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二百七十九章 大赢家(六)

    “麦哲伦海峡以北的南巴塔哥尼亚地区,是一片极为荒凉贫瘠的地方。据统计,这里约73%的土地是差劲的。”1649年12月底,跟踪新来的明国移民生活状况黎达彦趴伏在行李箱上,抽空写起了自己的采访稿子:“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满是砂砾、草木稀疏的荒原更悲惨的地方吗?我注意到,这些地区的居民们甚至为了寻找做饭取暖的燃料都急得不行,他们甚至把芦苇砍来烧火,抓到什么就烧什么,一直到黑山煤矿那边有一些煤矸石运过来才作罢。这里只有沟壑以及潮湿的河岸边才有肥沃的土地,牲畜也是一副瘦骨嶙峋的可怜相……”

    黎达彦所描述正是兴南港郊外的农村状况。毫无疑问,这里的土地极为贫瘠,除了河岸边的相对肥沃的土地外,其余地方到处是大片的荒漠。荒漠上生长着稀疏的灌木丛和杂草,一切都预示在这里开展种植业势必会碰得头破血流。

    最近南铁公司在附近开展了改造土壤和灌溉设施的行动,并且将其列入1650年的工作计划之中,财政上也准备了数额多达二十五万元的专项拨款。南铁公司认为,在这么一个较为干旱的内陆盐碱灌溉贫水区,如果充分利用好一年之中有限的降水(不到300毫米)以及附近的兴南河河水,并修建好砖石水泥永久灌溉设施、大力推广节水灌溉农业的话,此地未必不能建设成自给自足的粮食生产体系。

    当然了,开发此地农业的时候也一定要注意好当地的环境承受能力。对土壤过度索取只会导致地下水位降低、植被退化、土壤盐碱化、沙化,兴南河流域的防沙屏障作用也会越来越小,然后造成春季风灾、夏季旱灾,最终导致本地生态体系的全面崩溃。因此,加大此地居民们的节水意识,控制灌溉水量,在广大开垦区建设起节水灌溉系统,对有志于开发这里的南铁公司而言是当务之急。

    去年年中的时候,南铁公司利用本地施工建设间隙,组织人手在兴南河下游处修建了四个人工水库。水库出水口建有拦蓄洪水的装置,一方面可以等待春季兴南河水量相对丰沛的时候,将上游冲下来的巨量洪水引导到水库(库容不是很大,平均每个二十多万立方)内,避免宝贵的淡水资源白白流进海里。因为一旦等到夏季蒸发量大增、河水水位快速下降,而降雨却又几乎没有的时候,大家可就要坐蜡了。

    而且,这个水库的拦蓄水装置在冬天外海潮位增高、海水大量倒灌并使得兴南河河水盐分迅速增高的时候,也能极大地减轻河水被“污染”的程度。除此之外,这些水库还给定居于此的东岸人带来了一个意外之喜那就是水库里淤积的污泥。

    众所周知,兴南河是一条季节性很强的河流,枯水期的时候几近干涸断流,但在丰水期时猛烈的冰雪融水又会在短时间内造成声势浩大的春汛。这股来势汹汹的洪水将中上游地带的土壤、腐烂动植物、人畜粪便等富含营养的物质冲下来兴南河入海口处随处可见的浅滩、沙洲就是这么形成的,此外,汹涌的河水还能将附近的砂砾(灰色棕漠土的典型成分)切割成细小的土壤颗粒,这都有助于改善土壤质地。

    去年修建的人工水库,在经历了一次洪水期后,大家很高兴地发现,库底竟然已经淤积了厚度为5-8厘米不等的泥层。这些泥层富含营养成分,而且土壤颗粒也远比库底的戈壁砂砾土要细小,完全可以拿来覆盖在砂砾土上层,改善土壤质地,使其可以播种农作物。

    从这个角度思考,南铁公司一名兵团堡出身的学兵又指出,大家完全可以将一些棕色荒漠土质地的地方改造成水库,然后将春汛时上游冲下来的浑浊洪水漫灌到上面,几年下来后,这片原本不宜耕作的棕色荒漠土上方必然就会覆盖一层富含营养物质的细小颗粒黄土层,这便是好大一片良田了。而且由于这些棕漠土下方是很厚的砾石层,洪水淤灌下去后渗漏到一定程度便会停止,然后最终流到附近其他地方,还补充了这里的地下水,使得一些深根植物能够有充足的水源生长,避免了土地沙化,改良了土质。

    这位学兵的建议迅速得到了上级的重视,在经过充分的论证研究后,包括本土过来的农业部工作人员们一致认为此策可行,因此这条建议被南铁公司迅速采纳,并列入计划准备付诸实施。而这名提出宝贵建议的年轻学兵,其本人也获得了高达五百元的巨额奖金,在提干的时候也会被上级优先考虑,一时间在公司系统内传为美谈。

    当然了,这些新近淤灌的土地在前几年内是不能贸然种植小麦、水稻等农作物的。头几年中,必须先往这里大量种植苜蓿这种能够固氮的“绿肥”作物,一面给牲畜提供饲料,一面改善土壤质地。在如此坚持几年后,这种漫灌淤积的土地土壤成分便会得到极大改善,不但氮元素大量增加,就连磷元素的含量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盖因苜蓿庞大的根系会产生大量的有机酸,将此地土壤中含量极高的被钙固定的磷元素转化为能够被植物快速吸收的速效磷元素,意义十分重大。

    鉴于南巴塔哥尼亚地区特殊的气候、贫瘠的土地以及其他一些因素,兴南河两岸的耕地所种植的作物也和本土大相径庭。按照南铁公司副总裁金科拉的建议,这些土地要因地制宜,不能一概而论。玉米、高粱(耐旱、耐贫瘠、深根作物)、大豆、苜蓿、油菜、甜菜都可以种植,苜蓿能增加土壤中的氮(也能增加少部分磷),大豆能增加土壤中的氮,油菜甜菜等能增加磷,这几类应当和谷物进行轮作,以确保土壤中的肥力不至于快速消散,导致土地越种越瘦,最后耗尽养分而重归荒漠化。

    除此之外,兴南河流域最重要的农业基础建设大概就是砖石水泥灌溉水渠的修建了,这些永固水渠能有效防止灌溉用水渗漏,上面再覆盖上木板的话,还能防止一些蒸发,绝对是此地必不可少的设施。

    “南铁公司在此开展了堪称史诗级的环境改造活动……”购买了南铁公司一千元债券的黎达彦想了想,决定为自己的这片纪实采访加点料,为南铁公司吹嘘一番:“这批新移民到来后,将在南铁公司的安排下,与此地近两千名旧定居者一起,沿兴南河两岸修建起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田间灌溉系统。区别于本土大水漫灌的粗放灌溉方式,兴南河一带主要采取的是细流沟灌,甚至在一些地区采用管道滴灌的措施,千方百计地提高淡水的利用率,做到精量灌水、科学灌水。”

    当然,修建灌溉水渠是一项惊人的工程,凭兴南港周边这么些居民,根本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况且南铁公司财政紧张,允诺的二十五万元投资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拨下来呢,钱不下来,水渠所需的海量砖头、石块、石灰、水泥、木板从何而来?退一万步说,即便这些材料都很齐全,那么兴南港码头还有大量基建项目需要完成,更别提目前已经开始动工的两洋铁路,这更是一个吸引劳动力的巨大深坑。

    因此,要想完成这些基建工程,还是得靠南铁护路队官兵们的努力,即看他们能从拉普拉塔地区捕获多少克兰迪奴工回来。另外也得看南非那里,目前常开胜统率的南非地方军队已经在高达堡设立了剿匪司令部,准备出动大军到小卡鲁高原上“剿匪”,以捕获更多的黑人奴隶送到南巴塔哥尼亚地区,供南铁公司驱使这件事,可是陆军部的几位元老们一致打招呼才得以促成的。

    不过,难道水利设施不行就能难倒我们智慧勤劳的明人移民么?这些明人移民在定居的第一天起,就开始了对分配给自己土地的改造过程,他们起早贪黑,跑很远的路到河床内去挖松软肥沃的淤泥(近处的河床淤泥已被先来者挖了七七八八),然后再挑回自家地里,主动性比那些意大利、立窝尼亚定居者们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在搬运淤泥肥田的同时,他们还沿着兴南公路去寻找水草丰美的沙洲地区,从那里割了大捆大捆的干草回来。而为了弄到这些干草,他们往往要在沙漠边缘行走好几天,克服饥渴交加的困难,带回牲畜急需的饲料。而在惊心照料下,分配给他们的安达卢西亚黑牛很快就从瘦骨嶙峋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据黎达彦观察,明人饲养的牲畜虽然喂养时间短,但往往比那些相对自由散漫的意大利移民饲养的要好,一头头膘肥体壮的,让那些欧洲移民们看了面红耳赤,干日常农活的时候也不好意思再多偷懒了。

    毫无疑问,这批来自大明山东的“殖民者”们对自己脚下这片土地的贫瘠与荒凉是很失望的。但他们没有绝望,而是凭借自己的满腔热忱,准备一点点将这片荒凉的土地建设成美丽的荒漠绿洲。

    “南铁公司在此开展了堪称史诗级的环境改造活动……”购买了南铁公司一千元债券的黎达彦想了想,决定为自己的这片纪实采访加点料,为南铁公司吹嘘一番:“这批新移民到来后,将在南铁公司的安排下,与此地近两千名旧定居者一起,沿兴南河两岸修建起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田间灌溉系统。区别于本土大水漫灌的粗放灌溉方式,兴南河一带主要采取的是细流沟灌,甚至在一些地区采用管道滴灌的措施,千方百计地提高淡水的利用率,做到精量灌水、科学灌水。”

    当然,修建灌溉水渠是一项惊人的工程,凭兴南港周边这么些居民,根本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况且南铁公司财政紧张,允诺的二十五万元投资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拨下来呢,钱不下来,水渠所需的海量砖头、石块、石灰、水泥、木板从何而来?退一万步说,即便这些材料都很齐全,那么兴南港码头还有大量基建项目需要完成,更别提目前已经开始动工的两洋铁路,这更是一个吸引劳动力的巨大深坑。

    因此,要想完成这些基建工程,还是得靠南铁护路队官兵们的努力,即看他们能从拉普拉塔地区捕获多少克兰迪奴工回来。另外也得看南非那里,目前常开胜统率的南非地方军队已经在高达堡设立了剿匪司令部,准备出动大军到小卡鲁高原上“剿匪”,以捕获更多的黑人奴隶送到南巴塔哥尼亚地区,供南铁公司驱使这件事,可是陆军部的几位元老们一致打招呼才得以促成的。

    不过,难道水利设施不行就能难倒我们智慧勤劳的明人移民么?这些明人移民在定居的第一天起,就开始了对分配给自己土地的改造过程,他们起早贪黑,跑很远的路到河床内去挖松软肥沃的淤泥(近处的河床淤泥已被先来者挖了七七八八),然后再挑回自家地里,主动性比那些意大利、立窝尼亚定居者们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而在搬运淤泥肥田的同时,他们还沿着兴南公路去寻找水草丰美的沙洲地区,从那里割了大捆大捆的干草回来。而为了弄到这些干草,他们往往要在沙漠边缘行走好几天,克服饥渴交加的困难,带回牲畜急需的饲料。而在惊心照料下,分配给他们的安达卢西亚黑牛很快就从瘦骨嶙峋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而在惊心照料下,分配给他们的安达卢西亚黑牛很快就从瘦骨嶙峋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而在惊心照料下,分配给他们的安达卢西亚黑牛很快就从瘦骨嶙峋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