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三十六章 伏笔

    (本书,请支持正版阅读,订阅一个月也就几元钱)

    “看看你的随从身上的装束,哪一样不是东岸货……”毛林河畔,来自利马的安赫尔·布拉沃男爵对他的堂兄弟劳尔·布拉沃男爵抱怨道,“皮靴、马鞍、马刺、马肚带、马蹄铁、马嚼子,身上穿的衣服、腰间配的刺剑、甚至就连喝水用的水壶都是该死的东岸人制造的!再看看女人们身上的裙子、家里的台布窗帘、做饭用的炉子铁锅,就连修房子用的砖头瓦片、铺路用的碎石子(蒸汽破碎锤破碎)都得从东岸进口。…。…异教徒的商品已经进入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们控制了一切,没有他们我们就没法正常地生活,这太可怕了!”

    安赫尔·布拉沃没有说的是,虽然以前西班牙国王百般禁止,但在墨西哥城、维拉克鲁斯、利马、科恰班巴以及圣地亚哥等城市,依然存在着一定规模的手工工业。这些产业一般由土生白人贵族家庭控制着,当地的殖民地官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还参一股,凭借着广阔的市场需求,这些产业的发展还是比较迅速的,为经营者带来了不小的利润。但随着外国走私品(主要来自英国、法国、******以及德意志地区)的冲击,这些本土工业开始逐渐萎缩,只有一些大量奴役印第安人的工业因为成本优势还在苦苦坚持。

    给了他们致命一击的是同样来自新大陆的商品,南铁公司从1649年十月份就组织了多艘船往毛林河流域运来了大量的走私商品几乎全是东岸人自己生产的,这些成本更低的商品的涌入,立刻毁灭掉了秘鲁总督区本土工业的最后一丝生机,该地区硕果仅存的工业作坊开始逐渐倒闭,且呈越来越快的速度。市面上的东岸商品也是越来越多,从一开始的金属农具、五金器具、纺织品,到后来的铁锅、煤炉、煤球、药品、玻璃器皿、木制家具等一系列的商品,几乎包揽了秘鲁人日常生活的很大一部分。

    这种来自外界的商品潮目前已经持续了八个月之久了,安赫尔·布拉沃男爵的一家手工作坊就在这样的大潮之下被迫关闭了。强制雇佣的一些印第安人也被解散。但他却发现自己一点也恨不起东岸人,因为他作为东岸商品的一大代理商,在这里面赚到了远超以往的金钱。不过虽然赚的钱变多了,但作为一名主的子民、一名西班牙绅士。他依然觉得自己的行为“玷污了自己高贵的灵魂”,自己也成了“金钱的奴隶”,成了黄皮肤异教徒扩展自己影响力的帮凶,这令他极为沮丧。但你若要他放弃东岸商品代理商这种很来钱的身份,他自问又做不到这一点。因此这种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撕裂感尝尝使得这位男爵大人陷入狂躁易怒的情绪之中,眼前抱怨自己堂弟仆人的装束就是一例。

    他的堂弟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东方港,充当秘鲁总督与东岸人之间的联络特使,协调双方之间的关系以及处理各种突发事件。可以说,其实这位劳尔·布拉沃男爵才是秘鲁总督区的诸多绅士中最了解东岸共和国内情的人了。而也正因为了解得多,这位小布拉沃男爵才比别人更了解东岸人的强大,因此当初他不但指使自己的仆人前往毛林港设立商站,充当东岸人的批发商,然后用自己控制的骡帮将商品运到智利各处,他的堂兄大布拉沃男爵也在他的劝说下加入了这股大潮。

    按照他的话说就是。既然他们无法阻挡这股大势,那么还不如顺应潮流,借着这股东风多赚一些钱好了。反正国王不爱新西班牙、不爱秘鲁、不爱生活在这里的人民,国王只关心这里的金银矿,那么他们也毫无理由整日为国王的利益操心,还不如为家族考虑,多赚点钱算了。以后一旦秘鲁或新西班牙有变,他们还能凭借自己在资金上面的优势做一些重要的事情,比如联络一些土生白人精英家族共同维护自己的利益。

    “别抱怨了,亲爱的堂哥。东岸人的船只已经过来了。”小布拉沃男爵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了看自己的堂哥,然后说道:“我不能在这里待太久,6月20日之前我得赶回利马。在此之前,我得帮人办妥很多事情。真是烦人!帕莱塔先生不确定是否能在东岸人这里买到足够的大方砖,他为自己和家人在利马新建了一座占地极广的别墅,目前还缺少很多建筑材料;加西亚先生为自己的庄园订购了一千五百件金属农具,他知道这种商品非常紧俏,但他真的很想这次就能买到,因为农场里急着用;莱昂先生打算重新改装一下自己的几艘船只。你知道的,太平洋沿海很多运输船在战争中被东岸人摧毁,现在沿海运输业务很挣钱,但莱昂先生突然发现自己还缺少很多结实的帆布……”

    安赫尔·布拉沃男爵一听自己堂弟的话,就明白这是有很多不便拒绝的有头有脸的人物请自己的堂弟帮着走后门因为利马的绅士们一直都认为小布拉沃男爵是个很有办法的人,而且与东岸人的交情也还不错。当然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这次小布拉沃男爵就通过一些关系让南铁公司提前给他预留了一部分货物,他赶到毛林河一带,就是为了来接货的。

    当然了,他是何等身份,这些事情自然不用他亲力亲为,只需安排自己的仆人来接货就行了。但出于对如今越来越繁荣的走私贸易的好奇,小布拉沃男爵还是决定临时在这里逗留个几天,临走时顺便将那些货物用自己的船只拉走。

    “竟然连高贵的绅士也争相购买起了来自东岸的商品……”这个认知让大布拉沃男爵有些难受,更有些迷茫,但他却毫无办法,因为这种潮流甚至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够扭转过来的。他不过是区区一个男爵,影响不了大局走向,只能被动地随波逐流,充当一个痛并快乐着的“买办”商人,为自己积蓄着资金当然,也许他积累的庞大商业资本永远也没有机会转化为产业资本了。

    “南铁渔-004”号、“南铁渔-005”号两艘满载排水量580吨的船只满载着货物,在两位男爵的交谈间隙内大摇大摆地下锚碇泊在了毛林河外海。在它们的不远处,还有两艘“马岛”级护卫炮舰打开着炮门,在一旁护卫着,防止有什么不开眼的海盗船过来抢劫。

    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便有一些装载着大量货物的小艇在水手们的驱使下靠近了海岸,然后岸上等待许久的印第安劳工们便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把货物卸下来。而他们的主人,则在和南铁公司的贸易官员们进行着现金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在双方都还没有建立起足够的信任度的时候,是再合适不过的方式了。

    而在这些货物被卸下来后,一些印第安仆役便在混血工头的驱使下,将一些驴骡拉了过来,然后将货物分门别类,一样样码放到牲畜背上固定好。接下来这些货物将被马、驴、骡、骆驼、羊驼等驮兽驮运着,沿着古老的商业道路运输到各个殖民点进行销售。这些西班牙买办商人们各自的市场都已经事先内部协商好了,一般来说没人会不讲规矩胡乱捞过界,而这也是确保每个代理商都能获得足够利润的最好方式。

    当然毛林河内也停泊着一些吨位不大的近海运输船只,都是一些西班牙商人或殖民地官员临时搜罗到的。他们的销售市场在北方,通过驮兽运输的话实在过于麻烦,而且还得穿越查尔卡斯检审法院区临海的那一片也许是世界上最为干旱的沙漠,非常之不现实。因此,他们决定用这些吨位不过百余吨的小船来转运物资,将商品运回秘鲁境内一些偏僻的小港口,然后再分发至各地出售获利。谁让东岸人的船只最远只能航行到这一片海域呢(《巴拉多利德条约》所规定),剩下的路程只能由西班牙代理商们自己来完成了。

    “每个月都有大量的船只或骡帮从秘鲁各地运来各种各样的商品,或者干脆就带着巨大的钱箱过来直接交易,总而言之毛林河流域在过去的八个月内,已经由一片遍布森林河沼的蛮荒之地,逐步蜕变为了一座流淌着黄金的富饶城镇。东岸人每个月都会运来大量的商品,然后又买走大量的牲畜、皮革、兽脂、鸟粪、蔗糖、烟叶、可可、金鸡纳树皮、巨型圆木、硫磺和各种矿石。据我所得到的消息估算,这八个月内东岸人的南铁公司已经从我们这里卷走了超过四十万比索的现金以及海量的各类物资,其利润之庞大,简直不可想象。”看着东岸人的贸易官员已经开始与河岸边的西班牙“买办”们商谈起了物资进口贸易,安赫尔·布拉沃男爵不由得哀叹道:“秘鲁的财富,就这样流入了黄皮肤异教徒的口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