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一百八十七章 南非诸君(三)

    1664年1月15日,王志杰刚刚结束在干燥酷热的橙河流域的探险,便又被紧急召来了义成地区,打算带队前往内陆地区某处勘探,以尽快确定那边到底有没有开发价值。

    “那边都是操斯威士语的部族,地方不大,人口不多,根据两位曾经去那里做过贸易的葡萄牙商人说,整个操斯威士语的部族大概只有十几万人,不过居住得比较集中。我们若是想要征服斯威士人,不大动干戈恐怕是不行的,至少要调动一个混成营和若干民兵才行!”王志杰的一名学生在见到老师后,第一时间汇报说道。

    这个身材矮壮敦实的小伙子之前曾带着一支五六十人的探险队伍深入了斯威士人聚居区,一边做贸易一边勘察那边的物产,结果在收了一大堆的狗头金、皮革、象牙后,他在某处意外地发现了一些煤炭!而且这些煤炭是最优质的无烟煤(白煤),这令他极为兴奋!

    后来在连说带比划并给了大笔好处(不过是一些玻璃制品和金属器具罢了)后,自觉赚了大便宜的斯威士人才带领他们来到了最初捡拾到煤炭的地方,然后王志杰等人便震惊了!他们在这里发现了一个面积很广阔(疑似)煤田,且煤层埋藏极浅,据探险队雇佣当地人挖掘采样得知,几乎每处采上来的都是最优质的无烟煤,其质量堪比当年海军层少少买过一船的威尔士白煤!

    这个发现轰动了整个探险队五十多名队员,大家都不是没见识的土人,这个煤矿储量不小,而且煤炭质地极佳,燃烧热值高、残渣少,完爆目前产量已无法有效提高的塔城精煤及南铁煤(产于黑山煤矿及黑金岛),一旦开采出来运回国内的话,那海军和交通部门的人还不乐翻了天!

    在携带了几袋各处开采出来的样品后,这支东岸探险队匆匆打点行装,告别了对他们态度还算友好的斯威士人,再度经长途跋涉其实也不算远了,发现煤炭的地方离义成港直线距离也不过才区区七十公里罢了返回了义成港,然后将消息报给了义成地区专员邱海洋,同时负责代管他们的新华夏开拓队队长马万鹏也得到了一份详细的报告。

    得到消息的邱海洋也极为激动,作为地区专员的他敏锐地意识到,如果他能在此事上引起本土的重视及投资,那么这将是义成地区势力扩张的一个极好机会,同时也是他邱某人权势扩大的极好机会,因此他几乎第一时间就坐船前往新华港面见马万鹏寻求帮助。

    说实话,马万鹏这人还算是厚道的,虽然义成地区只是他代管的(意味着义成地区“翅膀硬了”之后就要脱离新华夏管辖了),而且他本人也很可能在东、葡战争结束后便入主中央执委会,有些事情本可以撒手不管的,别人也无法对此多指摘什么。比如义成地区专员邱海洋上赶着要想将控制线向内陆推大几十公里这里他玩了个花招,滑台乡到后世姆卢梅煤矿的直线距离不过五十公里,至于实际距离么,呵呵作为新华夏开拓队队长马万鹏,负有对他们业务指导的权责,本可以下令阻止的,甚至也可以不予调拨物资和人员援助,但他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最终还是同意了邱海洋专员的请求,同意他们将义成地区的实际控制线向内推,为此,新华夏开拓队将给予他们一定的金钱、物资和人员上的帮助,这一点,令邱海洋感激莫名,一个劲地说今后要唯“马大哥”马首是瞻!

    新华夏开拓队的援助,大体上来说包括三万元现金、大量玉米和稻谷、些许牲畜,以及足足一千五百名从各大种植园内赦免(都是平时表现较为出色,打分考前的)的斯拉夫奴隶、部分流亡的奥斯曼加尼沙里军团官兵及其家属。这些援助目前已经开始分批抵达义成港,其中第一批加尼沙里军团的官兵业已开始向滑台乡一带开拔,他们将在那里领取军装和武器,然后护卫着部分东岸移民,携带着安家落户所必须的一应家什,朝内陆地区进军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是位于滑台乡以西2-3天路程(约55公里,为平坦的草原路)酸枣乡,位置大体上在后世莫桑比克西部的纳马沙小城附近。

    而当在酸枣乡一带站稳脚跟后,义成地区还打算继续向西,大致在后世Ngane城附近设立一个定居点,名曰管城乡。此处距酸枣乡的路程约在35公里的样子,距煤矿所在地、后世的姆卢梅小城附近(已被东岸人在地图上标注为成皋乡,当地的斯威士人一定有不同意见……)大概在三十公里出头的样子。而滑台乡离可修建深水码头的义成港西郊(后世马托拉港附近),也不过同样三十公里路程的样子,这样算下来,从煤矿到出海码头,如果修建起铁路的话,总里程应当不会超过一百五十公里,即便考虑到义成地区较为偏远,运输费用高,这条铁路的总造价预计最终也不大可能超过二百万元当然如果大批量使用通加人、祖鲁人、斯威士人当奴隶修路的话,总造价可能会进一步降低。

    费用不是不能承受,但中央未必同意,因为塔城、黑水、黑金岛煤矿出产的煤质量虽然不如规划中(或者说臆想中……)的成皋煤矿,但对国内生产来说,也还凑合了,不排除未来国内工商界会更多地寻求优质煤炭来源,但眼前他们显然是没有足够的动力的,一切其实还是得靠南非诸君自己!

    邱海洋很显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盘点下他手头的实力,义成港有居民2600余人、三元里乡有居民900余人、灵昌乡有居民700余人、滑台乡有居民800余人,加起来不过才区区五千多人啊,而且物资、粮饷奇缺,基础设施也很烂,野外是大片大片的蛮荒之地,每两个定居点之间甚至还生活着大量的通加人、祖鲁人,对地方上的实际控制力也弱得可怜。

    可以负责任地讲,义成地区若不是有新华夏开拓队马队长施以了极大“关怀”的话,他们很可能至今仍窝在义成港沿海的一个小小的堡寨内,一面进行着艰辛的屯垦工作,一面尝试性地向内陆展开殖民或贸易,这扩张速度哪有现在这么快!因此,他对于新华夏岛的援助,其实是非常感激的,而一旦此时有了新的扩张念头,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也仍然是找新华夏开拓队方面求助,毕竟,这是个有着七八万人口、经济实力很强的海外殖民地说是华夏东岸共和国第一海外殖民地也不为过。

    而在新华夏方面“满载而归”之后,邱海洋志得意满地回到了义成港,然后迅速发号施令,将大量人和物资通过汛期涨水的滑河运输至滑台乡一带储存起来,只待雨季一结束,大量移民便像脱缰的野马一般涌向西面,进占酸枣乡一带,然后伺机向丘陵西侧的管城乡一带窥视这个过程一定不是平和的,也是必然会与世代生活在那里的通加人发生激烈的武装冲突的,不过那又如何?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获得赖以传之后世的土地,那就得拿人头担保去与土人拼杀,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等到1664年1月15日,著名探险家、动植物学家、地质学家王志杰终于也来到了滑台乡,他原本在河中地区的橘子河畔探险,后义成行署与河中行署公文来往后,征得其本人同意,带着一帮随员们来到了滑台乡,打算带一个规模更大的探险队,再度沿着滑台乡—酸枣乡—管城乡—成皋乡的旧路,穿越通加人和斯威士人的领地,进行殖民探险。

    队伍的规模将远超上次,约在三百人上下的样子,其中包括充作护卫的两百名奥斯曼加尼沙里军团士兵。这样的规模、这样的阵容,相信不论是通加人还是斯威士人,正面对抗的人都要付出重大的伤亡,他们又不是祖鲁人,没那么军事体制,组织力低下,压根不是东岸人的对手!不过,东岸人也不都是棒槌,既然这次是探险,那么何必与那些野蛮人动刀动枪呢?相反,他们还携带了大量的礼物和商品,以便一路上通关所用,相信土人们不会太过为难这支规模不小的探险队伍的。

    当然了,这次由王志杰等人参与的探险队是带着友善至少是中立的态度前往斯威士人的领地,而等到他们回去,新华夏开拓队和义成地区都做好准备后,相信下一次抵达他们领地的,就不再是满面笑容、带着礼物和商品的探险队员了,而是全副武装、刺刀如林的东岸军队,一路上所有的通加人、斯威士人都将遭到大规模的征服,不从者杀、从者也要服苦役,为将来可能修建的义成铁路打好基础这条铁路可是关系义成地区未来数十年发展的命脉呢,没有人会等闲视之。

    “三百人的队伍,两百个士兵,都是奥斯曼人,在新华夏当监工多年,有家人为质,还算可靠。另外有来自新华夏开拓队、地区行署、义成港务局、交通局、商务局的官员,也有动植物、地质矿产方面的技术人员,国家情报总局的探员也有好几个,剩下的多是向导、厨师、医生、马夫、受益、枪械修理匠等零散杂役,加起来拢共百人左右。总之,这次的队伍规模很庞大,地区行署为了筹集这么多人远行的物资,几乎是把家底都掏空了,由此也可见邱专员对于开发内陆地区优质煤炭产地的渴望程度。”学生继续向王志杰说道,听得出来,这位年轻人对于开疆拓土也是有那么一丝向往之情,当然以他的年龄,可能还没有充分意识到这种所谓的开疆拓土,往往都是建立在累累尸骨之上的,既有别人的,也有自己的。

    “不过就是些好大喜功之辈罢了。”王志杰心里腹诽着,没说出来。在他看来,义成地区的建设如今可以说是一团糟,设立快两年了,人口最多的义成港仍然要从新华夏岛要救济粮,更别提三元里、灵昌和滑台诸乡了,地嘛地没整饬好,水库嘛水库没挖好,就连牲畜数量都少得可怜,城市、道路、民生设施更是一团糟,民兵体系也没完善起来就这样“垃圾”的实力,区区五千多的人口,几乎一穷二白的家底,居然仍然要执着地向内陆地区扩张,真当那些通加人、斯威士人是****么?真当他们那么好说话么?还说什么从外界调兵,将第一混成营调过来帮你打一年,你们这帮穷鬼负担得起人家的消耗么?怕是把你们的裤子当了都养不起第一混成营吧,简直是乱弹琴!

    “还有新华夏开拓队也是,如今法国人在东南部被挤兑得不像样,你不把主要精力集中到那边,来义成地区凑什么热闹?就算不理东南部,那马任加等新占之地的秩序也需要维护,土地也需要移民来填,建设也需要海量的物资和金钱,你居然不建设自己却巴巴地跑去给义成地区输血,马万鹏你这是要闹哪样啊?”想到这里,王志杰都有些郁闷了,他觉得南非诸君的脑子都有些不正常,都疯癫了,都成了一帮不顾现实的开疆狂人!

    “算了,收拾东西吧,最近随我去附近的草原转转,搜集一下动植物标本。”王志杰打算了自己学生的滔滔不绝,然后说道。反正离雨季结束还有两个多月呢,这时候正好在附近地区转转,顺便绘制下地图,给未来的开发做参考。

    “行,那我去和毛中尉说一下。”学生闻言点了点头,朝王志杰说道。毛君毛中尉是此次探险行动安全保卫方面的负责人,之前大伙也一直跟在他们后面帮忙,这会老师来了,自然要跟着出去勘察,听说毛中尉等人明天就要抽空外出抓捕一些通加人回来搞基建,还是赶紧去通知他们吧,省得去晚了找不到人。

    “前几天在义成港听人说,黑水地区有运兵船要回本土,考虑到邱海洋每年是有权可以合法截留一些人口补充义成地区实力的,这家伙不会公然截留一部分山东新军第一师和第二师的官兵及家属吧?毕竟这边现在太缺人了,且尤其缺少这种有组织、有战力、成建制的移民,他们看到了不要太眼红啊!”王志杰突然又想到了这茬,而且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这两个师加起来八千官兵,如果再算上家属的话,得好几万人了。虽然都是本土的菜,可南非诸君若是想办法要截留一些的话,以他们那包天的够胆,还真不是没可能啊!到时候随便往上面报个什么身体欠佳、不良于行的,然后许诺大把好处,不信没人不动心。而一旦等他们把这些有过长期战斗经验的人收拢、规整起来,那么向内陆地区进发,与通加人、斯威士人展开对土地的争夺,应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有这么大的利益在前面诱惑,南非这帮人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唉,也不知道那些移民运输船有没有启程了,又到哪了……”王志杰定定地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