即20-40万吨,更别提还有捕获量更大鳕鱼等红、白渔获了),但在新大陆却也是首屈一指好吧,也就比北美的英国人、法国人强些。

    “捕鱼的人越来越多也是好事,我相信政府今后会出政策保护渔业的,因为他们一般都是从战略角度而非经济上的因素来考虑这个问题,比如这可以增加海员、扩大船队规模、增加海军后备力量等等,好处是很多的。”赞帕里尼夹起一块烤鳕鱼,一边吃一边说道:“现在和外国的关系也不是很和睦,海军又是我们国家的立国之本,不好好发展是没道理的,所以,我敢保证,政府今后一定会出台政策保护、鼓励海洋产业发展的,毕竟这可是培养海员的摇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