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五百零八章 西印度洋(十一)

    本土指示义成方面南下的命令一直到数月以后才送抵义成港,而当他们做好一切准备、动员了一些人手,并乘船抵达了后世理查德湾一带的时候,已经是1674年9月份的事情了。

    在这个年代做事,节奏真的是太慢了!

    理查德湾附近的地貌基本还是以丘陵为主的,其实这也是东部沿海地区的典型特征。这个西自大断崖起、东到印度洋、北起莫桑比克南界、南到大菲什河河口的地区非常狭长,南北延伸超过了一千公里,且高度的变化也相当大(从海平面到2000米海拔)。

    理查德湾好吧,现在已经叫义阳湾了一带如同大多数有河流注入印度洋的东部沿海地区一样,地表被强烈切割。河流谷地,特别是上游和中游的谷地,非常深而狭窄。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些地方气候湿润、降水较多、土壤肥沃,后世被称为南非共和国的花园,可见其宜居程度及在农业上的巨大价值。

    与后世著名的煤炭输出港所不同的是,此时的义阳湾一带还有着许多亟待改进之处:这里靠近海岸线的地方是沙质浅滩,接着是涨潮退潮地带,后面延伸着沙丘带,再后面接着沙丘带的地方则是陡然升起的大可以边缘,就好似是大陆的台阶一般。

    由此可以看出,此时的义阳湾内,靠近海岸线的地方尚需挖泥船过来清淤疏浚,否则吃水较深的大船就只能在稍远的地方下锚碇泊,然后通过小艇来回驳运物资,效率确实是低了一些,不得不引起重视。

    “先期抵达的人呢?没被祖鲁人杀光吧?”随着一艘小艇被潮水快速冲上了海滩,义成地区警备司令毛君上尉轻轻跳上了松软的沙滩,手搭凉棚看向了内陆地区的一些简易板屋,开玩笑地说着。

    “现在是夏天,南非东海岸降水丰富,正是牧草肥嫩多汁的时候,野蛮人的日子还没那么难过,一般来说不会来找我们的人麻烦的,但冬天可就说不定了。”刚刚从齐膝深的海水里趟上岸的汤墨羽中尉说道。他背上仍背着那把著名的雨伞,惹得周围不少人时不时地转过来看两眼。

    他刚才提到的南非冬季、夏季的气候得自地理、植物学家王志杰的探险报告。王大学者在这份报告中明确地描述:“冬季(七月份)的时候,南非东部海岸的盛行风是西风和西北风,这是一种干燥风,不能形成降水。因此南非境内基本都是冬季干旱(只有西南部的开普敦例外,冬季这里吹的是西南风,水汽充足),尤其是内陆的草原区,这个时间段是当地居民一年中最难熬的时间段,草原和半草原区域的地表完全干枯,好像是无生命的灰色沙漠一样,当然东部沿海地区会好一些,但野蛮人的生活仍然会很困难,这给他们增加了出外抢劫、发动战争的冲动。”

    “夏季的时候,东海岸迎来的是来自海洋深处的暖湿气流,盛行风为东风、东北风和东南风,故夏季潮湿多雨,降水量极大,一年中70%的降雨集中在这个时候,原本干枯的河流水位也会再次暴涨,大地得到了雨水的极大滋润。但需要指出的是,任何人若试图长期在东海岸定居生存的话,他最好还是建造一些容量不小的水库,用于储存夏季时海量的雨水,不使其白白渗入地下或注入印度洋。否则,也许生活用水不是很缺,但农业和工业生产所需的海量淡水将无从得来。”

    “东部沿海的丘陵及谷地,发育着亚热带地区的红壤和黄壤。这两种土壤非常肥沃,可生长一些亚热带作物,如棉花、柑橘、烟草等。但需注意的是,因为南非大部分地区河网属于幼年期,冲积层发育微弱只有橘子河河口一带存在着可观的冲积土因此这种土壤在利用时也必须格外小心,以防它耗尽地力,沦为无用的废土。”

    以上这些描述,前来义阳湾一带的中层以上的农业干部手中都带了一份,以便指导他们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的工作,比如开荒等等。

    “也是,夏天他们的日子还不难过,人畜有饮水、有牧草,怎么着都能过下去。但到了冬天,没有水库也不会打井的他们,日子就要麻烦一些了,必须得四处迁徙才能维持得可生活的样子,而这个时候往往也是最好斗、凶性最足的阶段,我们必须小心应对了。”毛君上尉一边朝板屋那边走去,一边随口说道。

    沙滩上此时正有一些隶属于义成警备大队的预备役士兵在整队。这次他们总共来了三百余人,都是精挑细选的好手,曾经在远东打了多年仗,后来在斯威士人的地盘上也干了很多年的剿匪工作,治安战的经验那是相当地丰富。有他们在,再辅以一些坚固的野战工事的话,应当足以抵御一些操祖鲁语的不开眼的野蛮人部族的侵袭。

    汤墨羽中尉就是这些人的统兵官,且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可能也要待在这边,为移民保驾护航,因此在吩咐一位心腹下属带两个排的人去帮助砍伐树木后在这较为湿润的东海岸,阔叶树种的分布还是相当广阔的,但密度远远比不上其他地方,树种主要是罗汉松、非洲红树、棕榈树、开普山毛榉、黑色铁树、白色铁树、芳香树等他又紧赶几步跟上了毛君上尉,打算找先期抵达这里的乡长一干人聊聊。

    大鱼河青年干部学校出身的乡长,在散发着一股香味的板屋内接待了毛君、汤墨羽二人。见来人有些疑惑,层在义成镇干过几年的乡长哈哈一笑,介绍道:“早上有人打了两头羚羊,然后我就让人剥皮炖了一锅烂肉,既然你们来了,不如一起尝尝。”

    毛君见状也笑了,立刻让下属拿了两瓶河中大曲过来,作为佐餐之酒。而大伙的气氛也在酒过三巡之后,一下子热烈了起来,这话匣子渐渐也就打开了。

    “在你们来之前,一艘从河中地区返回新华港的东非运输公司商船,给我们丢下了一些高粱、咸鱼、工具、帐篷、药品和武器,这才让我们这百十个先遣队员坚持到了你们到来。”乡长一边拿勺子在铁锅里搅来搅去,一边说道:“那艘船上的水手们也挺健谈的,跟我们扯了很多事情。据他们说,新任南非驻屯军司令郭汉东中校已经彻底占领了整个荷属南非,并将咱们的国旗插上了好望堡的尖顶,现在整个南非西部海岸已经归咱们所有了。”

    “何止西部海岸啊,南部海岸现在差不多也拿下了,并且还设了几个新城镇,人口也多了一些,算是正儿八经的国土了,以后肯定会设县的。”另一位喝酒喝得满脸通红的乡干部说道:“我记得那块地方原来是法国人的吧?对,就是从多凡堡殖民地被咱们挤走的那波人设立的殖民地,法国东印度公司的!”

    其实,严格来说当初将法国人从新华夏岛东南部赶走的并不是东岸人,因为他们仅仅只是在背后提供了一些武器、派遣了一些军事教官罢了,真正将法国人赶下海的,还是活跃在南部干旱高原上的凶悍的巴拉人及其仆从军马哈法利人、安汤德鲁瓦人等等。

    而法国东印度公司在新华夏岛的殖民努力失败后,法王路易十四赞助了他们,然后最终分批撤出,在南非南部海岸建立了新布列塔尼殖民地。当然这块殖民地才经营了没多长时间,结果就在上次的遗产转移战争中遭到东岸军队攻击,直接投降了。

    东岸人拿到新布列塔尼后,一开始也没怎么重视,仅仅只是在法国移民扎堆的新蒙彼利埃一带设立了一个乡政府,并移民了五百来人(甚至还没当地的法国人多),算是将这个地方正式管束了起来,并将新蒙彼利埃改名为“光城港”。

    而在今年(1674年上半年的时候),负责代管这些地区的河中地区行署迫于上级政府压力,终于不情不愿地往这里投资了,新建了几个定居点,分别是位于后世圣弗朗西斯湾附近的殷城乡、位于后世艾尔弗雷德港附近的期思乡、位于后世普利登堡湾附近的新息乡,算上光城一共四个乡镇,算是将新布列塔尼殖民地的沿海精华地带都给圈了,而这也正是刚才那位干部所提到的事情。

    “没错,以前就是法国人的殖民地,后来被咱们拿下了。”毛君上尉放下了手里的羚羊棒骨,笑着说道:“现在荷属开普敦殖民地也被咱们拿下了,我料想是定也不会还给那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所以这南非咱们就快要全占了,除了这东海岸之外。”

    “东海岸是要抓紧了,不然可能有想不开的外国人会来打主意,虽然咱们不惧,但多少也是个麻烦啊。就是不知道未来怎么划分这些地盘,若是东海岸都归义成地区管的话,恐怕河中地区不会太上心,也不会太出力,他们连供应光城一带的新设定居点都有些不情不愿的。肯定不会归河中地区管啊,所以你指望他们拿真金白银来支援兄弟地区的建设?这又怎么可能?”

    义阳乡的一众干部们这会喝开了,纷纷七嘴八舌地议论起了南非东海岸未来的前景,而其中似乎也颇多对西海岸的河中地区的不满,觉得对方多半不会尽心尽意支援这边的开拓。即便是迫于上级的压力而送了一部分物资,定然也是不情不愿的,数量和质量也是不足的。

    毛君、汤墨羽二人自动过滤了这些人的一些抱怨之词,自顾自地吃喝了起来。不过在听到一些人谈论起南非驻屯军“比较厚道”,正在执行所谓的“南非凿穿作战”计划,打算从陆路上灭掉相持多年的卡玛王国,接近东海岸一带的时候,他们又突然感起了兴趣,拉着人家就问了起来。

    “哦,那是郭汉东中校的主意。”有喝得酒酣耳热的干部回答道:“据说郭中校在稳定开普敦殖民地的局势后,下令河中、天雄、长清三县保安团留驻在那里,维持秩序,然后亲自率领南非骑兵营、第八混成营、第十一混成营组成东进支队,打算继续执行当年杨亮少校制定的‘南非凿穿作战’计划,为咱们国家争取更多的阳光下的土地。嗯,这都是最近流传在开普敦及河中地区的消息,而且不是什么秘密,因为郭长官已经在大肆征集物资了,据说还惹得河中的焦专员不是很开心。”

    闻听此言,毛君和汤墨羽二人相视一笑。作为在南非地区厮混了多年的军官,他们当然也清楚河中的焦专员心里想的是什么,还不就是念念不忘的铁路嘛!勒紧裤腰带过了那么多年苦日子、攒了那么多的钱和物资,可不就是为了修建南非地区第一条铁路么?可结果呢?背景深厚、空降而来的郭汉东郭大团长攻取了荷属南非还不满足,还打算继续扫平卡玛王国,除掉这么一个数十年来的敌手,再刷一波功劳!

    而打仗自然是需要很多钱的,尤其是郭某人“黑心”地要出动两个混成营、一个骑兵营,总兵力接近3500人,这要消耗的物资、钱粮可不是什么小数目。若是短时间内结束了还好,河中地区还不至于伤筋动骨,可若是迁延日久,一打就是一年、两年乃至三年,那还不得把河中地区这么多年来积攒的老底子一把给掏空了啊!所以这是地区专员焦唐所无法容忍的,这才有了两人关系有些不睦的传言。

    不过现在听起来,郭某人似乎是铁了心要东进了啊!同为穿二代陆军军官的毛君、汤墨羽二人想到这里,心里未免有些酸溜溜的。当然了,比起他们,当初制定计划却没机会事实的杨亮杨某人,应当会更加郁闷的,特别是他如今正在欧洲前途未卜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