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四百八十九章 斗争与准备(五)

    李晴几乎是一夜之间就给愁出了白发。

    他虽然年纪也不小了,但在此之前,工作方面却也还算顺遂,虽然在法国人、英国人身上吃过几次瘪,但那都很寻常,事先都有心理准备,并没有让自己如何劳心劳力;另外,他平日里的生活保养也还算可以,按时睡觉、起床,不过度劳累身体,生活习惯较好,因此虽然过了天命之年,但一直没什么白发。

    但现在,在得知第一混成营于海牙格万根波特监狱前做出的“壮举”后,他几乎是一夜之间华发顿生,眉头也拧成了一个川字,心里暗骂第一混成营的这帮来自首都的太子党、二世祖们给自己、给国家惹下了天大的麻烦。并且心里也直后悔,早知道把第一混成营派去荷属布拉班特的前线打仗,把杨亮的第三混成营调回海牙换防了,没有太多少爷脾气的他们,应当不至于惹出这么多事来。

    可惜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可吃的,既然已经出了这档子事,那么就不能逃避,而要积极面对。于是,趁着联合省陆海军总司令、七省执政奥兰治亲王威廉三世还没发出声音的时候,华夏东岸共和国驻欧全权特使李晴则匆匆结束了与来自库尔兰公国的弗雷德里克王子的会谈,然后连夜启程前往海牙,并于事发第二天的清晨抵达了那里。

    “这次你们做下好大的事!”甫一见面,李晴就找来了第一混成营的连以上官员,然后对他们进行了一番训斥:“抢人救人也就算了,可杀伤了那么多海牙居民是怎么回事?我听说死人最多的就是民兵了,要知道这些人都是海牙的中产阶级以上群体,其中有法院职员、有政府职员、有商人、有贵族、有退役军人,联合起来能量可并不小,更别提他们可是有总后台的,就是奥兰治家的那个人!结果呢,你们倒好,稀里糊涂一通乱打乱杀,现在怕是整座城市的人都在仇视你们了吧?”

    李晴的这话让大家陷入了沉默。是啊,虽然事情是昨天下午才发生的,但消息已经飞快地传到了各地,并且产生了一些连锁反应:就在今天早上,原本应该送一些牲畜、活禽之类补给品过来的商人失期了,事先也没打任何招呼。后勤参谋立刻派人去看看怎么回事,结果牲畜什么的倒是拉回来了,但下面人也指出这是他们抢回来的,因为那位牧场主直接毁约了,说不想再与东岸人合作

    此外,听说原营房驻所处的留守人员也遭到了一些被愤怒情绪支配的海牙民众的骚扰,不过也许是格万根波特监狱门口的酷烈场面震住了很多人,他们也只敢远远窥视并痛骂一番,并不敢真的有什么动作。

    不过,蓝飞已经下令留守营房的炮兵连、辎重连、工程兵排、半个骑兵连及营部勤杂人员,今天就收拾东西,撤到城外与主力汇合,然后再做计较。他这么做,很显然是怕荷兰人狗急跳墙,出动海牙城内的正规军队(一个步兵团,大概接近1200人的样子)与民兵,对东岸人发起攻击。虽然荷兰人这样做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蓝飞不想冒险,因此下令全营收缩到城郊,集中兵力的同时,也兼且保护以德维特议长为首的一些共和派骨干分子,使其不被奥兰治亲王加害。

    而说到这些共和派的骨干分子,就不得不提一下如今三级议会的形势了:那就是基本已经被奥兰治派掌控,超过七成的议员如今都是他们的人了,这其中既有原本的奥兰治派议员,但更多的还是新近上位的以及临时投靠过去的前共和派议员。而也正是在三级议会、省议会乃至各市议会里面获得了优势,奥兰治亲王才得以从没有任何职务的居家贵族被一步步加上了荷兰省执政、弗里斯兰省执政、格罗宁根省执政、泽兰省执政乃至联合省执政,同时更是成了全国的陆海军总司令,统领数万兵马,威望一时间如日中天,令人不可直视。

    如今还坚持在三级议会内与奥兰治派对着干的,那可都是“真爱”,一如共和派把持朝政标志性事件是废掉了执政这个职位那些年与他们厮斗不已的奥兰治派议员一样,大家都是有理想、有原则、有利益关联的,不会如墙头草那般轻易倒戈。

    也正因为如此,这些人才更值得花大力气去保护,因为如今威廉三世显然借着声望如日中天的良机,开始搞一些突破下限的事情了,比如在肉体上消灭包括德维特兄弟在内的政治对手,这就有些过分了。要知道在当年奥兰治派失势的年代,德维特也没搞过肉体消灭这种坏了规矩的“玩法”,而是通过巧妙的议会斗争和全力振兴经济来取得优势。

    另外一点没有明说的原因就是,共和派议员普遍都很有钱,很多都是来自大商人家族的子弟,甚至也不乏亲自担任议员“玩票”的商人,比如那位阿姆斯特丹十二位粮食批发商之一的贝尔松先生,就已经担任三级议会议员七年之久了。很显然,在关键时刻对这些人雪中送炭,维持一个相对良好的关系,对于华夏东岸共和国的工商业发展也是有利的。

    综上所述,东岸人保护共和派议员的理由就很充分了,因为放任三级议会成为奥兰治派的乐园,使得联合省成为威廉三世的一言堂,是不符合东岸的国家利益的。德维特议长仅仅是一个象征,在他背后,还有近百名共和派议员在三级议会内苦苦坚持,只要他们在,那么即便威廉三世担任了联合省执政,那么就仍然还有掣肘,仍然无法随心所欲,这才是东岸人最想看到的局面。

    因此,在用相对严厉的口吻斥责了闯下大祸的第一混成营诸位军官后,李晴又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语气转暖道:“我已经和德维特议长谈过了,也在病床边和他的兄弟科内利斯聊了几句,你们这次搞下这事,怕是无法继续在荷兰待下去了,但保护共和派议员的工作也不能落下。这样吧,三级议会也不是每天都要上工的作坊,他们也是定期开会、定期闭会的。居住在外地、外省的议员在地方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般人也不好明着对付他们;而居住在荷兰省的议员就要麻烦一些了,现在这个省的居民戾气十足,稍微一煽动就能整出不少事情,就像这次发生在格万根波特监狱外的事情一样,所以你们重点要保护他们……”

    “李特使,请等一下。”李晴刚刚说到这里,蓝飞就有些不礼貌地打断了他的话,只听他继续说道:“我们第一混成营是国家经制野战部队,步、炮、骑、工、辎齐全,战斗经验丰富,士气高昂。如果我理解没错的话,您刚才想让我们化整为零,分散到阿姆斯特丹、海牙、哈勒姆、莱顿等地给人当看门狗?恕我直言,这点无法做到,而且也不适宜如此做!说难听点,您如果让我们第一混成营帮着德维特议长搞政变的话,我还会认真考虑一下,但化整为零当保安,真的无法做到。”

    “说什么胡话呢,还搞政变,这怎么可能!现在奥兰治亲王权力这么大,声望又这么搞,谁搞政变就是与全荷兰人为敌,不可能成功的。”李晴听了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不过你刚才提到的一点也有道理,让你们当警卫确实有些不太合适,你们脾气大,也干不好这么活。之前确实是我考虑不周,这事恐怕还是得他们自己想办法,但这安全问题……”

    “李特使,其实安全问题没那么恐怖。在我看来,那个奥兰治亲王还没丧心病狂到要谋害全部共和派议员,那不现实,引起的反弹也会很大,大到他陆海军总司令的身份都驾驭不住。因此,他的目标应该只是少数像德维特议长这样的骨干分子罢了,我们只要保护好了这些人,就没什么问题了,而现在他们基本都在海牙安了家,在我们的庇护下,即便荷兰人出动那个步兵团过来,他们也不会有事,因为我们注定会把这些荷兰人揍得落花流水。”蓝飞用一种略带自傲的语气说道。

    “还想惹事?”李晴瞪了一眼蓝飞,然后才说道:“荷兰人的那个步兵团,维护的是海牙城的治安,倒不至于来进攻你们。你们加上第一混成营、保国*军、忠国*军,林林总总三四千号人,而且战斗力也是经过实战检验的,他荷兰人吃饱了撑着调个一两万兵来对付你们?那干脆直接投降法国人好了!不过,这次事情闹这么大,他们总是要找回场子的,不然以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我估摸着,战争爆发前范博伊宁根主持与我们签下的一系列商贸合同,大概是无法如愿持续履行下去了,这点殊为可惜,对经济的影响也颇为不小。”

    听李晴这么一说,一干原本还颇有些不在乎的第一混成营军官们就都不说话了,因为他们昨天的行为令国家利益受到了损失,这令他们这些自诩爱国的军人们有些无法接受,情绪一时间不是很高。

    李晴瞥了他们一眼,心里还算满意,可算震住这帮丘八了。当然他也不会傻到现在就告诉这帮首都子弟兵们,即便他们不在格万根波特监狱门口制造所谓的“惨案”,奥兰治亲王控制下的联合省政府大概也会慢慢撕毁与东岸人签订的这些分别长五到十年不等的商业合同的,因为他们需要拿这些筹码去拉拢英格兰人。因此,即便昨天东岸人与海牙民众没有发生冲突,这些合同注定也是无法会顺顺利利履行到结束的,他们只不过是人为加速了这一个过程罢了。

    “算了,这些事情以后再说。”或许是心情有些烦躁,李晴自顾自地给自己点了个烟斗,然后才说道:“你们第一混成营,要做好撤离的准备,嗯,就是南尼德兰吧,近得很。西班牙王国枢密院之前与我们有协议,不会不接纳我们的,这点放心。科内利斯·德维特也已经同意携家人前往安特卫普暂居了,那样更安全,利于养伤,你们过去后也便于就近照顾。记住,德维特兄弟是标志性人物,人格魅力也很近,身边笼络着一大批共和派议员呢,不然你以为奥兰治亲王为什么非要干掉他们不可?仅仅是因为家恨吗?因此,只要这哥俩还活得好好的,这共和派就还有凝聚力,而如果再多一些骨干分子辅佐他们的话,那这共和派就倒不了,三级议会内还有得斗,奥兰治家族就不能一手遮天。”

    “明白了,我们会知道该怎么做的。”蓝飞也叹了口气,默默回答道。说起来昨天的事情,确实是亏大了,不但死伤了九名官兵,同时也闹得自己灰头土脸,要到南尼德兰去避难。反观杨亮那厮,在荷属布拉班特公国倒是搞得风生水起,就是不知道此番他和他的部下们会不会也受到牵连,以至于提前结束使命。

    在第一混成营得新营房内逗留了几个小时后,李晴终于又在随从们的簇拥下,离开了这里,再度返回了德维特兄弟的庄园,与之一同商讨对策。就这样过了两天后,8月26日,奥兰治亲王主导的政府终于对“海牙大屠杀”做出了反应:他们正式上书给李晴,要求他立刻交出参与此事件的凶手,同时进行巨额赔款,否则联合省将无限期停止履行部分商贸合同(他们不敢全部停止,因为深处战争之中的他们,还继续大量东岸生产的军资和器械)。

    公允地说,荷兰人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且看得出来是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让步的,但李晴依然全盘拒绝了当然他也无法答应,交出凶手的话,那么全营的军官都跑不了,这些人都有父母、都有朋友,能量大得很,他虽然是穿越元老,但何苦为荷兰人而得罪这些人呢?

    荷兰人在收到李晴的回音后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不知道在考虑些什么,又或是在作着什么准备。不过李晴也乐得如此,在嘱咐第一混成营众人加强警惕之后,他又悄然回到了阿姆斯特丹,堂而皇之地办起了公来,就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