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六十章 争竞(二)

    本书中文网,请支持正版阅读

    硝酸钾的大量产出对东岸共和国的影响是深远的。『≤,因为这种物质可以加热分解出氮的氧化物,而这些氮的氧化物与二氧化硫(燃烧硫磺得到)、水反应后可制得硫酸,这便是铅室法制取硫酸的前身及主要原理。

    同样原理,这些氮的氧化物(主要是二氧化氮)可以溶于水并与水反应形成硝酸。有了硫酸以后,可以与食盐反应制取盐酸与纯碱;有了纯碱又可以制取烧碱;有了硝酸又可以制取硝化棉(这个比较难);诸如此类……

    一种能够大规模出产的硝酸钾尽然能够让人搞出这么多重要的基础化工产品,这不得不令人感叹化学就是如此奇妙。当然了,以上制取各种三酸两碱的方法目前也仅仅在实验室的条件下成功过,大规模工业化生产尚无成例,还需要执委会投入大量的资金、人力进行生产工艺的设计与研究。

    考虑到华夏东岸共和国目前有限的人力、物力,以及正在进行的众多其他项目,能够分到化工头上的资金必然有限,因此这个工业化生产的三酸两碱的过程势必会拉得很漫长。而且,以现阶段东岸共和国有限的工业门类来看,顶多也就对纯碱有不小的需求(造纸、皮革加工、染料需要)而已,对于其他几种产品的需求真心有限,因此并没有那么强的建设三酸两碱生产线的冲动。

    ……

    就在本土工农业都在进行着蓬勃发展的时候,1月15日,刚刚返回本土没多久的郭子离很快得到了执委会和军部的回复。在这之前他曾经递交上去了一份关于马达加斯加岛安齐拉纳纳地区建立殖民地的风险警示报告,得到了执委会和军部的重视。上头经过一段时间的讨论后,认为他的建议与警示都是十分中肯的,因此执委会决定暂停在那边建立殖民地的行动,直到医疗部门能够提供足够的抗疟疾药物为止。

    除了执委会的回复外,郭子离还得到了军部的一份回复。军部的回复比较含糊其辞、模棱两口,既没有说可以也没有说不可以,但是郭子离还是一下子看明白了军部的企图。这份回复应当出自海军部长王启年之手。他字里行间都在暗示郭子离可以在南非大量捕捉土著前往安齐拉纳纳地区进行开发,以减少因为开发而可能造成的东岸人过高的死亡率。

    郭子离叹了口气,将两份回复都收进了包里。事实上,他内心里是反对现阶段仓促殖民安齐拉纳纳地区的。不过上头领导好大喜功,也不能不有所表示,唉,到时候再看吧,走一步算一步。不过不管搞不搞这个殖民地。这到达奥斯曼帝国的航线总得探索完毕才行,目前才只完成到莫桑比克岛这一段,接下来还有不小的一段航程等待完成呢,而这事还是得他郭子离来领头。

    郭子离的西班牙妻子给他拿来了一套崭新的夏季海军军官常服,并用幽怨的眼神看着他。是啊,从海上晃悠了几个月刚回来,这还没休息满半个月呢,马上又要出发了,这换谁都不乐意啊。

    郭子离给了妻子一个深情的拥抱,又亲了亲他的一双小儿女。然后翻身骑上卫兵拉过来的战马,披着东方地平线上升起的朝霞,朝定远堡码头而去。

    定远堡码头很早以前就开通了到东方港北城的定期航班。每天两趟,上午下午各一趟,此刻郭子离和他的卫兵乘坐的便是上午的这一趟航班。

    此刻正是早上八点左右,码头上稀稀拉拉站了十来个准备搭船的居民。这些人大部分都是附近的农民,他们有的人是去县城走亲戚,有的人是去购物,有的人则是去出售自己的产品。这些人在看到郭子离二人到来后,都报以了羡慕的目光。尤其是在看到郭子离肩膀上的中尉军衔后,他们的目光中更是夹杂了一丝敬畏。

    如今军人在基层的地位是越来越高了,他们的收入不但比种地的农民高,甚至比起那些工厂技术人员也差不了多少。很多军官的收入比起那些小作坊主们也丝毫不差。而社会地位及影响力则远胜于他们,很多村庄的基层话语权往往都掌握在军人手里。

    一艘小型轮船吐着黑烟与白汽吭哧吭哧地靠了过来。郭子离一点也不惊讶,这是交通部和一机厂通力合作,刚刚试制出来的10马力小型内河轮船。船只不大,船舷两侧各装了一个明轮,所以被称之为轮船。该轮船使用一台10马力的蒸汽机驱动。在相对静止的大鱼湖中试航时其航速达到了6节以上,可谓迅捷无比。

    从定远堡码头到县城,短短的不到20公里的航程只需要不到两小时就能跑完,比起帆船来快了一倍以上。更难能可贵的是,这种轮船不但需要的水手数量少,而且还完全不需要像帆船那样考虑风向的影响,在不同季节和不同风向的环境下基本都能维持一定的速度。就内河航运来说,轮船的优越性几乎完全超越了之前曾广泛使用的那些内河浅水运输船。

    要知道,东岸地区的很多河流流速极为缓慢,尤其是那些新开凿的运河。如果风向不对的话,很多时候船只根本没法通行,有时甚至需要纤夫拉纤才能通过。而轮船的出现则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这种靠水流驱动的船只完全不用看风向的脸色,也许它唯一的敌人就是自己了自己那破绽百出的蒸汽锅炉和质量很是可疑的明轮叶片。

    “又是轮船!”郭子离的卫兵法尔考失望地叹了口气,嘴里嘟囔着说道:“这种船很不可靠,那些船员们维护得又很差劲,三天两头出故障,希望今天的两小时航程内不会出问题吧。”

    郭子离好笑地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去把马寄存了,动作快点,我在船上等你。”说完,郭子离提着他的公文包一步跨上了靠在栈桥边的明轮船。

    明轮船与栈桥间有一段很大的空隙,上面铺着木板,晃晃悠悠的,走过去的人必须非常小心以免自己掉进水里。这也算是明轮船的一个缺点了,明轮装在外面,很容易就会磕着碰着什么东西,从而导致明轮损坏。听说交通部和船舶所的一帮人正在研究要不要将明轮换成螺旋桨叶片呢,不过很显然,螺旋桨叶片的加工对东岸人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以东岸共和国目前拥有的几台设计原始、精度奇差的各类机床来说,加工出一个合格的船用螺旋桨实在是很成问题的。就算勉强加工出来,到时候后期打磨、切削上面也要花费很大的精力,完全没有大规模工业化生产的可行性。这对于穿行于国内各处水域的数十上百艘内河运输船来说,没法大规模工业化生产就意味着极高的成本,而这基本已经宣判了这项技术的死刑。

    不过知道明轮技术最终被淘汰的穿越众怎么可能任由螺旋桨技术被埋没下去。他们目前正在反复寻找其他的加工螺旋桨的方法,比如先用模具一次成型铸造一个粗胚,然后再打磨;比如干脆就用大型水压机慢慢将螺旋桨叶片敲出来等等。总之,这项技术还得慢慢来,急不得。至于现阶段嘛,这些船只还是先使用笨重的明轮好了。

    十几名乘客上船后,码头上的工人又往船舱内搬运了十几桶渔产品,使得整条船上充满了浓重的鱼腥味。大鱼湖的渔业资源经过这些年的过度开发,目前已经呈现了明显的枯竭之势,每月捕获的鱼虾不但产量逐步减少,就连个头也比以前大有不如。发现这种情况的定远乡政府紧急叫停了捕鱼队在大鱼湖的一切捕鱼活动,给予大鱼湖休养生息的时间,同时也开始研究、推广起了箱笼养鱼养虾的技术。

    眼前船舱里的这十几桶新鲜的大虾就是捕鱼队用箱笼在大鱼湖里养殖出来的,现在是要通过蒸汽快船运往东方港县城进行销售。

    看到再也没人上船后,码头上工作人员将出入口的小门一拉,然后使劲挥舞了几下手中的旗帜。船上的驾驶员见状,开始命令锅炉房缓缓增压,船上的烟囱里冒出的黑烟陡然间浓密了起来。

    郭子离站在甲板上,黑乎乎的煤灰落在他浅蓝色的军服上,迎面吹来一股逸出的水蒸气,将他的头发也吹得湿漉漉的。

    “煤灰比较大,这煤的质量终究还是不行啊。”郭子离自言自语着,“平安煤矿的煤据说燃烧值极低,而且还含有大量的杂质和粉尘,终究不适合做动力煤啊。不知道以后要不要开发南非的煤炭?”

    蒸汽轮船在锅炉加压了一会后终于吭哧吭哧地开动了起来。船舷两侧的明轮叶片也开始缓缓转动,哗啦啦地拨动着水流,而水流传回的反作用力又驱使着轮船向前运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