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孤独麦客

第八十一章 西印度洋(十二)

    不经意间,日历就被翻到了1681年,义成港也迎来了多雨潮湿的夏季。

    今天是1月18日,义成铁厂正式落成的大好日子。为此,地区行署专员肖敬宗、义成县县长林朝恩等本地头面官员也到场庆贺。

    值得一提的是,义成县县长林朝恩是清国移民出身,江北人氏,早些年被莫大帅掳来,经过三十年的打拼,又遇上了赏识他的贵人提携,因此慢慢熬上了义成县长这个本为许多穿二代看上的位置,也算是异数了。此外,他的妻子李梦沁同样混得不错,目前担任西北垦殖银行义成分行行长,两人同在一个地方任职,一时间引人侧目。

    不过,李行长在义成这里上班,包括肖敬宗在内的诸多人士都十分喜欢。原因无他,西北垦殖银行在贷款方面给予了地方政府极大的便利,尤其是引人注目的义成炼铁厂的项目,在联合工业信贷银行因为银根紧张而拒绝继续放贷的时候,是西北垦殖银行及时接棒,使得这个项目得以持续了下去,肖敬宗对此极为满意,连带着对他丈夫林朝恩也青眼有加。

    与这些地方官员们一起到场庆贺的,还有一群特殊的任务,那就是来自东方朝鲜王国的使团。这支使团大概将近三十人的样子,由东行使赵初彦率领,奉朝鲜肃宗李焞之令出使东岸,见识一下东朝上国的风土人情,顺便采购一些书籍回朝鲜进行研究。被东岸人“欺辱”了这么多年,朝鲜君臣也是有自尊心的,也想看看只用一支殖民地偏师就威慑得他们战战兢兢的东朝上国,到底是怎样的一番风舞,朝鲜又该怎样自强。

    载着朝鲜使团的船只从江华岛出发,是一艘在黑水造船厂订造的标准排水量为250吨的“雅克萨”级武装运输舰,由柞木和松木打制而成,舰名叫“显宗大王”号,装备了八门中等口径的东岸舰炮后,已经成了朝鲜水师中实力不俗的新锐战舰(虽然东岸人将其定位为运输舰……)。

    这次“显宗大王”号出使东岸,除了载着朝鲜使团之外,随船的还有大量货物,其中部分高级药材和毛皮是用来送礼的(包括国礼,当然最多的还是用来拉关系的礼物),其余都是打算在东岸市场上公开出售,以筹集出使的经费。没办法,朝鲜王国素来不怎么富裕,被东岸压榨得也狠,再加上连续几届国王都比较小气,因此只能让随船带一批货物,到东岸卖了换钱筹集经费了。

    朝鲜使团的船只在抵达义城港后,因为突如其来的疾病,再加上船只也确实需要维修、保养,于是便在这里住了下来,并得到了义成地区行署的慰问。而这时恰好义成炼铁厂的主体设备和厂房正式兴建完毕,地区行署专员肖敬宗高兴之下也邀请了朝鲜人来一同参加典礼,打算让这帮土包子们也见识见识工业的力量,顺便在他们心目中也种下大东岸强盛无比、威加四海的种子。

    果然,以赵初彦为首的几位朝鲜使团主要官员在见了巨大的炼铁炉后一时间有些失神。随后,他们又参观了矿石破碎场、平板轨道运输系统、铸造场等等,冲击更是巨大。在此期间,有朝鲜低级官员仔细询问起了一些细节,肖敬宗见了哂然一笑,也不阻止,因为朝鲜人问了也是白问,以他们国内那原始粗陋的金属冶炼水平,一步到位东岸人的这种现代化的钢铁冶炼体系,那是决计不可能的。他们爱问,那就让他们问去吧,在分工较细的现代工业面前,他们也问不出来太多有用的东西。他们最后能带回去的,充其量只不过是不通技术的文人儒生那夸张不切实际的胡乱描写罢了,说不定还满是批判之语呢。

    而既然是炼铁厂,那么自然是需要煤炭、铁矿石这类原材料的。煤炭之事自然不用担心,隔壁成皋县的大煤矿目前已经进入了实际开采阶段,五百多名新华夏支援过来的岛屿八旗土兵驱使着超过五千名黑人奴工一边修建道路、房屋和洗煤厂,一边开采原煤。

    之所以有这么多奴隶啊不,是劳务工可用,就不能不提到最近几年东岸人在东非斯瓦西里海岸疾风骤雨般的攻势。话说自从当年邱海洋新官上任三把火决定出兵层拔岛周边海域,打击不听话的摩尔人土邦王公之后,数量巨大的斯瓦西里黑人便被东岸军队一船船地运到了科摩罗群岛这个中转基地。随后,在科摩罗集中营内对这些斯瓦西里人甄别、拣选完毕后,超过一半被送入到了岛上各大国营种植园、采石场、林场、煤矿、铁矿、金矿、石墨矿、砖窑、建筑队,充作重体力劳动者。剩下的一半人,则被分别送到了义成县、成皋县、义阳湾一带参与建设,甚至就连本土也分润到了不少斯瓦西里劳动力给本土的当然不是白给的,事实上新华夏岛方面为此换回来相当数量的本土淘汰机械设备,在地方生产中发挥了较大的作用。

    如今,虽然邱海洋已经从新华夏开拓队队长的位置上离职,征讨不从的战斗也已经进入尾声,但因为之前抓获的人实在不少,因此原本困扰义成地区很久的劳动力不足的难关早就不是问题。他们将分到的海量劳动力分为几组,分头干活,先后完成了义成港码头二期扩建、几条县内的三等国道的修建,成皋煤矿特顺利建设了起来,并进入到了正式商业化生产的阶段,除了供应本地区消费外,还大量出口到河中乃至本土,获取了不少利润。

    另外,作为义成炼铁厂的“配套基础设施”,早在1677年就获得全地区上下认可,打算“再困难也要修建起来”的义成铁路,目前也在这些黑人劳务工的血汗努力之下,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截止1680年底,义成铁路已经修通了五十余公里,超过了总设计长度的三分之一,相信若不是资金方面尚有着很大的缺口的话,去年年底就已经全线贯通了。

    不过,这条铁路也确实没法再拖下去了,盖因位于铁路两端的成皋煤矿和义成炼铁厂都已经建设完毕,若是光靠一条义成二等国内来运输的话,不但效率较低,这成本也委实偏高,路上更是不甚安全千万别怀疑这一点,对东岸人抱着极大仇恨的通加人、祖鲁人和斯威士人可多着呢,这几年运输队遇到袭击的事情可并不鲜见。

    而为了克服这个困难,义成地区行署专员肖敬宗上个月还专门乘船去了一次新华港,与主持新华夏岛工作的彭远志进行了一番磋商,打算借一批材料和资金,以使得快要无米下锅的铁路能够继续下去。无奈彭远志只是个临时主持工作的代理队长,还无权对决定这等涉及重大金额的钱物的处置,因此最后肖敬宗还是失望而归。

    没办法之下,最后肖敬宗还是通过义成县长林朝恩的路子,从他老婆担任分行行长的西北垦殖银行处贷了十万元的款子,用来紧急救急。但这点钱对于缺口尚在百万元左右的义成铁路项目而言,无疑是杯水车薪,是坚持不了太长时间的。想要解决资金问题,还是得取得一笔大的借款或者直接拉来中央的投资,但这目前看来稍稍有些困难。

    到了最后,肖敬宗还是忍痛决定,将一批数量在六千人的黑人劳务工(包括他们自己捕捉的大量通加人、斯威士人等等)“借”给需要大量劳动力建设铁路的国家铁道总局,以换取他们将一批价值约二十万元的铁路器材“无偿赠送”给义成地区行署。但这种向外送出劳动力的行为一下子掏空了义成地区的后备奴工储备,使得肖敬宗咬牙切齿地下令给毛君、汤墨羽等地区主要军事官员,让他们拼了老命地在附近搜索、抓捕科萨人、祖鲁人、通加人和斯威士人,补充严重失血的本地区劳动力储备,也是没谁了。

    “义成炼铁厂是前任邱专员跑来的项目,当时被称为‘奇迹’,由此可见这个国家投资项目对我们地区未来发展的重要性。我肖某人也是同样的态度,义成炼铁厂行要生产,不行也要生产,我不希望崭新的厂房在这日晒雨淋、簇新的设备在这生锈闲置,必须要利用起来!而要使得义成炼铁厂能够正常运行,关键点在于两处,一是咱们自己的义成铁路要想尽一切办法尽快完工,这是硬任务,没有任何理由拖延;这二嘛,则在于新华夏开拓队方面,他们的康化铁矿何时能够稳定出产铁矿石,这对我们同样至关重要。唉,这件事情,我也不好催促过甚,毕竟人家新华夏岛方面对我们帮助良多,这个铁厂的项目又是邱专员生生从他们手里抢来的,唉,催促的话我也说不出口。”参观完了落成典礼后,肖敬宗带着一帮人步行前往厂区食堂内吃工作餐,路上朝跟在自己后面的随员们说道。

    肖敬宗的这话其实也是意有所指。义成地区的官员们都知道,原本这个铁厂项目新华夏岛方面一直在争取,且理由也是现成的,康化港一带有一个规模颇为不小的硫铁矿,且伴生着金银,极具开采价值。为此,他们从很多年前就开始四处活动,试图说服政务院乃至执委会同意在他们那儿兴建钢铁冶炼企业,到最后甚至已经隐隐有点成功的苗头了,工商部的大佬已经松口同意在康化港设立一个规模不大的小型炼铁厂,以就近利用当地的资源,发展地方经济。

    可谁成想,时任义成地区行署专员的邱海洋神通广大,去中央部委跑了一圈后,生生截胡了这个项目,令其落户义成地区,且投资规模也翻倍增长,让新华夏岛一干人等几乎气歪了鼻子。不过人家终究是高风亮节的,特别是在邱海洋闪电般调任新华夏开拓队队长之职后,这个东岸治下最大的岛屿殖民地源源不断地为义成地区提供了大量的钱、粮、物资和劳动力,甚至一直延续到了现在,令人颇为感动当然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其实也是互利互惠的事情,南部非洲这一片,确实也需要一个钢铁生产中心了,而这个中心建在义成港的话,对新华夏岛已经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了!要知道,人家河中地区多年来可也一直在努力争取一个钢铁项目呢,只不过在资源方面实在没有竞争力,最终败给了义成地区罢了。因此,既然自己已经确定得不到这个项目,那么让给义成港也可接受,总之不能令其落户河中,那样可就离新华夏岛实在太远了。

    “肖专员,这事其实也不用太过于担心。康化硫铁矿的事情,新华夏方面其实也挺着急的,只不过如今他们的新任队长(邵耀光)没有就位,代理的彭远志心灰意冷,没有大的动作罢了。相信等下个月邵队长就职后,这个项目就会进入实质性的开发阶段吧。反正我是听在康化港工作的老乡谈道,码头早就修好了,矿场也开辟得七七八八,现在就是人手不足,没有接到上级开发的指令罢了。真要动起手来,其实也挺快的。”义成县长林朝恩一听,就安慰着说道:“而且他们这个矿呢,是金银伴生的硫铁矿,规模不小。按照上头的裁定,冶炼分离的金银归新华夏开拓队所有,冶炼费用以部分铁矿石抵账。这样算下来,其实他们是什么也不用出,就把矿石运过来卖给我们,然后就可以坐地收钱了,且利润还极其丰厚。有这层因素在,他们肯定会加倍努力的。放心吧,肖专员,我估摸着他们怕是比我们还着急呢,呵呵。”

    “唔,道理是这样讲没错。”肖敬宗淡淡地笑了笑,道:“也希望真是如此吧。”