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二百五十四章 山东大旱(九)

    郑勇一家在阿尔汉格尔已经待了很久了。时已进八月,这时候正是莫斯科公国最最美丽的季节,郑勇的夫人维罗妮卡带着一双儿女,正与本地一些头面人物家的女眷们快活得四处游玩,但苦逼的郑勇本人,却仍待在码头边的东岸商站内与本地站长施耐德一起商讨着如何开拓莫斯科的市场,以及如何在本地扩展人脉、搜集情报。

    兴许是东岸人的坏运气已经在波兰用光了,如今在莫斯科国竟然否极泰来因为这个商站甫一建立没多久,一桩大生意就找上了门来:曾经带领商队从阿斯特拉罕抵达卡法的莫斯科商人鲍里斯被沙皇调到了阿尔汉格尔,与东岸人商议购买一批数量很大的军械。

    话说自从1648年哥萨克掀起声势浩大的起义后,波兰军队连战连败,常备军几乎损失殆尽。当时赫梅利尼茨基率领的哥萨克起义军已经打到了利沃夫,波兰核心的王冠领地已向哥萨克与鞑靼人洞开,但基于自身利益考虑的鞑靼人害怕波兰被乌克兰人过度削弱,因此决定与波兰和好,并反过来威胁曾经并肩作战的哥萨克。

    赫梅利尼茨基面对种种现实威胁(鞑靼人反目,数万骑兵虎视眈眈,波兰议会也在组织贵族私军集结,准备决死一战),再加上出身贵族的他一直也在寻求波兰王国的“招安”,因此很快与波兰人在1649年8月份签订了《兹博罗夫条约》,波兰人正式承认哥萨克酋长国独立,两国罢兵修好。

    不过事情显然没有就此结束,因为波兰人并不甘心就此失败。特别是那些从乌克兰地区逃回的波兰地主以及波兰化的乌克兰人,一直都在撺掇波兰议会出兵收回失去的领土,镇压起义的乌克兰人。波兰贵族们倾向于出兵,因此开始积极囤积战争物资,做好开战的准备。

    反观以赫梅利尼茨基为首的哥萨克起义军上层,在哥萨克酋长国成立后,他们一跃成为国家的统治者与大地主,利益已经与普通的乌克兰农民们相背离。而根据《兹博罗夫》条约的内容,哥萨克再也不得随意没收波兰人的财产,哥萨克酋长国承认境内波兰地主的一切权益,逃亡的农奴必须返回农庄继续为地主服务。这一下子令众多起义军士兵们炸了窝,因为他们不理解,为什么自己拼了命奋战才建立的国家,现在却要求自己继续回到庄园给波兰老爷当农奴去?这不是扯淡么!

    这样一来,赫梅利尼茨基等哥萨克起义军上层大失军心、民心,起义军士兵们再也不信任这些军官,再也不愿意稀里糊涂地为他们战斗,他们聚集起来,要求上级向他们解释,为什么自己再次沦为了农奴?不过此时的赫梅利尼茨基已经变质,贵族出身的他本来就对起义农奴没好感,之前只是利用他们,现在达到了目的,自然不再愿意看到国内依然存在起义军了,因为这可能会威胁到他们这些新贵们的统治。

    因此,他对这些聚集起来质问他的起义军士兵们非但没什么回复,反而展开了残酷的镇压,并将他们通通卖给了东岸人,大大赚了一笔。不过赫梅利尼茨基暴烈的举动,非但没有吓住再度一无所有的起义军士兵,反而令他们奋起反击,哥萨克酋长国刚刚平静下来的局势再起波澜,内战一触即发。

    在这个时候,与新生的哥萨克酋长国毗邻的莫斯科公国上下也正瞪大着双眼,紧紧注视着乌克兰人的一举一动。在今天春天的时候,沙皇下令召集了数千名士兵,屯于沃罗涅什南面的普齐夫里,名义上是为了防止哥萨克酋长国国内的动乱蔓延到莫斯科境内,实际是为了随时干涉这个国家的局势。

    值得一提的是,莫斯科人动员起来的这数千名士兵并不是全部,按照沙皇的计划,这支随时打算干涉乌克兰局势的部队人数最终将在一万五千人到两万人之间。而如果波兰王军也介入到乌克兰局势内的话,这个数字可能还会继续扩大自从二十年前的斯摩棱斯克战争失败后,莫斯科公国上下可一直都盼望着一雪前耻呢。

    这支人数多达一万五千人以上的部队,将从莫斯科国内各地方抽调,而这些旧式军队的武备无疑是极其差劲的,竟然还是以冷兵器居多,装备的少许火枪还基本都是老式的火绳枪,火炮的口径也小得可怜,普遍比西欧脱节一到两个时代。

    莫斯科公国上到沙皇,下到各位军事官员,自然对国内大量存在着的旧军的现状一清二楚。他们这些年来也一直在试图改善这种状况,因此当他们的政府财政稍稍好转一些托西欧经济恢复的福,莫斯科公国的皮毛、木材、船具、缆绳、蜡、焦油的出口大增,政府财政状况大为好转的时候,便第一时间打算给这支军队换装,以便能够有充足的资本来干涉乌克兰的局势,以满足政府上下对新土地的无限渴望。

    莫斯科人找上门来,郑勇、施耐德等人自然是极为欣喜的,因为他们这个商站目前还没怎么开张呢。位于码头区的东岸商站仓库(临时租用的,东岸商馆馆址已确定,土地也已购置完毕,现正处于兴建中)内,现在倒还真是有一批军火,大概有七千余枝燧发步枪、四千把军刀、八千五百根制式长矛、两千副胸甲、一千五百具马鞍,以及不少军用水壶、铁镐、铲子、绷带等小玩意,总价值大概在十九万元出头的样子。

    这些武器都是从里加商站临时调来的,存在这里已经好几个月了。毕竟到偏处于欧洲蛮荒边角的莫斯科公国做生意,别的都不好使,也就军资、烈酒、烟草、廉价纺织品、金属器具等卖得好。郑勇等人当初从里加乘坐商站自有的那艘旧船前来阿尔汉格尔时,就随船携带了这些东西,目前里面的一些厚棉布、烈酒、金属农具已经销售一空,而武器军资类的商品销售虽历经些许波折(部分英国和荷兰商人抗议莫斯科公国决定购买物美价廉的东岸军械),但莫斯科人看在局势紧张的份上,坚决顶住了部分荷兰、英国商人的压力,将东岸人从里加带来的军械全部吃下,用以武装驻扎在南部、随时准备干涉乌克兰局势的部队。

    莫斯科人之所以如此之快地下定决心,为此不惜得罪最先与他们合作得英格兰和荷兰商人,自然还是从经济角度考虑的。如今乌克兰局势越来越紧张,赫梅利尼茨基国内失去了军心、民心,国外又面临着背信弃义重启战火的波兰王军,目前已经连战连败,几乎走到了穷途末路。他如今所能依仗的,无非就只有莫斯科沙皇、克里米亚苏丹以及奥斯曼苏丹了当然了,不到万不得已之时,赫梅利尼茨基及其核心部下是宁愿投降莫斯科人甚至波兰王军,也不愿意投靠鞑靼人与土耳其人的。

    而他本人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他一面请求鞑靼人出兵干涉局势(存着利用人家吓退波兰王军的心思),一面与莫斯科人联系,频频请求沙皇支援军械、物资、金钱以及人员,否则他将转而投靠******异教徒。沙皇及其大臣们自然不是笨蛋,他们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在没有得到实质性的好处面前(比如哥萨克酋长国向莫斯科称臣,成为附庸),他们是不会擅自出兵的,而只是陈兵边境、作壁上观,等着哥萨克与波兰王军互相削弱。

    不过暂时不出兵支援哥萨克,却不代表俄国人没做好战争的准备。事实上目前他们已经往前线部署了不少常备军,战争物资也在紧张的筹集之中,国内贵族、大臣们的意见也渐渐趋向一致,那就是:加大情报搜集力度,切实掌握乌克兰的第一手消息;疯狂囤积战争物资,随时准备进行军事干涉;花费重金收买哥萨克军官,使他们转而为莫斯科公国效力。

    这些措施目前已经实行了一段时间,莫斯科国南部的省区已经进行局部动员,一旦局势升级,莫斯科军队就将进入乌克兰地区,同时后方也进行第二阶段动员,集结至少五万名以上的士兵,防备与波兰王军的战斗。至于他们的目标,那就是吞并整个乌克兰地区,如果情况不顺利,那么至少也要吞并第聂伯河左岸地区,与波兰王国隔河而治,然后徐徐图之。

    对于波兰、莫斯科、乌克兰以及克里米亚这几个区域国家之间一触即发的撕逼大战,东岸人自然是乐见其成的。为此,里加、阿尔汉格尔、卡法几大商站急速运转了起来,开始向国内预先订购大量战争物资;同时他们也在莫三的统筹规划之下,大肆联系、雇佣船只,准备将战争各方俘获的奴隶通通购买下来,然后发配回本土搞基建,又或者是派到死亡率极高的新华夏岛去拓荒。

    这些人身强力壮,又不用花费太多的代价(战争物资在东岸人看来是要多少有多少),还能提高东岸共和国在这片区域内的地位,为将来插手本地区的国际事务提供条件,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这些武器都是从里加商站临时调来的,存在这里已经好几个月了。毕竟到偏处于欧洲蛮荒边角的莫斯科公国做生意,别的都不好使,也就军资、烈酒、烟草、廉价纺织品、金属器具等卖得好。郑勇等人当初从里加乘坐商站自有的那艘旧船前来阿尔汉格尔时,就随船携带了这些东西,目前里面的一些厚棉布、烈酒、金属农具已经销售一空,而武器军资类的商品销售虽历经些许波折(部分英国和荷兰商人抗议莫斯科公国决定购买物美价廉的东岸军械),但莫斯科人看在局势紧张的份上,坚决顶住了部分荷兰、英国商人的压力,将东岸人从里加带来的军械全部吃下,用以武装驻扎在南部、随时准备干涉乌克兰局势的部队。

    莫斯科人之所以如此之快地下定决心,为此不惜得罪最先与他们合作得英格兰和荷兰商人,自然还是从经济角度考虑的。如今乌克兰局势越来越紧张,赫梅利尼茨基国内失去了军心、民心,国外又面临着背信弃义重启战火的波兰王军,目前已经连战连败,几乎走到了穷途末路。他如今所能依仗的,无非就只有莫斯科沙皇、克里米亚苏丹以及奥斯曼苏丹了当然了,不到万不得已之时,赫梅利尼茨基及其核心部下是宁愿投降莫斯科人甚至波兰王军,也不愿意投靠鞑靼人与土耳其人的。

    而他本人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他一面请求鞑靼人出兵干涉局势(存着利用人家吓退波兰王军的心思),一面与莫斯科人联系,频频请求沙皇支援军械、物资、金钱以及人员,否则他将转而投靠******异教徒。沙皇及其大臣们自然不是笨蛋,他们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在没有得到实质性的好处面前(比如哥萨克酋长国向莫斯科称臣,成为附庸),他们是不会擅自出兵的,而只是陈兵边境、作壁上观,等着哥萨克与波兰王军互相削弱。

    不过暂时不出兵支援哥萨克,却不代表俄国人没做好战争的准备。事实上目前他们已经往前线部署了不少常备军,战争物资也在紧张的筹集之中,国内贵族、大臣们的意见也渐渐趋向一致,那就是:加大情报搜集力度,切实掌握乌克兰的第一手消息;疯狂囤积战争物资,随时准备进行军事干涉;花费重金收买哥萨克军官,使他们转而为莫斯科公国效力。

    这些措施目前已经实行了一段时间,莫斯科国南部的省区已经进行局部动员,一旦局势升级,莫斯科军队就将进入乌克兰地区,同时后方也进行第二阶段动员,集结至少五万名以上的士兵,防备与波兰王军的战斗。至于他们的目标,那就是吞并整个乌克兰地区,如果情况不顺利,那么至少也要吞并第聂伯河左岸地区,与波兰王国隔河而治,然后徐徐图之。

    对于波兰、莫斯科、乌克兰以及克里米亚这几个区域国家之间一触即发的撕逼大战,东岸人自然是乐见其成的。为此,里加、阿尔汉格尔、卡法几大商站急速运转了起来,开始向国内预先订购大量战争物资;同时他们也在莫三的统筹规划之下,大肆联系、雇佣船只,准备将战争各方俘获的奴隶通通购买下来,然后发配回本土搞基建,又或者是派到死亡率极高的新华夏岛去拓荒。这些人身强力壮,又不用花费太多的代价(战争物资在东岸人看来是要多少有多少),还能提高东岸共和国在这片区域内的地位,为将来插手本地区的国际事务提供条件,那又何乐而不为呢?这些人身强力壮,又不用花费太多的代价(战争物资在东岸人看来是要多少有多少),还能提高东岸共和国在这片区域内的地位,为将来插手本地区的国际事务提供条件,那又何乐而不为呢?这些人身强力壮,又不用花费太多的代价(战争物资在东岸人看来是要多少有多少),还能提高东岸共和国在这片区域内的地位,为将来插手本地区的国际事务提供条件,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这些人身强力壮,又不用花费太多的代价(战争物资在东岸人看来是要多少有多少),还能提高东岸共和国在这片区域内的地位,为将来插手本地区的国际事务提供条件,那又何乐而不为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