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四百七十五章 风起云涌(一)

    雨果·罗尔站在“格罗宁根”号大型三桅帆船的艉楼上,用单筒望远镜仔细观看着前方不远处的海面。

    他们和另外几艘隶属于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船只,在一个月前从小爪哇(即今马都拉岛)上的格雷西要塞出发,并在那儿尽可能多地往船上装载了许多牛和鸡大约是90头牛和1600多只鸡然后一路航行,穿越了西里伯斯岛(即今苏拉威西岛)旁边的海峡,打算前往日本和中国。

    一起同行的总共有8艘船只,但只有“格罗宁根”号、“贝尔格”号、“海豚”号和“新泽兰”号(nezealand)是大船(其中“格罗宁根”号的吨位尤其大,超过了600吨),其余四艘都是吨位在200吨上下的小船当然,即便是200吨的船只,在中国人和日本人面前,也是确切无疑的大船了,虽然福建王郑氏这两年不知道从哪里获得了一些西方大帆船式样的船只。

    不过说起福建王郑氏的船队,确实现在颇让东印度公司上下头疼,因为他们的实力增长迅速,正规化也做得越来越好,已经不再是一个可以忽略的对手了。说实话,在几十年前,虽然郑家的船队在中国东南沿海一手遮天,但荷兰东印度公司真的并未对其太过重视。即便当年料罗湾海战失败,但毕竟参战的荷兰船只就区区几艘,火炮也只有8-10门,且在浅水区域行动不便,被郑家的大量小船用火攻和蚂蚁咬大象的方式,东印度公司高层认为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但如今情况又不同了,这个以海上贸易著称的家族在获得福建省多年后,发展较为迅速,体制和军队的正规化也做得很好。尤其是他们的主事人郑成功,他在成功占领了福建全省后,威望达到了顶峰,然后便开始着手清除他父亲的旧部下多为海盗习气深厚的老人这一过程花费了很长时间,足足有二十年之久。

    而在清除老人之后,郑成功这人又极大否定了他父亲当年赖以战胜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法宝,即火攻和小船战术,因为他认为这只能让他们称雄于浅水,而无法统治深海。据悉,郑成功最近十年以来愈发“迷信”东岸人的大船大炮战术,并伺机组建专业化的海军,而不再像他父亲当年部下平时多是渔民,战时赶着小船过来助战。

    毫无疑问,这种专业化的海军是要吞噬大量的资源的,即便是联合省,在第一次英荷战争惨败前也没打算维持一支规模多大的专业海军。郑成功能够想到组建“海上常备军”,确实是走上了正确的道路,虽然雨果·罗尔怀疑以他们的经济实力,究竟能够维持一支多大规模的舰队,要知道他们在陆地上也得维持一支常备军呢。

    算了,郑家的事情是公司的十七人委员会要操心的事情,只要郑家没发疯到驻军佩斯卡尔多列岛(即澎湖列岛),封锁海峡,那么就不关他的事情。雨果·罗尔摇了摇头,将这些思绪抛出大脑,转而继续观察起了前方几艘悬挂着华夏东岸共和国旗帜的商船。

    那是四艘体型巨大的船只,吨位接近“格罗宁根”号的两倍,应该是来东印度群岛买稻谷的船只嗯,准确地说,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顾客刚才他们中的某艘船已经打出了礼炮致意,荷兰人这边也进行了回礼,不过看起来这些东岸人没有过来交换礼物的意思,因此双方也就这样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一前一后继续航行着。

    双方的航线这时候差不多是一致的,即从现今所处的劳尔岛(theislandolaur,即今奥尔岛,auri.)附近海域向北,沿着海岸线航线,经泰门岛(今刁门岛)、湄公河口、塞西尔德梅尔岛(poleeirdemer,即今越南中南部蕃切外海的秋岛)、马来湾(今越南中南部藩朗一带)、澳门,最终抵达长崎也许仅仅就最后一段不一样吧。

    “保持与东岸人的距离,以示我们并没有攻击他们的意图。当然,如果可能的话,可以派船去与他么联络,尝试购买一些谷物,毕竟船上用来喂养牲畜的粮食不多了。”雨果·罗尔向下面人吩咐道,而船上的商务代表扬·科勒(商务代表每艘船上都有,是东印度公司的派出特使,可以理解为一艘船上的“监军”)也没表达反对意见。

    “东岸人最近应该焦头烂额吧?”商务代表扬·科勒给自己点了个烟斗,一边看着蔚蓝色的海水,一边用揶揄的语气说道:“满洲皇帝的使臣去年和我说,他们很快就能统一整个大陆,并将所有反对者砍头。虽然我对此表示怀疑,但他们一定发动了一场规模很不一般的攻势,东岸人作为这场牌局中的轻度参与者,应当也受到了不少的冲击吧。”

    “这也许是我们的一次机会。”雨果·罗尔现在已经是东印度公司任命的福尔摩沙殖民地第13任总督,因此对大陆和日本的局势异常关注,这会只听他说道:“东岸人对这个国家把持得太厉害了,总不允许其他人将手伸进来。但这些年来又如何?他们守住了这块商业热土吗?不,他们没有!他们的海上力量不足,大陆上有反对他们的满洲皇帝,有许许多多的极具野心的总督,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其实东岸人自己也明白这一点,这些年来对外国商人参与到大陆贸易中的情况也是心知肚明,他们只不过是在脸面上还放不下罢了,但事实会教他们认清楚这一切的。”

    商务代表扬·科勒听到雨果·罗尔这个法国胡格诺教徒的后裔如此说,心里也是非常高兴的,因为他作为商务代表,东印度公司未来的发展越好,他个人的利益也就越大,这都是很明白的事情。

    ……

    而就在“格罗宁根”号上的荷兰人在背后嚼着东岸人的舌根时,四艘移民运输船(被临时征调作为运粮船)里领头的一艘上,船长和水手也正在谈论着荷兰人的是非。

    “驶过前面的‘底门’岛后就张挂起全部风帆,蒸汽机的输出功率也打到最大,朝昆仑岛全速前进,争取在三天内抵达那里。为了装更多的粮食,我们船上的补给品颇有些不足,得尽快赶到那儿采买果蔬、牲畜,汲取淡水。”船长皱着眉头,右手不断地在海图上比划来比划去,只听他又说道:“然后便沿着占城海岸航行,一路向北,返回宁波。中途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我们就不再停靠补给了;如果有情况,也尽量在金伯兰湾和澳门等允许我们船只停靠的地方登岸补给,其他地方的话,不到万不得已一律不许靠岸,尤其是曾经与我们交恶过的奔陁浪港。”

    从船长的话里面便可得知,东岸人的这四艘运粮船的航线确实与荷兰人高度一致。而他口中的“底门岛”其实就是刁门岛,宋代赵汝适的《诸蕃志》里曾有记载“底门国”;昆仑岛位于湄公河口附近海面,宋代将其记载为“天竺山”,而明代的《郑和航海图》则将其记述为“昆仑山”,东岸人明显是取后者为名;金伯兰湾(bayoanberine)很好理解,后世名叫金兰湾,大名鼎鼎了,不过此时东岸人的海图上仍标注为“金伯兰湾”,取用的是此时的名称;至于与东岸人发生过冲突的奔陁浪,向来是海上交通要地,后世大致在越南中南部藩朗一带,即荷兰人海图上标注的“马来湾”其西南方还有一个惯常取水的小岛,荷兰人名叫塞西尔特泰尔岛,即今藩朗外海附近的高岛。

    也许船长是老资格的航海家了,因此他的命令被很快贯彻了下去,没人提出异议,并且还通过信号旗语传达到了紧跟在后面的四艘船只上面。在这个季节(三月份)北上航行,风向其实是很不利的,绝大部分时候是北风,按理这会他们是不应该前往南洋采买稻谷的。

    不过谁让如今大陆局势风云变幻,东岸人自己也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呢?如今宁波、登莱、黑水三哥开拓队辖区内,几乎没有一个不处于战事之中,虽然其规模有大有小。但无论怎么样,这战事一起,就注定了粮食产量会下降,因为农业生产必然会受到严重影响。甚至于,在防御线还不够稳固、完善得辽东、黑水一带,说农业生产大部停滞也不会太过夸张,因为东岸人的屯田确确实实暴露在敌人的刀锋之下。

    所以,在三大藩镇中地位隐隐最高的登莱开拓队队长廖逍遥与刘建国、江志清二人商量了一下,并决定拿出库存的黄金、白银,同时动用了部分台湾银行和西北垦殖银行的存款,到日本、东印度群岛一带大举买粮,作为战略储备,以备不时之需。

    老实说,廖逍遥的这个决定绝对是正确无比的,也是充分考虑到了如今大陆上各方之间的局势以及对未来得未雨绸缪的。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派出了部分船况较好的船只在去年十二月份时南下东印度群岛买粮,为此哪怕牺牲一些移民运力也在所不惜。要知道,每年的十月下旬到次年的四月上中旬,可一直都是移民运输的宝贵时光,这会东岸人用大量运力去海外购粮,若没有过得去的理由,本土执委会诸公可是要拿你是问的!

    4月22日,包括荷兰人船只在内的九艘商船一前一后抵达了位于珠江入海口的澳门,东岸人没有靠岸,只是派出部分人员向葡萄牙人采买了一些食品和备用的帆布、蒙皮和抽水水泵,然后便继续北上,朝最终目的地宁波府定海港而去;而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商船中则分出了“公鸡”号、“德加里亚斯”号和“忠诚”号前往澳门,它们将在此驻泊一些时日,至于其他六艘商船则将改道前往日本长崎,当然中途它们也将为热兰遮城堡的商站送去一批物资,顺带采买一些补给品。

    4月29日,四艘东岸运粮船抵达了宁波府定海港,将满满得数千吨粮食送上了岸。这些南洋稻谷,将在晾晒完毕后归仓入库,作为宁波府的战略储备粮。而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将超过三千吨本地收的粮食送往山东了,以弥补那边可能出现的缺口。

    南方开拓队队长江志清对运粮船的抵达非常高兴,同时也对他们的运气表示赞叹。因为这个时节的南洋,天气变化剧烈,海上风浪较大,一不小心就有沉船之虞。这四艘船能够安然返回,确实运气不错,希望同样去南洋购粮的另外四艘船也能安然返回吧这四艘船同样是1150吨级的机帆运输船,最终目的地为登莱烟台港。

    而就在这几艘运粮船抵达定海港之后的第二天,鄞县方面收到的一份消息,也令整个宁波府的局势骤然紧张了起来:清军杭州大营方面纠集重兵,开始了南侵,目标直指之前刚被鲁王所部侥幸吞下的金华府;同时,总揽杭州军政事务的佟国纲也加强了与东岸控制区接壤得部分府县的军事防务,以防东岸大军从侧翼对其展开猛攻,影响南征大局。

    鲁王的使者当然也在第一时间抵达了鄞县,请求东岸方面出兵牵制,江志清没有立刻答应鲁王方面的请求,而是准备调查清楚了情况再说。如今登莱方向局势极为紧张,辽东和黑水两地更是早就打得如火如荼,这清军现在又开始在南方江浙一带搞事,他有这么大的精力吗?江志清对此深表怀疑,因此他现在需要查清楚情况再说。

    当然了,在具体搞清楚清军的意图之前,辽东新军第二师往新昌县方向运动一下,帮鲁王分担下压力,也是应有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