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二百三十三章 优先购买权与南非(二)

    1649年4月1日,章丘县外。

    严格按照东岸军制扎好的大营绵延出去好几里,横跨小清河两岸。而在小清河两岸之间,军夫队也已经架设起了一座坚固的浮桥兼水运码头,数千名持矛军夫戍守在这里,一面转运从高家港盐场兵站输送来的各类物资,一边保障小清河两岸的畅通。

    而在河西的大营内,茅德胜此时正在仔细阅览着一封烟台刚刚转发来的信件。信件是海军司令刘海洋写的,主要内容就是如今南方的反清形势。进入1649年以来,南方的反清形势日趋如火如荼,主要集中在广东、江西、福建以及湖广这四个战场。

    在广东方面,自金声桓依仗黄衣大炮轰塌赣州城墙、炮毙高进库以后,李成栋便暂时熄了北上援应江西的心思,开始闷头在广东清理地方。说来也可笑,当初李成栋尚在清营,广东一些地方上的残余明军纷纷投降;而当李成栋反正归明后,这些广东地方军队却不肯再归明了。其实也难怪他们做此选择,实在是这个时候的南明******看着就不像能成事的模样,因此一个个为了自身利益着想,自然是不肯归明了。这惹得李成栋大怒,于是开始带着他的数万嫡系“北佬”部队在广东攻城略地,清理地方,以便控制全局,目前看来进展还算不错,毕竟他现在是明军,有政治上的加成作用。

    江西战场的形势比起广东的闲暇安逸来说,可就要凶险上许多了。济尔哈朗带着一万三四千满蒙八旗星夜直扑江西,先克九江,复进逼南昌,其势不可阻挡。金声桓在带着精锐部队出城野战两次均大败后,心胆已寒,于是便龟缩进了南昌城,********防守起来了。而济尔哈朗所带兵将虽然较为精锐,但数量却不多,很难彻底围死南昌城。目前只能下令武昌、南京方面派遣部分援军过来,同时也在大肆收编地方团练杂牌,以迅速壮大炮灰武装的数量,不然倒猴年马月才能打下南昌城啊?如今那个王杂毛王得仁还率兵驻留在赣州,听闻其部是闯营出身,有一定战斗力,也得派人提防着,可不能阴沟里翻船。

    如果说江西战场形势很不利的话,那么福建战场可就是一塌糊涂了。陈泰率领的七拼八凑出来的一万多混编武装一路将鲁王所部赶下了海,然后又迅速击破郑成功上岸的部队,最后还捎带击退了李成栋北上入闽的一部,真真是威风八面、不可一世。不过好在他们兵少,只有一万五千余人,防守整个福建犹自不足,根本无力进取广东或江西,倒也让邻近的李成栋、王得仁、金声桓三人松了一口气。

    而在时间走到了1649年4月这个节点上,也许整个中国境内抗清形势最乐观的当属湖广和四川了吧。四川是因为姜镶叛变而导致的清廷战略性收缩,大批满蒙八旗精锐以及吴三桂所部均被抽调前往代北,平定山西局势,因此张献忠的大西军和顺军贺珍等部再次活跃了起来,使得清陕西总督孟乔芳大为紧张.pb.m至于说湖广境内,随着济尔哈朗下令三顺王、续顺公所部回撤武昌,同时抽调大批部队东下支援江西战场,这一切都导致了大顺军开始全线反击,李过、刘芳亮、袁宗第、高一功等部纷纷出击,目前已经恢复湖南全境,开始向湖北挺进,形势看起来非常乐观。

    由此可以看出,值此风云激荡之际,清廷在判断全国局势后,执行战略收缩政策的省份只有四川和湖广两处而已。盖因这两处敌手实力强劲、战斗意志坚决,一时半会拿不下,反而会将宝贵的兵力陷在那里,殊为不智,因此便果断暂时收缩,以待来后。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福建,这地方说实话清廷原本也是准备暂时放弃的,无奈鲁王和郑氏的战斗力都实在是太渣了,区区陈泰所部一万五千人都能把他们打得落流水,那还能说什么呢?要是这两家争气点,别说福建了,浙江也只有四万多清军绿营部队,完全可以一鼓而下。只可惜这两家的陆战力量完全是负值,那自然就万事休提了。

    看到这里,茅德胜也不由得摇头叹息,机会给你们创造出来了,但你们自己没把握住,还在懵懵懂懂,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那又能怪得了谁呢?好运光环不会永远眷顾着你永历天子,总有一天会离你远去的。

    信的最后,刘海洋表示,南明的部队太渣,他准备把手头的两千五百陆军动起来(孙守正所部一千五百兵,外加原滞留山东的大顺蔡华泽部千余人),在闽浙、南直隶一带搞一些小规模的登陆破袭战。有必要的话就联络郑氏一起干,一边牵制打击清军,一边搜罗些手工艺人和书籍艺术品之类的玩意运回本土。

    “南方沿海的破袭战,兵力还是太少了,难成大事。”茅德胜放下了手里的信纸,思忖道:“要想打破满清目前在全国还勉力维持着的平衡,那么就只能在某一点上求得突破了。这一点可以是大顺在湖北攻占武昌,也能是大西军以夺回成都、重庆为标志,当然最好还是由我们这里攻破济南全取山东为突破点,毕竟山东这个地理位置实在是太过于敏感了,属于不可放弃的所在。虽然以后多半还是不能守住整个山东,但这个时候拿下济南,歼灭山东清军的主力,应当会让北京朝廷上下难过得很吧。那……就这么办吧!”

    主意一旦定下,茅德胜就不再犹豫,开始下令各部依次向济南外围清军阵地发起攻击。每次进攻的时候,哪一部担任主攻,哪一部担任策应,哪一部担任预备队,统统都有明确的分工。济南战役,双方加起来超过十一万人规模的会战,对茅德胜麾下以乌合之众居多的仆从军系统是一次难得的锻炼,其价值也远超之前的青州战役。

    4月20日,经过连续五天的激战,以丁明吾、谢迁两部为主的攻坚部队在付出四千余人的重大伤亡后,终于攻入了章丘县城。此役毙伤俘清军牛成虎部五千多人,自身伤亡与杀敌数相当,对兵力处于劣势的东岸大军来说不是什么好事。牛成虎部在败退出章丘县后,由于清军接应部队很快到来,长城岭一侧的清军孔希贵部也全体北压逼迫东岸军队,因此使得茅德胜所部未能对牛成虎部进行有效追击(骑兵匆匆衔尾追击后斩杀了千余人),以持续扩大战果,令人甚感遗憾。

    4月26日,就在东岸军队董学礼、陈之龙两部上万战兵攻打长城岭一侧的清军孔希贵部一万六千余人(战兵同样近万,不过新募之士甚多)时,清军蒙古马队袭击小清河河面上东岸运输船的消息传来,茅德胜不得不加派部队护卫辎重部队安全,同时派人测量小清河下游航道各处水深,以确定是否可以通行吃水达0.8米的东岸炮艇。

    4月28日,杜冲带着各路武装万余人毕竟漕运节点张秋镇,虽被清梅勒章京赖恼率数百满蒙八旗为首的守军击退,但其声势之浩大也引起了济南的勒克德浑重视,开始考虑从济南分出一部分兵马加固张秋镇的守御。

    月3日,东岸大军攻克长城岭一侧清军营寨,扫清侧翼一大重要威胁。这一次,东岸军队的伤亡小了许多,董、陈二部加起来也才不到三千人,但却取得了毙伤俘清军近五千人的重大战果。当然这也和茅德胜力主将大量炮兵配属给他们作战的结果,压阵的东岸正规陆军不惜消耗大量火药、炮弹,帮助他们成就了这场胜利。孔希贵残部近万人趁夜往泰安州败退,一路上被尾追的董学礼部砍倒、俘虏两千余,再加上自相践踏和开了小差的,堂堂的河北总兵最后跑进泰安州城时,只剩下了六千人左右,且军械物资大半丢失,短时间内难以再度成为威胁。

    不过,就在大量东岸陆军火炮被调往南方战场支援董学礼部时,坐镇济南的勒克德浑抓住时机主动出击,再度克复了章丘县城。守城的丁明吾部被打得狼奔豕突、溃不成群,**之中伤亡三四千人,再加上黑夜中不辨方向乱跑的,结果该部近万人撤回安全区域后一计数,仅有不到三千人了。丁明吾当时气得直想抹脖子,结果被人拦住了。好在天明后又陆陆续续跑回来两千多人,但也都不复昨日士气,必须撤下去整训一番。

    经过大半个月的战斗后,茅德胜终于发现,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麾下大部分仆从军的战斗力。乌合之众就是乌合之众,比如丁明吾部一万五千多人,当时莫茗在的时候就准备裁掉里面一大半,结果因为时间紧迫而未能如愿,但如今的战斗场面果然表明该部最不堪战,将已经攻克的章丘县再度丢给了清军。

    当然他也同样低估了清军的战斗意志。如今满清全国局面吃紧,勒克德浑如何不知道其中关键?因此他拼了老命也要守住济南城,绝不能让黄衣贼将其攻克,否则,政治军事上都会产生难以想象的恶劣影响。正因为如此,此番济南攻防战,勒克德浑才发了大狠,清军各部物资粮饷不但补齐,还许了很多其他的好处,以激励这些丘八们大战。此外,各地士绅们也在清廷的宣传下开始努力办起了团练武装,以抗击黄衣贼。

    汉族地主团练武装对清廷来说也是一面双刃剑,但仗打到这个份上,清廷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山东全省一百零四个州县无数士绅,只要报备济南知晓,都能获得兴办团练武装的权力。这些地主武装也许此时在清廷和东岸双方看来都是不堪一击甚至极为可笑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成长起来的他们焉知不会一飞冲天?

    月10日,调整完攻击序列的东岸大军再度发起攻势。此役,炮兵部队不再吝啬使用火药和炮弹,24门火炮被悉数拉了出来炮轰章丘。终于,在付出了三千余人的死伤后,二度攻克章丘县城。守城的清军李率泰部被打残,狼狈逃窜回了济南……

    在打完。这三场战斗后,东岸大军的累计伤亡人数已经达到了一万三千人,即便去掉重复统计的人数,实际伤亡也超过了万人,且其中只有不到四成的人可以再度恢复上战场。如此惨烈的伤亡(20%伤亡率)使得仆从军的士气大为低落,而这也使得茅德胜开始将目光转向敌后战场,希望通过敌后战场的胜利来迫使清军阵脚大乱,以减少正面攻击的伤亡……

    当然他也同样低估了清军的战斗意志。如今满清全国局面吃紧,勒克德浑如何不知道其中关键?因此他拼了老命也要守住济南城,绝不能让黄衣贼将其攻克,否则,政治军事上都会产生难以想象的恶劣影响。正因为如此,此番济南攻防战,以激励这些丘八们大战……

    月10日,调整完攻击序列的东岸大军再度发起攻势。此役,炮兵部队不再吝啬使用火药和炮弹,24门火炮被悉数拉了出来炮轰章丘。终于,在付出了三千余人的死伤后,二度攻克章丘县城。守城的清军李率泰部被打残,狼狈逃窜回了济南……

    在打完这三场战斗后,东岸大军的累计伤亡人数已经达到了一万三千人,即便去掉重复统计的人数,实际伤亡也超过了万人,且其中只有不到四成的人可以再度恢复上战场。如此惨烈的伤亡(20%伤亡率)使得仆从军的士气大为低落,而这也使得茅德胜开始将目光转向敌后战场,希望通过敌后战场的胜利来迫使清军阵脚大乱,以减少正面攻击的伤亡。如此惨烈的伤亡(20%伤亡率)使得仆从军的士气大为低落,而这也使得茅德胜开始将目光转向敌后战场,希望通过敌后战场的胜利来迫使清军阵脚大乱,以减少正面攻击的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